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下瓊閨-第四十一章 使計避敵
更新時間:2020-10-18  作者: 三辰五十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棠下瓊閨 | 三辰五十 | 明智屋小說網 | 三辰五十 | 棠下瓊閨 
正文如下:
見此,嘉月垂眸冷冷一笑,蘇芷嫣太急功近利,似乎忘記了一些事。

她上前幾步伏在蘇芷嫣耳邊輕聲道:“蘇小姐可還記得,陸家長子婚宴那日,你與辰王爺……私會的事?”

腦海里念頭閃過,蘇芷嫣的面色霎時變了,她微微睜大了眼:“你,你竟看見了?”

嘉月一時轉出花廳,沿著抄手游廊過月洞門,看著園中花木繁盛,不覺站住了。如今天氣和暖,后花園子里的花已經開了不少,牡丹、玫瑰、芍藥、薔薇等花兒,顏色正紅,應接不暇。香風細細,她抬手折了一只粉紅牡丹,身后傳來一道聲音:“名花傾國兩相歡,這花配王妃是相得益彰。”

嘉月轉過身去,只見一個身著淺碧色輕柳紋束腰長裙的女子,薄施粉黛,樣貌素凈端莊。她上前來給嘉月屈膝福了一福,口內道:“小女閨名清蘭,是孟家之女,給王妃請安。”

嘉月輕抬了抬手,和言道:“請起。”復又低下視線看著手中牡丹,“孟家小姐也覺得園中花木比宴席上更為嫣紅熱鬧嗎?”

蘇芷嫣神情里翻涌著股不動聲色的狠戾,凌厲的目光狠狠刮了孟清蘭一眼,狠聲道:“我自然可以與生而是個蠢人的份上不予計較!”

孟清蘭蹙眉,一時間有些拿捏不住,似是想不通以蘇芷嫣這樣不饒人的性子,竟在辰王妃三言兩語下,如此簡單干脆地作罷了?

蘇芷嫣壓下眼底的狠戾,抬手理了理衣衫,笑意蔓延在唇邊,“是芷嫣打擾了。”說罷,禮也沒行便快步離去了。

看著蘇氏離去的身影,孟清蘭眨眨眼,但她是個聰明人,自然知道不知道的事便不要再多問,她只再次向嘉月福身道謝,恭敬地頷首:“多謝王妃相助之恩。”

嘉月淡淡看了她一眼,“無妨。”

孟清蘭略頓一頓,還是道:“王妃解小女之困,小女亦不能欺瞞王妃。小女雖想與王妃相交,但心中并無刻意攀圖富貴權勢之意,還請王妃明鑒。”

嘉月微微一笑,“你到有趣,這樣說,你竟是個平白無辜人了。”

“小女主動坦白此事,是不希望有心人捕風捉影,夸張抹黑,胡亂攀扯,借刀殺人。小女知道,王妃知道了小女真實心意,心中便自有定奪。”

孟清蘭微微一愣,淡笑道:“原不過心境不同罷了。”

嘉月微笑一笑,道:“沒想到,竟遇到個知己?”

蘇熏兒雖是五房的庶女,但當日被蘇大人選中,是因為她顏色好,又懂風情。男人嘛,自然是喜歡樣貌好,柔情似水,又知情識趣會伺候人的。

嘉月眼中陰霾閃過,她靜靜地直視蘇芷嫣,目光清冷明銳,蘇芷嫣被這樣的眼光一照,頓時有些怯縮,但她作為蘇府嫡女,自是被縱容溺愛的傲慢性子,是以她又挺直了腰桿、瞪大了眼睛直視嘉月。

聞聽此言,孟清蘭的臉色霎時蒼白起來,內宅私事被人當眾議論,這番難堪,饒是端莊淡定如她,也端不住臉面了。

一切被粉飾太平,席間眾人依舊笑意寒暄,瞧著這一桌子的和樂氣氛,嘉月皮笑肉不笑的敷衍著,借口酒意微醺,出去園子里透透氣,便起身離席。下席有一女子抿了抿唇,猶豫了一下,也跟著向外走去。

葉小姐神情不著痕跡地滯了滯,只淺笑著:“當日謝府桃花宴時,遠遠的見過王妃一眼,只怕王妃當日事多沒見著我。只是遙遙一見,已覺親切。”

“喲!甚么知己啊?”

見蘇芷嫣如此不給臺階,這下子孟清蘭臉色也有些難看了,她微微頷首咬了咬唇,勉強扯開嘴角淺笑:“是我魯莽了。”

嘉月默不作聲地挑了挑眉,這蘇家六小姐,還是一如既往的跋扈蠻橫,愛折騰點亂子出來。

“蘇小姐貿貿然打斷我和孟小姐的對話,著實有些失禮了。”平淡沉穩的一句話,飄然而來。

蘇芷嫣嘴角一歪,“也是我的不對,最笨不會說話,原是好意提醒,誰知說話言語不妨頭,竟叫誤會了。”她斜眼瞥了嘉月一眼,嘴角勾起一絲笑來,目光有了幾分算計:“不知我庶妹在王府伺候王爺可還得力?若她有個什么錯的,王妃盡可告訴我,我作為她的嫡姐,自有教管之責。”她自是想,一出戲,能一箭雙雕。

氣氛微微凝住,孟清蘭仍是端莊緩緩福了一福見過禮,“蘇家小姐說笑了。”

蘇芷嫣冷哼一聲,不給面子道:“我可沒在說笑!”

嘉月略移開些身子,眸色微沉:“不知,若此事宣揚出去,你心心念念嫁進辰王府的心思,還能如愿嗎?”

蘇芷嫣往后退了一步,眼底翻涌,忍不住握緊了拳頭。她不是個蠢材,自然知道容嘉月的警告之意,失了清譽的女子,勢必是嫁不進王府的,甚至也做不了其他人家的當家主母,便是勉勉強強許了人家為妾,怕是也沒什么好日子了。驕傲如她,是絕對忍受不了的。

“哼,這是說哪的話,我瞧著你是最聰慧不過的。你孟家本也算是個書香門第,可你姐姐為了貪圖那富貴尊榮去做了人家的高門妾,怎的,你如今又想借著這機會攀上辰王府了?”

書香清流人家是十分在意家門清正的名聲的,一般這樣的人家絕不愿將女兒嫁與高門人家做妾,沒得失了家族的臉面名聲。

只見蘇芷嫣著一身煙柳色錯金雙鳳織錦裙衫緩緩走來,裊裊婷婷地打了把扇子,仍是一副居高臨下地模樣。她柳眉微挑,輕慢的斜了孟小姐一眼,“聽說孟家小姐才情過人,琴棋詩畫無一不通的,難不成這風雅之人都是愛攀知己的?”

最新內容記住老\幺\小\說\網w\w\w。l\a\o\y\a\o。\o\r\g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