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寵令-第259章 便宜你了
更新時間:2018-10-11  作者: 霧冰藜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華寵令 | 霧冰藜 | 霧冰藜 | 華寵令 
正文如下:
第259章便宜你了

第259章便宜你了

作者:

薛沐洵從來沒有見過傅青這般模樣,不由愣住了。

蕭祁湛瞇了瞇眼,想起上次傅青看到秦王府的神情,心里不由一動,一個詭異的念頭在心里升起。

莫非秦王府還有后人存在世上?

傅青此刻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了哥莫思身上,想著剛才薛沐洵說的話,整個人便如同墜入了冰窟之中。

他左手緊緊掐著哥莫思的脖子,一雙寒星般的眸子里射出的怒火恨不得將哥莫思粉碎。

“啊,啊啊!”哥莫思伸長了脖子掙扎。

傅青反應過來,伸手將他的下巴合了回去。

“啊,你們竟然敢……咳,咳咳”下巴一歸位,哥莫思就憤怒的吼叫,傅青手一緊,他立刻臉色發青的咳嗽起來。

“說,你當年是怎么和皇帝勾結的?”傅青陰森森的瞪著他,手一緊:“說!”

哥莫思被他身上凌厲的殺氣嚇到了。

自從被伏之后,他不是第一次看到傅青。

傅青每一次見到他,從不掩飾眼底的殺意,動手的時候更是毫不留情。

他是真的想殺了自己,這個念頭一起,哥莫思整個人都顫栗起來。

這些人不會真的在這里就殺了他吧?

“說!”傅青顯然已經沒有了耐心,手上的力道加重,一雙森寒的眼睛里殺意更勝。

哥莫思只覺得呼吸越來越急促,胸口越來越憋悶,驚慌失措的他大口喘著氣道:“我,我,我說.....”

傅青眼一瞇,稍稍松了下手:“你最好實話實說,不要騙我,我問你不過是為了知道具體的細節,你若騙我,我師妹定然知道。”

說罷,他甩開了手,哥莫思被甩在了角落里,摸著脖子心有余悸的喘著粗氣,眼神卻瞥向一旁站著的薛沐洵。

原來這女子是他的表妹啊,可是他怎么會知道十八年前的事情?還說的那般篤定?

蕭祁湛和薛沐洵雖然詫異傅青的舉動,卻也沒有出言阻止。

雖說到了現在,他們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但若哥莫思肯說細節,自然是再好不過。

蕭祁湛低聲吩咐在外面守著的嚴沖去拿了筆墨紙硯過來。

薛沐洵則更多的眼神停留在傅青身上,神情若有所思。

傅青自然知道薛沐洵在看著他,可眼下的他根本就管不了那么多。

哥莫思氣尚未喘勻,一柄長劍又橫在了他的脖子上,“說吧。”

哥莫思呼吸窒了下,才長出一口氣,道:“我們瓦剌世居草原,靠畜牧狩獵為生,一旦到了秋冬,天氣寒冷,草原上的牛羊就凍死無數。”

“這是瓦剌人過慣了的生活,一到了冬季,便會有很多子民餓死,或者凍死。”

“雖然偶爾也會有受不住的偷偷跑到大齊的邊境搶掠,但那個時候秦王鎮守西北,驍勇善戰,我們很難討到便宜。”

“這樣的情形直到十八年前,終于有了轉機,那個時候,我剛剛成為瓦剌最英勇的勇士,剛坐上瓦剌的大將軍。”

“大齊有人找上了我,說是奉獻王世子的命令,來和我做一樁買賣。”

傅青眼底閃過一道陰霾,冷聲往下壓了壓劍:“什么買賣?”

哥莫思說到此處,嘴角浮起一抹嘲諷的笑:“獻王世子愿提供大齊的邊防布兵圖,許我們十座城池的財物,讓我帶兵消滅秦王府以及秦王軍,嘶.......”

他忽然倒吸一口涼氣,原本橫在他脖頸的劍突然下壓,劃破了他的皮肉。

“你就答應了?”

哥莫思往后縮了下脖子,嗤笑一聲:“當然,大齊皇室窩里斗,無非是一方斗不過另一方了,要借助外力,這對我們瓦剌來說是一本萬利的買賣,我們沒有不答應的理由。”

那個時候,他剛剛當上大將軍,瓦剌族人有許多不服的,哥莫思急著需要證明自己的實力與威望。

所以當獻王世子的人找上他時,他根本就沒有多余的猶豫,便答應下來。

“沒過多久,當時的獻王世子果然派人送來了邊關布兵圖,我們靠著這布兵圖,連夜出擊,短短十日內,便奪了大齊十座城池。”

哥莫思說到此處時,忍不住露出些許的得意。

想起十八年前,他帶兵連夜叩關,連奪大齊十座城府,掃蕩了秦王府與大齊十座城池的財物,那個時候那個族人不夸贊他是天生的大將軍。

十座城池的財物,被他陸陸續續運回了瓦剌,也正是有這這些東西,讓瓦剌族人過了十幾年的安穩日子。

也正是靠著這件事,他坐穩了瓦剌大將軍的寶座,從此族人再沒有任何人質疑過他。

可惜這些年的養尊處優,讓他戰斗力遠不如從前,不然也不會被人生擒。

哥莫思有些頹然的垂下了頭。

“代表獻王世子和你聯系的人是誰?”一直沉默不說話的薛沐洵見蕭祁湛拿著筆開始整理記錄哥莫思的話,便開口問道。

哥莫思想了想,道:“給我送信的是一位功夫高強的黑衣人,至于那位大人,我只知道他姓崔,見過他一次,并不太熟。”

“而且他很謹慎,即便見我的時候,也是晚上,帶著斗篷,我看不太清楚他的面容。”

薛沐洵了然,那定然就是當今首輔崔向安了。

蕭祁湛將紙上的內容整理完畢,看了看,確認無誤,便走到哥莫思考跟前,拉著他的手摁了手印。

哥莫思聽得懂漢話,漢字卻認的不多,見蕭祁湛拉著他摁手印,也沒敢反抗。

等摁完了手印,開始嚷嚷:“你們問的事,我可都說了,你們總能放了我...啊......”

話音沒說完,慘叫一聲,已經倒了下去。

傅青一臉冷漠的收回長臉,劍上的血滴答滴答的落在牢房的稻草上,他只漠然的看著哥莫思。

哥莫思圓瞪著雙眼,不甘心的盯著傅青,他果然是想殺自己的,從來就沒想過放了自己。

他不甘心的抬起了手,脖子一歪,咽下了最后一口氣。

“以你對大齊百姓做的事,這么死還真是便宜你了。”薛沐洵幽幽嘆道。

蕭祁湛深以為然,當日抓了哥莫思,若不是他無意間透露的消息,絕對不會將他留到現在,早就當場殺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