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醒之路-第九百二十九章 全力
更新時間:2018-06-13  作者: 蝴蝶藍   本書關鍵詞: 玄幻小說 | 東方玄幻 | 天醒之路 | 蝴蝶藍 | 天醒之路最新章節 | 蝴蝶藍 | 天醒之路 
正文如下:
第九百二十九章全力

第九百二十九章全力

蘇唐再揮手,沒朝著營嘯清空的那片,而是將冷青丟向了又一片人。營嘯聲勢再盛,總也看得見感知得到,可冷青卻是看不到也發現不了。云深不知處將她的魄之力很好地隱藏著,人影乍現時,冷青的手已切到了他們的要害。

在暗黑學院這種被視為邪門歪道的地方,冷青都會被稱為小魔女,她的手段可想而知。這一出手沒有絲毫留手的余地,翻飛的血花在蒼茫潔白的冰川之中看起來極為妖艷,只一剎那,就已倒下了四人,剛剛顯露身影的冷青又已經不見。

“小心,是云深不知處!”有人叫著。

到底都是關外苦寒之地的,就算沒有直接打過交道,總也聽過傳聞,不像關內對暗黑學院的情況那樣一無所知。叫破了冷青的神兵后,那些自認沒手段可以找到這神兵隱藏魄之力的人紛紛退散,卻是扭頭全攻向了營嘯。

刷刷刷!

冷青的身影再度出現時,又有三人倒下。她的去向并不是朝著營嘯那邊,顯然也沒有要去相助的意思。暗黑三小只之間這別扭的關系就算是孩子般的幼稚卻也是他們固執堅持的。冷青不理會被圍上的營嘯,同蘇唐一起沖上來的許唯風也看都沒看那邊,而是望著營嘯吸引后對方露出的空當直沖了過去。

“你們真不管他了嗎?”蘇唐叫道。

“他能照顧好自己。”許唯風篤定地說道。

“你這算是信任還是推脫?”蘇唐說。

“那自然是推脫。”許唯風說道。

“不,應該說是畏懼!”那邊營嘯竟然還在聽著兩人說話,而且還接了話,跟著他身上的魄之力便已可以明顯感知到的程度急劇升級,與空氣發生的摩擦碰撞,竟像是柴火在熊熊燃燒的火堆里似的噼啪作響。

這異象讓圍攻著他的人都驚呆了。較弱一點的攻擊此時落向營嘯時,魄之力就仿佛落入火堆的水滴一般瞬間就被蒸發。魄之力包裹著營嘯,仿佛一件戰衣。

苦寒之地一直以來都有流傳,暗黑二路的營嘯或許是力之魄覺醒的緣故,魄之力十分旺盛,旺盛到自己都無法完全控制。

這樣的話,那該怎么辦?

眼下所有人看到答案了,旺盛的魄之力被營嘯披到了身上,仿佛神兵一般成了他的護甲。所有攻擊都被這護甲擋下了,跟著護甲便轉守為攻,隨著營嘯張開雙臂的一聲咆哮,魄之力爆散開去,以營嘯為中心,瞬間向著四周席卷而去。

“看到沒有,他是想連我們都一起殺掉。”許唯風叫道,動作變得更加輕捷敏捷起來。而冷青這時又不見了身影,而蘇唐,血力子的強悍血脈,讓她不會對任何來自于力之魄的攻擊感到威脅。營嘯的實力,也是以力之魄為中心,此時爆散開的魄之力同樣是。蘇唐就站在這樣的沖擊中,任由發絲和衣飾亂飛,臉上卻絲毫不為所動,反倒是朝著營嘯在的方向又邁近了一步。

其他人卻哪有她這樣的承受力。被營嘯這一擊掃到的,不是飛向半空便是直接倒地,許唯風的身形便在此間穿梭著,他把這些人當成了護盾,營嘯的魄之力掃來時便躲到這些人的身后,然后不斷更換的掩體,有空暇的時間就在這些掩體上補上一擊。

站在坡上準備阻攔三人的好說也有四五十人,但就這么三兩下的功夫,站著的便已經不剩幾個了。

營嘯長出了口氣,身子搖晃了下。就在他身遭游走了一圈的許唯風見狀正要上前,蘇唐卻已經先一步到達,扶住了營嘯。不過許唯風的模樣她卻已經看在眼中,笑著望向他道:“你來扶?”

“我是想去殺他的。”許唯風冷漠臉。

“不要給他機會。”營嘯這一擊看來耗費不小,從來都是中氣十足模樣的他,此時說話竟然有點有氣無力。

幸存的幾個敵人此時看他這模樣又起了心思,但還沒等他們怎樣呢,血花便已在他們身上飛起。冷青出手,將他們幾個也全解決了。

全軍覆滅。

還在峽谷對面的林天儀臉上現出訝色,那些正從那一邊山坡滑下來想來追趕的人們步伐明顯開始猶豫。

他們這邊的人數沒比對面更多,實力也沒比對面更強,要敵得住對面這四人并活捉其中一位,好像有些不現實呀!所有人都在這樣想著,而后一起看向他們這邊與對面唯一的區別:多出來的林天儀。

“看,這不是做得到嗎?”算下來還沒怎么出手的蘇唐對三人說道。

三人不搭話。

剛才這剎那間的戰斗,雖然三人是各玩各的,可在無形中終究還是打出了配合:營嘯吸引注意力,冷青將人進一步逼向他那邊,然后營嘯發動群攻,許唯風出手開始補刀,冷青解決殘留,數十人,剎那間被他們全數擊殺。憑他們當中任何一人,都無法做到這種程度,這也是開始他們覺得麻煩的原因。結果在蘇唐帶動下,戰斗的本能以及相互的了解讓他們打出很好的配合,當然,這是他們絕不會承認的。

“只是相互利用而已。”許唯風說。

“冷青在哪?當心她。”營嘯不住地叫道,他現在有點弱,很怕冷青神不知鬼不覺地靠上來把他干掉。

冷青的身影出現了,過來離他十分近,這讓已經沒什么力氣的營嘯不知從哪生出一股勁,猛然朝旁閃了一步。

蘇唐也算很努力地配合了,向前走了步,算是將營嘯護在了身后。

冷青冷冷掃了眼,不再理會,望向了對面,抬手,指向了林天儀。

“這里不是北斗學院。”她說。

“這不是廢話嗎?”不用林天儀回應,這邊就已經有人在拆臺,許唯風很是鄙夷地說道。

林天儀卻已經聽出冷青這話的意思。

在北斗學院,暗黑學院是人人喊打的存在,他們肯定要有所收斂,盡可能不去引人注目。

可在這里,他們全無這樣的束縛,可以毫無保留的盡力施為。

林天儀揚起了一只手,所有人停下,但也沒有就此退卻。

“我們走。”冷青這邊說道。

蘇唐笑了笑。

或許冷青并沒有在意,也沒有想那么多。

可是她剛剛說的,確實是“我們”。

這個月又要搬一次家了,回首我的章末,感覺記錄著我的輾轉。

本書來自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