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寧-番外 長相思
更新時間:2015-01-29  作者: 意遲遲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閨寧 | 意遲遲 | 好看小說 | 意遲遲 | 閨寧 
正文如下:
冬日里的天,亮得總較往常更遲些。至卯時三刻,窗外還只是蒙蒙亮。汪仁翻了個身,半睜著惺忪的睡眼醒來,人還迷迷糊糊的便先朝邊上看了過去。

錦被隆起,枕頭上卻不見人。

他清醒了些,小心翼翼將被子掀開了一角,探頭朝里看了看,這才瞧見了人。門窗緊閉,屋子里的光線還有些昏暗,映入他眼簾的那一抹肩就顯得愈發白皙起來。汪仁登時睡意全消,湊過去攬住,呢喃喚著“福柔”,將人緊緊箍進了懷里。

過了這么久,每一日睜開眼時,他都依舊覺得像是在夢里,非得把人摟進了懷里抱著,他才覺得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低頭就著她光潔的肩頭親了兩口,汪仁這才滿意地勾起了唇,饜足得像只貓。

可被他緊緊抱著的宋氏,卻只覺得喘不過氣來,又困得緊,只得費力地用腳尖踢了踢他的小腿,輕聲嘟囔道:“別鬧……”

她在京里呆了這么多年,說話間還是帶著江南人特有的軟糯,平素說話便是一貫的和聲細語,這會聽著更是酥軟得不成樣子。

汪仁不聽倒罷,一聽哪里還忍得住,當下就連呼吸聲都粗重了起來。

可青天白日的,眼瞧著外頭就該大亮了,他要是這會折騰她,回頭非得被冷落上好幾天不可。沒法子,汪仁只得咬咬牙把人松開了,自己滾到一邊角落里,將臉往枕頭上一埋,深吸了一口氣。

過得片刻,見身旁一點動靜也沒有,他不由奇怪起來。悶悶喊道:“福柔?”

話音落了,還是沒有動靜。

汪仁忍不住抬起頭來,卻見她抱著被子竟是又睡熟了。

烏鴉鴉的一把頭發,長而濃密,養得好了就像是匹緞子。汪仁看著就手癢,摸過去撫了兩把才將手收了回來。

窗子外簌簌作響,他屏息聽了聽。聽出來是落雪了。便輕手輕腳地為她掖了掖被角。然后自己從床邊矮幾上夠了件衣裳隨手披了,掀開被子起了身。

成親幾載,他旁的不提。做飯的手藝卻真是長進了不少。

卸去了東廠提督一職,又將手下的人手勢力近乎悉數交予小潤子后,他突然間就徹底閑了下來。原想著得了空,再不必算著日子掐著時辰過日子。誰知這甫一松懈后他反倒是不習慣了。

狠閑了兩天,他便再閑不住了。

正巧宋氏偶感風寒胃口不佳。念著想吃家鄉菜,他便尋了個延陵籍的大廚回來,在邊上看了兩日就起了興要跟著學兩手,不曾想這一學還真叫他學出了癮來。

刀劍換了鍋鏟。也沒什么不好。

汪仁一面琢磨著早膳該做些什么,一面趿拉了鞋子慢悠悠朝著外頭走去。走到門口,打起簾子推開門。迎面吹來一陣寒風,里頭還夾雜著越來越大的雪粒子。打在人面上刺骨的疼。他趕忙退了回去,鉆進里頭翻箱倒柜找起了大氅來。

