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神仙有個約會-(大結局)第八章 我反對!!
更新時間:2010-11-13  作者: 柳暗花溟   本書關鍵詞: 玄幻奇幻 | 柳暗花溟 | 我和神仙有個約會 
正文如下:
免費提供

“他怎么又偷跑過來了?”我驚訝地指著四不像。51書友上傳

四不像感覺到我們的出現,做為主辦方的代表,坐在主位的嘉賓,居然轉過身對我點頭哈腰,一臉諂媚。幸好電視臺還沒有直播,但有記者拍照也夠嗆啊。

對于我能夠參賽,這些天本來就有記者來探頭探腦了,而且有的不良媒體枉顧我們妖精客棧高朋滿座,回頭客百分之百,并且人人夸獎的事實,為了博關注,居然采用沒根據的妒忌者的謠言,說我們是憑美色出位。四大美男是吸引女客的,小九和變成女相的三個幫工是吸引男客人的,而我親身潛規則了主辦方。

對人類喜歡潑臟水的行為我已經很淡定了,但現在四不像來這么一出,不是讓我有苦說不出,坐實了我從沒犯過的罪名嗎?

“冥王真差勤。”孫悟空評論,“居然讓一個家伙在他手里逃了兩次,所以說,上回我把他的生死薄全劃掉,也怪不得我,是他管理不善么。”

罕見的,哪吒沒有反對他,而霍炎窩在我隨身攜帶的特制盒子里,聞言只跳動了幾下,倒沒立即竄出來表意見。

“先比賽吧,別為小事分神。”忘川安慰我。

我一想也對,狠狠瞪了四不像一眼,帶著兩個年輕坤氣,吸引無數眼球的幫手下去準備食材什么的。臨離開時,還聽到有人悄悄說,“我相信妖精客棧的菜色香味俱全了,至少色之一字上,連廚師帶伙計都很入眼哪。”

藝高人膽大,所以在比賽的時候我半點也不緊張,無論是刀功、造型、營養搭配和最后的烹飪火候,我都游刃有余。只是看著四不像試菜時的一臉陶醉,很想抽他。不過我遠遠和我師傅打了個招呼,他在自己做菜之余還品嘗了我的,之后贊嘆不已,由衷的說我這個徒弟比他做得好,贏得了場上的一片掌聲。

冷、熱、湯三道菜做完,已經過了整整半天時間了,而我的分數一直保持領先,但后面我師傅和另一家七星飯店的大廚還保持著對我的壓迫,假如在甜品上失敗,我也有可能得不到食神的稱號。

可我很有信心,所以當主持人問我要做什么甜品時,我大聲說出那四個字:情比金堅。

“哦,是創新菜品嗎?我們鼓勵創新,有創新人類才有進步。而且,也從沒女廚師得過食神的稱號,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主持人廢話完畢后,最后比賽開始。

很普通的、甚至是心形的形狀,外面點綴著七色的花瓣。但心形是以豆腐做的,染做紅寶石一樣漂亮的顏色,入口軟嫩香滑,可是其形不變,很堅固。

七色花瓣并不是真的花,而是以七種營養搭配絕妙的食材雕刻出來的,姿態優美真實,甚至還有露珠點綴其上,吃起來是七種不同的口味,象征著喜怒憂思悲恐驚等七種難以言表的人類情緒。這些情緒在戀愛的人身上會無限放大,吃起來自然也各有滋味。

這些東西放在細潤的鑲金邊白瓷盤里,造型華美動人,有深有寓意,再加上美味絕倫,怎么能不征服評委和現場觀眾呢?而且,這是我與忘川愛情感悟。最普通的愛,只要用心經營,也會成就美味人生的。

四不像更是吃得如癡如醉,差點當場掉眼淚。為了吃得美味而哭泣的,我生平還是一次看到。不過算了,我承諾給他做三頓飲而沒有實現諾言,今晚讓他如愿以償,也算我還了債。

最后的結果自不必說,我成為了一代女廚神,然后我成了名人,被無數燦爛光圈包圍,電視雜志采訪不斷,無數星級大飯店高薪聘請,妖精客棧人滿為患,全體成員怨聲裁道。

最后的最后,我們全體后悔了。

我只是喜歡廚藝、希望更多人品嘗到我烹調出的美味而已,并不是為了出名。這下,我不僅不能專心于自己的愛好,反而令所有人工作量加大,快樂變成了麻煩。//51zwet而四不像,天天跑來蹭吃蹭喝,被威脅毆打也不氣餒,直到被不耐煩至極的孫悟空扔回了洪荒界才作罷。

