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法師-第二百七十五章 峰回路轉
更新時間:2015-04-30  作者: 禾早   本書關鍵詞: 游戲競技 | 虛擬網游 | 禾早 | 第一法師 
正文如下:
這些天收集材料做任務的時候,夜色也沒少把變異鳳凰放出來混經驗,所以現在這只肥鳥也有92級了,這等級比起夜色還差點,但當個打手,給蘭頓制造一點傷害是沒什么問題了,它一出現就發出了一聲嘹亮的鳳唳,飛撲到蘭頓的頭頂,噴吐出一道熾熱的火焰,與此同時,被夜色召喚出來的水元素也向蘭頓飛射出一道水箭。

這兩只寵物的仇恨只要不超過沁水血色,暫時是不會被蘭頓當成攻擊目標的,夜色正好趁此機會使用了喚醒術,她現在技能升級點多,喚醒術也被她升到了滿級,能在10秒之內,替她恢復80的法力值了,很大程度的提高了她的持續戰斗能力。

夜色這邊法力值耗盡的危機暫時已經緩解了,寒光那邊自然也有他的辦法,他連藥劑帶卷軸順便再使用了一下冥想技能,法力值也差不多恢復了一大半。

戰斗仍在繼續進行,接下來蘭頓又施放過兩次會飛旋爆烈的火球,由于已經找到了應對的法子,那些火球還沒聚夠威力,就都在第一時間里被沁水血色打掉了,沒有再出現那種火球追著人滿場跑的驚險狀況。

不過蘭頓的其它法術就沒那么容易破解了,基本只能靠保持距離來躲避,所以沁水血色這個頂在前面當肉盾的mt還是次次都中招,寒光召喚出來的兩名惡魔精英也因為攻擊時必須接近目標而掉血飛快,沒多久就被蘭頓干掉了,最后場上的寵物只剩下夜色召喚出來的變異鳳凰和水元素,它們的攻擊方式都是遠程,相對安全了很多。

推boss的時候。一般都是開場和收尾這兩個階段傷亡嚴重,中間階段反而打得比較平穩,可以說夜色他們打到現在,就已經進入了戰況僵持的狀態,他們與蘭頓一時半會的誰也奈何不了誰,只能拼損耗,看是蘭頓先掉光了生命值。還是他們這邊的治療先耗盡法力值。

結果其實很沒懸念。場上只剩下夜色他們三人,dps太弱了!dps一弱,boss蘭頓的生命值就掉得慢了。等于變相的延長了戰斗的時間,在這個過程中夜色他們承受到的傷害和消耗掉的法力值也就跟著成倍的增長,此消彼長之下,勝敗其實是意料中事。

這一點顯而易見。所有人都看出來了,因此圍觀的人群里不斷的有嘆氣聲響起。大家都覺得這樣子戰敗實在太可惜了,已經被淘汰出場的鏗鏘玫瑰等人憂心之余更是連連自責,覺得夜色他們之所以會陷入如此被動的局面,都是被自己拖累的。

然而不管玩家們如何嘆息。鏗鏘玫瑰等人如何自責,隨著時間的推移,勝利的天平還是如同意料的一般。漸漸的移向了蘭頓。

先是寒光的法力值徹底耗盡了,所有能夠恢復法力值的法術他都用過了。卷軸也用完了,藥水的冷卻時間又還沒到,他的確也是沒辦法了,所以干脆提著法杖,上去直接敲擊蘭頓了。

他這舉動無疑就是自殺,圍觀的玩家們頓時嘩然了起來,他們沒想到寒光竟然放棄得如此輕易!

“別上去打啊,離遠點等著法力值自動恢復,不是還能再堅持一會么?”

“是啊!寒光你別放棄啊,夜色的法力值還沒有耗光呢!”

有些玩家忍不住就沖著寒光叫喊了起來,即便他們知道寒光要是照著他們的話做,也只是在茍延殘喘,因為缺了治療沁水血色很快就會被淘汰出場,而沒有沁水血色在前面擋著做盾牌的話,夜色和寒光這兩個防御脆弱的遠程,也會迅速的被boss轟擊下場。

寒光對那些嘩然驚呼都充耳不聞,置之不理,仍然專注在自己的攻擊上,盡管他用傳說級的法杖敲擊boss,也僅能敲出三四百點的傷害數值。

這點傷害對蘭頓來說簡直就像是被螞蟻給叮咬了一般,沒有任何威脅,接下來他一個寒冰爆破,寒光的生命值就下去了一半。

寒冰爆破帶擊退和冰凍效果,寒光掉血的同時被彈到10碼之外,這時他的法力值稍稍的自動恢復了一點,剛好夠他給與他一起中招的沁水血色丟個恢復術和驅散術,他自己則頂著半截血,帶著冰凍的debuff,行動遲緩的挪到了蘭頓面前,又提起法杖努力的敲擊起來。

這得是有多想不開,才能如此堅定執著的自殺啊!

