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女榮華錄-第五十章 有罪
更新時間:2018-08-10  作者: 鳳棲桐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宗女榮華錄 | 鳳棲桐 | 鳳棲桐 | 宗女榮華錄 
正文如下:
正文卷第五十章有罪

成煙羅在一眾成人中顯的個子很矮,整個人很嬌小。

只是,她的小臉上卻滿滿都是氣憤,眼中似乎帶著火焰。

火焰跳躍著。

讓滿街的男人都有些羞愧。

她一步步走到大梁使臣面前。

抬頭頭,成煙羅一雙大大的眼睛沒有任何閃躲的看向大梁使臣:“并非我們齊國人沒種,而是……羞于用人的身份去面對你們這種野獸,你們,不配。”

梁國使臣皺眉。

他臉上的笑容隱去,取而代之的是羞惱。

“你這個小娃娃,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

成煙羅穩穩的站在那里,就算是梁國使臣說話的聲音很大,可她一點都不害怕。

“知道。”她眼睛都沒眨一下:“你最好把人放了,不然我這個小娃娃都會教你如何做人。”

“哈哈……”

梁國使臣惱羞成怒。

他一把拔出腰間的長刀,刀尖指向成煙羅:“你再說一遍。”

成煙羅退后兩步,微微側身,幾步走到馬旁。

她扯住韁繩,右手在馬頭狠狠一拍,在拍出去的同時,成煙羅伸手把馬背上的姑娘扯了下來。

那個姑娘嚇壞了,落地之后還瑟瑟發抖。

成煙羅帶著她后退了好幾步,才站定了,就聽到梁國使臣的馬哀鳴一聲,隨后頹然倒地。

再看的時候,那馬四肢抽搐,不一會兒就沒了聲息。

“你……”

梁國使臣氣恨不已,揮著大刀朝成煙羅砍去:“這是我國國主賜予我的戰馬,你……賠我的戰馬。”

成煙羅一笑:“被我輕輕一拍便死了的戰馬?誰信?你這分明就是訛人。”

她說話間,把那個姑娘推了出去:“快走,趕緊走。”

那姑娘跑了幾步,回頭又看了成煙羅一眼,眼中是滿滿的擔憂。

成煙羅朝她笑了笑,轉身躲過梁國使臣劈來的長刀:“趕緊走,莫管我。”

那姑娘終是跑了。

成煙羅輕松一口氣,她抬腳踢向使臣腰間。

就只這么一腳,硬生生的踢的使臣倒退了好幾步。

他不敢置信的看向成煙羅:“你是誰?報上名來。”

成煙羅巍然不懼,負手站在那里:“那你聽好了,我是大齊的宗女,寧壽伯府七姑娘。”

七姑娘三個字落地,成煙羅整個人如箭般疾射而出,她右手揮出,一掌一掌全扇在梁國使臣臉上:“這一掌是教你身在他國要懂禮貌,這一掌是教你如何做人,這一掌是教你要尊重女人,還有這一掌告訴你不要小看任何人……”

接連十幾個巴掌落下。

眾人再看的時候,梁國使臣整張臉已經腫的跟豬頭似的。

而且,他好幾顆牙齒被打落,嘴巴四周都是血,看起來狼狽極了。

有那些早先就看他不順眼,想要狠狠教訓他的人,現在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笑聲也很有傳染力。

一個人笑,就帶著兩個人也笑,稍后,滿街的人都開始笑了起來。

“你,可惡!”

梁國使臣一說話嘴巴漏風,這叫他更加生氣。

他一揮手,讓身后的隨從過來要把成煙羅綁了。

成煙羅直接奪了使臣的長刀,小小的人兒拿著比她還高的長刀揮舞著:“我看誰敢過來。”

那些隨從還真不敢上前了。

“哼!”

成煙羅冷哼一聲,雙手用力折斷長刀,轉身快步離去。

梁國使臣氣的哇呀直叫,回頭把自己的隨從揍了一頓,又嚷著要見大齊國君。

成煙羅不管梁國使臣怎么樣。

她就想著反正她著了妙兒的道,回去之后只怕也要去掉半條命,倒不如索性把梁國使臣得罪到底,最起碼在她這半條命丟掉之前,還能救一個人。

快步走到寧壽伯府后門,成煙羅笑了。

她不用去看都知道這里必然埋伏了人。

果然,等她進門,就看到好幾個粗壯的婆子拿了繩索棍棒在等著了。

“太太叫你們來的?”成煙羅問了一聲。

那幾個婆子點頭:“七姑娘還是老實些為好,省的多吃苦頭。”

成煙羅沒有反抗,伸出雙手:“綁吧。”

那幾個婆子上前,拿繩子把她綁了個結結實實的。

還有想要巴結蘭氏的婆子還想趁機打成煙羅幾下子,好給蘭氏出氣。

成煙羅早就料到了,她輕輕一笑:“怎么?還想給宗女動用私刑?你們要是哪個敢動我一下,我就是拼著不要命也要去御前鬧上一場。”

她一句話,嚇的那幾個婆子趕緊收手。

笑話,現如今整個府上誰不知道七姑娘就是個刺頭,就連太太都拿她沒辦法的,她們這些下人,還是別隨意招惹的好。

成煙羅就這么被綁著帶到了正房處。

寧壽伯和蘭氏早就接到了信,兩個人端端正正的坐在正房里等著。

看到成煙羅邁步進門,寧壽伯一腔的怒火總算是找到了發散處,他不管手里拿的杯子中的茶水是不是還滾燙著,伸手就朝成煙羅面門上砸去。

成煙羅側身躲過,杯子跌在地上摔個粉碎。

成煙羅離杯子碎片遠遠的,一雙大大的眼睛冷漠的看著寧壽伯。

她的眼睛中無悲無喜,沒有害怕驚懼,也沒有后悔,總歸是一點情緒波動都沒有,就好像是……死人的眼睛。

寧壽伯嚇了一大跳。

隨后,他又覺得丟臉,氣急敗壞道:“你這是什么樣子?你瞪誰?”

成煙羅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用盡量平和的語氣道:“我想告訴老爺一件事情。”

寧壽伯猛的站了起來,狠狠的一拍桌子:“現在還輪不到你說話,你,你先給我跪下,你這個孽女……我怎么就生了你這么個混帳東西?你竟然毒害庶母,害的你庶母小產,你……給我跪下。”

成煙羅沒有下跪。

她直挺挺的站著:“老爺,就算是衙門里判刑還要問一問被告,還要有人證物證才能做出決斷,老爺又怎么能單憑幾句話就要判我的罪呢?”

“是白姨娘親口所說,好些人都看到了,便是你踢了白姨娘,讓她小產的,怎么,你還想狡辯。”

這時候,蘭氏才慢悠悠的開口:“七娘,我自認為沒有對不住你的地方,老爺對你也關愛有加,就連白姨娘雖說沒疼愛過你,可也從來沒有招惹過你,你怎么就這么狠心去害她?她肚子里的那個可是你的弟妹啊。”88106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