不過在臨走前,他為了多吃一口點心,又出賣了一條重要的消息,那個大賽的主辦人并不是他,是有幕后主便者。畢竟他就算有這個心,也沒這個力,一時之間弄不到這么多錢。而那個人……居然是忘川,他為了讓我開心,操辦了這場比賽,因為他覺得我需要在眾人面前證明自己,需要承認感。

“六天尊說想讓妖祖你事業愛情雙豐收。”四不像一邊往嘴里塞朗姆酒霜降草莓甜點一邊說,“他老人家說妖祖曾經是妖界神廚,自然也要做人界神廚,以后再成為洪荒界神廚,聽聽呀,三界神廚,多了不起。唉,這世人怎么沒人這么疼我呢?”

我看著他這么胡吃海塞,一次沒有教訓他,因為心里正hIgh呢。忘川不聲不響的為了哄我而做這么多事,我怎么會不感動呢?雖然,結局有點失控。只是……既然他說要我事業愛情又豐收,那么他最近又經常玩失蹤,是不是在準備什么呢?豐收?成功這些字眼都是表示“成果”什么的吧?但愿是我渴望的那個。那前些日子我辦夜睡得特別沉,也肯定是他為了操辦食神大賽的事,而對我施了法。

既然他要給我驚喜,玩人類男女間的小花招,我自然就應該配合,于是我在妖精客棧中下了封口令,不許任何一個人提及四不像的變節事件,假裝沉浸在“事業成功”的幸福中。

我等著愛情成功,只希望在這方面不要像事業成功時一樣失控。

然而令我失望的是,忘川這幾天不萬了人影,卻是去辦另一件事,并不是我所期望的。只因為付而旦的老爹對敗家子兒子特別失望,無心再展事業,要移民加拿大,所以轉手了大部分產業。

接手的,正是隱形富翁忘川。他是上神,錢又是真的,自然沒有人懷疑他的神秘背景。大約有懷疑的人,也會被施法屏蔽這個念頭吧?

付而旦和他的賤人女友侮辱和傷害我已經是兩年多前的事了,我幾乎已經忘記,但忘川卻小心眼兒的記著。也不知他跟付老頭兒怎么談的,大約是付老頭兒覺得兒子應該再受磨礪才能學好,所以高價收購這些產業的附加條件就是付大少爺得留下來做下屬員工。

其實根本不必這樣安排,只要付老頭臨走時不帶走付而旦,并且不給他留錢,他就只能還在“他家飯店”的后廚做雜工,反正之前他和楊脂玉一起做過,現在再上手也很熟練。

我從沒想過報復,但也從沒想過報復是如此痛快。當我做為飯店的新主人視察后廚時,我不僅看到我師傅欣慰和鼓勵的目光,原二廚和三廚的羨慕與妒忌,還看到不再衣著光鮮、趾高氣揚的付而旦和楊脂玉無措的看著我,有著巴結和恐懼,生怕我炒他們的魷魚,斷了他們最后的生路。當然,還有地位顛倒的不甘和羞愧。

那感覺……真是美啊!

曾經嘲笑我的一無所有,現在他們卻失去了一切。不過我雖然心里很爽,卻還是要求后廚的不要欺侮他們。我受過那樣的傷害,如今不,會再這樣傷害別人,只求一視同仁。

人,無論如何,一顆心不能向惡,不然總沒有好下場的。

現在我擁有了一家大飯店,因為員工眾多,妖精客棧的原人手也不用大累了,可以專心做些降妖除魔的工作,又由于我女廚神的名聲,飯店的生意好到爆。一切,似乎都很完姜,除了我那個愛情豐收……

忘川,不是忘了吧?或者,他在搞什么怪?

