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茗后-第394章 培養
更新時間:2019-04-05  作者: 秦兮兒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清穿之茗后 | 秦兮兒 | 小妾 | 斗智斗勇 | 正劇 | 清穿 | 腹黑 | 秦兮兒 | 清穿之茗后 
正文如下:
鄔思道笑道:“阿哥不用猶豫,沒有妥不妥當,只有您想不想。35xs貝勒爺即使再忙,片刻的小休憩時間還是要有的,正所謂勞逸結合!”

弘暄點點頭:“有理。”

“何況,府上午間有用膳的習慣,這午間,也正好是貝勒爺小休憩的時間,阿哥您若是此刻去問詢貝勒爺,那不定正好呢!”

聞言,弘暄雙眼锃亮。

謝過鄔師傅之后,弘暄示意自己的伴讀不必管他,午間這段時間隨意后,便領著小李子去了四爺書房那邊。

書房門外,守著的蘇培盛,見到過來的四阿哥弘暄,不由心中疑惑對方來此為何,面上卻一點不顯,淡定的迎上弘暄并給他問安。

“蘇諳達多禮了”,說著,弘暄眼光朝門里望了望,邊望邊皺眉問道:“阿瑪還在里面忙著?”

蘇培盛點頭道:“回四阿哥,爺還在里面忙著。”

弘暄心中擔心道:“那就是沒用午膳了?”

蘇培盛擔憂的點頭:“是的。”

“這怎么行!”弘暄脫口而出,然后,轉頭看向蘇培盛,有些責怪的語氣說道:“蘇諳達您怎么不勸勸阿瑪,再忙,也不能忘了用膳啊!身體也很重要的!”

對于四阿哥責怪的語氣,蘇培盛也不介意,反而很是欣慰四阿哥對自家爺的擔憂。閃舞

“奴才勸過,可爺不聽。這不,都嫌棄奴才吵鬧,趕奴才出來了。”說到這,他期期艾艾道:“不過,四阿哥您來的正好,爺用膳的事……”

對上對方眼神和話語,弘暄點點頭,應道:“就交給我了,蘇諳達,您給阿瑪傳話吧!”

蘇培盛登時笑瞇瞇起來,他轉身,敲了敲門。

四爺一聽,便知道又是蘇培盛吵他了,他皺眉,手中動作不停,繼續揮舞著毛筆,嘴里卻是很不耐煩呵道:“蘇培盛!”都說了午膳不用了,怎么還來打擾他,這沒完沒了了是吧!認為是為他好,便能將自己的命令置之不顧了是吧!

豈有此理!

因為公務而煩躁的四爺,此刻心中更是暴躁!

被呵了的蘇培盛一點也沒有被影響到好心情,依舊笑瞇瞇的回話道:“爺,四阿哥來了,正門外候著呢!”

暴躁的四爺一愣,停下手中揮舞著的毛筆,不耐的情緒一下子少了好些,心中不由思索暄兒來找他所為何事?

邊思索著,邊吩咐蘇培盛:“帶暄兒進來!”話落,他放下手中毛筆,端起桌上茶盞喝著茶,等候著四兒子進來。

門外,得到吩咐的蘇培盛,給了贊許的眼神四阿哥弘暄,弘暄笑瞇瞇的微微頷首接過贊許后,在蘇培盛的帶領下,走進了書房。閃舞

“阿瑪金安!”

四爺放下手中茶盞,淡淡道:“起吧!”

得到許可后,弘暄起身后,走近四爺,四爺看著走近自己的四兒子,眼神示意對方,有何事?

