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番外07 嬴子衿罩著的人,她喜歡諾頓
更新時間:2021-07-27  作者: 卿淺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 卿淺 | 明智屋小說網 | 卿淺 |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正文如下:
在華國,風水卦算界就是這么大的一個圈,集中在帝都、洛南這幾個地方,怎么都繞不開。

羅家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絕。

但是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盡快和第五家接觸掉婚約。

青年冷冷地看了第五月一眼,又轉頭:“表哥,你可要防著她,讓她哄了爺爺高興,你就得娶她進門了,真晦氣。”

他旁邊,是一個二十出頭的男人。

同樣穿著古式的長衫,一頭黑色短發,五官清晰分明,清俊英朗。

羅子秋。

羅家年輕一輩第一人。

前一陣子被請到了國外,解決了一處兇宅,因此名聲更響。

登羅家們想要聯姻的人不在少數。

羅家自然就看不上已經式微的第五家了。

更何況,羅家的大本營在洛南,和第五家來往也少。

這還是羅子秋第二次見第五月。

上一次都是五歲的時候了,他沒有任何印象。

后來聽說第五月被第五家慣的無法無天,連八卦都不知道是什么,就更沒有興趣了。

眼下,在看見第五月穿的是拖鞋時,羅子秋微微地皺了皺眉,他淡淡:“無事。”

“聽見了嗎?”青年嗤笑,“表哥不和你計較,你呢,也識趣點,不要再纏著了,懂?”

“誰要給嫁給你表哥了?”第五月終于明白了來龍去脈,很奇怪,“你表哥我都不認識好叭,再說了,你表哥是金子嗎?我為什么要嫁給她。”

她已經決定了,她要跟她的小金庫過一輩子。

男人有什么好?

又不是金子做的。

第五月擺擺手:“別擋我的路,我要去掙錢。”

她現在一身債,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夠還清。

這里是風水聯盟內部。

無論是羅子秋還是第五月,名氣都不低。

再加上背靠著洛南羅家和帝都第五家這兩個大的風水世家,周圍的人都紛紛停下了腳步,看了過來。

第五月昏迷的消息也的確瞞不住。

當時還有其他風水師猜測第五月會不會因為反噬的太嚴重,就此香消玉殞。

“是月小姐啊,看來月小姐沒事了。”

“羅家和第五家有婚姻?我第一次聽說啊。”

“這羅家干了什么,被月小姐這么說?看來這婚是結不成了。”

“是啊是啊……”

周圍人議論紛紛。

青年被氣得不輕,眼睛都紅了:“第、五、月!”

原本是他們羅家要借助退婚,在圈子里狠狠打壓第五家。

人心所背,這樣一來,會加速第五家氣運的流失。

但現在,他們被第五月反將一軍。

恐怕不出一天的時間,華國的風水卦算界就會傳遍是第五月不想嫁進羅家的消息。

第五月早就溜進后面的工作臺了。

“表哥,她絕對是故意的。”青年氣得聲音都在顫,“你剛才就應該直接拒絕她。”

羅子秋并不怎么在意:“以退為進而已,沒用。”

青年略略思索了一下,笑:“也是,表哥,有意和你聯姻的人可都排到國外去了,到時候咱們羅家和O洲那邊的占卜師一聯手,還有誰能比?”

O洲的占卜師有天賦的也不少,第五月根本算不了什么。

羅子秋根本沒把第五月放在心上,而是問:“那位大師有消息了么?”

“沒有。”青年遲疑,“快一年沒有消息了,誰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洛南在南,帝都在北,相隔很遠。

但去年帝都寒潭里一條巨蛇被斬的消息,早就傳遍整個洛南了。

那條巨蛇堪比古武宗師,卻被一個卦算者斬掉。

這等能力,無人能敵。

羅家趕過來之后,根本沒見到人。

只是從其他風水師口中得知,是一個年輕的女孩。

不過也是,卦算者的能力達到一定境界,也可以像古武者和古醫一樣,永葆青春。

羅子秋眼眸微微瞇了一下:“先在風水聯盟待兩天,新開的那處古穴,說不定這位大師會去。”

這位大師,羅家是一定要結交的。

這邊。

第五月領了五個任務,又領了號碼牌之后,這才高高興興地回家。

第五家祖宅離風水聯盟很遠,坐地鐵也要三個小時。

第五月算了算地鐵費,果斷選擇了兩塊錢的公交車。

她剛一轉身,才走了兩步,“嘭”的一下,撞到年輕人的胸膛上。

“嘶——”第五月捂著鼻子,眼淚都冒了出來,“疼疼疼。”

她后退一步,抬頭看去,發現面前站著她的債主。

這債,追的有些狠。

“三等殘廢,你說你什么時候能把長腦子的功夫用到長個子上。”西澤環抱著雙臂,好整以暇地看著她,“你才到我胸口,跟個小學生一樣。”

第五月瞅著他金色的頭發:“你長個子,你不長腦子。”

西澤面無表情地拉開車門,做到駕駛座上。

他一個大男人,不跟小姑娘計較。

等了幾秒鐘,卻見第五月沒上來。

西澤轉頭,皺眉:“愣著干什么,上車。”

“那我不是欠你更多了嗎?”第五月抱緊小包裹,“我不要,我去做公交車,我還有腿,能走路!”