他原不愛叫人伺候著,宋氏又事事都順著他,結果此番來別院小住,他說索性不帶人,就真的只準小五趕車,玉紫帶著包裹箱籠一道隨行。

入夜后,他就更不愿意有人值夜了,一早便將人都打發得遠遠的,不近午時不準出現。

是以要找衣裳,也只能是他自己扒著箱籠一個個找過去。

找了大半天,才算是叫他給找著了。他換上后又躡手躡腳走進內室看了兩眼宋氏的動靜,見她仍舊安睡著,微松了一口氣,復又出了門往廊下去。

然而雖則已經將厚實的大氅裹在了身上,腳下穿的也是溫暖的毛靴,可站在廡廊下,這凜冬的風一陣陣往身上吹,還是凍得慌。

好在這地方也不大,廚房就在幾步開外,一會便到了地。

汪仁跺跺腳將鞋履上沾著的雪水抖落,一邊伸手將門推開了去。不大的廚房里密密實實擺了一堆的瓜果蔬菜、牛羊肉,角落里的大缸里還養了幾條魚。

大冬天的,新鮮的瓜果蔬菜尋常難得,但手頭不缺銀子還怕吃不到鮮的?多的是法子。

這次來別院,汪仁特地讓人備了一車的東西送來,全等著他大展身手。

他做飯規矩大,不許旁人在邊上礙手礙腳,廚房里除了個燒火的,其余的一概不準入內。走到水缸邊上,汪仁探頭往里掃了一眼,見魚雖然游得慢,但終歸還在動彈就也沒做聲,只扭頭又往堆在那的菜走去。

剛扒拉了兩棵蕹菜,外頭就響起了小五的聲音:“您怎么起得這般早?”

“是你起晚了。”汪仁彎腰挑著菜,頭也不抬地堵了回去。

小五一噎,仰頭看看檐角外的天空,一側灰蒙蒙一側才泛白尚未亮透,這分明才剛亮呢!

但當著汪仁的面,小五到底是不敢申辯,只速速捋高了袖子往廚房里一頭扎進去,搬了小杌子坐在了灶前,將火先升起來。

青煙冒出的工夫,汪仁也將菜選定了,直起腰來打量兩眼冰涼涼的水愣是沒能狠下心去洗,遂扭頭望向小五:“去,把菜洗了。”

“……”小五欲哭,“小的這火還沒升完呢……”

汪仁不咸不淡地看一眼灶臺,“先洗了再升。”

小五磨磨蹭蹭站起來,將菜接了往外去,一面走一面小聲腹誹著,明知人手不夠,卻偏偏不肯讓人進廚房,真是作孽啊……

然則等到一盆子菜洗完,小五已凍得瑟瑟發抖,連腹誹都沒力氣了。

天原就冷得厲害,住在東城那么個人氣旺盛的地方還直叫人冷得哆嗦,汪仁卻領著宋氏偷偷來了泗水邊上小住。外頭的一江風月倒是瞧著美不勝收,雪景怡人了,這人可是要被凍傻了。

小五苦哈哈鉆回廚房里,這次不用汪仁吭聲直接就往灶前撲了過去,權當烤火了。

他蹲坐在那。恨不得將腦袋都埋進火灶里去。

汪仁提著把刀瞅見,就輕笑了兩聲,又打發小五去殺魚。

小五聞言,臉一垮,就差真哭了:“哪有一大早就吃魚的……”何況您這不是從來也不吃魚的嗎?!但后半句小五沒敢說,硬生生給咽了下去。

“太太愛吃。”汪仁言簡意賅地丟下四個字,轉身往水缸邊走去。背對著小五云淡風輕地吩咐道。“就要那條最肥的。”

小五心里淚珠子啪嗒掉,用大義赴死的姿態捉了魚往外去,覺得自個兒比這魚還苦。

太太那么個溫柔和善的人。怎么就瞧中了印公呢……

可轉念一想,印公對著太太的時候,卻又比對誰都和善,活像是變了個人似的。

小五百思不得其解。眾人亦是如此。

唯有汪仁甘之如飴,伺候宋氏穿衣吃飯享樂。是他最高興的事。

趁著宋氏睡覺的工夫做完了早飯,汪仁也并不喊她起來,只讓小五燒了水去耳房里沐浴了一番重新換了衣裳,這才慢吞吞往內室里走去。到了床畔將鞋子一脫翻身上去。隔著被子抱住宋氏,嘀咕起來:“再不起來可就日上三竿了。”

