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嬌娘-802 兄妹得手
更新時間:2021-07-27  作者: 偏方方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首輔嬌娘 | 偏方方 | 明智屋小說網 | 偏方方 | 首輔嬌娘 
正文如下:
其實就算顧嬌不說夢里發生的事,蕭珩也明白國君不能落在韓氏的手里。

他們早與韓家人撕破臉,韓家人借著國君的權勢,第一個要對付的就是他們。

顧嬌與蕭珩乘坐國公府的馬車回了國師殿。

上官燕聽說國君被韓貴妃暗算了,沒什么反應。

又聽說朝堂上的國君是個贗品,也沒太大反應。

可當她聽到顧嬌問她冷宮的狗洞在哪里時,她一下子炸毛了!

“你想干嘛!”

顧嬌如實道:“把國君搶過來。”

上官燕臉色一沉:“不行!太危險了!”

她堅決不同意為了一個滅了她母后全族的渣爹撘進自己親親兒媳的命!

當初是他要娶韓家人的,是他要抬舉十大世家圍剿軒轅家的,現在可好?遭反噬了?

蕭珩道:“但是,如果假國君一道圣旨廢了嬌嬌,也是很危險的。”

上官燕皺眉。

以韓氏那個毒婦的性子,的確有可能干出這種事來。

假國君剛上位,外人看不出端倪,可他們自己多少會有點兒心虛,因此前期不大可能做出與原性情大相徑庭的事,譬如,動她與“上官慶”。

旁人就不好說了。

上官燕讓兒子拿了紙筆過來,將冷宮的地圖畫給了顧嬌:“顧承風上次去過,但他在狗洞外面,沒進去。你從這兒鉆進去后,還得繞過婉貴人的地盤,才能到韓氏的院子。不過,她真的將國君藏在冷宮了嗎?你確定?”

“小九探聽到的消息,不會有假。”顧嬌面不改色地說。

“哦,那只鳥。”上官燕不再懷疑。

蕭珩深深地看了顧嬌一眼,沒有拆穿她。

天黑后,顧嬌與顧承風換上夜行衣,戴上面具,在夜色的遮掩下去了冷宮。

顧承風輕車熟路地找到上次的狗洞。

顧嬌原本還在納悶,顧承風輕功這么好,為何不直接帶著上官燕翻墻,她來到墻角,看見上面似有若無的絲線便了然了。

顧承風小聲道:“上面是雪域蠶絲,鋒利無比,要是一不小心撞過去,能直接被切成肉塊。我也不知道最高的蠶絲究竟有多高,怕有自己沒看見,飛過去就只剩半截身子了。”

“看來只能鉆了。”顧嬌說。

“我先過去。”顧承風匍匐在地,鉆過去后確定沒有危險才讓顧嬌也鉆了過來。

二人站起身,撣了撣身上的塵土。

顧承風道:“話說,國君應該知道上官燕愛鉆這個狗洞,他竟然沒把它填上,留著給上官燕出去玩兒的嗎?他那么疼她,當初又何苦傷害她?”

顧嬌淡道:“男人的心思你別猜。”

顧承風:“……”

顧承風四下看了看,對顧嬌道:“那個高手一定就守在韓氏的身邊,一會兒我將他引開,你去把國君救出來。”

顧嬌就道:“你引得開嗎?”

顧承風拍怕小胸脯:“我可是昭國第一大盜飛霜,你別以為我武功不如你,就覺得我別的本事也不如你。你就好好學著吧,看我怎么將他引開。”

如今也沒別的辦法了,顧嬌想了想,嚴肅道:“你不許和他交手。”

顧承風好笑地說道:“放心,我是大盜,又不是劫匪,與人火拼的事兒我不干,逃命才是我強項。不過我丑話說在前頭,那人如果真的像你形容的那么厲害,我可能拖不了太久。一炷香……你只有一炷香的時間!”

顧嬌點頭:“我知道了。”

顧承風轉身離去。

“顧承風,你當心點。”顧嬌叫住他,“要是被他殺了,我可不替你報仇。”

顧承風撇嘴兒:“嘖,沒良心!”

顧承風施展輕功朝韓氏的院子飛了過去。

顧嬌悄然跟上,密切地關注著夜色中的動靜。

老實說,她心里有點兒沒底,暗魂畢竟是個十分厲害的高手,當真會這么輕易上顧承風的當嗎?

