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阿囡-第一百九三章 個案
更新時間:2022-08-05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吾家阿囡 | 閑聽落花 | 小說在線閱讀 | 明智屋小說網 | 閑聽落花 | 吾家阿囡 
正文如下:
翻頁夜間第一百九三章個案第一百九三章個案→:、、、、、、

沒日沒夜的審了五六天,黃顯周和姚先生總算將案情理出個大概,寫了份節略交給顧硯,兩個人總算能歇口氣,好好睡一覺。

月亮升上來,清輝灑落,遠處桅桿之間,大海泛著銀波。

姚先生拎了一小壇子酒過來,坐到黃顯周旁邊。

“你跟世子爺稟報的時候,我去挑了壇子蓮花白,你喝不喝?”姚先生一邊揭封泥,一邊問道。

“喝。”黃顯周將疊在一起的兩只碗擺開。

姚先生往碗里倒了酒,端起來抿了一口,咂巴了片刻,吐了口氣,“好酒!”

黃顯周看著遠處的大海,一口一口的喝著酒。

姚先生也不說話了。

黃顯周一口接一口,喝完了一碗酒,一聲長嘆,“唉!從前幾十年,我一直抱怨沒有大案子,沒有大事,不能展才,現在!”

黃顯周又是一聲長嘆,姚先生等了半天,見他又喝上了酒,忍不住問道:“現在呢?你接著說啊。”

“這案子審到現在,你心情怎么樣?”黃顯周看著姚先生。

“難受!唉,那些人命,一百多條人命,唉!”姚先生也嘆起了氣。

“還有那些銀子,唉。”

兩個人一起嘆氣。

“從前,我做夢都想著做大事,想著要是辦一件大案,做一件大事,是何等痛快!”黃顯周喝了一大口酒。

姚先生側頭看著他,他這個樣子,怎么看都是郁結不是痛快。

“現在,這樁案子,幾十年不遇,甚至上百年不遇,審到現在,才不過剝開了頭一層,我這心里頭!”黃顯周的話猛然梗住,好一會兒,一聲長嘆,“相書上說,身強才能擔財,財是財也也是負擔,這辦大事大案同理,于外是大事任用,于內,是壓迫苦楚啊。”

“東翁承受得住。”姚先生拍了拍黃顯周。

“嗯,你我都能扛得住,能扛得過去。可這會兒,我很想念昆山縣衙。”黃顯周再一聲嘆氣。

“就算現在咱們回到昆山縣,你當你的縣令,我當我的師爺,可咱們這心境也回不去了,往前走吧,你看世子爺,淡然自若。”姚先生給黃顯周添上酒。

“他和太子爺跟咱們肯定不一樣,唉,算了,這些矯情傷感的話就到此吧。你說,下一步世子爺會怎么走?”黃顯周將話題拉回公務。

“世子爺雖然年紀不大,可心計深遠,手段老辣,我想過,想不出來。”姚先生干脆直接的搖頭道。

“世子爺吩咐過,讓我審案時先以人命為先,那就是要先從人命案入手,一百多條人命,不知道要挑哪些人命出來用了。”黃顯周聲音落得極低。

“啊?還用挑?這人命還有分別?”姚先生心情更不好了。

“人命沒分別,牽涉的人有分別,把哪條命案推出來,哪條命案壓下去,關系著朝局,唉,當初我在戶部歷練的時候,最厭惡聽到的一句,就是要關系朝局考慮朝局,沒想到,現在,我也會說一句要關系朝局考慮朝局。”黃顯周神情惆悵。

“這一句關系朝局,那可是高屋建瓴者才能說的話,東翁這是長進高升了。”姚先生一臉干笑的奉承了句。

黃顯周斜瞥著他,嘆了口氣,端起碗喝酒。

平江城外王府別業。

太子居住的那座院子里,臨水的暖閣里,顧硯抿著茶,等著太子看完那厚厚一疊案情節略。

太子看完,沉默片刻,將節略放到顧硯面前,“你覺得,這些,阿爹知道嗎?”

