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宮鳳華-第九十三章 失言
更新時間:2018-07-12  作者: 尋找失落的愛情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六宮鳳華 | 尋找失落的愛情 | 尋找失落的愛情 | 六宮鳳華 
正文如下:
第九十三章失言

第九十三章失言

換了別人,謝明曦早已不動聲色地冷嘲熱諷。

對著昔日好友,謝明曦自然舍不得令她難堪,笑著說道:“你在算學上的天賦,更勝于我。便連季夫子,也驚嘆連連。”

“你這樣都算笨,那我豈不是更笨?我們海棠學舍里的所有學生,又該如何形容?蠢鈍不堪嗎?”

風趣詼諧的話語,令六公主稍稍展顏,沖謝明曦笑了一笑。

這一笑,如冰雪消融,又如陽光乍現。

美得令人驚艷。

美色人人都愛。謝明曦欣賞著六公主過人的美麗容顏,隨口笑道:“公主殿下笑起來真美。應該常笑才是。”

六公主笑容一斂,又露出了往日的陰郁:“有什么事值得我展顏?”

看來,她隨口的一句話,刺中了六公主心里的隱痛。

想想也是。胞弟溺水身亡,生母久病不起,這等重擊,一個八歲女童如何能經受得起。性情變成這般孤僻憂郁,也是難免。

謝明曦心中生出憐惜之意,聲音愈發柔和:“已發生過的事,永難更改,就讓它永遠成為過去。自苦自憐,毫無益處。活著的人,總要堅強地活下去。”

“梅妃娘娘病重不起,如今所能依靠的,只有公主殿下了。”

“公主殿下一定要振作起來,才能更好地保護自己,保護梅妃娘娘。”

保護自己,保護梅妃……

六公主眸光倏忽一閃,露出一絲警惕戒備:“你為何這么說?”

她在宮中的處境,梅妃的窘迫無奈,謝明曦怎么會知曉?

此話若出自盛錦月之口,也就罷了。謝明曦不過是四品官的女兒,為何會知悉宮中之事?

謝明曦也有些后悔。

交淺言深,堪稱大忌。

她因前世的情誼知悉六公主的一切。可對六公主來說,她只是一個才相識兩天的朋友。雖然投緣,卻遠未至交心的地步。剛才那兩句話,著實欠妥。

由此也可見六公主之敏銳犀利。

“請公主殿下勿惱。”

謝明曦忙歉然道:“我也是偶爾聽母親提起宮中事,才得知梅妃娘娘因病失寵。剛才我見殿下蹙眉,鼓起勇氣安慰開解。若有冒失莽撞之處,還請殿下多多見諒。”

一邊說,一邊在心中暗暗告誡自己。

以后一定要謹言慎行!萬萬不可仗著前世情誼太過肆意。

六公主定定地看了謝明曦片刻,未再出言,然后在床榻上躺了下來。

謝明曦也躺下午睡。

寢室里徹底安靜下來,只有平靜柔緩的呼吸聲。

到底是真睡還是假睡,只有天知地知她們兩人才知了。

下午上課時,眾少女被領到了另一間學舍。

眾少女一踏進學舍,情難自禁地驚嘆一聲。

這一間學舍里,竟然放了七張棋桌。這七張棋桌,俱以天然玉石打制而成。黑白棋子,同樣是玉石打磨而成。

只這些棋桌棋子,便價值千金。

俞皇后悠然而立,鳳目含笑:“蓮池書院里,開設了數門課程。棋藝也在其中。不過,棋藝并非必學課程,而是選學的科目。”

“今日,我先來看看爾等棋藝如何。”

“你們十二人,過來抽簽分組,抽中同簽的則為同組。小半個時辰后,再次抽簽分組。今日下午共比三輪。最后以獲勝次數排名!”

“三輪皆勝出者,俞夫子有賞!”

一席話,聽得眾人熱血激昂,摩拳擦掌。

琴棋書畫,是名門閨秀必學之藝。能考進蓮池書院的少女,俱是聰慧之輩。爭強好勝,是人的天性。撫琴書法作畫,評判起來總有些主觀。

下棋就不同了。

贏就是贏,輸就是輸,半點含糊不得。

輸的人不免難看些,贏的人也是真的驕傲風光。

便連性子最溫柔的秦思蕁和最膽怯的方若夢,目中也露出躍躍欲試的光芒。

林微微雙目發亮,湊到謝明曦耳邊興奮低語:“哇!好刺激!”

這突如其來的棋藝比拼,確實很刺激。

謝明曦莞爾一笑,意外地發現自己也有些熱血奔涌蠢蠢欲動。大概是重生有一段時日了,她漸漸尋回了年少時的感覺。

前世未曾體驗過的榮耀,今生她要一一領略。

“希望我們兩人別被抽到一組。”林微微又低聲嘟噥:“不然,我可不好意思贏你。”

嚯!好大的口氣!

謝明曦瞥了林微微一眼:“你確定你能贏我?而不是求我手下留情?”

林微微挑眉一笑:“那就手底下見個真章!”

兩人耍嘴皮子耍得饒有趣味,不由得相視一笑,默契十足。

六公主默默地看了笑顏如花的謝明曦一眼,心中有些泛酸。

謝明曦只顧著和林微微說話,連看都沒看她一眼。

當然,也有不擅棋藝的,正愁眉苦臉。譬如尹瀟瀟。

“完了完了,我今日定要出丑丟人了。”尹瀟瀟垮著臉,小聲嘀咕:“為什么要比棋藝!比比騎馬射箭多有趣。”

她書畫還能勉強入眼,音律平平,棋藝嘛……和人下棋幾乎從未贏過。

今日偏偏上棋藝課,還要比棋藝,還不知會輸得多慘。

蕭語晗自然清楚尹瀟瀟的“棋藝”,只得寬慰道:“你也別太擔心。說不定還有人不如你。”

尹瀟瀟一臉哀怨:“還有誰會不如我!”

蕭語晗:“……”

這倒也是。

“三輪都輸,大家伙兒還不知要怎么取笑我。”尹瀟瀟想想那樣的情形,都覺得可怕,一張俏麗的臉孔幾乎皺成了苦瓜。

蕭語晗倒是很講義氣:“只要抽到我們兩人同組,我就故意輸給你。三輪中好賴讓你贏上一輪。”

尹瀟瀟感動得淚眼汪汪,雙手合十:“老天保佑,我們兩個千萬要抽到一組。”

少女們滿面興奮,交頭接耳,竊竊私語,頗為熱鬧。

俞皇后目中滿是笑意,轉頭對顧山長笑道:“每次給學生們上課,我總覺得心情愉悅,自己也年輕了許多。”

顧山長也笑了起來:“既是如此,娘娘不妨每月多來幾日。”

這也是說笑罷了。

身為中宮皇后,每月出宮三日,已是難得。哪有整日待在書院的道理。

看過《》的書友還喜歡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