“什么?什么?”宋氏睡得迷迷糊糊,聞言一把跳了起來。額頭正正磕在了他下巴上。

二人一齊低下頭,呼起痛來。

這一撞可撞得不輕。宋氏登時睡意全消,倒也顧不得揉自己的額,只急急去看汪仁的下巴,懊惱道:“瞧我這沒輕沒重的,等會青了可怎么好。”

汪仁任她貼著自己的下巴看,嘴里淡然道:“左右沒外人瞧見,不損英姿。”

“……”宋氏笑了起來,伸手握拳輕捶了下他肩頭,“得了,也就你縱著我,過會小五跟玉紫看見了,還當我平日里對你非打即罵呢。”

汪仁腆著臉道:“那也行,非打即罵我也樂意。”

宋氏素來說不過他,見他這沒臉沒皮的樣是半點法子也無,只得推他起身去給自己取衣裳來。

聽見衣裳兩字,汪仁心頭一熱,下意識朝她身上望去。

宋氏羞惱,催促起來:“倒是快去呀!”

汪仁就“是是是”地應著,一步三回頭地去取干凈衣裳來。

等到穿戴妥當洗漱過后,二人移步往外間去。玉紫早將飯菜擺好,連潤口的茶都已斟得。

汪仁就滿意地看了一眼玉紫,將人打發了出去,只自己舉筷給宋氏夾菜,一面佯裝漫不經心地問道:“味道如何?”

“比早前那位劉大廚的手藝更好。”宋氏對他從不吝夸贊。

汪仁就眉開眼笑地得意起來,他的手藝就是跟劉大廚學的,這說明已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了,焉能不痛快。

用過了飯,雪已漸止,只余下些許零星雪片。夫妻二人就命人搬了胡榻安置在了院子里的梅樹下。

臘梅開得正好,風一吹便是香風陣陣。

胡榻邊上擺了只紅泥小暖爐,熱氣暖融融地往上升騰著。玉紫抱著壺女兒紅過來,將酒熱了,不一會便有酒香四溢。隆冬時節,呷上幾口小酒,暖身暖心,就著香雪白梅,更是別有一番滋味。

汪仁將自己裹得嚴實,連帶著宋氏也不放松,將人裹得只見衣裳不見人。

宋氏啼笑皆非,說大不了呆在屋子里就是了。

汪仁卻道不成。

和她一起梅下賞雪飲酒,乃是夢中一景。而今有了機會,他怎甘心呆在屋子里不動。若不然,先前燕淮跟謝姝寧家的那丫頭鬧著要一塊來時,他也不會黑著臉斥了一頓胡鬧,不準她跟來。

離開了兩日,也不知阿丑那丫頭,氣成什么樣了。

想著外孫女鼓著臉哇哇大哭的模樣,汪仁忍不住笑了起來。

宋氏見他笑,不由狐疑起來:“怎么了?”

“想起阿丑了。”汪仁往榻上坐下,揀了扇子給紅泥暖爐扇了扇風,“阿蠻家的小子琮哥兒跟翊兒家的小子都安安靜靜的尋常連話也不吭,偏出了個阿丑跟皮猴子似的,也不知隨了哪個。”他說著話,嘴邊的笑意卻沒淡下去過。

宋氏豎耳聽著。突然汗顏起來,輕咳了兩聲,窘然道:“我小時便是阿丑那性子……”

汪仁詫異地看向她。

宋氏笑著搖了搖頭,說:“不說都忘了,阿蠻三四歲的時候,也淘得很。后來進了京,突然間便像是長大了。說話行事都老成了許多。再沒撒嬌胡鬧的時候。”

