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小年妃-第117章 體面瓊妃
更新時間:2021-06-11  作者: 夭昭夭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清穿之小年妃 | 夭昭夭 | 明智屋小說網 | 夭昭夭 | 清穿之小年妃 
正文如下:
冷宮,正如其名就是一個冷血,又不通人氣兒的地方,即便他自報家門,說自己是皇上,身邊的蘇大總管,可是侍衛仍不讓他進去。

無奈之下,蘇培盛只好回來,求皇上的手諭,不想皇上,卻只嘆著氣說道:“她若是想去冷宮,便讓她去吧,是朕終究配不得她,她想要的是自由。”

蘇培盛聽得云里霧里,不就是個太醫院的藥官嗎,皇上與她相處不久,怎么就這般深情了?

冷宮…

年茉終于來到了,這個讓她日思夜想的地方,但她并沒有那么高興,反而覺得十分的沉重,冷宮的紅墻,不是鮮艷的紅,而是像蒙了一層灰一樣的,破敗陳舊。

年茉的心也好像是這堵紅墻一般,灰蒙蒙的,壓抑不住的難受…

在冷宮里,他們很快就找到了,能穿越回去的那堵時空之墻,算起日子,還有三日,這時空之墻就會啟動,年茉伸出手,觸摸著這堵紅墻,粗糙的墻面就好像她在這里蹉跎的時光。

“終于可以回去了…”年茉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小哲子倒是十分高興,他忍了這副太監之身,三年之久,若是再不回去,他怕是忘了自己是男人了。

他說著:“是啊是啊,終于能回去了。”

年茉回頭看了看,在一旁不吭聲的齊妃,并沒說什么,來這冷宮,用了最不光彩的一種方式,她現在看見齊妃,從那些就感到厭惡。

可是也沒辦法呀,誰讓這齊妃是妃位呢,誰讓年茉她沒出息呢,當初若是自己晉升到妃位,又何必與其同流合污呢?

晚上…

冷宮的侍衛統一發放飯菜,年茉和小哲子不懂規矩,沒趕上飯點兒,等去領飯的時候,就剩了半個饅頭,兩個人一人一半,還真沒辦法填飽肚子。

到了半夜,外面又下起了雪,年茉這時終于理解什么叫做饑寒交迫了,她餓的不行,想要出去尋找些吃的,剛出門,便碰上同樣餓了,想要出去尋找吃食的小哲子。

現在是初冬,冷宮里仍有一些果樹掛著果兒,往前走走,兩人便看見了一棵李子樹,因為太高,所以樹尖兒上仍然有一些李子。

年茉踢了踢小哲子:“你去摘點果子,咱們倆一起吃。”

“你咋不去?我不會爬樹。”當了三年的太監,小哲子倒是一點都不紳士了。

年茉叉著腰:“我是個女的,你忍心讓我去摘果子?”

小哲子肯定的點點頭:“忍心。”

年茉一臉黑線,無奈之下,月黑風高之中,年末忍著饑餓,爬上了李子樹,她坐在樹杈上,伸出手猛勁的搖李子樹的樹枝,將熟透了的果子都搖了下來,小哲子,在下面埋著頭撿。

一個李子,正中他的腦門兒,瞬間就生起了一個大包。

唉,這就是他不紳士所要付出的代價吧?

年茉在樹上的洞經或許是大了些,驚動了一旁屋子里的人,那人走了出來。

問道:“是誰?是誰在偷本宮的果子?”

身后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年茉差點沒從樹上摔下來。

那人走近了些,在月色的映襯之下,年茉漸漸看清了她的面容,這個人是個容貌較好的女子,看樣子已經年近半百,鬢邊雖然已經斑白,但卻梳的整整齊齊,其頭上沒有半點金銀首飾,可仍有一朵墨藍色的假花簪在鬢邊,給足了她應有的體面,不僅如此,這人的穿著也極為整齊利落,一身寶藍色的官服足以彰顯她在冷宮之前的地位之顯赫,仔細的看,這官服并不是如今嬪妃的,像是先帝嬪妃的。

年茉緩緩的下了樹,她恭恭敬敬的給這人請安,還說道:“給太妃娘娘請安。”

聽了這話,剛才還因為被摘果子生氣的這個人,卻喜笑顏開起來,她連忙叫年茉起身,并說道:“起來吧。”

年茉仍是恭敬的起身,她看得出來,即便在冷宮也活得如此體面的人,定是會在意禮節上的事情。

果不其然,這個人甚是喜歡年茉,她還領著年茉進屋子里吃果子。

原來,這個打扮體面的人,這是先帝曾經的嬪妃,瓊妃,也就是如今的瓊太妃。

提起這個瓊太妃,小哲子似乎有些印象,記得在三年前,他想要偷偷進入冷宮,卻發現瓊妃的大太監,因為偷入冷宮,而被活活打死,也正是因為那件事情,才促使他將年茉送上了皇上的龍床。

瓊太妃當真是活得體面,屋子里的陳設就投,曾經他所居住的宮殿一般,即便簡陋,但卻異常的干凈整潔。

看著年茉吃果子,瓊太妃不禁疑惑地問:“你是哪個廢妃的宮女?本宮怎么從未見過你?”

年茉回答:“回太妃娘娘的話,奴婢是齊妃娘娘的宮女,前幾日剛被貶入冷宮的,所以太妃娘娘您未見過奴婢…”

“齊妃?”瓊太妃緩緩地思索著:“你說齊妃?是李睿兒?”

“正是。”年茉眼前一亮:“潘妃娘娘認得齊妃嗎?”

瓊太妃笑笑:“當然認得了,因為本宮也姓李,睿兒的父親,是本宮的長兄,本宮還記得,當時睿兒出生時,可愛極了,本宮日日抱著,甚是喜歡,當時本宮年輕貪玩,抱著睿兒在院子里蕩秋千,不小心將她摔了,以至于在她的左手手腕上一直留下一塊月牙形的傷疤,到現在本宮還覺得愧疚不已,過幾日,本宮定要去看看她。”

“嗯…”年茉仍在顧著吃果子。

瓊太妃嘆氣:“睿兒她怎么也被貶到冷宮來了?”

年茉托詞:“太妃娘娘,過些日子見了齊妃娘娘,便知曉了。”

從瓊太妃處離開,年茉和小哲子還帶了許多的果子,留著回去吃。

走在路上,年茉叫住了小哲子,她說道:“小哲子,大事不好了!”

小哲子捧著果子,極為疑惑的看著年茉:“什么大事不好了?咱們都要回現代了,還有什么不好的事…”

年茉愣在原地:“你剛剛聽沒聽到瓊太妃說,齊妃因為兒時從秋千上摔下來,左手手腕上有一處傷疤。”

“聽見了,怎么了?”

年茉冷冷的說道:“可是如今的齊妃,左手的手腕上,光潔細膩,是沒有那月牙傷疤的。”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