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年代農場主-第39章 這就打“感情牌”了?
更新時間:2018-06-14  作者: 火焰淡黃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八零年代農場主 | 火焰淡黃 | 火焰淡黃 | 八零年代農場主 
正文如下:
第39章這就打“感情牌”了

第39章這就打“感情牌”了

順利“洗白”自己,將所有責任全部推卸到方梅等人身上的王紅,猶如一朵盛開在滿是污濁池塘里的白蓮花一般,在空中綻放出獨屬于自己的驕傲風姿。

而,這時,王紅突然抬頭,看向圍觀的嬸子們,目光在那仿若身后有惡狼在追咬一般,瘋狂往前奔竄而逃的幾位嬸子的身上停留片刻,眼底的嘲諷和譏誚一閃而逝。

“另外,提醒叔叔們一句,你們最好能盡快派人到方梅等人家里搜查,以免他們毀滅證據,又被家人送回老家避災,讓這件案子成為一件無法解決的懸案。”

“到時候,可就不知道薛將軍會否覺得你們辦事不力啦!”

最后這句話,卻是沖到了現在依然沒有出聲,并固執地將自己偽裝成一根“壁柱”的張連長說的。

若沒見識過薛玲那“妖孽”級別的天才能耐,那么,說不準,張連長還真會為王紅這幅無所畏懼,侃侃而談,且言之有物的姿態給震懾住,并在心里感慨“如今的年輕人,真是不得了”的同時,也覺得王紅將來定是一個能耐人,從而本著“寧得罪君子,也不能得罪小人,更不能得罪一位有能耐的小人”的想法結個善緣。

可,如今嘛?

張連長卻是不為所動不說,甚至,若有那對張連長了解頗深的人在此,定能察覺到張連長那眼底一閃而逝的鄙夷和不屑!

是的!

如今,在張連長眼里,王家人不僅僅是一群“恩將仇報”的白眼狼,還是一群心狠手辣,唯利是圖,慣會顛倒是非黑白,妄想拋出一些無足輕重的事情,再利用莫名其妙的流言蜚語,就將那些罪大惡極的事情給遮掩過去的蠢貨!

別說張連長了,就連并不太清楚“內幕”,從而被王紅這番話給“震懾”住的公安們,也都是一臉的無語。

想也知道,沒有證據,公安會出動嗎?

尤其,方才,他們就說過了,他們手里有充足的人證和物證!

——再如何地往別人身上潑臟水,從而洗白自己,又或者直截了當地威脅利誘,也都無濟于事!

做過的事情,必然會留下痕跡。而,只要有心,循著那些痕跡,定能順藤摸瓜地找到幕后黑手!這一切,并不會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

“你反應的事情,我們會安排人調查。”

“現在,麻煩你們跟我們到公安局里走一趟。”

“叔叔……”王紅怎么也沒料到,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這些公安依然固執地要將他們一家人帶走調查,“我哥今年14歲,我今年12歲,我們的學習成績非常好,每次考試,都排在年級前三,是將來讀高中考大學的好苗子!一旦我們今天進了公安局,就算事后調查出我們根本就沒有犯罪,一切都是遭人誣蔑算計,但,我們的名聲卻也被毀了!別說繼續讀高中考大學了,就連繼續在學校里讀書這個愿望,也都沒辦法實現了!”

“你們也有兒女,倘若有一天,這樣的噩耗降臨在你們的兒女身上,你們又該如何做?”

眼見眾人有所異動,就連圍觀的大媽們也紛紛點頭,拿同情和憐憫的目光看著自家人,更有大媽出聲為自己辯駁,王紅心里那一根繃得緊緊的弦微微松開了些。

“叔叔,就算我求你了,求你們徹查此事,還我一個清白,行嗎?”

“你們放心,我絕不會像方梅等人那樣,悄悄地躲到鄉下去,我的家人也不會像方營長那般以勢壓人。從今天起,我們一家人都會待在家屬院里。沒得到你們同意,絕不邁出家門一步。如果這樣了,還是害怕我們也悄悄跑回鄉下,讓你們撲個空,可以安排人守在外面,或者直接讓上級命令家屬院的崗衛,任何時候都不許他們放我們離開……”

這就開始打“感情牌”了?

這一環扣一環,絲絲入扣,若非親眼目睹,誰敢相信,這是一個十二歲姑娘的手筆呢?而且全程都在自由發揮,根本就沒得到家長的一星半點指示?!

張連長眼皮動了動,倒是理解了為何那般精明的薛團長和杜副團長,都會被王家人給耍了,從而將自家五代單傳的“小公主”薛玲交到這家人手里照顧!

