將軍夫人在上-第二百四十五章 氣場不太對(第二更)
更新時間:2018-06-13  作者: 細雨魚兒出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將軍夫人在上 | 細雨魚兒出 | 細雨魚兒出 | 將軍夫人在上 
正文如下:
第二百四十五章氣場不太對(第二更)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細雨魚兒出書名:

所有人都驚呆了,不自覺地看著那個正在被緩緩推開的城門。

是誰,在推開城門?

金葉一雙眼睛要冒出火來了!不管是誰,這城門是從外面被推開的,定然不是他們的人!

他不由得大吼,“來人!速速關上城門!”

可是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隨著兩聲沉重的重物曳地聲消失在空氣中,銅做的大門被完全推開,城外的一切一覽無余!

看清外面的情景,城里的人或是震驚,或是不敢置信,或是喜悅。

外面,是穿著統一黑色鎧甲的、如黑云壓頂般的大軍!

明亮的黃色旗幟上,一個“顧”字張揚跋扈。

領頭那人,白皙俊美的臉上,一雙對于男人來說過分漂亮的桃花眼含著一絲凜冽冷然,慢慢掃視了混亂的茲州城一眼。

金葉感覺自己牽著韁繩的手在抖顧家軍!是顧家軍!

顧家軍……竟然真的來了!

城外的大軍黑壓壓的,到底有多少?

不管有多少,金葉都知道,他此刻的殘兵敗將絕對打不過以英勇善戰聞名的顧家軍。

他毫無勝算了!

這樣一想,他身子一軟,右手握著的劍“哐啷”一聲,掉到了地上。

肖隨安不敢置信地看著外頭的軍隊,那旗子不是顧家軍的旗子么?

怎么來的不是朝廷的軍隊?難道顧家軍先于朝廷的軍隊圍攻了茲州?

他心底一片絕望,顧家軍可是朝廷的反賊啊!他們這不是才出龍潭,又入虎穴么?

他不由得看向顧君瑋,哭喪著一張臉道:“小子,看來你的東風,沒有及時趕到啊!”

他們茲州怎么就那么倒霉?

他們自己也是倒霉透頂了!

原本一臉狂喜的青明聞言忍不住看了肖隨安一眼,這家伙到底腦補了些什么?

“喲,夠狼狽的啊,從小到大,我都沒怎么見過你狼狽的樣子,今兒個算是開了眼界。

還有你派去報信那人怎么回事,說了幾個似是而非的詞就倒下了,若不是我去了雍州,沒有我的聰明才智你今兒個就等著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吧!

你手下什么時候多了這么一些無用之人了?”

顧家軍為首的男人突然輕笑一聲。

肖隨安一愣,雖然男人說的話很欠扁,但這語氣明顯是對著極其親密之人才能說出來的,他在跟誰說話?

好像是看著他們這邊的。

他還沒想出個所以然來,便聽身旁一個熟悉的醇厚嗓音響起,“你怎么親自過來了?”

他猛地轉頭看向剛剛還在與他并肩作戰的男人,嘴巴不自覺地張得老大。

怎么可能!

李顯的眼神在肖隨安身上轉了一圈,便回到了顧君瑋身上,似笑非笑道:“我親愛的表弟和侄兒深陷危機中,我與你媳婦一樣,可沒法安心待著。我這個表兄,算可以了吧。”

蘇云!

顧君瑋臉色一變,眼眸暗沉地看著李顯。

李顯頓時一揚眉,看向一旁的鄒南,“縱容你媳婦的可不是我,我知道你的性子,若知道她在這么危險的地方,便是綁也會把她綁回去的。”

明明是自己先挑起的話題,此刻李顯卻甩鍋甩得毫無壓力。

說著,眼中閃過一抹戾氣。

說實話,在他心中,君瑋比所有人都重要,他是他的親人,朋友,知己,大將。

那是沒有人可與之比擬的。

顧君瑋幽深凜冽的眼神頓時轉到了鄒南身上。

鄒南心一顫,這時候自然不能說是夫人設局讓他來這里的,只抱拳道:“將軍請放心!夫人此刻非常安全。”

他這句話一出,顧君瑋還沒什么反應,金葉和肖隨安倒是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將軍!

