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殤臨歌-安穩和諧(四)
更新時間:2020-02-20  作者: 依拾伍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渡殤臨歌 | 依拾伍 | 依拾伍 | 渡殤臨歌 
正文如下:
我疑惑地問道:“你一開始就知道我出去了?”

“知道。”于歌淡淡地回應道。

那我就不懂了,所以就說道:“那你為什么不跟著我。”

“被窩會冷。”于歌說道。

我:“?”挺意外的。

“就因為這個原因?”我有一些不敢相信。

于歌湊近了一些,在我耳邊說道:“對,就這個原因。”他說話的氣息噴在我的脖頸,感覺有些濕熱和溫暖。

我突然感覺心跳加速,整個人仿佛被放在火上烤著,那種異樣的感覺,似愉悅,似炙熱。

“那個……你……你能不能先下來。”我結結巴巴地說道,不知道為什么,明明決定好的事,到了嘴邊,就覺得無比緊張。

于歌并沒有動,而是直接問道:“你晚上去了哪里?”

“那個,那個我可能要跟你說些別的事,你能不能先下來。”我稍微推了推,他很火熱,我只好收回了手,讓他躺在我身邊。

于歌的語氣依舊平淡,他說道:“什么事?”

“那個……”我看著漆黑的天花板,然后平靜地說道“我覺得,你可能已經知道了。”

“什么?”于歌有些疑惑。

我緩緩說道:“關于我的一些事。”

于歌“嗯”了一聲,語氣沒有太大波動。

我實在是說不出口,我是洛琴臨這種話,所以,我就換了一種說法,我跟他說道:“要不然,我還是跟你講個故事吧,行嗎?”

于歌想都沒想,就應道:“行,你說。”

“這個故事吧,可能還要從一年前說起。”我緩緩說道。

安悠聽了我的話,立刻點了點頭,又是這樣,都不會反駁我,我得好好跟她說一下。

她才是頭。

“算了,等下次有空再跟你瑞說吧,這件事你先去辦,記得你自己去,不要驚動其他人。”我囑咐道。

安悠點點頭,毫不猶豫地就答應了。

“記著了,軍隊這種東西,是不可能為個人所用的,所以,也別想著能完全掌控,等把趙將軍接回來后,你跟他好好商量一下,他有將帥之才,你可以聽一聽他的意見。”我想了一下,還是跟她這樣說道。

安悠聽了進去,她知道我這句話的意思,所以,她猶豫了一下,然后弱弱地詢問道:“主人,我……”

“你一定要相信,你可以的,之后的決定,盡量自己做。”我狠下心來說道。“再說了,我可能很快就要離開了。”

“離開?你要去哪?”一聽我說的話,安悠立馬就激動起來,她抓著我的衣袖,緊張地問道。

我拍了拍她的手,她的手很冰涼,也很粗糙,這一年來,她一直都很辛苦,沒怎么注意,為了建立這點勢力,她付出了所有的努力。

所以,她應得的東西,我不會直接拿走,也不會幫她保管一輩子。

我輕輕嘆了一口氣,說道:“可能是很遠的地方。”

想一想,算了,人生最后一眼,倒是可以去看看行峰山的花海,也不知道明年的百花,會不會盛開。

我還是一個蠻懂得知足的人,這段時間能過上這么開心輕松的日子,我已經覺得足夠了,就等到明年春天花開,就回到那片我最熟悉的土地,蘭城。

我有些累了。

不玩了那種什么,讓你猜讓我追的游戲了,干脆一股腦全說了,于歌能不能接受,就看他的想法。

反正我覺得,這樣下去也不行,既然決定了最后的期限,那最美好的時光應該好好珍惜。

說起來,我好像沒去過辰祐帝國,等我回去了,我就打算跟于歌坦白,告訴他我真實的身份,到時候,我們把這邊的工作給辭了,去游山玩水,再去去鐸柒和玄疆,聽說,最近玄疆那邊不打仗了。

他們看見欒棱和鐸柒合作,賺了不少錢,可能就有些心動,這兩年要不是辰祐愿意放過他們玄疆,玄疆可能早就沒了。

不過,辰祐愿意放過,也跟南風那邊拖不了什么干系,本來就是這樣,五大帝國之間,明爭暗斗,各種較量,能維持現在的局面,實屬不易。

我跟安悠把最后的事情交代清楚,就準備離開了,這一次離開,就真不打算回到這里來了。

肖陌,你看到了嗎?

現在的離都城,又重新恢復了美好。

我做到了吧?如果你還活著,應該會很開心吧?

我輕輕笑了一下,然后抱住了安悠,我說:“無論如何,謝謝你,當初救了我。”

“你是小姐的朋友,我一直記得,當初離都那場戰爭能勝利,都是你和趙將軍的功勞,說實話,是我應該感謝你們的。”安悠愣了一下,她才緩緩說道,她輕輕地回抱了我。

“我不是你主人,我跟你家小姐是好朋友,肖陌也把你當朋友,所以,我們之間,可以算是朋友,而不是主仆。”我退了兩步,笑著跟她說“安悠,我想想,我有三個名字,洛琴臨,琴剎和洛水兒,前兩個名字都不能用了,你還是叫我水兒吧,反正我們也不生疏了。”

安悠猶豫了一下,她皺著眉頭,嘴巴張了張,似乎有些難為情。

“主……”她剛剛說了一個字。

我就立馬打斷她,搖著頭說:“哎,不對,叫我水兒。”

“水、水兒姑娘……”安悠下定了決心,好不容易才說了出來。

聽見她的稱呼,我欣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這就對了,安悠,事情你先去辦,我就先回去了,記著,要學會自己思考和解決問題。”

“我……”安悠頓了一下,才低下頭說道“好,我知道了,主……水兒姑娘。”

我笑著回:“哎,這就對了。”

我跟安悠道別,我沒讓她送我,主要是夜深了不太方便,我自己回去一個人也好一些。

我幫她把店門關好,外面大街上空無一人,周圍都是一片黑漆漆的,要不是借著月光,這怕是什么都看不見。

我憑著記憶,往小店的方向走著,路上連巡邏的守衛都不見了,夜深了,大家都在做著美夢。

請記住本書域名:。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