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女榮華錄-第二十一章 添堵
更新時間:2018-07-12  作者: 鳳棲桐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宗女榮華錄 | 鳳棲桐 | 鳳棲桐 | 宗女榮華錄 
正文如下:
正文第二十一章添堵作品:《》

一頂轎子停在寧壽伯府門前。

轎子里出來一個著紅袍的長須中年人。

他一步一搖的走到寧壽伯府門前,讓隨從伸手拍門。

寧壽伯府的大門打開,門房從里邊出來,看到中年男人時頓時臉上帶笑:“茍令公好。”

來人正是長安令茍徇,他在長安任職多年,幾乎高門大戶家的下人都識得他。

茍循臉上帶笑:“寧壽伯可在府中,茍某特地來訪,還請通報。”

寧壽伯再沒有實權,可到底也是伯爺,且還是宗室,長安令到寧壽伯府,還是很尊循禮數的。

門房立刻道:“在呢,在呢,您先等等,我立刻往里通傳。”

他飛一般的進了內院,過不多時,寧壽伯帶著幾個下人迎了出來。

他臉上帶笑,看起來頗有幾分春風得到意之態:“我當是誰,原來是茍令公來訪,快請,快請。”

茍循抱拳施了禮,就被寧壽伯迎進了待客的正廳中。

兩人分別落座,茍循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道:“我這次來主要是來詢問長安城外石獅的事情,那頭石獅在長安城外鎮守多年,然這次卻被貴府姑娘砸毀,有人告到我那里,我必然受理,這次想跟伯爺了解一下事情經過,另外,再尋一個解決的辦法。”

寧壽伯一聽驚了一跳。

“什么?有人狀告我?是誰?”

稍后,他便想到是哪一位了:“是不是威遠侯世子?”

茍循苦笑:“我這長安令當的苦悶,長安城多少達官貴人,哪一個我都惹不起啊,令次,威遠侯世子我招惹不得,然你這寧壽伯我也惹不起,你倒是與我出個主意,我該如何?”

寧壽伯心中大怒:“這個宮越,真不是個玩意,說好的打賭,他賭輸了就下黑手告小狀,太不是人了。”

寧壽伯這一罵,茍循越發的苦意連連。

等寧壽伯罵完,才問茍循:“你說該當如何?”

茍循摸著下巴想了一會兒:“這樣吧,貴府出錢再打造一尊石獅放到城門口,這事也就算過了。”

打造石獅倒不算什么,出錢也沒什么,可是,寧壽伯卻覺得丟臉。

前腳才把石獅砸了,才風風光光的贏了,后腳就得出錢再弄一尊石獅子放到那兒,這事傳出去……不說別人,單說那個宮越還不知道要怎么笑話他呢。

寧壽伯一陣苦悶。

可是,茍循都找上門來了,他也不能不駁了茍循的面子。

怎么說縣官不如現管,這長安令看似官職不大,可是長安城地面上的事哪件離得開他?真駁了他的臉面,往后不知道怎么背地里使壞呢。

寧壽伯嘆了口氣:“那便,便如此吧,勞動你走這一遭了。”

茍循笑著起身:“寧壽伯果然明理,即如此,我便先告辭了,還請您早些安好那石獅。”

茍循抱拳施禮之后離開,寧壽伯這一肚子的氣就沒出撒。

他在廳堂里坐了一會兒便去了后宅。

后宅的海棠院中安頓著他才從青樓里弄回來的花魅妙兒。

寧壽伯這會兒正稀罕妙兒的時候,他直接去了海棠院,進了院門便看到妙兒站在一棵海棠樹下正拿著針線串海棠花玩。

寧壽伯笑著過去:“你若是無事可做,可去別院串串門子,或者尋幾個丫頭說笑,整天悶在一個地方有什么意思。”

妙兒抬頭,對著寧壽伯柔柔的笑了一聲:“我倒是想串門子,然又怕我前腳才走,伯爺后腳便來,到時候尋不著我豈不要白等許多時候,我一心只有伯爺,甘愿只呆在這里等著您,哪怕枯等一天,可想著您一定會過來,我這心里就是甜的。”

這話叫寧壽伯十分受用。他過去挽了妙兒的手:“還是你最好,眼里心里都是我……”

進了屋,寧壽伯嘆了口氣。

妙兒給他端上茶水:“老爺因何嘆氣?”