圍觀的玩家們看見這一幕后都是無語,覺得寒光一定是受刺激太大,理智斷裂了,不然他何必要堅持自殺呢?蘭頓是帶智商的任務boss,真要放棄戰斗,不想繼續打的話,直接認輸就可以了!不過話說回來,玩家們無語歸無語,看見寒光這游戲里知名度最高的大神被一個npc虐到如此地步,他們的情緒也莫名的復雜了起來,不少人微紅了眼圈,一直在狠狠自責內疚的淺墨更是沒忍住,捂著嘴無聲的落下了眼淚。

只是下一刻,這些還在替寒光難過的玩家們就神色一僵,再次無語了起來。

他們的情緒之所以如此逆轉,是因為接下來boss蘭頓又放了個大招,寒光沒躲沒閃就直接挨了這一下,生命值立刻掉到了底,可奇怪的是系統不但沒有將他踢下場去,反而在這一刻,將他的生命值和法力值都瞬間回滿,然后寒光這貨就嘴角一揚,露出了一個得意洋洋的笑容,顯然這一切都早在他的預料之中。

混蛋!既然這一切都早有預料,那他之前干嘛一副決然赴死的煽情模樣啊?!

圍觀的玩家們立刻替自己的自作多情感到慚愧了,當然更多的是受騙上當的郁憤,有個別剛才紅了眼圈的,都想沖上場去把寒光暴打一頓了!不過,壓下這些情緒不提,他們也很納悶,不知道寒光究竟做了什么,才會有如此轉折的情況出現。

“升級是不可能的,boss又沒死,沒經驗的。”

“也沒看見他做什么其它的小動作,應該不是藥劑和卷軸的效果。”

“哎,游戲里難道有什么瞬間就可以滿血滿法力值的道具?”

“那就說不準了,游戲里一切都皆有可能。”

圍觀的玩家們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只是很少有人猜到真相,因為真相和沁水血色先前使用的有限免疫藥水一樣,實在太不值一提了,寒光他只是在挑戰開始前,被團隊里的召喚師幽魅櫻習慣性的用靈魂石綁定了靈魂而已,這個法術可以維持一個小時,效果是被綁定的人在死亡后能夠原地復活。

當然,由于他們參與的這場挑戰只是點到即止,不會真正有人死亡,所以寒光事先也不確定這法術到底能不能生效,他只知道他如果不賭上這么一把,那這場挑戰他們十有要輸,賭的話還能多兩三分贏的希望,權衡了利弊之后,他果斷的賭了,大不了賭輸了就重頭再來唄!

好在最后他還是賭贏了,系統在他的生命值降到最后1點時,判斷他已經“死亡”,如果沒有靈魂綁定他肯定就被直接踢出場了,但有了靈魂綁定,系統則允許他重新“復活”,圍觀的那些玩家們猜不到真相,也是因為寒光沒有真正死亡,所以他們進入了思維的誤區,而且一般的靈魂綁定,只能讓玩家在復活時擁有20的生命值和法力值,還要承受10分鐘的虛弱時間,幽魅櫻的靈魂綁定卻是加滿了技能升級點的,效果翻了數倍,也沒有虛弱時間的問題。

寒光“復活”后,第一件事就是飛快的遠離了boss蘭頓,緊接著又去治療沁水血色,把他從死亡的邊緣線上拉了回來后,三個人又再次的埋頭苦殺了起來。

這場挑戰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峰回路轉的情況,不單是圍觀的玩家們覺得夜色他們簡直堪比打不死的小強,就連boss蘭頓都感覺有些頭疼起來,因為戰斗的時間拖得太長了,他的生命值就算掉得很慢,也還是一直在掉,要是繼續這樣無止無境磨下去的話,他沒準還真有可能被慢慢磨死。

蘭頓感受到危機后,很快又加快了攻擊的節奏,試圖盡早的結束這場戰斗,這在夜色他們看來,是boss終于進入了最后的狂化狀態,只要堅持住,他們還是有希望贏的,于是也竭盡全力的回擊著。

戰斗愈來愈激烈,雙方開始進行最后的死戰!

不得不說,玩家們的戰斗持久力,還是拼不過恢復速度飛快的boss,漫長而又短暫的十分鐘過后,不單是寒光再次耗盡了他省了又省的法力值,就連夜色也徹底的陷入了法力值枯竭的困境,只剩下沁水血色和夜色召喚出來的兩只寵物還在努力的攻擊了。

蘭頓根據仇恨值的強弱,先是一個大招把只剩一小截生命值的沁水血色給橫掃出場,接著又三下五除二的干掉了夜色召喚的變異鳳凰和水元素,然后在圍觀玩家們的一片嘆息哀怨聲中,他盯著失去了戰斗能力的夜色和寒光,很有風度的微微一笑,終于有機會說出了他憋了很久的臺詞——

“我看你們還是徹底認輸,重新挑戰吧!”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禾早其他作品<<顧盼生歡>> | <<紅杏泄春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