當年發生了那么多的事,便是她都被折騰得改了性子,阿蠻小小年歲更是一夜長大。后來便越來越沉穩。

故而此刻若非宋氏提起,汪仁是決計沒有料到的。

他失笑:“阿蠻竟還有鬧騰的時候,可見阿丑是隨了她了。”

宋氏也笑,二人輕聲說笑著。并不提早年發生過的事。難過的悵然的悲痛的,不論昔年曾用何種心緒面對過。那些往事終究都隨歲月一道湮沒了。

汪仁望著坐在自己身側的人。

拂云鬢,芙蓉面,頰邊笑意溫柔動人。

他只這般看著,便覺滿心歡喜。情難自禁。

這時,溫好了的女兒紅發出“咕嘟”一聲輕響,廊下不遠處架子上的鸚哥被驚醒。瞪著渾圓如黑豆一般的眼睛,撲棱著翅膀飛開了去。卻又被腳踝上掛著的銀鏈子給拽了回來,只得無奈地蹲回原處,扯著嗓子鳴了兩聲。

汪仁聽見就抬眼遙遙看了看,眼睛里漫開一陣笑意。

他摟著宋氏的腰,懶洋洋靠坐在那,輕聲喃喃道:“你往后可就在我邊上扎根了,哪也不能去。”

她若是只鳥,那他就得是纏在她腳上的那根鏈子。

從十一歲那年第一次見到她,他眼里,就只剩下她了。

浮云一夢,也有成真的時候。

宋氏彎腰看著那壺酒,眼角情不自禁地紅了紅,柔聲應道:“好。”

這一年,汪仁三十七歲。

整整二十六年了……

擱在她腰間的那只手,修長干凈,骨節分明。隔著衣裳,她似乎都能感覺到上頭的溫柔。她輕輕顫了下,將身子向他懷里靠去,像是怕冷一般,蜷縮在他懷中。

從此俗世冷暖,皆不抵這一靠。

天地寂寂,卻連夾著雪粒子的風都似乎是暖的。

此后每一年落雪時節,汪仁便會帶著宋氏來一趟泗水別院。

不帶仆役,只倆人攜了包裹前來,像是世間最尋常最普通的夫妻,過著塵世里最平凡的小日子。

一年復一年。

燕淮家的大姑娘阿丑也長大了,成親了。

汪仁送她出門子前,神神秘秘送了一大箱的東西。眾人皆不知里頭裝的是什么,到了夫家,阿丑命人打開一看,里頭裝著的卻都是她幼年時玩過的小物件。

有她爹親手做的木頭人,也有她娘親手做的布偶,還有汪仁給揀的奇石……

林林總總,不知何時就放滿了一大箱子。

阿丑一一翻看著,淚珠子就撲簌簌落了下來。

入了秋,汪仁五十歲做大壽時,她領著新姑爺回來看他,非讓新姑爺給他磕頭。姑爺就也恭恭敬敬磕了三個響頭,汪仁高興得很,回頭便同宋氏笑呵呵地道,阿丑挑男人的眼光隨她,比阿蠻強。

年歲漸長后,他的性子也慢慢好了很多。

不愛發脾氣了,也沒過去那么挑剔了。

底下的人都歡喜得很,唯宋氏看著,卻有些愁眉不展起來。但她也說不清,自己究竟在擔心什么。

進了臘月,汪仁照舊吩咐人收拾東西,準備往泗水別院去。

一年年下來,早成了習慣。府里的人亦都駕輕就熟,一得了命令就速速準備了起來。

誰知臨到出門的那一日,天上卻落起了鵝毛大雪。房檐瓦舍上,長街角落里,皆鋪滿了白雪,很快便皚皚一片。道上都是積雪,一時半會根本出不了門。

他們前往泗水別院的計劃只得暫緩。

宋氏捧著手爐坐在熱炕上陪他畫畫,低頭翻著一卷書。

謝翊少年時不喜讀書,后來卻不知怎地聽進去了汪仁的話,在書院里苦心攻讀幾年,回來后一舉高中,進了翰林院。再后來。他便開始著書作文。又兼他只滿心埋頭做學問,朝堂爭斗幾乎從不參與,愈發得了泰帝器重。