寧壽伯便把長安令過來的事情與妙兒說了。

妙兒想了一會兒:“那石獅即是七娘砸的,合該讓七娘去辦這件事情,老爺不若私下找工匠把石獅雕好,再讓七娘帶人安放,對外便說老爺自己不忍心城門沒有石獅鎮守,特地又做了一尊一樣的放好,如此,有人贊賞,便是全了老爺的名聲,若是有人說三道四,丟人的也是七娘。”

寧壽伯一聽這話,竟是哈哈大笑起來:“還是妙兒最為聰慧,便這樣辦吧。”

他伸手托起妙兒的下巴:“你且等著我,待我出去吩咐好了再過來尋你。”

妙兒臉上帶著甜美的笑:“我哪時候沒等著老爺?”

寧壽伯笑著出去,叫了管家讓他尋工匠制石獅。

他前腳走,妙兒的臉色就變了。

她眼中閃過一絲恨意:“成七娘,呵,好一個成七娘,若不是你,我如今已進了威遠侯府,何至于……”

妙兒早就心悅于威遠侯世子。

然她花樓出身,對男人的心思最為了解。

若是她緊巴著威遠侯世子不放,以宮越的個性,肯定要看輕她,和她說不得只是玩玩,或者干脆把她置為外室,就算是讓她進了威遠侯府,可也不過三朝兩夕的功夫,只怕就甩到腦后去了。

所以,她端著架子釣宮越,等宮越對她緊張的不行的時候,再磨著宮越進威遠侯府。

她沒有想到寧壽伯也看中了她,且和宮越搶她。

不過,這對妙兒來說是好事。

男人嘛,搶來的才會看中。

她已然琢磨好了,宮越和寧壽伯打賭,宮越贏了,她就能進威遠侯府,還能得到宮越的真心相待。

但是,她沒有料到其中有變數。

寧壽伯府竟然出了一個成七娘,偏生就是這個成七娘壞了她的事,讓她被這寧壽伯府帶回來,自此之后,和宮越再無可能。

每每想到宮越,妙兒疼的心都快擰巴了。

她真的不甘心,更痛恨成七娘。

她打定了主意既然她不好過,成七娘也別想好過,她要想方設法的給成七娘添堵。

侯丞相府

侯丞相等了幾天,終是等來了他一直找尋的人。

這天夜間,侯丞相正在書房批復公文,便見燭光一閃,他微微閉眼,再睜眼的時候,一個黑袍人就站在書房內。

侯丞相大驚失色:“誰?”

那人把披風上的兜帷摘下來,露出一張年輕的又帶著妖邪的臉。

“夜,夜玄?”

侯丞相猛的起身。

夜玄笑了:“正是。”

“你,你?”侯丞相指著夜玄簡直不敢相信。

夜玄比他上次見到的時候更顯年輕了。

夜玄嘴角勾起,露出一個陰邪的笑來:“你喚我來做甚?”

侯丞相這才回神,他請夜玄坐下,之后就把惠珠的事情與夜玄說了:“早先清安法師說惠珠乃是天生福薄,所以才導致體弱多病,想治好她,最好的法子就是換命,然……”

說到最后,侯丞相長嘆一聲:“時也命也啊。”

夜玄聽后直皺眉:“所以?”

侯丞相起身深施一禮:“我知與你為難,然我也實在沒辦法,還請夜兄幫忙給我家惠珠改命……”

還在找""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速閱閣"速度閱讀不等待!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