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運寶珠-第七十一章
更新時間:2018-07-10  作者: 豬頭的老公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福運寶珠 | 豬頭的老公 | 豬頭的老公 | 福運寶珠 
正文如下:
第71章

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1章

作為以三十三歲幼齡加入囊括著全國頂尖作家協會的溫知秋,在從京市回來之時,理所應當的收到了整個沽市作家圈子的目光洗禮,甚至還有數以萬計的讀者和觀眾。

然而其中,有相當一批人,投之以惡毒的評價和咒罵。

就在溫知秋赴京的這一個月,一家小報紙突然爆出了“溫知秋家暴”、“溫知秋道德敗壞”的消息,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便吸引了幾乎整個沽市的目光,不管是溫知秋的忠實讀者氣憤報紙敗壞溫知秋名聲買來求證,還是心懷嫉妒者順水推舟大肆宣揚,這家名為“沽市晚報”的報紙都得了利,一躍而為當下備受矚目的報紙之一。

沽市晚報說的頭頭是道,簡直把溫知秋八代都挖了出來。

標題還起的相當博人眼球,是《斯文敗類的搖身一變》。

據稱,筆者是懷著仰慕之心奔赴萬里來到了溫知秋的家鄉,然而在和其鄉人交流的過程中聽到了許多來自鄉人的抨擊,幾經求證確認這便是溫知秋的真實面目后,便寫了這么一篇文章將事實公告大眾。

從溫知秋被排進第五大隊說起,講到利用色相勾引哄騙村里姑娘讓其父兄替他做活兒,又還把溫知秋和蘇玉秀結婚后對妻兒的冷暴力、甚至斥罵的污言穢語寫的一清二楚,仿佛撰稿人曾站在當場親眼得見一般。更有提及對岳父母不孝頂撞,對親生父母十年來不聞不問,好吃懶做云云。

總之,在沽市晚報的這篇報道中,溫知秋被描述成了一個道德敗壞、人面獸心、不孝不慈的敗類,末了還在文末用感嘆的語氣寫了一句,

“才學是否能掩蓋一個人骯臟丑陋的內心?智商和品行又孰輕孰重?如果非要筆者舍棄一樣,筆者情愿一輩子碌碌無為,呵護兒女撫養長大,愛護妻子,孝順老人。如此,也不枉來這人世走這一遭。”

就差沒光明正大的說溫知秋不配做人了。

有的人被文章里的細節說動信了,心中給未曾謀面溫知秋塑造的美好形象瞬間破碎,帶著被欺騙的怒意跟著不懷好意的人一起斥罵,

“連親生兒女也如此磋磨,這不是父親,對相濡以沫的妻子也冷漠無情,這不是丈夫!對有生養之恩的老父母不聞不問,這不是兒子!不慈不義不孝!這是□□裸的小人!對自己的家庭都如此不負責任,怎么能讓我相信他在《大惠山》里的一片赤誠愛國心!讓我如何相信他在《太陽》里的一片溫柔心腸!只要一想到我居然為這種虛偽下作的書和人共鳴流淚,就有發自內心的嘔意!”

“聽說溫知秋最近還春風得意,成了國家作協的一員!作協的人是對他的卑劣品性不知情而受蒙騙,還是將他的無恥照單全收?!這樣低劣丑惡的人身在國家最高水平的作家協會里,會給全國的作家及喜愛文學的人士帶來多么惡劣的影響!不除名不足以平民意!我愿實名舉報溫知秋,請求作協將其除名!”

更有甚者,連狄導和《大惠山》的一眾主演也牽扯進來,痛罵其利欲熏心,居然和溫知秋這種小人合作。

這還只是一部分,更多沒能公開發表言論的人都紛紛寄信到新周刊來罵,多么不堪入目的言論都有。甚至,一些知名的周刊雜志也公開發表了觀點,有些直接一幫子把罪名砸在了溫知秋身上,也有的處事中立,兩邊都不得罪。

溫知秋這樣一個知名作家倘若折了,新周刊不僅少了一個人才,還會因此蒙上“是非不分”“善惡不明”的名頭,在讀者心中的形象自然要蒙上一層陰影,對于他們這些競爭對手來說,自然是件好事。

有指著溫知秋鼻子罵的,自然也有出言維護的,

“溫作家的家鄉在哪里這個作者是怎么知道的?怎么證明他去的究竟是不是溫作家的老家?或者說,他究竟有沒有去過?誰能證明他說的就是真的,而不是對溫作家的污蔑?!”

