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貴妃-第72章 好歹
更新時間:2021-06-11  作者: 越人歌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裝言情 | 一品貴妃 | 越人歌 | 貴妃 | 爭寵 | 宮斗 | 美食 | 明智屋小說網 | 越人歌 | 一品貴妃 
正文如下:
“那就難怪劉氏要跑了了,這不逃早晚就是個死。”不過劉氏能偷偷運走一些細軟私蓄,也算她聰明了。

“那定國公夫人還跑到娘娘面前來惡人先告狀,心也忒黑了。”

顧昕笑了:“她可不覺得自己心黑,她只怕還覺得自己受了莫大的委屈呢。”

香云睜著一雙圓圓的眼睛,滿是納悶。

顧昕覺得她這個模樣很有趣,象以前她喂過的貓兒一樣。話說她以前在顧家的時候,顧家后園有貓出沒,顧昕喂過其中一只黃貓,那只貓可能是有人養的,皮毛油亮,膘肥體壯,三五不時來顧昕這兒吃一頓,下雨下雪的時候,顧昕還會把側間的窗子留條縫給它進來住。

那只黃貓眼睛就大大的,圓圓的,和香云現在的模樣挺象。

“如果定國公夫人是個明辨是非的人,她就做不出苛待媳婦,逼人守寡的事情來了,她做這些事的時候也肯定不覺得自己有錯,錯的一定是旁人。就象今天,我沒應她所求,你說她回去的一路上會不會恨恨不平的在咒罵我呢?”

香云頓時站了起來:“她敢!”

“這有什么不敢的,這宮里宮外罵我的人多了去了,不差她一個。”

香云愣了。

她也不是傻子。宮里頭罵娘娘的人可多了,那些不得寵的妃嬪,尤其是李妃,她只怕會天天罵日日罵。宮外肯定也有,聽說還有人編了戲說宮中出了奸妃呢,只不過假托是前朝的事,還有人家特意傳了這戲到自家去唱的。

“這些人都不是好人。”香云重新坐下給顧昕捶腿,恨恨的說:“都該抓起來打他們的板子。”

顧昕樂得不行:“好,以后要逮著說我壞話的,就打板子,你親手打,行不行?一準兒讓你出了氣。”

香云沒管娘娘這是在拿她逗趣,認真的答:“奴婢親手去打,奴婢不怕見血。娘娘不是他們說的那樣,他們這么亂說,就是沒安好心,就不是好人。”

這個丫頭……

顧昕摸摸她的頭:“嗯,今晚上賞你一碗肉吃,先把力氣養養吧。”

趙良又說起定國公府的其他事情來。

“定國公夫人是個很小氣的人,為人吝嗇,喜歡斂財。定國公府世子娶的媳婦進門后接手了府中管家大權,定國公夫人說是榮養,其實很不甘心,幾次想跟世子夫人爭斗,但世子夫人娘家得力,本人又很有手腕兒,定國公夫人幾次下來鬧得自己灰頭土臉的,不但權利沒爭回來了,反而折損了不少人手,還在定國公面前失了體面。說實話,她在府里也就能折騰一下劉氏了,別的事她也插不上手。”

香云小聲說:“反正她不是好人,娘娘,下次她再來就不要見她了吧?”

顧昕說:“你不用生氣,定國公夫人心地不算好,但定國公府還是有明白人的,等著瞧,劉氏這件事要不了兩天準有定論。定國公府只怕還會有人進宮來請安,到時候不要為難人家。”

香云不是很明白中間的道理,但是香珠和趙良都是明白人。

“娘娘,剛才勤政殿遣人過來說,皇上晚上會過來用膳,請娘娘預備接駕。”

“知道了。”

顧昕懶洋洋的在榻上翻個身:“我歇會兒,過兩刻鐘再叫我起來更衣。”

要顧昕說,這么熱的天,皇上大可不必往會寧宮跑,聽說勤政殿又大又涼快,皇上自己用個膳,早點兒歇息不好嗎?

他一過來,她還得重新梳妝更衣迎駕,皇上還總是查她寫字的功課……近來不光督促她寫字,甚至連她看什么書也要過問了。

但是……

要說顧昕反感皇上過來,那倒也不是……

起碼今天她就有好些話要跟皇上說。兩位郡王妃的事,還有定國公夫人這事。

一開始皇上來會寧宮時,顧昕都不知道要和皇上說什么,畢竟兩個人又不算熟,她對皇上喜好什么,厭惡什么一點兒都不了解,對著皇上難免有些束手束腳外加誠惶誠恐的,從頭到腳都不自在。

但是現在她對皇上也算熟悉了——三天兩頭的來,能不熟悉嗎?

皇上話不多,但不算是個難相處的人,也從來沒有對她發過脾氣。

嗯,皇上胃口沒她好,假如擺一盤肉和一盤子草,皇上肯定是吃草比較多。尤其最近天熱了,皇上吃肉就更少,幾乎不動葷腥。

正好香珠問:“娘娘,晚膳要預備些什么?”

“吃面吧。”顧昕說:“牛肉,火腿,胡瓜這些都切絲,豆角菌子豆腐干這些都切丁炸了,多預備幾樣醬料,面條要現煮,之后過水,再濾凈了,一定要爽滑筋道,可別煮過了或是坨了。菜肴嘛……讓他們看著上,對了,那個魚凍還不錯,再來一道前天做過的蒸豆腐。”

趙良一一記住,趕緊去膳房傳話。

皇上來的很早,比往常都早。以往來時常常天都黑了,顧昕禁不住餓,常會弄點心墊肚子。但皇上今天來的時候,太陽還沒下山,顧昕臉才剛剛洗好,還沒來及上妝呢。

“算了,粉就別上了,點一下唇脂就行。”

天熱人容易露出倦容,用一點唇脂人會顯得jing神許多。

顧昕對著鏡子照了照,就出去迎駕了。

皇上雖然是一路從勤政殿過來,但是手卻不熱,身上也沒有多少汗。至于顧昕是怎么知道皇上手不熱的——她要行禮的時候皇上直接握著她的手讓免禮,然后順便就挽著她的手進殿了。

顧昕也說不上來為什么,大約是皇上是個格外沉穩的人,所以顧昕一見著他,也覺得心里跟著安定下來了。

“晚膳吃拌面,我還要了魚凍和蒸豆腐。”顧昕踮起腳,伸長手臂,替皇上將頭上的的玉冠取了下來。玉冠再輕巧也是壓在頭上,皇上來了會寧宮就不會再走了,抓緊時間讓頭頸松快松快。

“也好,朕也正好想吃個爽口的。”皇上換了一件紗袍,靴子也脫了,整個人往竹枕上一靠:“今天都做什么了?朕聽說你這里今天好生熱鬧。”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越人歌其他作品<<謝家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