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后-第三十三章 燕芳
更新時間:2021-07-27  作者: 希行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楚后 | 希行 | 明智屋小說網 | 希行 | 楚后 
正文如下:
堂弟自幼聰慧,她能成為太子妃,其實并不是謝氏家族的緣故,而是因為謝燕芳。

太子的親事,本是楊氏趙氏相爭,皇后不在了,帝后情義在,楊氏要親上加親,但貴妃陪伴多年,恩情正濃,趙氏也希望親上加親。

東陽謝氏雖然是大族,但只是一地豪族,不是天下豪族,在楊氏趙氏以及皇帝眼里并不算什么。

謝氏也從未想過能成皇親。

機緣巧合,太子好騎射經常在外游玩,有一次來到了東陽。

但太子為人倨傲,不見任何東陽豪族,不參加他們的宴請,不接受禮物,連官員們也被趕走,率眾在野外扎營,騎射獵殺歡宴。

諸人不敢去驚擾,只能遠處觀望。

沒想到謝燕芳獨自一人翻進了太子的獵場,站在山丘上一箭射走了太子的獵物。

那時候,謝燕芳十三歲。

私自潛入,手持兇器,這個小少年當場就能被圍殺,謝氏,甚至整個東陽官員權貴都難逃罪責。

但被圍住的時候,少年謝燕芳沒有絲毫的畏懼,只拎著獵物笑說:“原來太子的箭術不如我啊。”

太子好武,哪里能讓這少年帶著贏了自己的得意死去。

于是兩人比了箭術,騎術,甚至瘦弱的謝燕芳還敢舉石鎖。

一場場下來,兩人相談算不上甚歡,但玩得倒也暢快。

最后,太子拎著長刀問他服不服,如果服了,就可以去死了。

謝燕芳依舊也不怕。

“我生來衣食無憂,敏捷聰慧,學什么會什么,想要什么就去探求什么。”十三歲的少年豁達一笑,“聽聞太子好騎射以及巨力,特來親眼一見,今日見過了,就沒有憾事,朝聞道夕可死。”

太子又是好氣又是好笑:“那孤罰你倒是成全你了。”

謝燕芳想了想:“如果殿下真要罰我,不如娶我姐姐吧。”

這話就更好笑了,能與太子成親,是天下最榮耀風光的事,將來是要成為后族,為此爭搶的世家不計其數。

這小子竟然說這是懲罰,這真是大不敬的言論。

“嫁給太子當然是天下最榮耀的事,我謝氏也將一同萬眾矚目,但對我來說,矚目之下,必然灼灼,我受到贊譽會被認為是承蒙殿下您的光彩,我若行為稍有偏差,則會被責問玷污了您的光彩,小子此生此身都將不得肆意。”

太子哈哈大笑,他不喜歡讀書人,尤其是三皇子那樣披著狂狷假象的奸詐讀書人,這謝家小子也很奸詐,但奸詐的像武人一樣坦誠。

說的沒錯,成為他的太子妃,日子可不好過,謝氏奪走了太子妃位置,必然激怒楊氏趙氏,要承受他們的怒火,要卷入紛爭中,謝氏要么壓制楊氏趙氏,要么受困頓與楊氏趙氏,兩方較量,變成了三方廝殺。

這是太子要的局面。

但京城的那些世家都畏懼楊氏趙氏,不肯相爭,這也是輕視他這個太子。

沒想到謝氏這么個小少年敢冒險前來自薦,太子勇武,也最欣賞勇武者,于是讓謝燕芳原路悄無聲息離開,第二日便接見當地官員世家,并特意與謝家族長相談。

那時候,謝家族長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直到一個月后,太子請皇帝下旨,東陽謝氏女為太子妃。

那時家里才知道發生了什么,爺爺爹爹叔父上上下下真是差點被嚇死。

太子妃不由抿嘴一笑。

作為謝氏長房長女,她是獨一無二的人選,從一個世家小姐,一躍為太子妃,將來還會是大夏的皇后,世間最尊貴的女人。

她小時候可沒有算卦的說她命格貴重,也沒有被人另眼相待,她今日的地位是堂弟拿命博來的。

十三歲的時候就能一博讓謝氏天下聞名。

二十三歲的謝燕芳自然更能讓謝氏無憂。

“這些事你自有分寸,我就不操心了。”太子妃笑說。

謝燕芳點頭:“阿姐,出嫁的時候就與你說過,你只需要做個好妻子好母親便足矣,其他的事無須操心。”說到這里看了太子妃一眼,“比如你與太子一起為我挑選差事的事,不要再做了。”

太子妃嗔怪:“我與太子親近,他作為丈夫隨口問我,我這個妻子也隨口答了句,這也不行嗎?”

說罷看著謝燕芳似笑非笑的神情,便自己擺手。

“是,是,阿姐我知道了,小弟你不要擔心。”

謝燕芳一笑沒有再多說。

“家里都還好吧?”太子妃問,“我聽他們說,那個燕來極其不聽話,整天惹是生非,影響家里的聲望,當時那女人帶著孩子上門的時候,就該打死了事,都過了那么多年了,誰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咱們家的血脈。”

“是不是咱們家的血脈,咱們家說了算啊,至于聲望,阿姐不用擔心,其他人不聽話,惹是生非,不會有損謝氏聲望,反而令謝氏聲望更盛。”謝燕芳說,說到這里一笑,“因為謝氏有我。”

看著年輕人臉上淡然的笑,太子妃心里感嘆,謝氏女都生的相貌一般,謝氏的男兒個個好顏色。

雖然她沒有見過那個半路認親的外室子,聽家里人來信描述也是長的極好,跟謝燕芳不差分毫。

但長得好看又如何,能讓她當弟弟看待的,只有謝燕芳一個,她的同胞兄弟都不行。

“三弟一定要娶個相貌極好的妻子。”她說。

好讓兒女都能長得好看。

謝燕芳哈哈笑:“真是長姐如母,離開東陽家里,我好像還在母親跟前。”

太子妃嗔怪。

有宮女疾步而來,低聲說:“太子殿下請公子過去。”又補充一句,“在練武場。”

謝燕芳應聲是起身,太子妃跟著站起來,叮囑:“不要跟殿下比力氣了,殿下的石鎖越來越重,已經砸傷壓死過好多人了,你是一點傷都不能有的。”

“人的命只有一次,拿命相博做一次就夠了。”謝燕芳低笑,“阿姐你現在是太子妃了,我也不需要拼命。”

是啊,只要她是太子妃,將來是皇后,謝氏哪怕沒有實權,這天下也沒人敢惹,太子妃抿嘴一笑,拍他肩頭:“快去吧。”

謝燕芳轉身走,太子妃又喚:“你與太子說完話別急著走,我讓羽兒回來,他在讀書,你這個當舅舅還沒見過他呢。”

太子與太子妃的嫡子,皇帝賜名羽,今年六歲。

謝燕芳一笑說聲好。

只穿著單衣赤裸雙臂的太子將石鎖扔下,接過騎射隨從們遞來的毛巾,一邊擦汗一邊看謝燕芳。

謝燕芳圍著石鎖轉,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要試試嗎?”太子笑問。

謝燕芳搖頭:“當年在東陽都沒有舉起殿下的石鎖,如今更不行了。”

太子眉眼滿是戾氣:“是嗎?所以你們謝氏如今一點豪氣都沒有了,連孤指派你們做事都不肯?”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希行其他作品<<問丹朱>> | <<大帝姬>> | <<第一侯>> | <<君九齡>> | <<嬌娘醫經>> | <<誅砂>> | <<名門醫女>> | <<重生之藥香>> | <<藥結同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