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版三國-第四千兩百三十四章 所存在的缺憾
更新時間:2022-09-09  作者: 墳土荒草   本書關鍵詞: 歷史小說 | 秦漢三國 | 神話版三國 | 墳土荒草 | 墳土荒草 | 神話版三國 
正文如下:
“這關乎到你們的罪責是多少。”張儉看著兩人開口解釋道,“周公瑾多少是有些疏忽,當然情報系統這邊也存在了一些問題。”

“可現在海軍損失慘重。”蔡瑁咬牙說道,“葉調國和爪哇那邊正在訓練的海軍甚至無法承接當前的軍務。”

“這樣啊。”張儉點了點頭,“既成事實就不說了,兵員和艦隊的損失和我們之前考慮的問題比起來并不算什么,兵員你之后將功贖過就是了,而且周公瑾尚在,卷土重來就是了,說句不好聽的話,海軍將校全沒了,也只是心痛并不致命。”

蔡瑁心頭一梗,但最后硬是沒有反駁。

說完張儉就讓自己的族孫張允帶蔡瑁等人去休息,蒯良有心想要再說什么,卻被趙戩一同拉走,內屋就剩下兩個老人。

“雖說兵力和艦隊的損失挺讓人心痛,但也就這樣了。”趙岐對著張儉點了點頭說道,他們倆的查證并不算太細致,但基本能確定這事里面的算計和意外因素,這就夠了。

“確實如此。”張儉點了點頭,隨后安心躺倒,只要不是他們估計的紅線問題,那么甭管是意外,還是損失,亦或者其他,其實都能接受,到了他們這個層次,其實很清楚輕重。

當年丙吉當丞相的時候,春天乘車出去郊游,遇到有人在打群架,而且是械斗,丙吉掃了一眼就過去了,然而在往回走的時候,遇到有人趕牛,犍牛氣喘吁吁,一副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趕緊去問別人牛走了多遠,手下掾史不解,更有人因此嘲諷丙吉。

可實際上站在天下的立場上,西漢民間械斗實屬正常,而且身為丞相這種事情無需越級管理,不管是京兆尹,還是長安令都會處理。

根本不需要上升到丞相這個層級,身為丞相只需要考察京兆尹和長安令就是了,所以丙吉根本不會特意去管,因為自有人處理。

反倒是剛剛春季,天氣尚未燥熱,犍牛才走了幾里路就出現了這樣的情況,這若是普遍情況,今天農事絕對出亂子,而農業是天下之本,趁現在還處在春季勉強還能挽回,若是現在不管,等秋天歉收,百姓大規模餓肚子,那就是真正危及天下的事情了。

趙岐和張儉的立場也是如此,艦隊沒了,人死了,這確實是大事,但漢家對外征戰輸輸贏贏多少次了,對外征戰哪有必勝的時候,這種損失雖說挺痛的,但完全算不上要命。

反倒是文臣以大義犧牲前線將士,那就妥妥的動搖漢室根基,相比于這個,上面那條在趙岐和張儉這里根本不算什么。

故而在基本確定了情況之后,趙岐和張儉就不再盯著這事了,損失了就損失了,已經是既成事實,該處罰的處罰,該降職的降職,軍法該怎么樣就怎么樣,沒什么好說的。

這就是趙岐和張儉現在的態度,他們兩個加起來都快兩百歲了,見過的漢室外戰翻船的次數多了去了,再多一次又能如何,只要不是動搖了漢室根基,這樣損傷承受的起。

“漢室在貴霜的情報系統大概有些問題。”張儉躺了一會兒開口說道,“很明顯蒙康布是在周瑜出發前就出發了,而我們沒收到消息。”

“荀家那邊進入決賽圈了,不可能出動。”趙岐平靜的說道,“這是目前情報線最大的漏洞。”

荀祈是極少數可以隨意探查情報,只要不太過頻繁就不會被懷疑的人選,畢竟荀祈目前的身份已經上升到王子,而且在劉皊被擊殺之后,基本確定是繼承人之一了。

故而荀祈探查情報的話,只要不太頻繁,哪怕是某些核心情報,都能輕易的拿到手,但到了這個程度,漢室對于荀祈的要求其實已經變成了減少出手,保護好自己,以王子的身份行王子之事就可以了。

