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衛國師大人-第183章 假公濟私(加更章)
更新時間:2018-07-12  作者: 風行水云間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保衛國師大人 | 風行水云間 | 風行水云間 | 保衛國師大人 
正文如下:
歡迎書友訪問

正文第183章假公濟私(加更章)

正文第183章假公濟私(加更章)

戰線兩側,一重天,一重地,馮妙君看著,一時不知哪個才是人間。

只從金浚城的位置、規模和建筑群落來看,馮妙君就知道這地方相當富庶,出門就是大河,身后有平原良田,地理位置優越,路也修得整齊平坦。

大河流到這里就分作了無數涇流,像是滋潤桃隱平原的血管。這是魏國境內為數不多的大平原,全國糧食和賦稅,約有五分之一來源于此。

云崕讓馮妙君遞了信物過去,金淩城太守就聞訊趕來,將二人奉作上賓。

之所以不是奉作“上峰”,云崕是國師但不是官兒。

他引兩人入住自己府中風景最別致的春源別院,此季推窗也能望見點點寒梅。院中有口暖泉咕嘟不停,帶出來熱氣氤氳,住在此地的貴客可享泉浴。

云崕穿過一處湖石堆砌的假山,忽然笑道:“柯太守,你這府上珍瓏雅致,不輸王都權貴府邸。”

柯太守趕緊打了個哈哈:“俱是前任太守留下,我也未修改,就是多添幾分野趣。”

云崕笑而不語,馮妙君卻想起來路上這人跟自己說過,金淩城的前任太守陋規進出太過,被王廷罷了官。都說三年清知縣,十萬雪花銀,何況本地這樣富庶?

柯太守仔細作陪。云崕身份超然,即便沒有做官,對整個魏國的影響也是舉足輕重,平時像柯太守這樣的官兒,連他身邊都挨不近。

云崕也不需在地方官面前擺譜,柯太守接他問答幾回,心想國師大人也沒有傳說中的那么不好伺候啊?當下小心翼翼道:“國師大駕光臨,對金浚城可有指正?”王師如今駐在冀遠,國師孤身跑到數十里外的金浚城,這是什么緣故?

“有。”云崕點了點頭,“我從前就來過這里,今回再至,金浚城的年味兒不足。如此佳節一年也就過上一回,換了個太守,竟然越過越簡單了。”

“呃?”柯太守哪知兩句謙詞換來這一頓數落,不由得呆住,好一會兒才小心翼翼道:“是這樣,如今戰事頻繁,王都三番五次下了嚴令,過年從簡……”

云崕呵了一聲,大步往前行去。這會兒也到春源居了,他話也不說,逕直走進去,將柯太守晾在外頭。

柯太守站在原地,滿面尷尬,正不知如何是好,馮妙君笑著安慰他:“我家公子只是說笑,太守不用放在心上,他對這地方滿意得很。”山水、花草、靈泉,都布置得別具匠心,就像柯太守說的,饒富野趣。如果這真是前任太守的手筆,那么這人除了是個大貪官之外,也真是個妙人兒。

要是不滿意,云崕的表現可不會這么“柔和”。

話音剛落,春源居里面就傳出云崕的喝斥:“在外面杵著作甚,還不快進來!”

她給了柯太守鼓勵的一笑,轉身一溜煙兒進去了。

拿什么款待云崕,這問題險些讓柯太守撓破頭。國師在王都什么珍饈佳肴沒吃過,金浚城的物料再豐富、食膾再細致,能和都城相提并論嗎?

不過他也是個會來事的,偷偷將馮妙君找來請教,遞過來的也不是金銀這等俗物,而是一支制工極其精美的釵子。倘是一般的花蜂蝶圖案,馮妙君也就拒了,可是柯太守呈上來的這一支實在很對她的胃口:

它選用的是月下花開的主題,一弧新月如鉤,是以硨磲磨就,下部花開兩朵,都以銀絲掐形、寶石嵌瓣,一朵是粉嫩嫩的桃花,一朵是藍瑩瑩的矢車菊。這三者放在一起,便讓人覺得月下花開、風過留香,清冷中還透著兩分暖情。

這就是陋規。馮妙君把玩幾下就毫無心理負擔地扎到自己發間,知道以后這種事兒只會越來越多,也算是跟著云崕的福利。

她從戰亂區過來,素著滿頭青絲,釵子扎入發間,柯太守只覺美人珠飾交相輝映,更添幾分容光懾人,不覺看直了眼,心下暗羨國師艷福不淺。

此女有傾城之貌,也唯有跟在國師身邊才得保安然無虞。

看在他這么有誠意的份兒上,馮妙君也就指點了柯太守幾樣,他跟著問道:“依馮姑娘看,國師大人可是覺得城里不夠熱鬧?”

她想了想:“是吧。”

“那國師都喜歡什么?戲班子,還是雅集?”他好去安排。

“呃,并不是,等我消息吧。”她下意識覺得云崕不會喜歡這些,他好像沒有這么高雅?“您有何求?”不然何必這么眼巴巴來討好國師?

柯太守笑開了:“去年蕎河漲水了,淹掉不少地。你看,能不能請求國師今年往這里多調派些元力,保我們風調雨順?”

馮妙君笑得更開懷:“這不是小事一樁么?”

太陽還未下山,晚膳就來了。

云崕不喜歡與外人一同用飯,所以這一桌子只有兩人,其他仆婢也都被趕了出去。

四菜一湯,沒做什么昂貴物料,顏值擔當也不過就是一碗紅艷艷的櫻桃肉,然而酸甜恰到好處,嗜甜的國師大人連挾了好幾箸。

他臉上神色淡淡地,于是馮妙君知道他還算滿意。

然后就是一碗川芎白芷魚頭煲、一大盅隔水慢燉的胡椒豬肚湯。都不是什么貴重玩意兒,但吃下去暖心暖胃,活絡生血。云崕喝上熱騰騰幾口,臉上好像也多了幾分血色。

馮妙君知道他舊疾這一回還未好全,正需要些暖身的食物,遂笑道:“柯太守看起來真懂得看人下菜,這人在官場有前途啊。”

“是么?”云崕瞥她一眼,箸尖指向最后一籮魚生,“這也是看著我下的菜?”

這可是生魚身上片下來的薄肉,底部堆著冰,這寒天臘月里看一眼就讓人從頭凍到腳,跟“暖胃”可沒有半點關系。

“呃,馬有失蹄嘛,他畢竟不是您肚里的蛔蟲。”

云崕皮笑肉不笑:“我看倒像是蛔蟲跑去告密。”

她眨巴眨巴眼,只作不明其意,內里毫不心虛。喜好魚生的不是云崕,而是她,柯太守既然問起,本地的魚生又有講究,她何不假公濟私一番?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風行水云間其他作品<<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