宋氏翻著兒子著的書,卻覺看不明白。

曾幾何時還被她扭著耳朵逼著去念書的兒子,突然間就變得高深莫測起來。

她合上書,揶揄道:“我倒生了個書呆子出來。”

然而話音落后,身旁的人卻并沒有接話。

心頭驀地一跳。她丟開了書便轉頭看去。卻見汪仁坐在那提著筆,突然倒了下去。

這一年的冬天,他們沒能去成泗水別院。

汪仁病了。

病得厲害。

鹿孔來號過脈后。皺緊了眉頭。謝姝寧便沒敢叫宋氏在旁聽著,只跟燕淮一道同鹿孔在耳房里悄悄商議起來。汪仁的身子瞧著一向不錯,但底子卻是不好的,是以病來如山倒。一下子便將人擊垮了。

他小時候吃過太多苦頭,數九寒天里連件厚實的衣裳也穿不上。挨餓受凍,是常有的事。寒氣入骨,經年不褪。所以他畏冷,比尋常人都更怕冷。他總似笑非笑地說是因為冬日的天看著太沉悶。色調昏暗、冷銳,令人不喜,故而不喜深冬。

就好比他也不喜歡夏天一般。

可他分明……分明真的是怕冷啊……

由內而外。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怕。

身上冷,心里更冷。

世態炎涼。人情冷暖,他小時候就已經嘗遍了。大了些,入宮摸爬滾打,更是見慣了陰險狠辣的手段,那滋味比三九寒冬里灌下涼水還要冷上百倍。

紅塵,漫天凄寒。

得遇宋氏,是他人生中最為溫暖的一件事。

他身上有舊疾,好了愈合了,病痛卻終究是留下了。

重逢宋氏之前,他更是肆意妄為的人,從不在意自己的身子如何,能活幾日,又能活成何等模樣。他生無可戀,死亦不覺畏懼。藥是能不吃就絕不吃,左右死不了,便根本不曾放在心上,端的是渾不在意。

可他是傷過根本的,到了年歲,原本細碎的病痛就都一股腦冒了出來。

小病也成了大病。

鹿孔搖了搖頭,說沒有法子了,只能調理著再看看情況。

謝姝寧聽著,雙腿一軟,扶著燕淮方才站穩了,但淚水已從眼眶里簌簌滾落,止也止不住。

明明前些日子見他時,人還好好的,能說能笑也能發脾氣,怎么一轉眼就病成了這樣?

她不愿意相信,可在場的人哪個也不比她難過得少。

母親若是知曉了,只怕是受不住。

她便瞞了宋氏鹿孔說的話,只說得靜養著。

然則宋氏好瞞,汪仁卻不是個能輕易瞞得過的主。待到他醒來,見人都聚在了一道,便明白了過來。

宋氏坐在他身旁,握著他微涼的手,輕聲問他可要用些什么。

昏過去后,他粒米未進,連滴水也曾喝過。

汪仁神色疲憊地將臉貼在她掌心里,低低道:“渴了……”

宋氏紅著眼眶應下,起身去倒水。汪仁便抬手招呼了謝姝寧跟燕淮走近,只問了句:“是不是沒法子了?”

