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殤臨歌-再回凜都(二)
更新時間:2020-02-23  作者: 依拾伍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渡殤臨歌 | 依拾伍 | 依拾伍 | 渡殤臨歌 
正文如下:
太陽在空中有些耀眼,通過枝葉的縫隙,可以看到遠處高高低低的房屋,人來人往,他們在相互交談著,有些辰祐的本地話,我們就聽不太懂。

總得來說,這個城市有著別樣的不同風味。

我們在城里住下,還是老樣子,明天玩一天,后天再出發離開。

下一個地方,就是要回我們自己的國家,欒棱帝國。

說起來,也不知道凜都這些年有什么變化沒有,一直都沒有去過。

“我想了想,這樣繞一圈回去,好像回到蘭城的時候,就又到冬天了。”我看著窗外的景色,說道。

于歌淡淡地“嗯”了一聲。

“你說,今年的蘭城,會下雪嗎?”我看著很遠很遠的地方的,似乎那里會有我要等的人。

可我明明知道,那里什么都沒有。

蘭城,這個名字我已經很少提到了,我從來都不說這是我的家,我的家好像也從不住在這里。

我轉過身,說道:“我想去看看我們那間小屋。”

“好。”于歌點頭應道。

我還說:“也不知道,現在那里變得怎么樣了,還能不能住人。”

“師傅回去了。”于歌抬眸回答道。

“啊?”我直接愣在原地這個答案我可沒想過,師祖竟然回去了,我結結巴巴地問道“師祖,師祖不是在流浪嗎?”

“那是之前,在我去離都之前,他就回來了。”于歌淡定地說道。

我意外道:“他老人家不是一直都在外面嗎?怎么會突然想回來了?”

“他之前手上一直有事在忙,后來聽說我的內丹回來了,就很感興趣,一直寄信回來說,想要研究一下,我答應了,就一直在等他,結果他都沒回來。”于歌緩緩說道,他看著我,“后來,你給我寄信,我收到了,就立刻出發了,沒想到我剛走,就收到傳信說,我師傅回來了。”

“那你不早說!師傅,你就這么讓師祖在家等著啊?”這下子,我更加驚訝了。

于歌淡定的點點頭。

我戳了戳于歌的臉,自然地坐到了他腿上,說道:“我才發現你變壞了啊,師傅,以前都沒看出來。”

“我一直是這樣的。”于歌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說道。

我用一只手抬起他的下巴,挑釁道:“哦?是嗎?那我可得比你更壞一些。”

“為什么?”于歌依舊淡定。

我湊近他說:“因為,壞女人總是比好女人更香一些。”

于歌皺了皺眉頭:“你從哪里學來的?”

“我自學的,厲害不?”我低著頭說道。

于歌將我不安分的手抓下來,淡然地說道:“不厲害。”

“師傅,你可太沒情趣了。”我嘟著嘴說道。

我敢說完,就整個人騰空起來,于歌抱著我向床上走去。

他說:“可以有。”

“啊?你想干嘛?”我驚慌失措道。

于歌說:“讓你體驗一下。”

“體驗什么?”

“情趣。”

我:“……”

早知道,我就不說了。

這一夜,可真是折騰。

第二日陽光明媚,霧云纏綿于遠處的山峰,清晨的空氣是極好的,突然想起來,我這個身體可以說是死著的狀態,所以怎么折騰都可以。

反正也不會壞。

錦川的綠意盎然,俊秀飄逸,就按照金雨婧所說的路線,一路游玩下來,就只會感嘆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編織和繪就了千萬幅濃墨重彩的絕美景色。

“從這里出城,一路往西,就可以去到凜都了。”路人給我們指引了方向。

我們跟他道謝,就往西邊走去。

你說,還算得上是巧。

我們在路上碰到了金雨婧和金風燦,他們也在趕路,只不過他們是步行,所以就比我們慢上許多。

我邀請他們上車。

他們有些不好意思,但步行去凜都實在是太遠了,而且,我說了,我們的目的一致,也沒有麻煩我們什么。

他們上了馬車,于歌駕駛,金風燦在里面呆得不好意思,就出去和于歌一起駕馬。

我和金雨婧互相看了一會兒,知道她不太好意思,所以我就先開口說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問題想問?”

“沒、沒有……”金雨婧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就是,有些好奇而已。”

“啊?有什么好奇的地方?”我疑惑地問道。

金雨婧說:“不知道方不方便問。”

“問,沒事的。”我大大方方地說道。

得到了我的許可,她才緩緩說道:“你和于公子……是?”

“夫妻,我們已經成婚。”對于這個問題,我坦然地回道。

不知道為何,金雨婧面露出一些可惜的神色。

我看著有些疑惑,就問道:“怎么了?”

“沒什么,就是有些感慨罷了。”金雨婧緩緩開口,她說“說起來,你也別生氣,洛姑娘。”

我點點頭應道:“不會的,你說吧。”

“其實,當初我還以為,于歌會跟洛琴臨洛姑娘在一起的,那時候我就覺得,他的眼睛里有愛。”金雨婧低頭說道。

辰祐在欒棱西邊,是一個常青的國家。

我和于歌出發的那天,陽光明媚,太陽毫不吝嗇地將它的光芒灑向這片大地,近前的景色幾乎可以看得清,人來人往,而遠處,便是影影綽綽的一片青黛,再過去一些,越過這片森林,就要到達辰祐帝國了。

我鉆出馬車,坐到了于歌邊上,我問道:“我想去錦川。”

“金風燦?”于歌猜到了我的想法。

我點點頭,說道:“也不知道他們怎么樣了。”

“嗯。”于歌應了一聲。

這樣算算,也三年過去了。

說起金家,一年前,金夫人去世后,她的兒子都在外沒有回家,現在就由金雨淇當家做主。

聽說,金雨淇一直在找他的那個妹妹,準備他們都給接回家來。

穿過森林。

遠遠的,我看到了辰祐的城墻,辰祐的城墻和欒棱很不一樣,顯得很有生機的模樣,高出城墻的一扎多粗的青松,十分顯眼。

在風雨撫慰下,根本沒有太陽炙烤下的無精打采,情緒高昂,迎風飄揚的樣子,舒枝展葉、隨風搖曳、疏影橫斜、重重疊疊、搖晃著綠翠的枝梢,得意洋洋。

請記住本書域名:。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