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家小農女-第五十四章 你可知她是我姑奶奶?
更新時間:2018-06-13  作者: 南極藍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掌家小農女 | 南極藍 | 南極藍 | 掌家小農女 
正文如下:
正文第五十四章你可知她是我姑奶奶?

正文第五十四章你可知她是我姑奶奶?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小暖換下新衣服拎起竹籃到村南的地頭打草喂豬,順便把小草找回來吃晌午飯。

此時的小暖,覺得天是藍的,水是綠的,小草都是發光的,笑容是異常燦爛的。陳大牛和韓二業見到小暖姐姐笑成這樣,也跟著傻樂。

小暖立刻掏出糖塊遞給三個小家伙,四個人蹲成一圈數了數他們找的知了皮夠換幾塊糖,小暖拉著小草回家吃飯。大牛和二業繼續在樹林里拿著棍子竄悠,因為村里大多數人家在非農忙需要體力的一天只吃兩頓飯的。

出樹林到路口時,大黃沖著一棵大樹歡快地搖尾巴,“汪,汪!”

小暖停住,問道,“哪位在樹后?”

不想見大黃的玄其從樹后繞出來,無奈道,“是我。”

“汪!”大黃過去蹭著玄其的腿轉了一圈,然后,蹲下慢慢抬起前爪。

玄其跟大黃的狗眼對視片刻后,任命地抬起手,大黃這才收爪,咧狗嘴吐舌頭。

小暖抽抽嘴角,“玄大哥跟我家大黃都這么熟了,怎么可能不是朋友。”

對于自己居然莫名其妙地跟一只狗成了朋友這件事,玄其百口莫辯,他遞過一個小小的瓷瓶,“陳姑娘,這是刀傷藥。”

“已經抹過藥了,多謝玄大哥。”小暖抬頭露出綠乎乎的脖子,“這是小薊葉擠出的汁,可以止血,就是地上這個。”

玄其看了看地上一叢頂上開著紫絨花隨風飄搖的小綠草,努力維持自己侍衛的嚴肅表情,“這刀傷藥抹幾次,便可祛疤。”

能祛疤的可是好東西,小暖立刻接過來,笑瞇瞇邀請道,“多謝玄大哥過來送藥,到我家吃完飯再走吧。”

“汪!”大黃咬住玄其的褲腳,把他往家拖。

得虧自己的腰帶綁的結實,不住慶幸沒有丟人的玄其緊緊拉住褲子,“不用了,玄某還有要事在身,得即刻回城。”

小暖也知他是官差不自由,“既然如此,我就不強留大哥吃飯了,下次大哥有空時一定來。那正在建的山長茶宿是我入股的生意,大哥有空過來吃茶,免費的。”

小草趕緊道,“我娘做的大骨湯餛飩,可好吃了!”

玄其膽戰心驚地防著大黃,飛快地瞄了一眼快上梁的茶宿后應了一聲,飛身上馬,一騎絕塵。

“汪,汪!”大黃站在路邊搖著尾巴送客。

小暖少見大黃如此熱情,摸摸它的腦袋,“你到底怎么認識玄大哥的?”..

“汪!”大黃自然不會回答,叫了一聲后撒腿跑了,直奔茶宿前的茶攤。

小暖定睛一看,原是大黃喜歡的二號人物——笑面虎趙書彥到了。看到趙書彥的抬手與大黃打招呼,跟在后邊的小暖姐妹對大黃的交友能力都深表敬佩。

趙書彥望著騎馬離去的玄其,再見走過來的小暖,眼眸深了深,“妹妹受傷了?”

本來不明顯的傷口,在秦氏給她抹了一大塊青綠色的小薊汁后,便扎眼了,小暖一笑,“劃了一道,破了點皮。”

趙書彥微微點頭,不便多問。

機會難得,小暖請趙書彥到茶宿西側無人的大樹下商談自己的第五桶金計劃,見小暖居然拉著趙書彥去私聊,不遠處大樹后的秦大妮兒又開始撓樹。

“綾羅坊?”趙書彥依舊帶著淺笑,不過話中卻含了深意,“小暖妹妹不覺得綾羅坊的東家式微,君子當鼎力相幫,而非趁人之危么?”

這是說自己是小人了?果然不愧是他商場笑面虎的稱號。小暖露出一口整齊的貝齒,“綾羅坊東家遭遇的確可憐可嘆,若是他們有可靠的少東家,我定然不會打綾羅坊的主意,可問題時他們沒有。做買賣靠的是能力而非同情幫襯,君子幫得了他們一時卻幫不了一世,綾羅坊的老夫人支撐不住后,綾羅坊還是會落在板上任人魚肉,與其看著綾羅坊被敗掉,還不如握在自己手里。”

這話確實有幾番道理,趙書彥繼續笑問,“妹妹打算如何握住這塊魚肉?”

“我想登門去問綾羅坊的主家有沒有賣掉綾羅坊的打算。若是不賣就算了,若是他們賣,我就一定要把綾羅坊拿過來!”小暖握緊小拳頭,被金餡餅砸后,她的信心爆漲。

見小暖并非想趁人之危行小人之事,趙書彥笑容真切了,“如此也無不可。妹妹可知綾羅坊的老夫人乃是愚兄的親姑奶奶?”

“啊哈?”小暖頓時尷尬了,腦袋里不住撥拉一個個人名牌,擺出輩分。發現綾羅坊剛死沒幾天的東家居然是趙書彥的表叔......

難怪這幾天趙書彥沒有到村里來,應是去處理表叔和表哥的喪事去了......

小暖慚愧地低頭,她的前期調查做得太差,這么重要的人際關系居然都不知道。難怪那些到綾羅坊的同行們只是禮貌圍觀了,綾羅坊是式微,可濟縣趙家不弱啊!

這塊肉如果真上了砧板,掌刀分肉的也是趙家。她跟趙書彥談合作,這不是搞笑嗎,“趙大哥,我不知道你和綾羅坊有這層關系,抱歉。”

趙書彥微微搖頭,問道,“愚兄有一事不明,不知當問不當問。”

小暖立刻抬起頭,“趙大哥請講,小妹我知無不言!”

“有山長茶宿在,必能保你母女三人衣食無憂,妹妹為何還想做綾羅坊的生意?”趙書彥目光灼灼,誓要問出一個答案,這關乎到他對小暖的信任問題,若是此女貪得無厭,那日后兩人只能君子之交——淡若水了。

小暖抿唇嚴肅地解釋道,“因為我爹要回來了,他會對我們母女的安穩帶來巨大的隱患,而且他的第二任妻子很可能是京城王爺家的郡主,聽說她為人任性,恣意妄為。我們娘仨無權無勢,為了不被欺負,我就必須有錢!所以我要賺很多錢,多到不用看他們的臉色活著,多到可以拿錢砸人,讓我娘和我妹妹舒服活著!”

趙書彥的神情為之一震,按說此等豪言壯語從一個十一二歲的女娃口出說出,理應讓人覺得狂妄才對,但他卻只有欣賞和淡淡的心疼。趙書彥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小暖的頭,勸慰道,“虎毒尚不食子,令尊應不至此。”

《》全文字更新,牢記我們新網址:

重要聲明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admin#suimeng.la(替換#)

湘ICP備11006904號12015.suimeng.la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南極藍其他作品<<穿越之寡婦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