因為已經到了決賽圈,不出手等摘桃子就是了。

畢竟一個恒河中下游的婆羅門延伸區就讓漢室整到郭嘉、李優、陳曦連番出手到現在才勉強找到了抹除其社會影響力的手段,真要是整個接手了貴霜,恐怕要處理這些問題只會變得更難。

就算是最后肯定會選擇遷徙,在早期也必須要進行一定的管控,而如何有效的進行管控,當時扶持本地人進行管理,這也是古代戰爭到最后很難清理曾經那些統治階級的原因。

倒不是事不可為就果斷的改換門庭之類的原因,而是更為實際的,接手的人要進行管理,難免需要依靠這些人,畢竟任何新生的政權都不可能自帶一個完整的可以滲透到各層級的管理層。

故而就算處理也不可能全部清洗,必然得接納其中一部分,其他的美其名曰改造,在這一過程之中可能會消亡一部分,但依舊會有更多的家伙活下來,繼續延伸到新的時代。

這幾乎是一種必然,是人類生存狀態的一種必然延續。

也正因此,已經達到了這一步的荀祈,被漢室內定為貴霜下一任的皇帝,為的就是讓荀祈這個完全合法的王子登基之后,以大義來約束亂黨,為漢室的接手管控爭取時間。

畢竟皇室帶頭投降的話,只要漢室姿態做一做,社會改造的成本和難度就會大幅降低。

陳曦實在是不想在打贏之后因為亂七八糟的原因又陷入治安戰之中,故而荀祈的帝位是必須的。

也正因此荀祈現在就乖乖的茍在決賽圈,等繼位就是了,到了這個程度,做什么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不犯錯。

這也是漢室目前情報體系缺了一個大窟窿的原因,在司馬家倒了之后,新接手的嚴佛調主攻貴霜社會底層,在上層的影響力不足,無法獲取高端情報,反倒對于貴霜的社會架構有了更深的了解。

自然司馬氏這邊對于上層情報的獲取能力基本算是完了。

同樣陳忠卷了巴克特拉山城,陳家直接和貴霜上層斷線了,現在根本不可能摸到上層的情報。

雖說還有一些瑣羅亞斯德教派的影響力,問題是大主教叛國了,貴霜之前就開始清洗瑣羅亞斯德教派了,以至于現在陳家對于貴霜上層的情報也出現了缺失。

至于說再培育一批能進入貴霜高層的內奸,說實話,太難了,這種層級的進入本身就有偶然性,再加上時間不夠,漢室也沒什么辦法,一個能進入敵國高層的間諜,動輒需要十幾年,幾十年的潛伏才行。

這一點趙岐和張儉都知道,只是知道了也沒辦法解決。

“這次周公瑾真的倒了大霉了。”張儉唏噓不已的說道,哪怕是他們這種歷經數朝的大臣,也沒見過幾個在周瑜這種年齡做下如此功績的人物,只可惜,就這一次,就又毀了七七八八。

“海軍太難了,和陸軍完全不一樣。”趙岐作為一個北方人,現在深刻的認識到,海軍這種東西,打敗了,你連跑都跑不了。

“所以海軍只能贏,輸了,就啥都沒了。”張儉嘆息道,“希望周公瑾能接受這一事實。”

“你覺得你三十歲正得意的時候能接受嗎?”趙岐沒好氣的說道,三十歲的時候正是巔峰期,誰能接受這種東西。

“反正我六十歲被人追殺的時候,我能接受。”張儉心平氣和的說道,“也不知道周公瑾現在啥情況了?”

周瑜什么情況,現在還說不好,但賈詡在收到鐘繇轉發的三摩呾吒那邊發給他的第一封匯報,以及苗髯發布的訣別戰報之后,賈詡直接陷入了沉默——雖說蒙康布幫他們解決了大問題,但江東的海軍毀了七七八八,周瑜會不會氣的吐血?

“公衡,到你出馬的時候了。”賈詡認真的將戰報塞給董昭,董昭只看了一眼,臉都綠了,后方這都啥情況!