我心里忐忑不安。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初夏時節,我幾乎要沉不住氣的時候,有一天晚上我又睡得很沉,醒來時現自己不是在妖精客棧付氏的飯店也被我改名為妖精客棧了,而是在一個奇怪的房間里,屋外似乎很黑暗,影影綽綽的有光影浮動。房間內,擺著一件衣服。白色的……婚紗!

我幾乎一躍而起,心里狂跳不止。

再看那件婚紗,美麗得難以形容,不是式樣或者設計的美感,而是質料。似紗非紗,似綢非碉,似錦非錦……不是人界的東西。

怎么回事?

正當我疑感時,兩個人走了進來。

“胡姥姥?”我大吃一驚。看到胡姥姥,證明我回了洪荒界了。我怎么回來的?為什么要回來?這婚紗……是忘川要娶我時穿的嗎?他人哩?千算萬算,就是沒想剄這個情況。

“您怎么來了?”我又問。

“我家小六子的大喜之日,我怎么能不來?”胡姥姥笑著抹了幾滴眼淚,“你媽和兩個姨媽不在了,我就是你的娘家。出嫁的姑娘,沒有娘家可怎么行?”

出嫁?!好吧,確定了。但忘川也太大男人了,這么大個事,直接就把我連昏帶來了,怎么感覺像搶親?

“于是……這是六天尊殿下送給姐姐的婚鈔。六天尊說了,知道姐姐等急了,可是要讓仙女們以云霞織出這件衣服,實在需要些時間。這已經是最快了,也用了半年時間。”小九走過去,羨慕的摸摸婚紗。

原來啊,他一直知道我的心意,可卻裝作不知道,實際上是暗中籌備去了。

“真不理解現在的年輕人了,嫁人是大好日子,為什么要穿白的?”胡姥姥咕噥著。

我微笑不語,把婚紗棒起,放在臉頰上摩挲,感覺到忘川的心意,分外甜蜜。

“于是……快準備吧,吉時就要到了。”小九興奮的催促我,“地藏王菩薩不能等太久的。”

“你說誰?”

“于是……地藏王菩薩啊。”小就一幅受不你的神情,“六天尊對姐姐真好,請了地藏王菩薩主婚呢。還有冥王是見證人,哮天犬和肉包是伴郎和伴娘,姥姥、三哥和我,還有咱們全妖族的人都是娘家客,平馬滾大哥,霍炎和十四山的人是男方家人。哦,對了,孫又圣、哪吒三太子是咱們這邊的,應龍歸在那邊。”

“魔童哩?”我迷迷糊糊地問。

“他說會來炸掉地獄路,已經被小天庭派人看管起來了。”胡姥姥笑道,“這小子不依不饒的,吵鬧不休,果然是年紀小,精力太旺盛了。”

“啊?地獄路!”我哀嘆,簡直受不了了。

地獄路就是當初我穿越到洪荒界時走的一條路,直通地藏王菩薩鎮著的懸崖火海。

天哪,雖然地藏王菩薩很偉大,但哪有人結婚是在地獄里,由地藏王菩薩主婚,冥王殿下見證的。我們這是冥婚嗎?真服了忘川了。

我理解他想給我特殊婚禮的想法,但這也……這也……太囧了吧?

我心情復雜矛盾,又是即將嫁人的欣喜,又是難以置信的感覺;又是覺得高興,又有些莫名其妙的慌亂;又是感覺真實,可又是覺得一切盡是虛幻。就在這種患得患失的情緒中,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完成的換裝和打扮,直到被三哥挽著,走上鋪滿彼岸花的地獄路,腦子里還一片混亂。

一切太古怪了,明明周圍全是古裝人,可婚禮卻是西式的,兩邊座位上坐滿了奇形怪狀的人,因為是在洪荒界嘛,好多人并沒有變成人形。一條通向圣壇的路,其實是通向的是懸崖火海之處,地上鋪的不是玫瑰話,而是彼岸花。

天哪天哪天哪,這是什么情況?我的驚喜都變成驚慌了。若以特殊論,我相信沒有人的婚禮比我的更另類了。忘川是想讓我體驗與眾不同的婚禮,可這也太過了,他怎么就沒考慮到我的承受能力?