西澤忍了忍,深吸一口氣:“這次不算,行不行?”

“行!”

第五月果斷地上車。

看見車里的金子擺飾時,她哇哦了一聲:“小哥哥,我覺得我們還是有一點共同語言的,你也喜歡金子對不對?“

“嗯。”西澤轉動方向盤,“你師傅還親自帶我去挖過金子,你好像沒這個待遇啊,三等殘廢。”

得知亞特蘭蒂斯這片古大陸已經徹底消失之后,他的心也痛了很久。

第五月:“……”

她拿出手機,給嬴子衿發消息。

嗚嗚嗚師傅,你帶別人挖過金子,他還嘲諷我沒這個待遇。

親親師傅:?

親親師傅:讓他滾。

第五月眼睛一亮,接著發消息。

師傅,我新接了一個任務,下個月,你陪我去好不好,你就在一旁看著,其他的全部我來。

親親師傅:好,坐標發來,陪你。

第五月美滋滋。

她師傅果然還是最寵她的。

她把把聊天界面給西澤看:“你看,師傅也要帶我出去呢!”

西澤:“……”

第五月出現之后,他就不是最受寵的那個了。

嬴子衿的性格本就冷清,在第五月面前卻這么好說話。

他羨慕嫉妒恨。

但也是。

第五月值得。

西澤斂了斂眸,頭微微仰起,又想起了三賢者之戰。

年僅十八歲的第五月說,她愿意,為了這個世界犧牲。

那時給他的震撼太大,到現在回想起,連耳膜都在微微戰栗。

“三等殘廢,說實話,你是我除了老大之外,第二個佩服的人了,其實你——”西澤一轉頭,就看到旁邊的第五月頭歪著已經睡著了。

他就不應該和她說話。

能氣死他。

一個小時候,車子抵達第五家祖宅。

“誒誒,到了。”第五月瞬間清醒,跳下車,“謝了,小哥哥。”

西澤撇過頭,眉眼冷著。

上車就睡,下車就醒。

什么體質。

“月月,你可算回來了。”第五花有些責怪地看了她一眼,“還好洛朗先生跟在你后面出去了,要是出點什么事,我怎么給爺爺交代?”

“我可不想讓他跟著我。”第五月嘀咕,“他是我債主,還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西澤氣笑了,他喝了口茶,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你喜歡什么類型的?”

好歹在十八世紀的時候,他也被譽為“翡冷翠的阿波羅”。

一天收到的花都足夠開個花店了。

但在他前八次轉世里,因為有著賢者審判在不斷地追蹤她,他連一次婚都沒能結上,就被斬殺了。

直到這一世。

在諾頓和嬴子衿的幫助下,他從十八世紀一直活到二十一世紀。

后來恢復了賢者的身份之后,壽命悠久。

但依然是一條狗。

第五月這句話,委實是戳中了他的痛點。

“我喜歡江逸!”第五月指著電視,大聲,“看,就是這個小哥哥,會唱會跳,身材好,眼神撩人,對了,我今天忘打榜了!”

西澤眼眸微微一瞇,順著她手指的位置看去。

電視機上,正在重播初光傳媒今年舉辦的跨年演唱會兼年會。

江逸和云和月有一段雙人舞。

西澤不懂現在的時尚舞蹈,但也能看出兩個人跳得很好。

而這段雙人舞播完之后,當天被兩家唯粉罵上了熱搜第一。

初光傳媒都沒能震住。

現在都快一個月過去了,粉絲撕逼依舊沒有結束。

“哦。”西澤淡淡,“沒看見人家懷里有女人?你喜歡有什么用?”

第五月撓了撓頭,恍然:“哦哦,云和月,我也喜歡!她以前就是個很帥的小哥哥,比你帥。”

西澤:“……”

這話題沒辦法進行下去了。

“看來你恢復的不錯。”西澤放下茶杯,微笑,“能夠掙錢了是吧?”

第五月不樂意了:“我又不是不還債了,等師傅來,我就立刻啟程去洛南。”

西澤眉略略一挑。

他還沒給嬴子衿說他趁著第五月失憶的時候騙她這回事。

而且,要是第五月恢復了記憶,他是不是得有麻煩?

西澤摸了摸下巴,藍色的眼睛瞇起。

手機在這時響起。

西澤走出去,接起:“喂?”

“主人。”電話那頭,喬布恭敬,“您什么時候回翡冷翠?

“暫時不回。”西澤靠在墻上,“有什么事嗎?”

“重要的事情倒是沒有。”喬布說,“但三月的時候有家族季度會議,您看您需要出席嗎?”

“嗯。”西澤淡淡地應了一聲,“我不在場,等我討完債再說。”

喬布有些摸不著頭腦。

他放下手機,看著正等著西澤回復的長老團們,遲疑了一下:“主人說,他正在華國討債,討完了就回來。”

這句話一出,讓幾位長老面面相覷。

誰有那么大的膽子,不,應該說是誰有那么大的能力,敢欠西澤·洛朗的債還不還?