“倘若心是骯臟不堪的,怎能寫出《大惠山》的赤誠?倘若品性是低劣丑陋的,怎能寫出《蜀山》的灑脫飄然?是非曲直,怎能只聽一家之言?溫作家總該有個機會為自己辯明!”

事情鬧得滿城風波,一時間,支持溫知秋的和抵制他的在膠著,都等著溫知秋給個說法出來。

毫不知情的溫知秋卻才提著行李牽著蘇玉秀從火車站出來,和羅家和等人分別,回家去。

溫向平夫妻坐的車是下午三點到的,回到家沒一會兒就該是孩子們放學的時間。

因著當初走的時候也不知道多會兒才能回來,也就沒跟家里人說回來的具體時間。何況他倆也沒提多少東西,用不著家里老老小小跑去接。

一進家門,家里果然沒人,蘇承祖老倆想必是接蜜果兒去了。

長途疲乏,蘇玉秀和溫向平都撐不住了,回到屋里小憩。等溫向平從淺眠中醒來時,耳中就聽得客廳里傳來陣陣低泣,夾帶著甜寶抽噎的聲音,

“他們討厭……”

溫向平一個激靈就清醒了過來,連忙坐起身來,躡手躡腳的出了屋,不打擾還在睡的妻子。

一進客廳,就見溫朝陽正在安慰抹著眼淚的甜寶,自個兒臉上的表情也不好看。

“怎么了這是――”

溫向平大步一跨,就到了兩個孩子身前,蹲下身來擔憂著問,

“學校里和同學處不好關系了么?”

甜寶一見闊別一月的爸爸,頓時帶著哭音撲進溫向平懷中,

“爸爸――”

“爸爸在呢,怎么了?跟爸爸說說好不好?”

溫向平一邊安撫的拍拍女兒的脊背,一邊將問詢的目光看向沉穩的兒子。

溫朝陽斂著眉毛,一副嚴肅又氣憤的模樣,

“甜寶的同學說爸爸你是個壞人,甜寶生氣就和他們吵起來了。”

然后又做錯了事一般低下了頭,

“我也跟他們吵架了…”

隨即又抬起頭,

“可他們確實說的不對,我覺得我沒做錯。甜寶也沒錯。”

在溫向平懷里的甜寶聞言,抽噎更是變成了哭泣。

兩個孩子向來乖巧的很,和別人吵架,這還是第一次。何況朝陽一向沉穩早成,連他都有了怒氣,想必是確實有什么嚴肅的事情。

溫向平心下微沉,但還是控制著聲音到,

“為什么會吵架呢?”

溫朝陽聞言很是氣憤的將報紙的事兒說了一遍,又說道,

“他們話說的不好聽,我就沒忍住辯駁了幾句,然后就吵起來了。甜寶也是。可我倆都覺得我們沒做錯,爸爸你明明和報紙上是不一樣的,他們什么都不知道就亂說話,我倆還是你親生的呢,怎么就反駁不得,老師還讓我們互相道歉,我不愿意,老師還說我做錯了。還有寫報紙的那個人,太壞了,空口白牙瞎寫。”

說著說著,溫朝陽的眼眶也忍不住泛上了紅意。

誠然,以前的溫向平對他們不好,可如今的溫向平卻給予了他們一切的父愛,關愛呵護從未少了一樣,還是整個華國都推崇的大才子,寫出的書有無數的人在看,比老師們都要厲害的多。

在溫朝陽和甜寶的心中,他們的父親就是一座高大巍峨的山峰,不容任何人污蔑詆毀。

溫向平一時間又是對寫了《斯文》的人厭惡憎恨其給自家孩子帶來的傷害,一邊又忍不住因兒女對自己的維護愛重感動。

眼前的兩個孩子最高的也才到他的腰間,居然有這么大的勇氣和身邊所有人、甚至是老師對抗,只為了替他正名,替他抱屈。溫向平喉頭哽咽,卻只能緊緊的將一雙兒女摟進懷里,重復著簡單的字眼,

“爸爸愛你們,愛我的孩子們。”

溫朝陽臉上泛起害羞的赧意,卻也忍不住和甜寶一樣回抱住溫向平。兩個孩子異口同聲到,

“我也愛你,爸爸。”

