驕花-第104章 合歡
更新時間:2018-10-12  作者: 簡鄲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驕花 | 簡鄲 | 簡鄲 | 驕花 
正文如下:
第104章合歡

第104章合歡

類別:

作者:簡鄲

書名:

江昕玥覺得有些奇怪,要不是知道逃不掉,她一定會從船艙的小窗子里跳進水里。

“這回不是辣椒素,味道還不錯吧?”錢虎走到窗邊的小床榻前,扯過那床老舊的被子,扔到江昕玥面前。

江昕玥坐在地上,只覺得五臟六腑都開始煩燥不安,有點熱,像吃了很多辣椒一樣。

但她嘴里還是有點甜膩膩的,也許再來一瓶,她也不會拒絕。

“你給我吃了什么?”江昕玥微微喘著氣,頭暈目眩的感覺,一浪勝過一浪。

“當然是、能讓你上癮的寶貝,怎么樣,甜嗎?”錢虎不慌不忙地坐到床沿上,斜倚著肥胖的身軀看著江昕玥。

江昕玥用力地搖了搖頭,努力控制著眼前不斷顯現的重影。

但她身體由內而外的燥熱之中,還伴隨著千萬只螞蟻在噬咬攀爬的麻癢之感,讓她很想用力去撓,如果能有人幫著擠壓、輕磨就更好了。

她知道這種想法很危險,但這種念頭卻在無法抑制地瘋狂生長……

令她不能自已!

“想讓我幫忙嗎?”錢虎溫柔地邪笑著,卻動都沒動。

江昕玥無法忍受地側躺在地,用盡意志死死攥緊拳頭,努力不讓自己有什么出格的舉動。

但是那種麻癢的感覺,從她的五臟六腑,一直攀爬到了她的四肢百骸。

最后便集中到了身體上的某些部位,令她不由自主地夾緊了雙腿,卻又無法自制地輕輕廝磨著,難耐到了極點。

她羞紅了臉,卻熱浪滔天。

萬千螞蟻攀爬在她的骨髓和血肉里,令她總想伸手去把那種感覺扣出來,或者捏死在自己的身體里。

但她知道,她只要做出一個這樣的舉動,就會像洪水決堤般,一發而不可收拾,所以最后,她用力咬破了自己的唇瓣。

溫熱的血水伴隨著刺骨的疼痛讓她稍稍清醒,瞳眸微瞇時,便看到了錢虎那張肥胖到五官都要擠在一起的臉,近在咫尺。

她覺得惡心。

但是對方身上男性的荷爾蒙撲面而來,就像藥引一樣,刺激得她周身麻麻癢癢的感覺,像江河里的水浪一樣,不斷地在血液里奔騰咆哮。

成千上萬的螞蟻噬咬在骨髓里,居然讓她有些渴望這個惡心的男人能幫幫她。

但是她不能。

此時此刻,她想到了林子軒,他在哪里?

為什么還不來救她?

“林子軒……”她剛呢喃出聲,方發現,她的語氣里竟然夾雜著顫抖,像極了某種情景下的呻吟。

“真是銷魂吶!小妮子,既然你不想叫我虎哥,那就叫聲哥哥來聽聽吧,啊,乖。”錢虎眼冒綠光,一只肥肥胖胖的大手就托住了江昕玥的脖頸。

剛用拇指輕輕摩挲了一下,江昕玥就禁不住地跟著輕顫了一下。

“哈哈哈……,任你是什么貞潔烈女,在我虎哥的秘制神藥下,也得乖乖地給我就范。”錢虎猖狂大笑,一個翻身就跨坐到了江昕玥身上。

江昕玥悶哼一聲,再一次地咬破了舌頭,趁著這清醒的剎那,重重地一巴掌就扇到了錢虎送上前的胖臉上,大哭怒喝:“你給我滾開,滾!”