而且,還能讓他在華國停著不回?

有問題。

另一邊。

G國。

宇宙航母實驗基地。

西奈伸了個懶腰,滴了兩滴眼藥水之后,接著看向電腦。

“西奈老師,厲害啊。”夏洛蒂走進來,拿著一張卡片,“你才入職第一天,就有人邀請你去loveday,我給你拿過來了。”

“還是阿方索老師,他可是一組的男神,今年三十四了,還沒有女朋友呢。”

市中心的一家情人餐廳。

O洲這邊大多開放,一次見面后都會相約著去酒店。

西奈也沒看,打著哈欠:“夏夏幫我扔了吧。”

“就知道你不會看,他們現在都叫你冰山女王。”夏洛蒂攤攤手,“話說回來,西奈老師有喜歡的人嗎?“

西奈怔了怔。

幾乎是下意識的,腦海中有一雙冷漠冰涼的墨綠色雙眸一閃而過。

她沉默了幾秒,淺淺地笑了笑:“或許。”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哪里有什么或許。”夏洛蒂恍然大悟,又八卦,“西奈老師,我知道了,你長這么漂亮,肯定已經有男朋友了,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真沒有。”西奈低頭,開始整理文件,“我是不婚族。”

“西奈老師,可別說這種話,到時候會被打臉。”夏洛蒂在旁邊坐下,“我姑姑說她不婚,結果現在一家三口每年都要度蜜月,老夫老妻了還那么膩歪。”

西奈笑了笑:“主要是干我們這一行的,獻身是很常見的事情,不婚是最好的。”

她忠于科學,也決定將一生都奉獻給科學。

“也是。”夏洛蒂嘟囔一聲,“說起來,我在學校待了四年,都沒有見過校長。”

副校長雖然也不怎么在公眾面前露面,但大小事務都是他在指揮。

諾頓大學的學生對于校長一直都很好奇。

“也不知道校長到底是什么樣子。”夏洛蒂托著下巴,“高不高,瘦不瘦,丑不丑。”

“應該不會。”聽到這句,西奈挑挑眉,“說不定他長得很好看。”

“這絕對不可能。”夏洛蒂斬釘截鐵,“西奈老師,你可能不清楚,我們校長也是煉金系的名譽教師。”

“煉金系那群人,不禿就好了,還好看?”

西奈回想了一下諾頓那頭銀色短發,也想起來她用小手抓過:“他頭發還蠻多。”

夏洛蒂指了指她的手機:“西奈老師,有人給你發消息。”

“好。”

西奈拿起手機,在看見發送人的昵稱時,她只感覺手心一燙。

Chariot(戰車):G國紫外線強,你待的地方又是沿海地區,記得涂防曬霜。

時間顯示是一個小時前。

半晌,西奈揉了揉頭。

她這才發現她這幾天都在高強度工作,根本連基地都沒有邁出去半步。

每天睡眠五個小時,都是在辦公桌旁支起架子床直接睡。

她彎下腰,將行李箱里的藥箱拿出來,又把里面的防曬霜擺到辦公桌最顯眼的地方。

防曬霜的瓶子上貼了一張西瓜貼紙,很少女心。

西奈托著下巴,戳了戳瓶子。

看不出來,戰車大人還挺會玩。

“西奈老師,笑得這么開心。”夏洛蒂探過頭,再次八卦,“誰給你發消息啦?”

西奈想了想:“一個長輩。”

“長輩?”夏洛蒂摸著下巴,“那看來你家長輩很好,我都不想回我家長輩消息,更別說笑了。”

“是啊。”西奈眼睫垂下,“他是一個很好的人。”

頓了頓:“挺會哄小孩子的。”

也不知道在賢者戰車長達數十個世紀的歲月里,他哄過多少人。

“那看來是一個很好的爸爸。”夏洛蒂站起來,“中午了,我們去吃飯吧。”

西奈頷首,摘下工作牌,和她一起出去。

西奈的容顏太盛,過路的其他工作人員都頻頻回頭。

有幾道聲音響起:“這人比人,氣死人,有人可以去吃午飯了,我們還得在這里研究。”

“這里是研究的地方,不是有些人招蜂引蝶的紅燈區。”

“人家興許就好這一口,享受被其他男人追捧的快樂。”

夏洛蒂眉頭一皺,轉過頭,看向C區,聲音很冷:“你們說誰呢?”

“誰對號入座了就是誰。”先開口的女人微微地笑了笑,“你管我說的是誰?”

C區的其他九個組員,都發出了善意的笑聲,眼神不懷好意。

夏洛蒂氣到了:“西奈老師,他們——”

西奈停下腳步,她按住夏洛蒂的肩膀,眼神淡淡:“你們最好把線路改一下,在進行檢測,否則會爆炸。”

誰也沒想到西奈會這么說。

“了不得啊,這位新來的小姐,管都管到我們頭上來了。”女人也冷了臉,“你說爆炸就會爆炸?我怎么不信呢?”

她說著,直接將手中的動力裝置放入了檢測機器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