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之烽火歲月-第878章 火中取栗
更新時間:2015-09-28  作者: 我是巴圖魯   本書關鍵詞: 軍事 | 戰爭幻想 | 我是巴圖魯 | 少年之烽火歲月 
正文如下: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第878章火中取栗

第878章火中取栗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接受完物資的三三五團范團長想跟李勇打聽一下部隊的下一步行動計劃,也好讓他們團早做準備。

范天恩團長實在是找對人了,朝鮮戰爭持續了三年,其中的細節李勇不算清楚,但大事件基本都能了解個門清。

“此次戰役,你們三十八軍和五十軍具體由鄧華副司令員負責指揮,作戰計劃我不知道,即使知道了也不能說,只是有幾點想法想和你說一下。”

沉吟了一會的李勇慢慢說出來幾點建議,或者也叫忠告:“第一,打消速勝思想,要做長期與敵人交手的準備。第二,多儲備一些糧食和彈藥。第三,防御工事修建一定要堅固,要能抗住敵人的重炮直接轟炸,只有做到這些,我們才能少受損失,切記,切記。”

三三五團是一支很優秀的部隊,李勇當然不想讓他們受到太大損失,可是限于當時的條件,即使知道了歷史上的大事件,李勇也想不出什么太好的辦法來應對,也只好對范天恩團長提上幾條建議。

二次戰役過后,在志愿軍內部有一部分人產生了速勝思想,他們認為,敵人沒有什么了不起,只有用最快的速度把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趕下大海,部隊才能馬上回國,才能過上三十畝地一頭牛,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日子。

這種快速取勝的思想也叫一管牙膏主義,意思就是要象擠牙膏一樣。把聯合國軍從北到南一推就完,因為速勝思想的產生,致使部隊有了輕敵意思。而正是因為輕敵,才給后續的戰斗造成了不必要的損失。

“首長,長期是準備是多長?我們要在朝鮮打多長時間?不會要打一年吧!!”范天恩團長有點郁悶的問了一句。

也不怪范天恩團長郁悶,李勇給出來的建議有點不切實際,因為部隊現在正在攻擊前進,所有的部隊都在大踏步的向前追擊,而聯合國軍則是一路潰敗。在這樣的大環境下,這個小首長卻讓三三五團多修建防御工事。還強調修建的工事要能抗住敵人的重炮直接轟擊,這樣的建議不是與實際戰斗脫節嗎。

朝鮮戰爭要打一年?即使李勇告訴了范團長要做長期戰斗的思想準備,這個主力團長的團長也只是想到一年。

怎么回答范團長的問題?掰著手指頭告訴他朝鮮戰爭要打三年?最后是以三八線為界,敵我雙方各自在朝鮮半島占據一半的地盤?這樣的狀態一直延續了六十多年!!!這肯定不行。李勇也只能是很委婉的說道:“范團長,我又不是神仙,戰斗要打多長時間誰能說的準,但以我的估計,根據敵人的能力來計算,一年兩年是打不完的。”

李勇的建議讓范天恩很吃驚,一兩年都打不完的仗可真是夠戧。

看著范天恩團長吃驚的眼神,李勇哈哈大笑的說道:“范團長,物資都交給你了。至于怎么保護,怎么運輸就是你們三三五團的責任了,我們還有別的任務。馬上就出發,就此別過,后會有期。”

雪早就停了,中午的陽光讓被冰雪覆蓋的大地多了一絲暖意,氣溫也比凌晨高了許多,陽光透過樹肢的縫隙照射在人的身上后熱乎乎暖融融的。換上了全套的美式防寒裝備的小分隊精氣神十足,吃飽喝足后的戰士們接連打著哈欠。整個隊伍里都散發出了一股臃懶的氣息。

“他娘的,這要是能搬倒睡上一覺該有多好,看看那些美國佬的鴨絨睡袋,老子都想馬上鉆進去。”有的戰士私下悄悄的嘀咕著。

吃飽喝足了想睡覺?這可真是奢望了,小分隊的各級指揮員都在吆喝著,快起來,咱們要出發了。愛↑去△小↓說△網還有的在嚇唬自己的兵,說是出發晚了要被旅長踢屁股的。

在三三五團數千官兵驚訝和羨慕的目光注視下小分隊出發了,二十幾輛卡車組成的車隊浩浩蕩蕩排成了一大溜,前面還有兩輛美國佬的偵察車和一輛m46巴頓坦克。

這是全機械化設備摩托化行軍,李勇和戰士們又一次憑借自己的能力完成了換裝,看著小分隊的裝備,范天恩團長身邊有的戰士悄悄的問自己的團長:“這些家伙真的是咱們的人?他奶奶的,全身的洋貨色,不會是敵人假扮的吧!”