溫向平親親兩個孩子的發頂,在孩子看不到的地方,眼里卻是黑漆如墨。

事情擺明了就是直沖著溫知秋去的,不然為什么專挑溫知秋不在沽市的時候發表這篇文章,明顯是想占得一個先機,趁溫知秋無法親口反駁,在看客眼里留下一個先入為主的印象。

新周刊雖然用了各種手段想把消息壓下去,然而這家報紙背后還有幾家大雜志的插手,新周刊還沒到能一力降十會的地步。許城陽雖然面上還是一派穩重,實際上急得上了火,每天刷牙的時候都能刷出血來。

事情既已發生,許城陽也就沒趁著溫知秋一回來就把人叫過來,好歹讓在長途奔波后歇口氣。只是沒想到溫向平先一步從兩個孩子口中得知此事,第二天就主動找上了門來。

新周刊大樓。

許城陽坐在上頭,面容嚴肅,

“這個事情你們應該都了解了,有多嚴重也應該很清楚,都什么主意,說來聽聽。”

聞訊而來的羅家和面沉如水。

為了防止別家挖人,溫知秋的住址和聯系方式一直都是嚴格保密的,知道的人不過五指之數。能追到溫知秋老家的,除了他和許城陽,就只剩楊賀和劉組長。

“不管是他倆中的哪一個,肯定和這事脫不了干系。”

要不是溫知秋真實身份消息封鎖的好,只怕在從火車站下來的一刻,就有聞風而動的人把他包圍了,哪里還能輕輕松松的來去自如。

羅家和眼中陰沉,心里已經飛快的打起了盤算,想著這事該如何處理。

許城陽并不意外,顯然早就猜到這里。他倒覺著,是楊賀的可能性更大,紅星雜志雖然摻進了這灘渾水,但并不像早知此事的樣子。

羅家和擰眉,道,

“公開回復澄清雖然不一定有多好的效果,卻是一定要做的,表明身立得正,也能給支持知秋的人打一針強心劑。”

只是,在帶著惡意看溫知秋的人眼里,無論溫知秋這篇聲明寫出什么樣的花來,他們都能以最大的惡意揣測歪曲。

這也是為什么羅家和說發布聲明效果不佳的原因。

許城陽頷首,顯然是和羅家和想到一處去了,

“雜志第一時間已經發表了聲明,為支持知秋的人鼓了勁。你去京市加入作協的消息,也是我特意找了人放的,要不真得被不知情的人當做做賊心虛不敢出聲了。”

像作協多了哪些新成員,雖然是公告天下,可不感興趣的人也少會去關注,平時知曉的也只在作家這個圈子里罷了。

如今,也算是真正意義上的天下皆知了。

許城陽無奈笑笑。

然,公開發表這么一篇支持的溫知秋的聲明,許城陽也是有大風險的,自然遭到了雜志其它人的阻撓。

但許城陽對溫知秋的為人有信心。

溫只是為了女兒到處求一張曲譜還能說是對外偽裝慈父,可許城陽也曾接觸過溫知秋的家屬,孩子們對溫知秋的滿眼濡慕,蘇玉秀對于溫知秋的依賴也做不得假。許城陽不相信報紙上說的那個人是溫知秋。

于是又看向溫向平道,

“知秋怎么想的。”

溫向平難得面色冷漠,與平時溫和的面孔差了一萬三千里。

溫向平對于這種詆毀見識的不少,真有多生氣也談不上,在實力和事實面前,一切都不過是跳梁小丑。

真正讓溫向平厭惡的,是沽市晚報居然不擇手段的把他的孩子家人都牽扯進來,作為替他們謀得名利關注的做法。

心里已經將沽市晚報大卸八塊,溫向平的嗓音不自覺就帶了冷意出來,

“我想在雜志上邀請這位撰稿人,一起參加一場記者招待會,公開對峙。”

《斯文》一文中雖然對一些事實夸張,但也取材了一些原主曾做過的事情,再加上無論是原主還是他,對原主的父母兄弟都不甚親近,擺在明面上確實有些說不過去。

但溫向平并不擔心。

《斯文》的撰稿人并不是楊賀或者劉組長,而是找了個替死鬼,足以說明他們不欲把自己牽扯進去,未必會現出真身。就算真的露了面,或者沽市晚報的人被這幾日的成績膨脹了心思――

溫向平眼中泛起一絲冷光。

許城陽眼中閃過贊賞之意,這也是他的打算。溫知秋既然敢這么做,便說明他確實問心無愧,他沒看錯人。而倘若對方心虛不敢應戰,他們自然不戰而屈人之兵。

羅家和卻沒有這么樂觀,

“楊賀既然敢主使這次風波,只怕也留有后手,萬一找來幾個“證人”,也是麻煩。”

