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木匠皇帝-第三百八十一章:似曾相識的戰場
更新時間:2020-10-18  作者: 崛起的石頭   本書關鍵詞: 歷史 | 歷史頻道 | 兩宋元明 |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 崛起的石頭 | 崛起的石頭 |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正文如下:
努爾哈赤站在空地上,看著遠處騰起的煙塵愈久,他心中就愈發的悸動不安,出去打草谷的部隊怎么可能回來得這么快!

他心中亂跳,可一時間就是想不到到底是哪里不對勁。

這時,一名白衣白甲的護衛跑來:

“不好了昆都倫汗,大隊明軍忽然出現在我軍后方,到處都是我軍的潰兵,后營還沒收拾好就要被沖亂了!”

努爾哈赤渾身一個激靈,莫非是那明國小皇帝不講信用,當日簽訂合約,當日就要發難?

就是他本人,也未曾想過簽訂合約以后要在今年再打,以后撕毀開戰是肯定的,但是要等時機!

努爾哈赤從來不把所謂的合約、協議當回事,反正是成王敗寇,叫誰來作證合約上的內容,最后還不是打贏的一方說了算。

明國人向來以天朝上國自居,這種簽訂合約的大事上,努爾哈赤根本沒有料到會是朱由校下的一盤大棋。

“明軍來了多少?”

努爾哈赤陰沉著臉問道,在他心里,還是不怎么相信這是明軍的全面進攻,簽訂合約的當日進攻,那個小皇帝根本不敢做出這種事!

難道他不怕滿朝文武的彈劾,不怕天下人的口誅筆伐嗎?

那白甲兵面色恐懼,道:“奴才沒有看清,只覺烏黑一片,追殺我軍潰兵而來,不下萬人!”

努爾哈赤沉吟片刻,冷笑道:

“細作昨日與本汗說明軍中有名叫王威的,是薊州總兵,瞞著他們那個督師要私下進攻我大金軍隊,這定是薊州兵在擅自進攻!”

“叫范文程來!”

范文程也聽見后營的動亂,但他和努爾哈赤想的一樣,根本不相信這是明軍的全面進攻。

這種事情于禮不合,根本不像明朝能做出來的,就算是那個小皇帝有意,根據他對明朝官場的了解,內閣和朝會上也根本不會通過!

他倉促趕來,故作鎮靜道:

“大汗不必擔憂,來的正是薊州總兵王威。想來王威這是違抗軍令而來,大汗正好下令出擊,取了他的首級交給明朝皇帝,以證明大金議和之誠!”

努爾哈赤撿起煙袋叼在嘴上,道:

“傳令,讓揚古利帶領鑲紅旗一萬鐵騎擊潰明軍,給本汗取來薊州總兵王威的人頭!”

“本汗要用他的頭去問問明國小皇帝,這到底是他明國不守信譽,還是我大金不遵從約定!”

后營,鑲紅旗駐地。

揚古利本為正黃旗人,舒穆祿氏,世居渾春,初為侍奉努爾哈赤的巴牙喇衛兵,因作戰英勇,深得努爾哈赤信任。

萬歷四十七年,受封貝子,開始領兵作戰。

天啟元年,從阿敏征皮島,攻入鐵山,斬殺明朝鎮江總兵官毛文龍全部家屬十二口,加封貝勒,領鑲紅旗,為四大貝勒之下驍勇善戰的八貝勒之一。

后來,揚古利作為努爾哈赤的親信,率領鑲紅旗,先后征討哈達、烏喇等部,還有平定地方遼民舉義,都是多有戰功。

揚古利剛剛發現后面有潰兵,正叫來幾人問話,努爾哈赤派來的白甲兵便飛至眼前。

白甲兵翻身下馬,先向揚古利行了一禮,道:

“七貝勒,大汗要你整軍出戰,擊潰明軍,砍下來犯明軍總兵王威的人頭!”