范團長則是隨手就給了這個戰士一巴掌后回答:“你小子牛肉罐頭吃多了撐著了是不是?人家是總部首長親自帶隊,消滅了敵人一個營,然后又把繳獲全部交給咱們,有這樣的敵人嗎!有嗎?”

不怪戰士們驚訝,小分隊全套的聯合國軍裝備,就連汽車和坦克上顯眼的大白色五角星都在證明這是一支敵人的部隊,三三五團的戰士們正是與這樣的部隊進行了數次血戰。

濕滑的路面上有一點點融化的跡象,這是陽光直接照射下形成的冰水混合物,但是因為環境溫度太低,陽光帶來的一點暖意馬上被酷寒抵消,融化后的一點雪水在路上堆積成了更為難走的冰棱子,一條條深淺不一的冰棱子讓老司機也望而生畏,好在小分隊有兩輛半履帶的裝甲偵察車在前面開路,鋼鐵履帶把路面上的冰棱子全部壓碎,加上后面還有一輛更為沉重的m46,碾壓完的道路還算是能勉強通過。

坐在最前面一輛裝甲偵察車上的當然還是小分隊的三排長也是獨立旅的偵察排長寧二子,和他并排坐在一起的是朝鮮人民軍的女戰士金英子。

并肩作戰有一段時間了,寧二子和金英子也成了無話不談的戰友,此刻的寧二子滿心的歡喜和驕傲,看著身后一長溜的車隊,寧二子揚著脖子說道:“金英子同志,見識到我們旅長的厲害了吧,實話跟你說,跟著我們旅長干就能打勝仗,這可是我的經驗。”

金英子顯然對跟著什么旅長干就能打勝仗的理論不贊同,按金英子的想法,寧二子喊的不過是口號而已,就算是口號也不應該喊什么跟著旅長就能打勝仗,而是應該喊‘跟著首相才能打勝仗’,但是為了不掉寧二子的面子,也只好含糊其詞的表示同意。

寧二子不管金英子的臉色只是在敷衍他,還自說自話:“想當年在大西北,我們旅牛的不得了,那家伙就等于是橫著走了,不管是國民黨的中央軍還是什么馬家軍,都被我們干的稀里嘩啦,你是沒看見那場面,真是他娘的過癮。”

金英子實在是忍受不了寧二子不停歇的吹噓,只好反駁道:“喂,我說寧二子同志,我們現在不在你說的那個什么大西北,而是在朝鮮,我們面對的也不是什么國民黨的軍隊,而是美帝國主義和他們的走狗武裝,我們要注意的是前面的敵人,不是聽你講故事。”

寧二子尷尬的笑了笑,把自己的注意力轉移到了對附近環境的觀察上。

雪后的天空蔚藍蔚藍的,只有幾簇淡淡的白云在高空隨意的飄散著,這是一個能見度很好的大晴天。

晴天好嗎?那可得看對誰來說,對完全沒有制空權,還處在交戰狀態的下志愿軍來說就不是什么好事情了。

二十幾輛卡車組成的車隊在光天化日行軍,長長的車隊是一個非常明顯的目標,聯合國軍的航空兵一但升空,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見,怎么才能在沒有制空權的情況下不受損失就成了一個迫在眉睫的問題。

防空?怎么防空?這是一個很讓人頭疼的問題,志愿軍所有的部隊,包括一線和后勤,都采取的是最苯的辦法,白天隱蔽晚上行動。

一線的作戰部隊采用晚上攻擊白天停止的辦法來與敵人交戰,這樣做能有效遏止敵人天上飛機對部隊的狂轟亂炸,可是這么做也有弊病,一個晚上解決不了的戰斗,待到天一亮,敵人在飛機大炮的掩護把丟失的陣地又搶占回去,而志愿軍一個夜晚的努力也宣告失敗。

正在行軍中的小分隊此刻遇到的就是與大部隊一樣的困難,如何來有效的組織防空?

采取夜晚行軍的策略肯定不行,在李勇的記憶里,聯合國軍在大潰敗的同時也對海量的物資采取了毀滅的辦法,在仁川、金鋪、富平一帶的戰略儲備被同時銷毀。

李勇帶領小分隊利用的是能快速機動的優勢,用火中取栗的辦法來打一個時間差,在聯合國軍負責對物資銷毀的部隊動手前搶出一杯羹來,等到晚上出發明顯是來不及了。

李勇這樣干能成功嗎?有沒有風險?

風險肯定有,打仗那能沒有風險,小分隊要去的地方,敵人的數量應該是二百多人小分隊的數倍,處在敵人堆里的風險一定非常大,但是成功的希望也肯定有,李勇知道負責銷毀物資的聯合國軍都是一些沒有太大戰斗力的后勤部隊,而且一門心思想逃跑,與這樣的敵人接觸上,憑借小分隊戰士們的戰斗力,李勇有信心從敵人的身上啃下一塊肉,還是狠狠的一大口。(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wap.aiquxs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