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今天還活著嗎-第一百七十一章 梁歡是個缺心眼
更新時間:2021-06-11  作者: 周二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殿下今天還活著嗎 | 周二 | 明智屋小說網 | 周二 | 殿下今天還活著嗎 
正文如下:
姚幼露見此神思微動,宋承擱下后再沒拿起用過,她心中暗猜,太子難道不愛杏仁糕,那太子妃為何要說?

宋承抬頭:“姚女官有事嗎?我這里無事不要人伺候。”

她自然是無事,不過是想在太子面前多露露臉,雖說兩人時常在慶寧殿遇到,太子對她始終淡淡的,不論她如何表現自己,太子的眼中都似乎沒有看到她,不單單是她,就連蕊珠宮的那位,太子也是淡的很。

太子的眼中只有梁歡那個蠢貨。

姚幼露不服氣,論才華她遠在梁歡之上,論姿色,梁歡就跟個孩子似的那有半點嫵媚,除了皮膚比她白些,哪里有她好?

再論家世,梁歡的父親不過是個不大不小的文官沒有什么建樹,沒有她父兄那樣有本事。

見好就收,姚幼露行了個萬福柔聲道:“婢子就在外面,殿下有什么盡管吩咐。”

宋承視線回到棋盤上,唔了聲沒再看她。

姚幼露深吸口氣保持著儀態款款出了內殿,她知道自己長的清麗嬌柔,什么樣的動作什么樣的姿態能將自己柔弱的氣質發揮到極致,這些東西打小她的母親就日日教導她。

她離開敞軒邊走邊思索太子為何不吃那杏仁糕?難道是梁歡騙了自己?姚幼露露出疑惑,梁歡一副缺心眼的德行也會騙人?

算了,興許太子今日不想吃這些。

杜常榮宮中的女使在路口等著姚幼露,見她遠遠過來,上前殷勤道:“見過姚女官,我家娘娘閑著無事,想跟女官說說話呢。”

姚幼露笑道:“我也正想跟陪陪娘娘呢。”

到了蕊珠宮,杜常榮等的心急如焚,終于見著姚幼露到了,忙問太子喜歡什么?打聽到了嗎?

姚幼露心思輾轉,笑道:“我還特特的去太子妃那打聽的呢,說是愛吃甜食,就是不知太子妃這話真不真,要是說著哄人的,可就不好弄了。”

杜常榮一怔:“不會吧,太子妃不會騙人的,我瞧她性子不是會胡說的樣子。”

姚幼露先前也這樣覺得,剛才在敞軒,太子并不愛吃那東西,梁歡那話說的真嗎?

她旋即笑道:“是呢,我也覺得太子妃不是會胡說的人,娘娘不如等太子不忙的時候送些點心過去,陪太子說說話,我想太子應該會高興的。”

杜常榮有了她的鼓勵,很快有了信心歡喜道:“你也這樣覺得?我也是這樣想的,我跟太子遇到的時間太少了。”

她想想覺得可行,忙吩咐下去叫人準備點心,過了兩天,等到太子散朝去崇文院看書,杜常榮準備好了點心親自送去了。

宋承去崇文院是想看些古籍,獨自一人上了二樓,叫看守的內侍取幾本古籍來,才拿在手中翻了幾頁,身后有人輕緩緩的道:“殿下。”

宋承回頭,杜常榮站在身后含羞帶怯看著自己。

他將書放回去,書架內光線昏暗,陰影罩在冷峻的面孔,口氣卻還是溫和的:“你怎么來了。”

杜常榮見他應聲,膽子大了些往前走了一步:“妾身曉得殿下散朝到了這,特意準備了點心給殿下嘗嘗。”

點心?

宋承皺眉,他大小就不愛吃點心,甜膩膩黏糊糊的。

眸光微抬:“去下面吧。”

下面有方桌可休憩,杜常榮心里歡喜走去前面下了樓,將食盒中的點心茶湯一一擺出。

宋承看那些做的五顏六色形狀各異的點心太陽穴就突突的跳,這是做了多少?這些吃完別說午飯了,就晚飯也不要用了。

杜常榮不知他心中所想,已經用玉簽輕輕叉了一塊荷花糯米糕放在宋承面前的瓷碟中。

“殿下嘗嘗,這是我屋里的廚娘做的,京師沒有的呢。”

宋承沒動:“這是用什么東西做的?放了不少飴糖吧?”

杜常榮點頭:“妾身特意使人去問,殿下愛吃甜食,這才做了這些,殿下嘗嘗可還合胃口?”

他愛吃甜食?

“你問的誰?”

杜常榮哪好意思說,宋承眉峰微動:“太子妃說的?”

杜常榮輕啊了聲,紅著臉低頭道:“也不是妾身自己去問的,打發人去問的,殿下不會生氣吧?”

宋承哼了聲,他當然不生氣。

指著滿桌的點心,直截了當道:“孤不愛吃這些,你去送給太子妃,她喜歡吃點心。”

“您不愛吃點心,可是……”

宋承道:“杜側妃要是想知道孤的什么事情,可直接來問孤,或者直接去問太子妃,使人去問話,這話轉了一圈還是原來那意思嗎?”

杜常榮愣住:“殿下……”

宋承笑而不語:“孤要在這里看會書,杜側妃要是不覺得無聊也可看些書打發打發時間,不叫自己閑的發慌,算計錯了心思。”

杜常榮不是傻子,宋承話中意思她領悟過來,頓時面赤如血,哪還好意思呆在這里,行了個萬福匆匆離開了這。

回到蕊珠宮,身邊嬤嬤提醒她:“太子殿下那話是不是傳話的人傳錯了意思?”

杜常榮到這會臉上都是熱辣辣的,嬤嬤說這些話,她也沒個心神去想,懊惱的扭著帕子:“殿下嫌棄我了。”

嬤嬤在旁暗暗撇嘴,心說皇后娘娘怎么選了個這樣無用的杜常榮進了宮,太子嫌棄她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到這會都沒能明白過來。

惠風宮中,弦音將杜常榮去崇文院給殿下送吃的,卻被殿下一通說教給說的面紅耳赤的帕子擋著臉回去了。

福丫聽的止不住的樂,梁歡也笑,笑完嘆氣,這杜常榮,唉,比前世的自己還笨。

“殿下點名了是傳話的人傳錯了話,杜側妃回去后沒見姚女官,自個在屋里難受呢。”

梁歡閑閑托著白膩的下巴:“她當然不會去責備姚幼露,她想著姚幼露給她辦事呢。”

弦音想想也是:“姚女官身份不一般,雖是個女官,可比我們尊貴多了,比阮玉姑都尊貴。”

“可不是,差一點就是太子妃了。”

幾人在屋里嘰嘰喳喳的說話,梁歡也不攔著,由著她們說話,阮玉姑在外面指揮幾個女使灑掃庭院,聽的太子妃屋里這些個女使沒有半點做婢子的樣子,光顧著說話,連太子妃都不管了。

太子妃也是的,都成親了,怎么還跟孩子似的,瞧那樣子,那弦樂說的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她不但不阻止還跟著一起大笑。

阮玉姑覺得皇后娘娘叫人盯著太子妃,實在大可不必,這太子妃就是扶不上墻的泥巴,哪有這樣做主子的?下人不像下人,主子不像主子的,什么都不懂。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