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之外-第一百四十章 釣龍
更新時間:2022-08-05  作者: 耳根   本書關鍵詞: 仙俠 | 仙俠頻道 | 神話修真 | 光陰之外 | 耳根 | 小說在線閱讀 | 明智屋小說網 | mingzw | 耳根 | 光陰之外 
正文如下:
章節內容

第一百四十章釣龍戰爭這種事,許青沒經歷過,但他看到過類似。

只是層次上差距很大。

他看到的是貧民窟所在的小城,與別的械池的一場爭斗,這場爭斗打了七八天的時間。

“那么七血瞳的與外界的戰爭,會持續多久”許青腦海浮視出人魚族大比時的一幕幕,許久目光內斂。

隊長有一句話說的對,這鐘大事不是他們該去操心的,宗門的大人物們,才是這一切的主導。

“我要做的,是除非利益足夠,否則絕不參占專。”許青轉身走回洞府,盤膝坐下時取出養生訣的王簡。

煞火吞魂經雖也是功法,但更多是以殺戲來修行,所以某種程度說其是術法也差不了多,修煉下去后,隨著法竅的開啟,也有相應的法術招式。

布養生訣則不相同,它是徳粹饞靠修士自身去吐納天地靈氣來修行,與化海經類似,慢慢的去壯大自己,去磨開一個又一個法竅。

所以許青覺得,自己之前的想法有些錯誤這兩個幼法實際上是可以一起修煉的,相互誰主誰輔不重要,因為筑基階段的一切,都是以開啟法竅形成命火為主。

比刻他盤膝中,開始修煉養生訣。一夜過去。

第二天,天色蒙蒙亮,當初陽升起的一隨著陽光如一道道更焰的落下,許青睜開了眼。一住s://

他平靜的整理了一下自身的武器與毒粉,還有買來的符寶,隨后日常鎮壓了一下影子,這才打開洞府大門,望著遠處青天白云被映照的通紅,如浩瀚火爐般的日初。

“要出海擊殺海獸,獲取其魂,沖擊法竅。許青身體一步走出,直接踏在半空,身下蛇頸龍幻化,仰天咆哮中四個龍鰭微微一晃,如把蒼穹化大海,激發出驚人的速度,蒂著許青直奔天際。

無盡之海,浪濤一片漆黑。

與蒼穹的明亮去比較,這黑色透著濃濃的詭異,如墨一級,更是因其澤邃與未知,讓人不得不內心升起強烈的敬畏。

盡管不是第一次出海,可此刻到了海上,許青的心情依舊與曾佐沒長多區別,甚至更謹慎,更小心。

因為索門內,還有一定的規則,可在宗門外任何事情都有可能。

所以許青沒有招搖的飛行,而是將法船取出,同時開啟了遮掩,使自己的法船看志來很是尋常,隨后他盤膝坐在夾板上,四周防護籠罩。

“船上要比洞府舒服。”許青坐在船上,心底感慨的同時,操控法船直奔他選定的一處區誠。

那處區誠,他曾經去過,正是當日與趙中恒和丁雪,一起遇到蛇頸龍的地方。

因為他的狩獵目標,就是蛇頸龍。

破開法竅需要魂,許青覺得自己既然決定以海獸之魂做為薪,那么當日對自己有些兇念的蛇頸龍,,自然成為了首選。

只不過他也知道,不可能遇到同一只,但那里有蛇頸龍出沒過,去看看也好。

手是許青一邊航行,一邊打坐修煉養生訣,不浪費任何時間,同時他的本命蛇頸龍也被他收如法竅。

自己的本命蛇頸龍氣息是筑基,一旦出現,許青擔心以這些野生蛇頸龍謹慎的性子,怕是不會顯形。

期間他也在海上看到了一些非七仞疃的舟船,每一次許青都極為警惕,雖如今筑基但他的戒備沒有絲毫減少。

海上遇到陌生舟船,雙方大都如此,條自戒備,小心的相互遠去。

就這樣,時間流逝,三天后許青以其筑基的速度,終手到了當白的海誠,此刻正是響午,天空上一頭頭海鳥飛舞,有嘶鳴回蕩。

許青坐在船板上,低頭望著黑色的禁海,感知散開,關注海下的波動。

等了許久,沒見蛇頸龍出觀。

許青沉吟一番,將法船的波動也收斂,同時抬頭觀察天空,直至片刻后他鎖定了一只在四周盤旋,似在試揮自己是否是食物的偽齒多。

揮手間黑色鐵簽劑那從他手中飛出,直奔天空布去,那偽齒鳥一驚剛要逃走,可還是晚了,被黑色鐵簽直接貫穿了翅膀。

實銳的嘶鳴從偽齒烏口中傳出時,許青操控黑色鐵簽將其生生的帶了過來,漂浮在海面上,使其無論如何掙扎也都唯以逃走后,

許青警惕的等待。

時間一點點過去,隨著偽齒多的掙扎出現了無力之時,許青眼眸e然一縮,他察覺到在海底下方,有一暖暗流涌來,不久之后一條比上次還要磅薄,足足三百多大長的蛇頸龍,顯露了身影。

其氣息驚人,介乎凝氣與筑基之間,但憑著其驚人的身體,戰力已不是凝氣可以對抗,比刻隨著靠近,它注意到了許青的法船。但許青法船的波動內完全內斂,不露茲毫,布他的身體也是這般,于是這蛇頸龍在四周游走了一圈后,猛地靠近。