他難道不會猜到一個連打都不敢與他打的人,是在對他使用調虎離山之計嗎?

就算暗魂猜不到,以韓氏這宮斗的頭腦難道也會上當嗎?

韓氏是不可能輕易上當的,只不過,顧承風運氣不錯,韓氏恰巧去地窖探望國君了。

暗魂獨自一人守在院子里。

顧承風遮掩了自己的氣息。

來大燕后,不止顧長卿與顧嬌提升了自己的實力,顧承風在一次次的受傷與戰斗中也練就了比以往更強大的輕功。

他默默地等待著自己的機會。

顧嬌所料沒錯,暗魂這樣的高手是不會輕易中調虎離山之計的,除非——

他想打死顧承風。

顧承風在黑暗中蟄伏了將近一刻鐘,忽然,暗魂轉了去了茅廁。

就是現在!

暗魂解開褲腰帶,人在這種時候警惕性會本能地大大降低,顧承風驀地射出三枚梅花鏢。

去你大爺的暗魂大人!

你去做個暗魂公公吧!

顧承風這段日子可沒少與南師娘偷師,巨大的殺氣襲來,暗魂的汗毛都炸了一下,他渾身的肌理猛地一緊,做出了危急時刻的防守反應。

然后,他噓不出來了——

暗魂:“……!!”

“不是吧,真沒偷襲成功啊,這樣都能躲過,什么變態啊……啊啊啊——”

暗魂朝顧承風殺來了。

顧承風拔腿就跑!

要命了要命了,他的速度怎么這么快!

臭丫頭,頂不了一炷香了,最多半炷香!

顧嬌在大樹后看見兩道人影接連飛入夜色,她不敢有絲毫耽擱,飛快地奔去了韓氏的院子。

此時,韓氏正在掌了油燈的地窖之中。

雖是地窖,但該有的家具一樣不少,只是稍稍簡陋了些,看上去更像一間民間的屋子。

而他們倆就仿佛是一對來自民間的夫婦。

國君被下了軟骨散,無力地躺在散發著簡易的床鋪上。

韓氏坐在床邊的凳子上,似笑非笑地看著他:“陛下,你別怪臣妾,臣妾說過了,是你逼臣妾的。”

國君冷冷地看著他,韓氏第一次給國君下軟骨散,劑量下多了點,導致國君不僅身子無法動彈,連嗓子也麻了。

韓氏笑了笑,說:“陛下放心,臣妾不會殺你。”

“韓……氏……”國君顫抖著咬出兩個字。

他萬萬沒料到這個毒婦膽大包天囚禁天子,這簡直比軒轅家造反更令人震驚。

好歹軒轅家是有那個骨氣,也有那份實力,可韓氏只是一個后宮的嬪妃!

天子失蹤,她真以為不會被人發現嗎!

似是看出了國君眼底的嘲諷,韓氏淡笑著說道:“陛下放心,不會有人知道你去哪里,甚至,根本就沒人發現你失蹤了。”

國君一臉戒備與不解地看著她。

韓氏意味深長地笑道:“昨晚,陛下來臣妾的冷宮坐了一會兒后便回去了,今早準時去上了朝,下午又召集了軍機大臣商議要事,晚上,在自己的寢宮批閱了一個時辰的奏折。”

國君的臉色唰的變了,他口齒不清地囁嚅道:“你……你……”

韓氏的唇角勾起一個譏諷的弧度:“是,臣妾找了一個人代替陛下,陛下沒想到吧。臣妾叫陛下來冷宮,原本是打算給陛下最后一次機會,陛下您哪怕只說一句您信我,我都不會這么做。”

“其實我也考慮過給陛下下蠱,或是下藥,可那些東西終究對身體有所損傷,臣妾心疼陛下,不忍陛下受那份苦。”

國君的心底涌上一陣惡寒。

他怎么沒早點兒發現,這個毒婦根本是個瘋子!

韓氏將國君的厭惡盡收眼底,她笑容一收,冷冷地說道:“陛下您再厭惡臣妾,也不會有人來救陛下出去的!陛下好自為之吧!”

說罷,她站起身來,冷著臉拂袖而去!

而就在她離開沒多久,一道小身影悄然閃入地窖。

國君警惕地看著陡然靠近床邊的人,正要開口,顧嬌一棒子將他打暈了!

國君:“……”

隨后顧嬌直接將人扛在肩上,嗖嗖嗖地逃了出去!

------題外話------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