“你TM還真是個烈女啊,這么久還沒迷糊呢啊,我讓你打,我讓你叫……。”

錢虎估計是被打起火來了,一邊罵罵咧咧,一邊兩個大耳刮子就扇到了江昕玥的小臉上。

不過,江昕玥雖然被打得頭暈眼花、嘴角流血,但也因為這種痛感,而有那么一瞬減輕了身體上的麻癢。

“林子軒……”江昕玥努力地想要扭過身去,想從錢虎的身下抽離自己的身體,奈何她在藥物的作用下,任何動作都是軟綿無力的。

而且,她明顯地感覺到某種硬物,正抵著自己,雖然隔著衣物,也讓她羞愧萬分,又發自內心地渴望不已!

而錢虎,正肆無忌憚地撕扯她的衣衫,她越哭著掙扎,他就越扯得瘋狂,更笑得猙獰而猖狂。

“嗖!”地一聲破空聲傳來。

一根銹跡斑斑的魚叉就自船外飛了進來,異常精準且快速地扎進了錢虎的后背心。

緊接著就是‘噗’地一聲悶響,錢虎肥胖的身軀就癱倒在船板上,一臉的不可置信。

江昕玥用力地甩了甩頭,想抑制眼前的重影,但她只看到船艙外那個大步走來的人影,像極了林子軒的樣子。

“林子軒……是、你嗎?……嗯……”江昕玥眼淚橫流,滿目希翼,喉間卻是無法制止的顫抖音色。

“昕玥,你沒事吧?”林子軒急步奔來,一把推開昏死過去的錢虎,這才看到江昕玥已經被整得慘不忍睹。

他心痛地看了她一眼,想幫她拉過衣物遮體時,才看到她的衣服已經被撕成了破片,還好她的褲子才剛剛被扯嘣一顆扣子。

“幫我……子軒,幫幫我……嗯,我知道、是、是你……”江昕玥哭著、顫抖著、攥緊了林子軒濕透的衣角。

“昕玥!是我不好,我來遲了。”林子軒濕潤了眼瞼,氣得渾身都在發抖,他猛地站起身來,一把就抽出了插進錢虎后背的魚叉。

鮮血也噴薄而出,灑了一夾板。

緊接著,他便將錢虎倒拖至船頭,幾魚叉下去,錢虎就只剩下斷胳膊斷腿兒了,再一腳將他踢得翻落水底,林子軒才扔了魚叉跑進船艙。

江昕玥已經迷糊得快要認不出他了,滿身熱浪,卻滴汗未出。

“昕玥,是我,我來了。”林子軒心痛地一把抱起她,這才發現,她渾身滾燙得厲害,雙頰酡紅,氣喘如絲。

還有,她緊攥的雙手怎么都扳不開。

“那個混蛋給你下藥了?”林子軒一下就看到了被扔到壁根的小玻璃瓶子。

他剛要過去撿來看,江昕玥就伸手抱住了他的腰,吐氣如蘭地道:“不要走……我熱……幫我……嗯!”

林子軒的頭皮開始發麻。

他想過、也希望過能和她有這一天,但不是現在這樣的。

他連忙用力扳開她的手,跑過去撿起瓶子一看,上面的外文寫得清清楚楚,只有‘合歡’這一條路能救起被下過藥的人。

否則,她會難受到心悸、昏迷,繼而高燒不退,最后變成一個被燒壞了腦子的人,變成一個癡癡傻傻只知索求男女之事的廢人。

林子軒剛毅堅強的身子輕微地晃動了一下。

他回頭看了看還在緊攥雙拳呻吟不已的江昕玥,咬了咬牙,還是向她走了過去。

當他輕輕一吻印上她的雙唇時,江昕玥難耐又舒緩的樣子,便將他深藏心底的火焰層層點燃,一發而不可收拾。

遠遠看去,水面的舊船輕晃,不斷漾出一圈圈細密的波紋。

他也將她吃干抹盡、里外掏空!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