溫向平早就想到這點。從前的劣跡斑斑他倒不擔心,誰還不能有個過去,浪子回個頭呢。

至于十年不回溫家…

溫向安向來趨利,知道他是溫知秋后,必然會幫著他打圓場,恐怕還會編一個比他更周全的借口,營造一番兄弟情深,舔犢情深。反正溫知秋有“不孝”這個把柄在他手里,不怕溫向平不應。

對于溫家的本性,溫向平毫不懷疑。

“不管對方應不應戰,記者招待會都要照舊舉行,我要追究對方的法律責任。”

溫向平眉眼盡是冷意。

雖然溫向平不想暴露身份,可自從他進了作協開始,就由不得他了。年底的全國代表大會,開春以后的作家交流會,處處都會將他的臉暴露出去。

既然瞞不住,干脆就不用瞞。他溫知秋是《蜀山》的作者,沒有哪里見不得人。

溫向平不是讓家人蒙羞受牽連之徒,他要光明正大的把潑在他身上的污水潑回去。他的孩子和妻子以他為榮,他不能也不會叫他們失望。

許城陽滿意的頷首。

羅家和起身,

“那我現在就去聯系記者。”

新周刊將在一周后召開記者招待會的消息一經傳出,頓時引起嘩然。尤其在得知溫知秋要當面和《斯文》的撰稿人對質后,支持溫知秋的人紛紛歡呼不已。

原先抱有懷疑態度的一眾人也立場搖擺了起來。

心里有鬼的人怎敢這么光明正大的將事情公諸于眾,只這一個舉動,足以證明溫知秋問心無愧。

幾家雜志連忙將觸手收了回去,打算觀望觀望再做打算。誰能想到溫知秋來這么雷厲風行的一手?

正常人不都是要在雜志上先和沽市晚報撕幾個來回,以最小的代價把事情平息么。畢竟溫知秋這事兒已經鬧大了,就連沽市之外的省份也聽聞了消息,抵制溫知秋的人不在少數,一時間連《蜀山》的銷量也急劇下滑,眼見著溫知秋算廢了半個,一個處理不好,連新周刊都要沾腥。

而這也是沽市晚報打的主意,正好再借著溫知秋在雜志上跟他們撕扯,增加幾個月的關注量,再如一筆賬。

結果溫知秋倒好,根本不裝孫子,直接找人公開對質。這不是怕事情鬧不大嘛?!還開記者招待會?!記者難道是好請的么?

八十年代是記者行業的巔峰時期。因著都是文責自負,無需交給領導審核,因此什么樣的稿子記者都能寫、都能發。再加上拿了記者證,基本能在全國免費吃喝,走到哪兒都是座上賓。就是面對國家最高領導人,記者也是不虛的,嘴皮子一個比一個犀利,筆桿子也一個比一個硬。以至于,每每有記者要出去采訪時,領導都得追在屁股后頭不住囑咐,

“縮著點、縮著點!”

請一眾記者開一場招待會更是花銷巨大,也只有許城陽才肯花這么大力氣和本錢為他平反。

楊賀在新周刊上看見這么一條公告,頓時摔了手里的搪瓷杯,眼中滿是惡毒。

就因為羅家和和溫知秋!他一介主編竟然淪落到只能在沽市晚報這種不入流的小報紙工作的地步。

大幅縮減的薪水讓楊家的生活水平直線下降,妻子每天跟他叫嚷,兒子女兒也嫌自己不能再補貼他們再不上門來,見了面嘴里也蹦不出象牙。出門到哪兒都要遭受昔日同事的冷嘲熱諷,逼得他不得不搬到這個逼仄的小巷子!

都是這兩個人害得!

楊賀眼中恨意大盛。

這場風波自然是他搞出來的。他手里有溫知秋的老家地址,挖出來這么多黑料也不枉他大老遠跑到晉省去。

本以為能憑借這手讓溫羅再無翻身之日,沒想到他們倒是玩了個破而后立。

也沒想到許城陽真的肯為一個小小的溫知秋賭上整個新周刊。

到底是小瞧了他們。

楊賀黑著臉咬著牙,拼命思索著對策。

不行,他不能這么輕易就叫這兩人從這事里頭脫出身去!

為您推薦

(月下蝶影)

(月下蝶影)

(南島櫻桃)

(報紙糊墻)

(因倪)

(曲流水)

七零養家記by北佚.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盡快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豬頭的老公其他作品<<隨身空間異世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