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八零當女兵-第六十六章 張老師的懷疑
更新時間:2018-07-12  作者: 銀月白歌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回到八零當女兵 | 銀月白歌 | 銀月白歌 | 回到八零當女兵 
正文如下:
第六十六章張老師的懷疑

第六十六章張老師的懷疑

“張老師,你不知道剛才……”張蒙跟著張老師出去了,還沒忘記告狀。

“行了,剛才的事情我先不想問,我就想問問你,校長和我說,你舉報沈安筠的事情是真的么?”張老師剛才被校長叫過去就是說張蒙這件事情。

校長把張蒙的話都學了一下,也和張老師了解了一下沈安筠和張蒙的具體情況。另外也把他答應張蒙要給沈安筠加試的事情也說了。

張老師聽了都懵了,這是個什么情況?這個張蒙是想做什么?

她這么沒憑沒據的就舉報人,也不和自己這個班主任打招呼,直接找的校長,她眼里還有自己這個班主任么?枉她一直對張蒙很是信任,現在想想,以前張蒙在沈安筠英語成績不好的時候就經常在早讀上讓沈安筠站起來朗讀課文,或者讓沈安筠故意回答一些比較難的問題。

當時張蒙和自己說是為了幫助沈安筠進步才這么做的。現在想想好像哪里覺得不對。另外陳嬌的事情,之前就懷疑過張蒙是故意瞞著自己的,班長以前委婉的和自己提過,但是她問過張蒙,張蒙說并沒有聽說陳嬌在班里欺負同學,所以張老師才一直都不知道這件事情。

現在想想,這個張蒙難道是一直都是故意利用自己的信任,在班里狐假虎威?真是太可惡了。

“是,張老師,我是怕你為難,畢竟我和沈安筠都是您的學生,我若是直接給您講這件事情,您可能不知道該怎么處理,所以我想了想還是直接和校長說更好。”張蒙這是在強詞奪理。

“既然你覺得我為難,我也不說什么了,校長說他會和其他領導商議一下,決定個時間再加試,這件事情在沒有結果之前,你先不要往外說,影響不好。“張老師現在是一句話都不想多和張蒙說,只叮囑這一句,希望她還懂點事兒。

“好我知道的。”張蒙可不是怕什么影響不好,她是怕這件事情說出去,沈安筠有了準備,萬一到時候她發揮好了,自己就麻煩了。這樣挺好,直接給她個措不及才好呢。

“行了,你回去吧。”張老師覺得自己有必要對張蒙有一個新的認識了,“進去把鄭謙叫出來。”

“鄭謙張老師叫你。”張蒙以為張老師是要問剛才的事情,她才不怕鄭謙亂說呢,反正她剛才也沒說什么,不就是說了個討厭么?張老師不會計較那么多的。

“好。”鄭謙還是一副彬彬有禮的樣子,也沒因為張蒙態度不好和她計較直接出去了。

沒有人知道鄭謙被張老師喊出去是什么事情。反正鄭謙在下課的時候才回來,有人問他,他笑了笑也沒說。而張老師也再找任何人問話。

沈安筠本來就和張蒙不對付,所以對張蒙那番話她只單純的以為是張蒙在嫉妒自己。也沒放在心上,反正她已經習慣了。

晚上放學李蘭芳依然來接女兒。沈安筠看著她今天好像特別累的樣子,就說回家有個好消息要告訴她和爸爸。李蘭芳因為有心事也沒把女兒這句話放在心上,沈安筠看著媽媽今天的狀態不對,打算吃晚飯的時候問問媽媽,這會兒路上還是得注意安全先回了家再說。

“爸爸媽媽,張阿姨,我得獎了!”沈安筠在吃晚飯之前,爸爸媽媽和張阿姨都坐好了,拿出了自己的獲獎證書和獎金一起擺在了父母的面前。

“得獎了?媽媽看看。”前段時間沈安筠參加比賽的事,沈興成和李蘭芳是都知道的。他們雖然鼓勵女兒盡力而為,但是也沒想到女兒會真的得獎。

“呀,老沈你看,女兒居然得的是金獎啊,真是了不起,我女兒太棒了!”李蘭芳拿起女兒的獲獎證書翻開一看,可不就是驚喜么?她都不知道女兒得的是金獎啊。

“是么?拿來我看看,這可是我女兒得的第一個大獎啊。”沈興成顯然也是很高興,兒子一向優秀,從小到大得獎無數,小女兒倒是第一次拿這種大獎,看來女兒真的是厚積而薄發的典型,現在不僅僅體能上去了,學習成績也是節節高啊。孩子優秀,沒有比這更讓為人父母的他們值得開心的了。

“爸爸,我以后會更努力,拿更多獎的,我要像哥哥一樣優秀。”沈安筠這么說只是就事論事而已,她相信自己可以更優秀,而且她現在的近期目標就是當學霸,這話說的是非常有底氣的。

可這說者無心,聽者有心。

“在張阿姨眼里看著,咱們筠筠和你哥哥早就是一樣的優秀了。”張阿姨在沈家做阿姨也快十年了,也算是看著沈安筠從小女孩長成大姑娘了。

比起人人都喜歡的優秀哥哥,她更心疼這個話不多,說起話來也總是溫溫柔柔的小姑娘。她自己家里就是三個臭小子,沒有女兒,她本身就稀罕小姑娘,加上這沈安筠也算是她帶大的了,小時候父母比較忙,需要個人照顧兩個孩子。正好張阿姨的孩子都大了,她出來給人當阿姨,那個時候正好就到沈安筠家里。

沈安筠本來是句無心的話,沒想到張阿姨多想了,她以為沈安筠這些年一些都不像其他小姑娘開朗外向,都是因為上面有個優秀的哥哥做這比較,心里有些自卑,才是那么一副性子的。

現在她自己變得優秀了,人也開朗了,想想真是都讓人覺得心疼。

本來還沒多想的沈家夫妻,被張阿姨這么一帶節奏,也想到了這層,都紛紛心疼起女兒來。覺得自己兩夫妻這些年真是忽略女兒了。女兒自小就是個敏感的性子,他們忙得顧不上關心女兒,就連女兒在學校被人欺負都不知道,這是太慚愧了。

媽呀,這是什么節奏,本來不是應該高興的一件事情么?怎么大家都看著她一副,覺得她可憐在同情她的表情?這是什么情況?

好在,沈安筠不是真的小女孩,她把剛才張阿姨的話又在腦子里轉了一圈,一下子就想明白問題出在哪兒了。

Copyright2017棉花糖無錯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