弘暄也不回答自己來此的目的,而是笑嘻嘻說道:“先不急阿瑪,這午膳時間到了,先用膳。”

怕他阿瑪拒絕,弘暄連忙又道:“孩兒也還沒用膳呢,聽蘇諳達說,您也沒用膳,正好,咱們一起用個膳,正好,兒子想念您這里的膳食了,而且,用完膳,兒子有事需要您解惑。”

四爺聽到弘暄午膳時間過了那么久,卻沒有用膳,眉頭皺起,冷氣嗖嗖嗖的冒了出來。

弘暄多敏銳啊,當時就察覺到了他阿瑪的不滿,當即解釋道:“兒子想解決了疑惑再用膳,本來以為鄔師傅能為兒子解惑,一會兒的事情罷了,沒想到,鄔師傅說這事,還是得靠阿瑪您,這不,兒子想著,找您解惑的同時,順便蹭您一頓飯,嘿嘿!”

四爺聞言,眉頭舒展開來,但那周身冷氣依舊,他轉頭瞪了眼依舊杵在一旁的蘇培盛,冷聲道:“沒聽到四阿哥沒用膳,還不快去傳膳!”

蘇培盛此時不笑了,一臉認真道:“奴才方才吩咐了人在隔壁擺膳。”

四爺聞言,周身冷氣才沒有繼續往外冒。

他站起身,領著弘暄往隔壁屋走去。

到了隔壁屋,用濕毛巾擦了擦手,方才在擺好膳食的席間坐下,弘暄緊隨其后擦了擦手,也跟著坐于席間。

就這樣,父子倆便靜悄悄的用起了遲到的午膳。席間,雖然食不言,但,氛圍,卻很是溫馨。

作為一向給四爺夾菜的蘇培盛,沒了用武之地。

要知道,以往,只有在桃院的時候,四爺不用他伺候席間。

現下,席間也不用他伺候,小小的四阿哥弘暄搶了他的活,而四阿哥也不用他幫忙。

不過,他一點也不生氣討厭,反而安心的放下筷子,站在爺和四阿哥身后侍立著,看著席間父子倆溫馨的互相布菜。

用過膳,父子倆回到書房,開始了正題。

四爺坐于上首,弘暄坐在四爺身側,緊挨著四爺。

“說吧,有何疑惑?”四爺問著弘暄的時候,心里有些疑惑,鄔思道竟然指使暄兒來找自己而不給小家伙解惑?

弘暄當即將自己問過額娘,問過鄔思道的疑惑,再次朝著他阿瑪道來:“阿瑪,皇瑪法和太子二伯……”

聽到問的竟是這個,四爺不由一愣,雙手不由的拽緊拳頭。

弘暄見四爺神態有異,不由的有些忐忑:“阿瑪,怎么了?”畢竟,這問題,額娘說是政治上的;鄔師傅不肯回答自己,讓自己問阿瑪;而阿瑪聽了后又是這樣的神態。

四爺回過神,沒有回答弘暄,而是眼神復雜的看著他。

弘暄覺得這眼神,和鄔師傅看著自己的眼神,有一些相似,卻是少了鄔師傅的打量。

同樣,他有些摸不著頭腦,這復雜的眼神,是何意?

沒等他琢磨出到底問還是不問此刻心中的疑惑的時候,他阿瑪開口了。

“你皇瑪法和你太子二伯……”

皇瑪法和太子二伯怎么了?弘暄等了好一會兒,依舊未等到他阿瑪繼續的話語。他郁悶的看著他阿瑪,“阿瑪,怎么不說了?”

四爺看著自己四兒子清澈的眼神,雖然心中還是不忍,但,大兒子弘暉身體已經那樣了,三兒子弘時太過獨,小心眼,五兒子財迷加上太小,看不出來什么,只有這個四兒子,聰慧、大度、待人真誠,文武雙全,值得培養。

既如此,即使不忍打破暄兒心里懷著的美好,四爺閉上眼,心道依然要下定決心要去打破。

培養,不能一蹴而就,需要從小開始,需要一步步來。

下定決心的四爺,霍地睜開雙眼,黝黑的雙眸緊緊地盯著期盼的望著他四兒子弘暄,那幽深的眼神,彷如旋渦一般,將有著清澈眼神的弘暄卷入其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