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情不修仙-第35章挽歌之語
更新時間:2019-12-03  作者: 陽雪旭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玄幻 |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問情不修仙 | 陽雪旭 | 陽雪旭 | 問情不修仙 
正文如下:
路景華獨自離開了,蕭問情也沒有太過熱絡的再去瞧。長的再像,性情也許會感覺一點熟悉,但也不是擁有共同回憶的人啊。

“我把蕭的樣子畫好,能給我做個一模一樣的嗎?”問情想了想說道。

“行,我去尋白度,他主修蕭,保證給你做個好蕭。”挽歌說著,卻話頭一轉,看著路景華的方向,最后對問情說道:“你放下了?”

問情聳了聳肩,其實談不上放下不放下,不過玉佩沒了,也只有努力修煉,想盡一切辦法提升實力了。“是,現在覺得修至大道很吸引人。”問情在說出這話的時候,覺得自己很像一個騙子,騙自己,騙別人。

就連原來立誓不再拿起劍的那個自己,不愿與過往有任何牽連的自己。其實歸根到底,還是自私到想要拼命活下去,雖然沒有違背誓言,再拿起劍,但是劍法,劍招,劍道也好像刻了她的骨子里,每次靈力揮出的其實就是那一個一個的招式

“可是我覺得修成大道,未必需得忘情。”挽歌忽然有一些感嘆。

“嗯?”問情的神情有些復雜,這和師父曾經的教導一點都不一樣,問情臉上卻急需想要知道為什么,“不是大多修士都是忘情絕緣,修至大道嗎?”

挽歌笑了笑,“修士,歸根到底也是人,人有七情六欲不是三魂七魄本身便存在的嗎?哪怕妖,獸,草,木,哪個沒有情啊。”

問情的臉上有些思索,直勾勾的盯著挽歌。

“我不曾見過上仙,也沒有見過傳說中真的絕情斷愛的神袛,哪怕修至大能的佛修,他們也不是絕情無愛,而是眾生皆愛。”

“挽歌,那如果心中牽掛,如何一心一意的成就大道呢。”

“修士必須要做的不是尊師重道嗎?對師父的尊愛不也是情感?大道無情是天道必須無情,規則如果偏向其中一人,那人成了天道寵兒,其他人的修煉不就成了一個笑話。但是我們修的大道不是天道,是人之道,個人修煉之道。道有千萬,不是所有的道都要絕情斷愛,有人揮劍斬因果,斬情絲,有人以情為生,又有人是自然之道…

我不否定任何人的道,但如果強迫自己斬斷一切,那還是自己心底深處的無情無愛嗎?”說完這句,挽歌忽然學著問情聳了聳肩,“也許我是音修,需得了解各種情緒才能更好的修成大道吧。”

問情忽然抱住了挽歌,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嘴里呢喃的說道:“挽歌”謝謝你,謝謝你。

“哎,你這是怎么了。”挽歌有點哭笑不得,最后拍了拍問情的背。

在蕭問情身后趕來的眾人,聽到這一席話也有些若有所思。

問情抱了會兒后,心里的感受忽然好多了,放開了挽歌說道:“挽歌,我好喜歡你啊。”在一起真的很舒服。

“嗯,我也是。”挽歌眉眼淺笑,很淺的聲音,很是溫柔的感覺。

“你不是為北域仙府閉關了嗎?怎么這么快?”問情疑問。

“朋友出了一點事,便先出關了。你在做任務?”挽歌輕輕撫過在臉頰邊的頭發,挽在耳后。

“嗯。”

挽歌忽然眼睛一亮,眉眼彎彎朝著另一個方向,對著問情抱有歉意說道:“問情,我約了朋友,先走了。”

挽歌的步伐有些輕快的向著樹林一旁的修士走去。

“嗯嗯。”問情也轉向挽歌視線的方向,注意到了那邊的修士,一眼就看到了那名修士的眼睛,明亮又平靜的雙眸,充滿故事的臉頰。掃了一眼,問情又看向了自己身后的和紅豆一起組隊的隊友們。

一道靈力直接沖天而起,澤路盤膝而坐,手印浮現,靈力漸手,初靈期七級。澤路站了起來,嘴唇向上揚起,很高興的和身邊的隊友分享著,“剛剛挽歌首席一席話,受益頗多,直接讓我晉了一級,現在已經初靈期七級了。”

一旁的海欣拍了拍澤路的肩膀,一邊還說道:“收貨頗豐啊,繼續努力啊,少年,我看好你啊。”

澤路不好意思的笑笑,紅豆在一旁說道:“你別老調侃澤路,澤路的性子也可不像你。”

“我怎么了?可正經了。”

南溪看著問情忽然喊道:“師姐和兩位首席很熟嗎?”眼里慢慢的八卦氣息,海欣也看向了蕭問情,說道:“對啊,蕭師姐,你和我們首席之間?”海欣一臉賊笑。

“你是修士,海師兄。”紅豆輕聲提醒,一個大男人就這么好奇?

“景華首席和我凡間的夫君長的太像了,名字也一樣,這也許是造物主的神奇之處吧。”問情臉上帶了一些無所謂,曾經相處過的時光確實美好的讓人貪戀,那是第一次遇見一個無條件寵著自己的人,一起玩,一起笑,一起打趣,一起游山玩水。最重要的是,一起相處過的畫面真的格外的開心,與不想忘卻,只是在這位景華真人的身上,她原來能看到一些共同點,但隨著各峰弟子的印象,和自己見了幾面的感覺,真的好像不是他啊。

蕭問情也心里有些自嘲,九華山,路景華,一樣的樣貌,一樣的法器,一樣的名字以及一樣的地方,明明無數次告訴自己不是,卻還有些妄想曾經的那些寵還會繼續降臨。

“咦,別敷衍嘛,我剛剛都看見我們首席看了你好幾眼呢。”海欣湊到了蕭問情的旁邊,一臉期待的看著。

蕭問情瞅了瞅海欣,“沒辦法,長的太美,連你們首席也對我多看幾眼呢。”

“嘖嘖,蕭問情,就你這樣的一眼就看出小丫頭片子的,景華真人還能看上你?”南溪又開啟也嘴炮模式。

蕭問情翻了一個白眼,“麻煩師弟叫我師姐,否則,嘿嘿。”蕭問情說的同時還向著南溪丟了一個禁言符畫。

“嗚嗚嗚,嗚嗚嗚,”蕭問情,你耍賴。南溪只能小小的發出嗚嗚嗚的聲音,察覺到自己說不出話,神情也變得活軟了些,“嗚嗚,嗚嗚嗚。”師姐,我錯了。

蕭問情輕輕的挑了挑眉毛,“哎呀,我不記得怎么解符畫怎么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