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農女不缺田-第八十九章 造作
更新時間:2019-10-08  作者: 汝有木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穿越農女不缺田 | 汝有木兮 | 汝有木兮 | 穿越農女不缺田 
正文如下:
(文學度)

唐一芩不再打擾唐語庭,讓他一個人靜靜也好。情愛的事情放在她的身上,她也會這般難以抉擇吧!

“廢物,廢物…”

吳庸回到府內,氣得大發雷霆。對著跪在地上的家奴,狠狠的踢打著,發泄著。唐一芩的事情搞砸了,醉生樓就這樣白白送人,他豈甘心。

吳庸鷹眼彎嘴,面無其色的坐在那里,有種說不出的陰險之象。不知過了多久,驀然一笑,一下場預謀已在他心底盤算開來。

“來人,備筆墨紙硯。”

“小姐,這是今日的收到的請帖。”

王語嫣擺弄著豆蔻玉指,撇了一眼,不屑的說道:“都是些不不入眼的東西,本小姐不是說了,以后這些不要出現在我的眼前。”

見王語嫣沒有動怒,丫鬟慌忙收拾那些桌子上的請帖,省得多留半分,被王語嫣看見心煩。

“慢著,那張金色的請帖拿給我。”

金色的拜帖她還是第一次見,只有皇室才敢如此用,難不成是哪個皇子?

“君念之,酉時醉生樓。坊主留。”

盯著金色的拜帖,王語嫣面帶桃花,猶如喝了兩口小酒,微醺的模樣。沒錯了,此乃心上人也。

那年花燈節,她買了九十九盞花燈,站在岸邊看它們飄向遠處。大晚上的,也不知道哪個不要臉的,在背后推了她一把,眼看就要跌入水中。這時從天而降一個紅衣仙人,將她攬入懷中,雖然一句話未說,消失在人海中,可她的一顆芳心也被帶走了。

隨后她讓人打聽,才知竟是賭坊的坊主。她的婚事一向是用來聯姻的,又奢求什么。她一直將此事埋藏于心,不曾與人提起。

戈宇軒在的話定會直呼冤枉,那日他跟蕭焱轍在紅坊喝茶,一時嘴賤,被扔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砸到一個女子的旁邊,為了穩定身形,不得已拉了女子一把。他連女子的長相都沒看清,怎么就讓女子對他芳心暗許了?這個黑鍋他不背。

“小紅,備馬車。”

一路上王語嫣都向丫鬟詢問著自己的穿著打扮是否凌亂?身為丫鬟,那耐心也是夠夠的,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的安撫著王語嫣。

到了地方,小女子形態更是妥妥的完美展現出來。小紅跟隨她家小姐身邊這么多年,就沒見過比這還造作的時候。

“王小姐。”

“怎么是你?”

王語嫣推開門,看到的居然是吳庸這狗貨,她男神呢?生氣。

“王小姐請坐,這事你聽我慢慢道來,跟坊主有關。”

王語嫣在看到吳庸那一刻,就想轉身走人,聽到坊主,王語嫣又一臉傲嬌的坐了下來。

“說吧!找我什么事?你又怎么知道我跟坊主的關系?”

“王小姐不用這般戒備,我和坊主之間也只是我無意之中看到的。不過,恐怕王小姐還不知道坊主大人已經有心上人了。”

“不可能,這事我怎么不知道?”

尼瑪,如果你知道了,我還來給你講個屁。

“唐府的唐姑娘,王大小姐應該聽說過了。昨日我前去提親,坊主當著我的面,放話唐姑娘是他的女人。”

王語嫣不再說話,衣袖下的手指狠狠的扯著手帕,仿佛此事在她手里的是唐一芩,要將她撕碎一般。

“那種貨色吳少爺也看得上。”

“不過是個小妾,我吳府還是養得起的。”

“你想讓我怎么做?”

“很簡單,你將人約出來,后面的事我來解決。”

“明日,申時古風亭見。”

王語嫣說完就要離開,誰不知道吳庸是京城出了名的好色,風流成性,跟他待的一起,傳出去名聲可不好。

小紅村不明白,怎么自家小姐進去一趟,這就換了副面孔,這個時候還是惹小姐的好。

“回府。”

小紅不敢怠慢,連忙上前去掀開簾子,扶小姐上轎。

王語嫣很守信用的回去給唐一芩發請帖,后面的事她就不管了,以吳庸的為人,唐一芩不會有好下場的,她配不上坊主。就算她得不到的,別人也休想拿走。

唐一芩收到王語嫣的拜帖,有些驚訝,王語嫣懷的什么心思,定不是真心想邀她出去游玩。如果她拒絕,還不知道王語嫣怎么折騰她。

次日,唐一芩準時去古風亭赴約。不得不說,這些京城的小姐公子還挺會挑地方。芳草如茵,蟲魚鳥獸。唐一芩坐在亭子里靜靜的等著王語嫣的到來,卻越來越乏力,眼睛要不受控制的閉上了。

知道你有些本事,早就提前讓人把迷藥涂在了亭子里,還不是要落在少爺我的手上。

“將人帶走。”

趕來的吳庸一臉的得意,這次坊主不在,量她有再大的本事,也逃不出去。

“寄主大人,你體內有毒素,請問是否要解毒?”

“我這是在哪里?”

“實驗空間,這次的毒素居小田田分析,并不能損害人的智商,為什么寄主大人有些傻呢?”

唐一芩一臉黑線,一些時日不見,怎么還學會調侃了。

“我中了什么毒?”

“花十積分,小田田就告訴你。”

“你是吸血鬼嗎?”

“小田田不是呢!小田田可是人類最偉大的發明。”

“好吧,花十積分解毒。”

“十積分只能幫寄主大人檢查出來所中何毒,想要解毒的藥草還要花上十積分。”

“小田田,你過來,看我不打死你。”

“寄主大人,小田田是系統投射出來的幻象,你是打不死的。”

“小田田~你看我們兩個這么熟的份上,能不能打個折。”

“寄主大人,小田田很良心的告訴你,外面的情況不太妙,請問你是否需要立即解毒。”

唐一芩狠了狠心,緊急關頭,姐就不跟你計較了。心疼的花了二十積分,唐一芩慢悠悠的睜開眼睛,就看到撅著的豬嘴向自己襲來。

嚇得唐一芩連忙把頭歪到一旁,又一掌打在男子的身上。男子頓時暈了過去,等唐一芩把身上的人推開,才看清是吳庸。

好你個吳庸,姐真是給你好臉色了。姐不答應,你就來陰的。你不是想睡嗎?我讓去豬圈睡個夠。

唐一芩把吳庸捆綁成一個粽子狀,為了不讓他發出聲音來,找了個臭襪子塞到吳庸的嘴里。一切準備妥當。

午夜,唐一芩拎一個大肉球子向奔去。

“嗯,就是這家了。這么多只豬,夠吳少爺好好享受的。”

唐一芩拍了拍手,事情辦完她也該回去了,娘親肯定著急壞了。

唐一芩剛轉身,又被身后的黑影嚇一跳。等唐一芩看清楚來人,才知是三皇子蕭焱轍,怎么他跟個鬼魂似的,一點聲音都沒有。怎么說她也是能耳聽八方的人,居然一點察覺都沒有。

“三皇子,你半夜不睡覺跑到這里,不會是夢游了吧?”

“夢游是什么?”

“就是在你睡著的時候,身體還可以自由行動。”

“我只是路過。”

“都路過多少次了,每次都被我碰到,還穿一身黑,如同鬼魂一般在夜里游蕩。”唐一芩小聲的嘀咕著。

“那我下次換身白衣。”文學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