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舞云川-第五十九章凱爾與殷夜談判
更新時間:2018-10-11  作者: 袁安幄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極道江湖 | 月舞云川 | 袁安幄 | 袁安幄 | 月舞云川 
正文如下:

字:大中小

殷夜突然湊到月舞眼前。

“如果你愿意幫我抓到那個男人,我就放過你,我會娶你,讓你來管理這座城堡,你應該知道,全世界有多少女人想要嫁給我。”

“殷夜,你不會如愿的,我不知道LEO去了哪里,我也不會嫁給你,如果你敢把我變成那些人偶,我會死。”

月舞眼神堅定,她才不要做變態的人偶,就算是死也不愿意。

殷夜冷笑一聲,“拭目以待吧。”

說完走出了房間。

月舞一整晚沒有回家,凱爾是早上才知道的,殷夜時常約會月舞,凱爾放下了戒備心,但從沒有徹夜不歸過。

“放心吧,殷夜是紳士,對月舞特別體貼,我倒是很樂意月舞和他在一起呢。”

里婭給凱爾倒來咖啡,安慰他。

凱爾眉頭緊鎖,搖了搖頭,“你不明白,你給月舞打電話了吧。”

“剛才打過了,電話沒有人接聽,想來還在休息?”里婭說。

“月舞一向早起。”

凱爾心中的不安在擴大,拿出手機聯系了殷夜。

“凱爾,有什么事嗎?”殷夜詭異地笑著,接聽電話。

“Adam,月舞昨晚沒有回家,是在你那里嗎?她真是個任性的孩子,不回來也不打電話給我說一聲。”

“凱爾,月舞沒有回家嗎?昨晚我帶她出去一個小時后就送她回來了,她說要在街邊的小吃店里買小吃給艾拉和艾倫,我們就在那里分手的。”

凱爾大驚,神情有些慌張,“殷夜,月舞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好的,我會教訓她,但是請你不要開玩笑。”

“凱爾,我怎么會開這樣的惡劣的玩笑,我那么喜歡月舞,怎么會讓她受傷呢,我馬上派人去找她,查看街邊的攝像頭。”

殷夜掛了電話,冷笑一聲,把手機扔在桌上。

凱爾找了月舞三天,沒有任何結果,殷夜派人拿來監控錄像,月舞當時真的在街邊下了車,但之后就不見了蹤影。

凱爾心急如焚,里婭說:“月舞會不會去找那個LEO了。”

他們從殷夜那里得知,凌月舞喜歡的人正是之前給她選的保鏢,也是在農莊襲擊的人。

“那個人的身份很特殊,我問了殷夜幾次,他只說是多年前的一些舊事,便不再提起。上次事件之后,他應該早就離開了倫敦,不可能還在這里。”

“或許是他綁走了月舞?”

凱爾搖搖頭,他的內心有不好預感,總覺得和殷夜脫不了干系。那監控錄像實在作不得數,要作假也很容易。

凱爾再也忍不住,他看著自己辦公桌上的一個資料袋,一個陌生人寄給他的。

里面是碼頭集裝箱里的貨物照片。

那些貨物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樣,原本以為只是走在法律邊緣的生意,如今看來,已是犯罪,里面有大量槍械,彈藥。

凱爾決定去找殷夜。

與此同時,駱云川已做好準備,他坐船離開倫敦,到達阿爾及利亞,再輾轉飛往德黑蘭……

船是貨船,都是巴里幫他聯系好了的,人家不會問,只要他低調,假裝成水手,就能順利離開。

船就在今晚十點啟航。

“你把東西寄給他了嗎?”駱云川問阿德里安。

“寄了,他應該收到了。”

阿德里安對駱云川的做法有些不贊同.

“你都要走了,何必去管這個閑事。”

駱云川淡淡地說,“我只是不希望他步我父親的后塵,如果他像我父親那樣死了,小五該怎么辦。”

巴里拍拍駱云川的肩膀,“你想太多了,她是貴族小姐,自然有她的生活方式。”

駱云川沒有反駁,別人的不理解,他早已習慣,那刻骨銘心的往事,他已習慣深藏于心。

凱爾在殷夜的辦公室見面。

“凱爾,你不必擔心,警察一定會全力搜尋月舞的下落。”殷夜冷冷地說。

凱爾下定決心說道:“Adam,小舞只是被那個男人騙了,她沒有談過戀愛,對男人了解得甚少,這也怪我沒有提醒她。請你讓她回家吧。”

“怎么這么說,我不是說了嗎,她失蹤了。”殷夜似乎并不意外凱爾會這樣說,也不急于解釋。

“Adam,我可以保證,一定讓她把知道的都告訴我們,以后不會再和那個人有來往。”

殷夜沒說話,只看著凱爾。

“小舞雖然是我妹妹,但是她比我小許多,從小是我照顧她長大的,在我的眼里,她和我的女兒一樣讓人操心,拜托你,讓她回來。”

殷夜仍然沒有說話。

凱爾無奈,拿出那個資料袋,把里面的照片放到殷夜面前。

殷夜淡淡掃了一眼,“你這是什么意思,威脅我?”

“當然不是,只是,我們合作做生意,你竟然沒有告訴過我,里面有軍火,我們怎么能販賣軍火呢。這是犯罪!”

“你收錢的時候,倒沒有想這么多。”

“我根本不知道啊,不管怎么說,請你先放了小舞吧。”

“她根本不在我這里,我怎么放她,凱爾,你今天來找我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殷夜手指推了推那些照片。

“我只想讓我妹妹回來,整件事都是那個男人騙他的,不關她的事。”

殷夜點點頭。

“不關她的事,但和你有關,是嗎?”

凱爾一時沒反應過來,“我?”

“否則你哪來的照片?”

“我也不知道,是別人寄給我的。”

“素不相識的人寄給你的東西,你也信,還拿著這個來質問我,你覺得合適嗎?”

“可是你剛才也沒有否認,你承認在販賣軍火。”

“我做過的事,我當然承認,你進入俱樂部時,我也如實相告了,是中東地區最緊缺的商品。”

“你——”凱爾一時語塞,“殷夜,不說這個了,請你讓小舞回家吧。”

“如果我說,我做不到呢?”

凱爾赤紅著眼睛,“殷夜,這些資料如果警察收到了,就算不會對你怎么樣,也會影響生意,詳加盤問吧。”

殷夜抬眼把那些照片往凱爾的面前一推。

“你隨意!”

凱爾沒想到殷夜這樣狂妄。

“Adam,我并不是想為難你,就像你說的,我們是伙伴,我沒有必要給自己找麻煩。只是我希望小舞回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