好在,站在路盡頭的那個人是對的。白金色的長在昏暗中也熠熠生輝,挺拔的身軀、無敵的氣勢、高貴的姿態……

算了,人對了,一切都無所謂!

包括出低沉喜悅聲音的伴郎哮天犬和見了我就興奮狂叫,脫離伴娘位置,直撲到我懷里的伴娘肉包。還有我的妖族子民,十四山的原叛黨,小天庭里來觀禮的人,孟婆和一眾鬼差無常,以及就算藏身迷霧中,也讓人感覺情緒陰沉的冥王殿下。

不過,當我看到地藏王菩薩慈悲的佛顏,我的心安定了下來,開始堅信我會得到最好的祝福,盡管是身處地獄之中,踩著血一樣的花朵。

我不知道忘川是如何做到的,居然讓地藏王菩薩說著西式婚禮中牧師那樣的問話,程序和電影里的西式婚禮一樣,諦聽充當了圣童的角色,一本正經的頭頂著小錦盒,里面放著兩枚杠寶石戒指。

“這是當初為你煉心時剩下的碎寶石做的,意義重大。”我心里傳來諦聽的話,“祝你這段神妖之戀修成正果。”

我做夢一般抬頭仰望……

不是新郎,我愛的忘川,不是我愿匍匐于其腳下的菩薩,不是從賓客,而是虛空處,因我還是迷迷糊糊的。

“有人對他們的結合持有異議嗎?”地藏王菩薩問。如果沒人搗亂,我們就會被宣布結為夫妻了吧?這只是個程序。

然而……可是……偏偏……

“我反對!”一個稚嫩的聲音從后排賓客中傳出。

忘川面色一沉,目射寒光。

我連忙扭住他,怕他大喜的日子飆。

“胡六六是我的老婆。”稚嫩聲音的主人,也就是魔童越眾而出,“當初是上任狐族長老親口把她許給我的。現在雖然那人已經沒了,但約定就是約定。忘川,把我老婆還給我!”

“這么說,我似乎也記起來了。”一團火苗突地躥了出來,“胡六六好像嫁給過我,一女怎可嫁二夫?快給我過來!”

“那我也反對!”孫悟空站了起來,“沒有原因,我就是反對。”

“我還反對呢。”哪吒起哄,“溫柔鄉就是英雄冢,我二哥一世英雄,怎可娶妻。

“切,那我更反對。我家六六是九尾天狐誒,怎么能嫁得這么寒酸?”

“于是……我反對。”

“我反對!”

“我兵對!”

“我反對!”

一時之間,哪里還是婚禮,簡直成了批斗大會,反對聲此起彼伏,有的反對者,我根本不認識。我想這就是洪荒界吧,所有人都唯恐天下不亂,不管是神,還是妖魔鬼怪。我最不想看到的結果出現了,所謂的事業愛情雙豐收,忘川想為我實現的美好愿望,結果全部失控。而且這一次此上一次還厲害。

忘川筆直地站著,臉上有淡淡的嘲諷,那更像是傲慢,意思很明顯,哪怕天地都反對,也不能奈他何。他要娶我,就沒有人攔得住。

于是,我起了惡作劇之心,弱弱地抬起手說,“我……我其實也反對。內個……你還沒向我求婚呢,理論上你這是搶親,我不能嫁給你。”

全場靜默,忘川瞇起眼睛,很危險。

沉默很有張力,地獄路上滿是工爆炸的氣息。然而就在這時,一向不茍言笑的冥王突然破天荒的大笑起來,指著忘川,手指都抖了。

“你啊你啊……成了全洪荒界的笑柄了吧?這則軼事怕是幾千幾萬年的談資了。我讓你狂妄、讓你無禮,現世報,來得快啊!”那樣高高在上,嚴肅認真、公正強大的存在,這時候居然幸災樂禍,還說出這么弱智、份的話來。

忘川愣了一陣,卻沒有怒,只突然笑瞇瞇地俯向我,“胡六六,看起來,咱們兩個又得私下里、私自的,好好的,談談!”最后兩個字,他是咬牙說出的。

我,我想跑。

可是卻給捉到一個懷抱中,并且當著幾乎全洪荒界的人的面,被抱著飛到遠方無人處!

||||返回頂端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