“沒什么大礙,您只管養著便是。”燕淮搖搖頭。

汪仁便去看謝姝寧。

謝姝寧微微別開臉去,道:“您別擔心。”

汪仁嘆口氣,沒有再言語。

吃了半個月的藥,他身子好了一些,但精神卻總是懨懨的,人更是飛快瘦削了下去。他吃什么都只覺得味如嚼蠟,漸漸的便愈發沒了進食的念頭。

當著宋氏的面,他卻逼著自己吃,笑著一點點都咽下去。

可等宋氏一轉身,他便盡數吐了出來。

鹿孔說他喉嚨里長了東西,若想去掉非得切開了喉嚨不可,可這切開了,人也就去了。

果真是……沒有法子的事。

阿丑得知了消息,匆匆趕來,進門一聲不吭,提了裙子撒腿便往汪仁那跑,推門進去跪在他病床邊便哭,淚如雨下。

她六歲那年,抓著糖葫蘆興沖沖去找姑姑嫻姐兒。

天很熱,院子里的大樹枝繁葉茂,蒼翠欲滴。夏蟬在里頭尖利嘶鳴。

她一邊走一邊仰頭朝著大樹頂上看,板著小臉腹誹,回頭便讓人都將它們粘了去,免得擾了姑姑清凈。

可年幼的她不知道,姑姑再也不會覺得它們吵鬧了。

她拐個彎,越過一棵樹,便看到姑姑背對自己坐在輪椅上看書。她高聲喚著“姑姑”跑了過去。卻沒有得到回應。她以為她睡著了。便輕手輕腳地靠過去看了看。卻見姑姑閉著眼睛沒有動靜,原本蓋在膝上的毯子滑到了地上。

她愣了愣,推著她手臂叫了兩聲。姑姑卻毫無反應……

那是她第一次知道,原來人說沒便能沒了……

她失去了姑姑,如今連最喜歡的姥爺,也將要失去了。

阿丑哭得像個沒長大的孩子。哭花了臉也不顧,嘟囔著要去找鹿孔算賬。什么破大夫,救不了姑姑也救不了姥爺,他算什么大夫!

汪仁躺在病床上,卻笑了起來。

他說:“他是大夫。又不是神仙。快不要哭,都是成了親要做娘的人了,哪有這般哭法的。”

“他要是神仙那該多好……”阿丑大睜著眼睛。淚水卻仍像斷了線的珠簾,落個不停。

汪仁“噯”了聲。搖頭道:“人終有一死,不過早晚罷了,哭什么。”

阿丑難受得說不上話來。

汪仁瞧著,語氣也漸漸哽咽,“我都一把年紀了,你可別把我整哭了……”

說著,眼眶到底也是紅了。

祖孫倆傷心了一回,是夜宋氏陪在汪仁身側,聽他絮絮叨叨說著下頭的孩子,從謝翊兄妹倆說到孫輩們,一個個都記得細細的,喜歡的東西不喜歡的,他記得比宋氏還清楚。

宋氏握著他日漸干瘦的手,聽他說一句便點個頭應一聲。

夜色深濃,汪仁的說話聲漸漸低了下去。

“可惜了,沒能再陪你去一趟泗水別院。”

“等你好了再去,也是一樣的。”宋氏語氣輕柔地道。

汪仁便翹起嘴角笑了笑,緊緊扣住了她的手。

天色將明的時候,他不再說旁的,只一遍遍喚她的名字。

“福柔……”

“嗯。”

“福柔……”

“我在。”

“福柔……”

“我一直都在。”

“你忘了嗎?我扎根在你邊上了,我哪都不去,我就在這陪著你。”

“生生世世,我都陪著你……”

