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寧-第438章 相像
更新時間:2014-12-26  作者: 意遲遲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閨寧 | 意遲遲 | 好看小說 | 意遲遲 | 閨寧 
正文如下:
謝姝寧回頭去看,簾櫳被挑起,自外走進來兩個人。

燕淮先瞧見了她,沖她彎了彎唇角,眼神卻還是疑惑的,可見仍是未曾想明白云詹先生怎地突然想要見他。緊接著,紀鋆亦緩步走了進來,先同謝姝寧見過禮,便收回了視線。

人既已都到了暖閣,謝姝寧便也不便再繼續留下去,就同云詹先生先行告退,避開了去,又讓青翡幾個送上了茶水,這便留了他們在里頭說話。

云詹先生照舊捧著熱茶,腿上覆著薄毯,努力挺直了腰背坐在太師椅上。他先見著的燕淮,嘴角翕動,似要開口,卻突然瞥見走在后頭的那人,頓時身形一僵,連帶著皺巴巴的那張老臉也霎時被凍住,連眉角都不再動彈分毫。

怎么會這么像?!

暖閣里被謝姝寧特地吩咐人點了火盆,此刻融融暖意不時從西北角漸次涌上心頭,匯入四肢百骸。他手里端著的也是溫熱的茶水,透過瓷杯,暖意一點一點印在他的指腹上,連帶著骨頭縫隙間都似乎被溫暖的春意給填滿了。

再加上他已喝了半盞,肚腹中亦是暖洋洋的一片。

可當他看清楚同燕淮一同入內的那個年輕人時,這些叫人渾身舒坦的暖意便如潮水退去般,眨眼間便消去了,只留下一陣又一陣的冷,冷得叫人想要哆嗦想要顫抖。

云詹先生清楚地感覺到自己隱在薄毯下的兩條腿在輕輕地發著抖。一下下,左膝撞擊右膝,咔噠輕響。

可他怎么也止不住這股子冷意。甚至于慢慢的,連他捧著茶杯的手,也開始顫了顫。若非里頭只剩下半盞溫茶,只怕這會已是沿著杯口灑落出來,燙紅了他干瘦的手背。

“云先生,可還好?”

他聽到陌生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心神一震。沙啞的嗓音便從自己口中吐露了出來:“好好,都好……”

說著話。他勉強鎮定了兩分,遂朝著燕淮望去,喑啞地問道:“不知這位是?”

“是我師兄,今日恰巧在場。聽聞您來了,便想著該來拜見一番。”燕淮笑著解釋,上前接過云詹先生手里的茶杯,重新沏了一盞。

云詹先生迷迷糊糊地點著頭,一時想不出話來說。

——實在是太像了!

眼前的年輕人,像極了年輕時的靖王!

眉眼五官,都是像極,連說話時微微勾起的唇角弧度,都仿佛一模一樣。

他的面色漸漸的白了。

而且他早前還對燕淮的身份頗為猶疑。畢竟大萬氏早已亡故多年,許多事他也都只是猜測,并無憑據。可此時此刻。當眼前的兩個年輕人站在一處時,他心頭的那點疑慮,竟是在頃刻間盡數消失。

燕淮口中的師兄,生得同年輕時的靖王如出一轍。而燕淮,站在他身旁,卻同他也生得很有幾分相似。

但單看神態氣息。比起年長的師兄來說,燕淮反倒像當初的靖王更多一些。

云詹先生自己也是糊涂了。說不明白究竟為何會是這樣,可他只這般看著,同他們共處一室,便覺得自己沒有想錯。

不論是哪一個,身上都帶著年輕靖王身上的影子。

這大抵,便是血脈的力量……

他忽然有些啞然,掌心冒汗。

他垂下眸去,盯著茶杯里的暗綠浮葉,還有因為自己輕顫著的手而一圈圈蕩漾開去的漣漪,在心里飛快地掐算著來人若是靖王之子,該是哪一位。昔年他還未離開靖王時,靖王膝下的子嗣尚且單薄。

瞞了大萬氏的事,跟著靖王離京遠赴外地,并沒有過多久,他就離了靖王。

仔細算一算,那還是燕淮出生之前的事,彼時靖王膝下還只有二子。倆個孩子都是庶出的,但小的那個卻是一落地便被靖王妃抱到了身邊教養。后來的事,他雖不曾親歷,但稍加推算也就能看得清楚。只要王妃一日沒有自己的孩子,那個庶子就會被王妃視若己出。世子的頭銜,自然也會落在他的頭上。

他看一眼紀鋆,觀他穿戴,觀他人貌,直覺告訴他,眼前這人便是當年的那個孩子。

思及此,云詹先生不禁唬了一跳。

燕淮怎地跟靖王府的世子爺攪合在了一處?

莫非,他早已知悉了自己的真實身世?又或是,靖王知道了他當年隱瞞下的事,派了人入京來?

可他若是知道了,又是何時得知?