畢竟,“智者千慮,必有一失”。

更何況,王家人慣會“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兩面派作風。

簡單地來說,眾人眼里的王連長,頂著張憨厚老實,讓人生不出絲毫提防戒備之心的面容;周嬸頂著張溫和慈祥得讓人下意識生出親近之意的面容;王勇也一點都不像一個十四歲的農村小伙子,渾身上下都洋溢著獨屬于大院高官家孩子特有的氣質,讓人見了就心生好感;王紅的皮膚白得如最上等的玉石般,在陽光下散發出溫潤的光澤,哪怕僅僅只是隨意地站在那兒,就會變成人群中眾人視線的焦點,一言一行,都那樣地讓人贊嘆,恨不能這樣一個優秀可愛的小姑娘是自家閨女般。

如果說,王連長和周嬸夫妻倆的外貌性情,和他們那雖然出身于農村,卻并不如家屬院里其它同樣來自農村的人一般,有一種竭力隱瞞卻也無法遮掩住的自卑和怯弱,反還很快就融入家屬院的情況,讓薛團長和杜副團長心生好感的話,那么,待到王勇和王紅兄妹兩出現在薛團長和杜副團長面前時,就讓他們對王家的印象瞬間拔升到最高。

不僅僅因為王勇和王紅這對兄妹是薛玲的“救命恩人”,更多的卻是因為王紅那嬌俏可愛、活潑機敏、撒嬌賣乖的模樣,就正是他們“腦補”中自家姑娘的做派!

尤其,在薛玲這個“傻子”作對比的情況下!

這些,張連長能想到,其它的人,比如說,在家屬院住了很多年的大媽嬸子們,從某方面來說,也算是看著薛玲一步一步地落入王紅謀算中的大媽嬸子們,誰又不是心里門兒清?

不過是“各人自掃門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的思想作祟。

你說薛玲是“官二代”,這偌大的G軍區最大領導家的閨女,他們這些人就應該捧著敬著,就應該想方設法地抱大腿?

理論來說,確實如此。

但,別忘記了,薛玲是個“傻子”,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今兒能跟你好,明兒就能因為旁人幾句話,就跑到家人面前亂告狀的“傻子”!如此一來,算不算是“吃力不討好”?

當然,這其中,有沒有王家人的算計?尤其,來自于王連長和周嬸這對夫妻“強強聯手之下,除掉自己政敵和仇人”的算計?那卻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自古以來,就有“有其女,必有其母”的說法,那么,連個十二歲的小姑娘,都能這般擅長謀算人心,輕巧地將薛玲拿捏在手里,隨意擺弄,那么,她的父母又會是何等能耐人?

用膝蓋想也能知道啦!

至于她的哥哥王勇?

瞥了眼那仿若被眼前這一幕給震懾住,神魂都不知飄到何處去,一幅“云里霧里,茫然懵圈”神情的王勇,張連長就不忍直視地收回視線,心里卻嘆了口氣。

男子漢,大丈夫,敢做敢當!

做過的事情,不論對錯,都必需有一種迎接所有狀況的坦蕩!

說句不好聽的,既然敢為惡,那么,就要有為惡的資本!

不論心理素質,再或者是一顆聰明的大腦……

而,為惡之后,被人逮住了,不論是梗著脖子,死不認賬,抑或是干脆利落地認罪,都好過眼下這種猶如駝鳥一般,遇到一點風吹草動,就將大腦袋縮到沙子里,卻將那鮮亮尾羽給暴露在外面的姿態!

不過,這姿態,這做派,又不像大院里生活了多年的孩子。

果然,該說,“畫虎不成反類犬”嗎?不屬于自己的東西,哪怕偽裝了多年,卻也會在關鍵時刻,就被人給剝掉,露出自己那丑陋的內里來?

至于王連長?

以及,他的妻子周嬸?

由方才那番話,就可看出王連長是一個精明狡詐,能言善辯的人,根本就不像是在部隊這樣一個到處都是直腸子的地方生活了十來年的老兵。

而,周嬸則是一個出身農村,沒有文化,沒有學歷,沒有工作,突然來到繁華的縣城,就難免心生膽怯,又有周圍那些出身城市,不論外貌、學歷、家世,都遠勝她一籌,就連嫁人,也比她的丈夫好太多的軍嫂作對比,就難免生出自卑心來。

故,乍眼望去,周嬸就和大多數農村到城市的軍嫂一樣,讓人在遇到種種事情時,毫不猶豫地就偏向周嬸,覺得周嬸只是受著華國五千年的“嫁漢嫁漢,穿衣吃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封建思想影響,從而覺得引發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也就是那躲藏于幕后的黑手是王連長。

實際上呢?

若非,這些年,薛將軍一直暗中讓人關注著G軍區,并在半個月前,接到薛玲電話后,就立刻發動自己手下的人脈勢力,將G軍區里所有和薛家有關的人,尤其,如王家這種打著“救命恩人”旗號,做著“白眼狼”行徑的人,更是查了個底朝天的話,指不定,張連長還真會如同家屬院里的其它人那般,被眼前這幕場景給迷惑住!

該說,最毒婦人心嘛?

瞅瞅,眼下,到了此刻,依然隱于幕后,做出一幅懦弱無辜模樣的周嬸!

再瞅瞅,那挺胸抬頭,一臉“自己沒錯,所有說她錯的人,都是心懷嫉恨之人的誣蔑,若公安不將此事查個清楚明白,就特別輕率地定案,那么,這群公安就絕對是得了薛將軍的指示,而做出來的‘官官相護’決定”的王紅!

其實,別說張連長,就連今天前來G軍區家屬院出勤的公安們,也都紛紛在心里瘋狂地吐槽“活久見”!

看過《》的書友還喜歡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火焰淡黃其他作品<<宅斗不如御只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