宋氏細語呢喃著,可躺在她身邊的人,卻再沒有應過聲。

三聲“福柔”,恍若天長地久。

天亮了,汪仁卻再沒能起來。

宋氏終于泣不成聲。

汪仁小殮后,移去了正堂,屋子里便空曠了下來。

宋氏一個人,坐在他們一起住過的屋子里,坐在這張他們一起睡過的床上,摩挲著一塊他最喜歡的石頭。他脾氣硬,也像石頭,難怪旁的不喜歡,偏喜歡收集這個。

她往前還笑他,而今卻恨不得日日陪著他九州四海到處搜羅奇石才好。

空氣里彌漫著淡淡的檀香氣味,她闔上眼,靠在了床柱上,微微笑著。

眼角細紋道道,她也老了。

但這一刻,她面上的神情萬分溫柔,竟是美不勝收。

她這一生,遇見了他,已是萬幸。兒女孝順,各自成器,更是圓滿。只可惜了,她這輩子到底沒能給他生一個孩子……

一個生得像他的孩子。

宋氏閉上眼,呼吸聲輕輕的,似睡了過去。

她這一睡,就再沒有醒來過。

兒女們將她跟汪仁合葬在了一處。

出殯的那一天,晴空萬里,艷陽高照,天空清澈得像是塊碧藍的琉璃瓦……

汪仁卻在隆冬大雪中睜開了眼。

四周極冷,風刮在身上跟剮肉的剃刀一般。

他吃力地摸了把自己身上的衣裳,單薄又破舊,蔽體不過爾爾,更不消說驅寒保暖。

凜冽的寒風呼呼刮著,他突然間便糊涂了。

他不是死了嗎?

可為什么這會他卻穿得破破爛爛坐在地上,渾身凍得僵直。他四顧茫然,只瞧見有棵臘梅樹的狹長枝椏從身旁高墻里探了出來。

白茫茫的細雪間夾雜了許多深深淺淺的紅,臘梅花瓣悠悠落下來,直直落在他嘴邊。

汪仁仰頭看著,驀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記得這一幕,他記得!

就在這時,窄巷外傳來一陣嘈雜聲響。

他費力地睜大眼睛直直望去,便瞧見有個裹在雪白狐皮襖子里的小姑娘赤著腳,急切地朝巷子里跑來。

她身后跟著的嬤嬤追著喊:“我的好姑娘快先將鞋子穿上,凍壞了可怎么好!”

她卻恍若未聞,跑得像只林子里的小狐貍,靈動又飛快。

到了近旁,她大口喘著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他看。

緊跟著追過來的嬤嬤亦看見了他,皺皺眉,伸手要去拽她,一面四處張望起來:“您怎么了這是,睡醒連鞋也顧不得穿便往這跑,沒得回頭叫少爺知道將您訓一頓……”

嬤嬤絮叨著要帶她回去。

她卻執拗地蹲下身來,從懷中取出雪白干凈的帕子輕輕按在他臉上,一點點將雪水、泥水抹去,神色老成地長嘆了一口氣,用輕得不能再輕的聲音說道:“原來你少時長得是這副模樣……”

眼中淚水盈盈,好像早春時節,山間的那一汪小溪,干凈明亮得不像話。(

ps:故事其實早已結束。

身為作者的我,心中已無遺憾。印公跟饅頭娘的故事,是獻給親愛的印公黨的。因為不想敷衍了事,所以一直慢吞吞地磨蹭著。對不住大家,正版訂閱本就不易,讓大家久等了,實在是對不起。

印公原本只是我無意間想到在開坑后才加進人設表的一個配角,我對他的愛并不多。但慢慢的,他就不再是我當初設定的那個人了。更多的時候,我覺得他是活的,他就是個傲嬌有脾氣龜毛又挑剔的男人,卻又強悍溫情得要命。寫到最后,連我都忍不住覺得,他更像是男主角。我一貫不相信愛情不相信天長地久的說法,但在印公身上,我信。

所以番外的結局,更像是另一個全新的開始,獨屬于印公跟宋福柔的故事。

所有的遺憾,都終將圓滿。

謝謝親愛的們陪著我,陪著饅頭柿子,陪著印公跟饅頭娘還有許許多多的人,一路走到現在。

這一回,是真的徹徹底底再會了。

不過印公說了,書荒的親可以沒事戳戳新書《掌珠》,收個藏養個肥啥的,新的故事新的開始,親們再見另朋友也開了新書《錦謀》,歡迎同戳。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意遲遲其他作品<<不二臣>> | <<掌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