只是一瞬間,他腦海里就被紛雜的思緒填得滿滿當當,又錯綜交雜,攪成了一團漿糊。

那些原先已涌到他嗓子眼的話,陡然之間又悉數咽了下去。

他憂心自己命不久矣,心結難消,不忍帶進棺木中去,這才在反復思量過后決定告知燕淮,誰曾想見到了燕淮,卻也同時見到了另一個人。他有意避開靖王府,當年才會遠去塞外,后又慣于隱居。他愧對舊主,不敢見其面,聞其聲,今天卻在突然之間看到了一個同他記憶中的靖王如出一轍的人。

云詹先生再次猶豫了。

好在紀鋆并不曾久留,他的確只是順道來拜見一番云詹先生,問候了幾句,便先行離開了。

燕淮送了幾步,回來后自進暖閣,陪著云詹先生,這才問及云詹先生此番來東城的用意。

云詹先生勉強笑了笑,指了一旁擱著的一物道:“知你擅箭術,想著我這原有一把早年在塞外時得到的好弓,留著也是無用,倒不如尋出來給你,便當是你同阿蠻成親的賀禮。”

“您使人送來,又或是喊我去取都可,何必特地來一趟,累著自己。”燕淮循著他手指的方向走了過去,取出東西來一看,果真是把好弓,便鄭重道了謝。

云詹先生又說了幾句話,便推說犯困,要去歇著。

燕淮就讓人送了他下去躺著,將弓收了。

不多時,謝姝寧得了消息來找他,問:“師父都說了些什么?”

“什么也沒提。”燕淮指了那把弓給她看,“只說是突然想起自己還有把好弓在,特地送來與我。”

謝姝寧微微一愣,“只是如此?”

她疑惑,燕淮也是疑惑。

他搖了搖頭,道:“云先生不是想一出是一出的人,若只是為了這把弓,他理應不會親自來這一趟才是。”

“何況如果只是為了這個,命我回頭轉交給你也就是了,為何非得親自見上一面?”謝姝寧忍不住蹙了蹙眉頭,琢磨著,“師父顯然是有話想要同你說,這才想著要見你一面。”

可究竟為了說什么?

倆人卻都是一頭霧水,誰也想不出個由頭來。

燕淮垂眸思量了一會,眉目間看不出是何神色,只突然道:“見著七師兄之前,云先生的確是有話想說的。你方才不在場,不曾瞧見,云詹先生見到七師兄的那一瞬間,面色都變了。”

“哦?”謝姝寧很驚訝。

燕淮頷首,也不笑,正色說道:“瞧著,像是久別重逢,再見故人。”

謝姝寧更為詫異:“這怎么可能?”云詹先生是當年和舅舅一起入的京,在此之前,一直都居于塞外。紀鋆雖然也在塞外住過數年,可彼時他鮮少跟燕淮分開而行,若云詹先生認識紀鋆,自然也應當認識燕淮。更何況,云詹先生入京已經很多年,就算曾經見過他們,見到的也應該是還未長開的孩童面貌,而今即便見著了,也不會立即認出來才是。

“云先生昔年定居塞外之前的事,想必無人知曉。”燕淮回憶著方才云詹先生的異樣,思緒漸漸飄遠。

有些事,時日久遠了,他們也就都未曾查過。

而今想來,卻仿佛處處玄機,叫人如墜云霧之中,辨不清方向。

他們揣測著云詹先生未說出口的話,紀鋆亦是如此。

都是眼睛毒辣,觀察入微的人,云詹先生的古怪,燕淮能察覺,紀鋆自然也察覺到了。

然而紀鋆并不認得云詹先生,他甚至想不出自己此生是否同那個病弱老者見過面。

可疑心既然生了,少不得就要查上一查。

云詹先生,卻在服藥后,昏沉沉睡了過去。這一睡,便睡了漫長的一整天。至翌日天明時分,他才在曙色中緩緩睜開了惺忪的眼睛。昨日看著還算清明的一雙眼,今日卻呈現出了種晦暗的渾濁。

他已在好轉的病癥,突然又加重了。

一大清早,鹿孔背著藥箱急匆匆地沖進了云詹先生房中,把脈施針,忙活了大半日。

待到午時將至,他才躡手躡足地從里頭走了出來。

謝姝寧憂心如焚,見到鹿孔后,便細細詢問起來。

鹿孔卻說,云詹先生的病情如此反復無常,多半是因為他心中郁結難消所致。長此以往,只怕當真時日無多。

身上的病痛,可用藥治,至于旁的卻不是他一介大夫所能左右的。

可云詹先生清醒的時候,亦是緘口不言,誰也拿他沒有法子。

燕淮派出去的人,則沿著蛛絲馬跡,順藤摸瓜,想要從往昔歲月里找出云詹先生的癥結所在。

沒有人知道,是否找得到;也沒有人知道,云詹先生會不會哪日就去了。

他昏睡的時間越來越長,清醒的時候越來越少,漸漸說起了胡話。(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意遲遲其他作品<<不二臣>> | <<掌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