“皇上早就教導過,海稅司的事牽一動百,海稅司的事不是海稅司一處的事。我覺得,皇上就算不知道這些詳情,也能推想到情況如何。”顧硯答道。

“我寫封密折給阿爹。這份節略。”太子的話頓了頓,垂眼看著那份節略,“寫得有些亂,就不給阿爹看了。”

“確實寫得有些亂,案子也還沒審清楚。”顧硯看向太子。

“你覺得,這件事要多久?”太子沉默了一會兒,坐到顧硯對面,問了句。

“把這些人命案子徹底審查清楚,再有半個月差不多了。查清楚這些年這些稅銀的流向,一個半月到兩個月,這些都容易。

“可這會兒,京城應該已經有人收到平江府遞過去的書信了,咱們抄檢了江南絲綢行和海稅司,京城那些人會怎么做,使出什么手段還不知道,可他們肯定不會坐視不理。

“京城那邊會怎么樣,江南又會怎么樣,才是咱們要面臨的難題。”顧硯聲音低低。

“龐相公一向主張對外懷柔而非用兵,海稅司所收稅銀用于北方軍費,不得挪用,又是國策鐵律,重振海稅司,龐相公不能說什么,可若是因此而致江南織坊凋敝。”

太子的話頓住,片刻,嘆了口氣。

“我的想法,先從人命案入手,特別是這幾樁謀殺點檢所官員的案子,先扔出去看看動靜。”顧硯垂眼道。

“嗯。”太子沉吟片刻,點頭。

李小囡從郭巷回來,離新家還有一射之地,被石滾的小廝攔住,請李小囡上了另一輛車,走沒多遠就停下了。

李小囡下了車,幾步外就是跳板,跳板伸向一艘看起來十分樸實的大船。

顧硯坐在船艙里,正在看鋪在桌子上的一張圖,聽到動靜,沒抬頭,勾了勾手指。

李小囡走到桌子邊,伸頭看那張圖紙。

“看出來這是什么了?”顧硯用手指點了點那張圖。

“誰家宅子?跟我們家挺像。”李小囡看著那張建筑工筆畫。

“這就是你們家!”顧硯嫌棄的哼了一聲。

“你讓人現畫的?你畫這個干什么?”李小囡伸手將工筆畫轉到正對著自己,仔細看。

“看看你家新宅子。”顧硯示意石滾把圖紙拿走。

“你最近這么閑?”李小囡看著石滾收走圖紙,端上茶水點心。

“不閑,很忙。”顧硯將放著一只麻糬的碟子推到李小囡面前。

“我也很忙。”李小囡挾起那只小小的麻糬,仔細品嘗。

“我明天一早啟程,陪太子爺往南巡查,你要是有什么事,就讓阿武去別業找晚晴,要看書什么的,讓阿武送你過去就行。”

顧硯看著李小囡吃完了麻糬,倒了杯茶放到她面前。

“還有,你哪天空閑了,去一趟臨海鎮,找黃顯周說說話兒,我看他最近憂心忡忡,他跟我沒話說,你替我去問問他,記著留個心眼。“顧硯接著交待。

“好,問問他為什么憂心忡忡?你擔心什么?”李小囡問道。

“海稅司的案子都在他手里。”顧硯沒正面回答。

李小囡噢了一聲,“那我明天就去。”

“你家這新宅子還不錯,讓阿武和王雨亭搬過去跟你一起住。”顧硯接著道。

李小囡斜瞥著顧硯,沒說話。

“那間茶坊下個月就要賺錢交帳了,阿武她們再住在那里,每個月的房錢伙食錢草料錢都要按實收錢,肯定比住你家貴多了。”顧硯微微欠身,看著李小囡,認真道。

李小囡無語的瞪著顧硯。

“我得回去了,黃顯周那邊要是有什么你覺得要緊的事,寫封信交給晚晴,沒什么事就等我回來。”顧硯再交待了句,抬手指示意李小囡可以走了。

李小囡用一聲哼代替答應,站起來往外走。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閑聽落花其他作品<<你好,新時光>> | <<盛華>> | <<錦桐>> | <<暖君>> | <<墨桑>> | <<玉堂金閨>> | <<君歸矣>> | <<榴綻朱門>> | <<妖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