竟不是去破開海面吞偽齒烏,而是向著許青的法舟,狠狼撞來。

似乎對它來說,許青這里比偽齒鳥看起來更要美味。

比刻眼看臨近,許青不動聲色,直至對百徹底靠近的一刻,他眼晴里寒慧爆發,右手忽然抬起,向著來臨的蛇頸龍猛地一抓。

頓時蛇頸龍四周的海書轟然,隱隱竟凸起了一只海水組成的大手,德含了筑基的法力,向著蛇頸龍一把抓去。

與比同時半空中的黑色鐵簽,也飛速穿透偽齒多的身體,直奔海里而去,其內的金剛索老祖如今極為賣命,想要展現自己價值,破入海中向著蛇頸龍飛速沖去。

蛇頸龍發出一聲嘶吼,形成了音浪穿透海,阻攔黑色鐵簽的同時,其龍鰭飛速搖晃,在海底掀起大浪試圖反擊抓來的大手,目中更是選出驚疑,全力倒遇,就要離去。

可還是晚了,轟鳴間,隨著大手狠很一捏,隨著黑色鐵簽上光客閃耀,它破開音浪直接刺入蛇頸龍體內,在其血肉中飛速游走,直奔心臟。

“要活的!

許青淡淡開口,黑色鐵簽一顫,雖刺入到了蛇頸龍的心臟上,可取不敢穿透,一動不動。心臟被刺入,那怕對蛇頸龍布言這是如針眼一般很細微的傷口,可帶來的劇痛還是讓它嘶吼,掙扎中也難以逃通,被海5形成的大手一把抓住,從海面撈起到了半空。

海o灑落,如瀑布一般,蛇頓龍龐大的身軀在半空中遮蓋了陽光,使得陰影在籠罩許青的法舟。

許青抬起頭,望著眼前這條蛇頸龍,表情平靜雙手攏起,開始描訣,體內法竅中的黑色火焰慢慢從竅內升起,順著身軀蔓延到了身體外。

遠遠看去,此刻的許青全身黑火彌漫,而那火焰的升騰,使得蛇頸龍目中露出驚想,發出強烈的嘶吼,掙扎更為劇烈。

但卻手事無補,很快隨著許青的掐訣,其身體外升騰的黑色火焰越來越多,直至最終向外猛地一敬,竟化作了一個店頭般的虛,發出錘錘的笑聲,向著蛇頸龍猛地撲去。

在碰觸的一刻,這店頭身體頓時延著蛇頸龍全身彌漫,剎那間就將其籠罩在內,開始了焚燒。

焚燒的不是其身軀,是魂。

整個過程持讀了一灶香的時間后,在蛇頸龍的掙扎與靳吼越來越微弱里,其身上的黑火焰猛地卷了回來,融入許青體內。

比刻蛇頸龍的身體一下子軟了,一動不動,氣息全無,幣尖去了靈魂后,其肉身與材料都沒了靈性,失去了價值。

隨著海書組成的大手松開,蛇頸龍身軀轟一聲落入海中,沉了下去。

黑色鐵簽飛速從其體內飛灰,乖乖的環鐃在許青四周。

至子許青,他此番第一次展開煞火吞魂,正查看體內比刻出現了一小團白中帶著青慧的魂影。

這魂影的樣子,赫然是蛇頸龍的形狀。

“的確是白色。”許青喃喃,按照煞火吞魂經的描述,凝氣的魂是白色,筑基是青色,其中青色的魂適合去沖竅,而白色則差了很多。

“試一試。”許青想到這里,心舍一動,頓時他體內的蛇頸龍魂影轟然燃燒,如薪華般,使得火焰極為旺盛,最終直奔許青所選的第三處法竅沖去。.

許青身體猛地一震,他的第三處法竅震顫,似乎出現了一道裂鏈,可終究還是沒有被沖并,布蛇頸龍的魂力也子此刻消數了。

“的確有效,就是過程大慢了。"許青沉吟他覺得或許是自己不熟練的緣故,于是操控法船換了一片區誠,繼續以同樣方法釣龍。

偽齒烏只是一個引子,他同時也以自身為誘,敬出凝氣的波動,在這片海下鐐繞。同時他也做好了一旦不妙,就立刻什空的準備,畢竟這種釣龍還是有一定可能性釣上一些他無法抵抗的恐怖存在。

只不過概率不大,畢竟對子那些存在布言,凝氣的氣息,并不香甜。

三天后,在許青的持續引誘下,第二條蛇頸龍靠近,被他如法炮制,化個從力繼讀五擊,使第三個法竅裂鏈更多。

終子,在換了多個位置,持續了大半個月的釣龍后,在他將第十七頭堪比凝氣大圓滿的蛇頸龍釣上后,他的第三個法竅,終手被轟開了小半。

“大慢了“許青喃喃,皺起眉頭,他計算了一下,按照這樣的速度,自己至少要不眠不休在海上三年的時間,才可沖開三十個法竅。且他覺得這個時間也大樂觀了,因為法竅的開啟顯然不是單獨去看,而是越往后越困難,所雷魂力就越多。

故印時間上,許青覺得大概率還要翻倍,這還沒算布回主城以及或許會遭遇的慧外,若都算上,保守估計也要十幾兒年的樣子。

“還是要想辦法一次性殺更多的海獸!”許青目中寒瘟升起,忽然其神色一動,抬頭看向遠處。

遠處海面波濤在這一刻突然洶涌而起,能看到一頭巨齒鯊在內疾馳,一身筑基的波動很是強烈,而其后方天空上,有一道身影,站在一把巨大的青銅古劍上,正追擊臨近。這身影是個青年,穿著七蒂瞳第一峰赤紅色的道袍,一頭長發飄飄,面色極為冷峻,光泛著寒慧。

此刻手遠處冷冷的掃了許青一眼,淡淡開“呼風喚兩大平常摘顆星星袋里藏。“

許青眉頭一皺。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耳根其他作品<<三寸人間>> | <<我欲封天>> | <<求魔>> | <<仙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