揚古利剛才也問出來了,這是明國的薊州總兵王威擅自出兵,聲勢雖大,其部也才一萬多人。

明軍這樣的人數,還是在野戰,他自然一點兒不擔心這仗會打不贏,當即滿口答應下來。

“請轉告大汗,揚古利必定全殲薊州明軍,為大汗凱旋做賀!”

待他說完,白甲兵才是翻身上馬,撥馬向前軍疾馳而去。

揚古利目送白甲兵離開,叫來鑲紅旗的牛錄、甲喇十余人開始不慌不忙的部署作戰。

在他看來,明軍殺至此處尚需時間,況且平原野戰,明軍大部分都是步兵,鑲紅旗鐵騎根本不虛明軍。

現在需要布置的,是如何才能最快速度擊潰這支來送裝備的明軍,然后帶著物資和首級趕回去進獻給大汗!

努爾哈赤留下揚古利斷后,遵守合約下令在辰時三刻拔營撤軍。

很快,后金軍大營中人喊馬嘶,八旗主力都隨著努爾哈赤及諸王貝勒陸陸續續離開,只有鑲紅旗奉命留下一萬多騎截殺王威。

夕陽西下,暮云合璧。

揚古利套著鑲紅旗的衣甲,站在山坡頂上,一手牽著馬韁,翹首遙望遠處平原,忽然西北角方向煙塵四起。

他不僅一愣,隨即翻身上馬,大笑道:

“明軍來了!”

“傳本貝勒命令,擊鼓出戰,一鼓作氣,擊潰明軍!”

見建奴早有準備,王威即刻下令停止追擊。

命令下達,明軍大陣之中也是人馬往來,傳令的標兵跑動不絕,各部都在將領的約束下開始有秩序的整軍。

“殺!殺!殺!”

很快,一個騎兵在前,步兵列陣的大塊方陣形成,喊著口號,遠遠向山坡上的紅甲女真騎兵壓去。

后金方面,也是擊鼓出戰。

“嗚嗚——”

號角聲響徹在平原之上,明軍陣列忽然不動,兩側騎兵開始向前沖鋒。

待明軍騎兵來到小坡之下,女真騎兵正欲進擊,卻見明軍忽然轉身而走,軍陣后方響聲大作。

“砰砰砰——”

明軍火炮開始轟鳴作響,一顆顆開花彈落在女真騎兵中間,轉瞬間形成了許多血色的小坑。

揚古利略微蹙眉,對面的薊州軍帶著許多火器,現在是火炮,等會只怕還會有火銃,這是他最不愿見到的。

當時在薩爾滸之戰,他[筆趣閣.boquge.me]奉命截殺杜松所部北路軍。

當時就是在這種地形,杜松所部明軍結成一個軍陣,遠處以火炮發射,近處便憑軍陣利用火銃殺傷女真騎兵。

當時負責總指揮的莽古爾泰帶騎兵沖了幾次,根本拿這種鐵桶陣沒什么辦法,不得已采取了最無奈也是最笨的方法,即揮軍猛攻一點。

恰好當時天氣潮濕突變,于明軍不利。

接戰不久,明軍那粗制濫造的火銃就紛紛發射不出來了,有的在戰場上卡殼,有的自燃而炸,這才讓莽古爾泰得以迅速擊潰杜松北路。

揚古利略微估算了一下形勢,騎兵的沖擊力極強,如果四面圍攻,是明軍處于優勢,自己的鑲紅旗沒有火器,在接戰以前只能被動挨打。

此時揚古利所能想到的辦法和莽古爾泰一樣,就是利用八旗騎兵巨大的沖擊力,猛攻薊州軍一點。

只要破了他們外面的大陣,明軍就會全軍崩潰!

到了那個時候,明軍就是待宰的羔羊,還不是任自己揮軍追殺!

正想著,寂靜許久的風沙居然又“嘩嘩”地刮了起來。

聽見耳邊這些動靜,揚古利臉上的神情精彩起來,此刻風沙又起,明軍守陣自然不利!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