“我沒出賣情報。”董昭直接將戰報塞回去,“我也不會干這種事情,這是和我沒有任何的關系。”

“情報線是你管的,現在出了這么大的紕漏。”賈詡按著董昭的肩膀神色溫和的說道,這得有個人去和周瑜解釋啊!

雖說沒見過周瑜發飆,但這么大的事情,周瑜當場發飆,賈詡都不覺得有什么的意外。

董昭沉默了一會兒,雖說有很多的理由,但賈詡說的某一點是正確的,甭管啥原因,蒙康布能抵達三摩呾吒,那就絕對是情報網有問題了,這點怎么都繞不過。

“情報網的問題先放在一邊吧,我知道了。”董昭緩緩地開口說打,沒有反駁這一事實。

“你居然還真接受了。”賈詡有些驚奇的看著董昭,然后點了點頭,“算了,和你開玩笑的,這事的責任你只占了一部分,回頭見到周公瑾再說吧,這次確實是除了一些意外,雖說這種意外能免除。”

恒河入海口的海軍損失肯定是免不了了,周瑜沒在,誰也打不過全軍主力出動的蒙康布,但最起碼三摩呾吒那邊的損失能少很多,不過現在不是說這話的時候。

“執行計劃吧,既然意外已經發生,那就執行當初文儒準備的計劃。”賈詡平靜的對著董昭說道,“雖說早了一些,但事已至此,遏制的話,反倒容易受到反噬,還是發動吧。”

“再等一等,等蒙康布進入恒河河道,稍微深入一些。”董昭想了想說道,很明顯,董昭不想留下把柄。

“就現在吧,這個局,其實有些明顯了,更重要的是蒙康布以前也曾經歷過,只是三摩呾吒的那二十多萬重餌,讓蒙康布一時半刻反應不過來,等恒河陷入混亂的時候,他肯定會發現。”賈詡擺了擺手說道,當年李優就這么對蒙康布玩了一次。

計謀這種東西不需要奇,只需要對方能陷進去就行了。

故而恒河互殺這個局,對于蒙康布而言是能跳出來的,畢竟在上一次面對李優的時候已經經歷過一次,如果不是這次餌太重了,蒙康布多少都應該有些既視感了。

“這樣啊。”董昭不再堅持,既然蒙康布都中了一次了,那就必須要迅速的發動,等到徹底亂起來,那蒙康布發現不發現也就不重要了,因為到了那個時候,不死上幾十萬人,南貴百姓無法理性,而無法理性,也就意味著這種絞殺會一直持續。

這種亂局之中,聰明人不聰明人其實沒有意義,就算是發現了,也阻止不了,這就是一種裹挾。

“沒辦法,這局就不是給蒙康布準備的。”賈詡開口解釋道,“就沒想過蒙康布會進來,這局其實是給那些俘虜準備的,原本的計劃是我們前線大勝之后,后方俘虜暴動,恒河的互殺不會發生變化,會變化的只有前線。”

這局其實除了是李優用來解決恒河中下游社會制度的手段以外,還是賈詡處理劉皊手尾的手段。

萬一前線贏了,但沒有弄死劉皊,那么后方暴動,漢軍被迫回撤,隨后動亂席卷恒河中下游,漢軍的糧道被截斷,這個時候必然是貴霜最佳的出擊機會。

為了奠定勝利,韋蘇提婆一世必然會親自出征,甚至會將主力將校全部帶齊,畢竟漢軍后方的動亂都是實打實的,可糧道問題是假的,一旦貴霜出擊,漢軍最起碼又有一次挽回的機會。

只可惜這計劃出了意外,蒙康布直接進來了,不過好在關羽已經干掉了阿勒泰,賈詡也不用考慮備用計劃之中留有的挽回機會。

算無遺策這種事情,對于賈詡來說也是不可能的,對于他而言,之所以算無遺策,更多是因為他做了足夠多的預案,能在真出意外的時候迅速予以應對。

“啟動計劃之后,你直接帶人去華氏城那邊吧。”賈詡想了想開口說道,“雖說那邊不會有什么意外,但子川在那里。”

------題外話------

作者陷入了沉思狀態,涼了,真的涼了,心態崩崩的,投點票啊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