肖隨安呆愣地看著一旁的男人,仿佛今天才第一天認識他。

這個他叫了好幾天“小子”的男人,莫非就是那個傳說中的顧大將軍?

顧君瑋閉了閉眼,壓下心底因蘇云而起的擔憂和憤怒,然而眼睛再睜開時,那一絲暗沉還是沒有完全退去,開口的聲音也是一片冷凝,“廢話說夠了?說夠的話就趕緊做正事!”

李顯嘴角一勾,在看到顧君瑋完好無損的時候,他心底松了一口氣,此時身心舒暢的他臉色一肅,一揚手厲聲道:“眾將士聽令!左路軍負責抓拿敵軍,反抗者格殺勿論!隊正以上軍官留下活口,帶到我面前!

右路軍進城滅火,安撫百姓,協助百姓解決基本生活問題!

中路軍在茲州城拉起防御戰線!

吾乃掌管涼城的寧王。

茲州由我們涼城接管了!”

最后一句鏗鏘有力的話,就此宣布了茲州的命運。

早在金葉失魂落魄地丟下武器時,他底下的人還有什么不清楚的?斗志一下子就像男人做到一半不行,泄了。

加上除了西寧兵,茲洲原本的士兵大部分都是被強迫的。

這時候聽說攻下茲洲的是寧王,即便寧王是朝廷反賊又怎樣?那好歹是他們南吳的皇族!

百姓對于皇族,還是有著一種天然的崇敬的。

因此顧家軍很輕易便控制了茲州的守軍。

其他顧家軍也有條不紊地按照李顯的命令開展他們的任務。

看著眼前這一切,肖隨安如在夢中,他到此刻還沒反應過來,事情怎么就有了這樣的反轉!

直到,身旁的男子邁開大步要往外走,他一個激靈連忙叫住他,“小……顧大將軍。”

顧君瑋腳步微頓,不意外他知道了,沉吟片刻,還是轉過頭去沉聲道:“抱歉,瞞了你這么久。”

肖隨安有些恍惚,雖然知道了他就是顧大將軍,但這幾天相處的情誼讓他始終沒法把他當成一個高高在上的將軍看待。

此刻,他還對他道歉,肖隨安心底一熱,不管他接近他是為了什么,至少他從沒想過傷害他,傷害茲州。

相反,為了茲州百姓,他做的事情,已經夠多了。

這不比至今沒有動靜的朝廷,比宋青,比那些毫無擔當的茲州百姓,都好上太多么!

想到那些讓他痛心的人,肖隨安臉色黯然,搖了搖頭,“你有你的立場,我不怪你。”

又想到接下來茲州城要歸他們管,肖隨安猶豫了一下,還是問:“小……顧大將軍,你打算如何處置茲州的百姓?”

想到方才眾叛親離的場面,肖隨安臉上現出痛苦掙扎的神色。

他們再如何讓他失望痛心,他們也是他茲州的兄弟,他雖然恨卻無法責怪他們。

可是顧大將軍不同,他現在是掌管茲州的人,而方才那些人一門心思向著那西寧將領,可是會把他得罪了?

他不由得喃喃道:“平日里太平時,他們還是很好的,就是不知道為何,一遇到事情時,一個個都變得如此不辨是非……”

顧君瑋自然知曉他想說什么,看了他一眼,語氣淡然道:“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百姓關注的自始自終是自己的生活,肖兄別太放進心里。”

百姓終究是這個社會的弱者,他們很多時候無法選擇自己的生活,只能隨波逐流。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他們求生,也算不得錯,他們也沒做什么大奸大惡之事,一切只是為了生存罷了。

肖隨安一愣,再抬頭時,顧君瑋已是邁開步子走遠了。

他有些怔然,方才明明是他想求他放過茲州的百姓吧?怎么反過來,倒變成他安慰他了?

肖隨安心底突然很感動,感動得他一個漢子都要熱淚盈眶了。

他娘的,便是反賊他也認了!

反賊能反得那么有人格魅力,這不是欺負人么!

顧君瑋腳步沉著地走向鄒南,鄒南不自覺地眼神躲避,不敢看自家將軍。

將軍這氣場,有點不對啊!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