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福妻-472:塵埃落定
更新時間:2015-01-25  作者: 總小悟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侯門福妻 | 總小悟 | 總小悟 | 侯門福妻 
正文如下:
    突如其來的騎兵,讓薛統領徹底的傻了眼。

    他從未曾料到,在城外秦賢還有如此多的兵力。

    大秦當年能建國,靠的便是重騎兵的威猛。

    可現在……這支厲害的部隊,卻成為了逼宮的工具。

    薛統領看到在人群里的蕭九,急的紅了眼:“快去保護長安侯,快去。”

    身后的錦衣衛聽到命令后,趕緊沖向了人群。

    這個時候,蕭九也發現了遠處的騎兵。

    他皺了皺眉頭。

    “去告訴薛統領,不要再調人手過來了。”蕭九轉身將手中的劍收回,對身后的人道,“宋老將軍可告訴你們,要怎么對付騎兵?”

    站在蕭九身后的人傻了眼。

    對付騎兵?

    宋老將軍從未說過。

    那個人搖頭:“并未。”

    “那么,便學著吧,來日,在戰場上,對你們都會有幫助的。”蕭九緩緩地開口,吩咐了身邊隨從,“去告訴李大人,讓刀斧手都出來吧。”

    這個人雖然不明白蕭九話中的意思,但是還是瞪圓了雙眼。

    他隱約的感覺到,自己會見到出乎意料的東西。

    蕭九身后的隨從從人群里逃了出去,站在薛統領身后,將話說完之后,又匆匆的進了太極殿。

    進門之前,他瞥了一眼身后。

    只見密密麻麻的人,還有無數的騎兵……整個太極殿,被包圍的密不透風。

    李長風聽了之后,只是對身邊的人說:“薛武,去告訴溫大人,可以進來了。”

    薛武點頭,轉身便奔了出去。

    眾人還在沒有明白過來的時候,只見站在太極殿外的人群里走出來約摸一千人。他們的手里提著長長的巨斧,身上穿著厚厚的盔甲。

    遠處的人群里,蕭九舉起長劍后。這群人便沖了過去。

    薛統領從未見過這樣的場面……

    這群壯漢拿著手里特制的大斧沖進人群中,如同可怕的儈子手一樣,斬殺身邊的人。他們跟在蕭九身后,一直朝著東邁進,很快便打出了一個缺口。從外涌入的壯漢們,對著眼前的騎兵絲毫不手軟。他們用手里長長的斧頭。直接砍掉了戰馬的馬腳。

    戰馬吃痛。將馬背上的士兵抖落下來,很快便被這群壯漢砍去頭顱。

    遠遠的看去,本來數量占有優勢的秦賢部隊。這個時候卻顯出了劣勢。騎兵的沖擊力非常強,但是太極殿外再寬敞,也終究不是戰場。騎兵被限制了之后,還不如這些不怕死的步兵。

    蕭九帶著的部隊,似怒涌的激流,在融入了敵方部隊后,又逐漸散成了五支分流。血色一直蔓延在他們的腳下。看著像是一多詭異而又艷麗的花朵,開出了五瓣紅花。

    “他——”薛統領瞪圓了雙眼,興奮的緊握住拳頭,“怎么會。”

    不知何時溫仲懷已經站在了薛統領的身后,他眼里帶笑,“這邊是九哥想出來的好法子。”

    薛統領驚的目瞪口呆。又道。“他,真的是文官嗎?”

    溫仲懷忍不住笑出了聲。“這一千的刀斧手,都是九哥親自訓練的。而且,薛統領你發現了嗎?這一千人同普通的士兵不一樣,他們身材比大秦的人魁梧,力氣也比常人大了不少。”

    “因為,這些人,不少是來自西域。”溫仲懷看的熱血澎湃,他拍了怕薛統領的肩膀,“再厲害的騎兵,若是沒有寬敞的地方,都會被這些刀斧手擾亂陣腳。一千人,便可以擾亂對方幾倍的人數。這個辦法,也就只是九哥想的出來了。”

    薛統領驚的說不出話來,只能滿腔熱血的看著眼前的情形。

    未過多時。

    秦賢的軍隊,步兵和騎兵便被徹底的劈切開了。

    步兵從在前面,面對的是城墻上的弓箭,他們想要往后退,卻發現已經被阻隔了退路。騎兵的馬開始四處跑動,不少人被從馬背上摔下來,故而根本無法相互應援,更沒有辦法整陣集合來抵御沖鋒。

    秦賢帶來的軍隊人數本來就有巨大的優勢,但是此刻,在擁擠的大殿外,他們的優勢卻蕩然無存。

    蕭九帶著的刀斧手過于突然和兇猛,不少的騎兵被震住了。他們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這些壯漢身強體壯,就算不能砍掉戰馬的馬腳,也會讓戰馬受傷,從而導致戰馬發狂四處逃竄。馬背上的軍人被摔了下來,繼而被馬踩踏。

    一時,死傷無數。

    而少數能控制住戰馬躲避開刀斧手的追殺的人,卻已經心生恐懼。

    放眼望去——

    步兵根本不敵城墻上的弓箭,而就算突破走到最前面,也會被那些手握長槍的士兵刺死。顯然,他們已經亂了陣腳,沖也不是,不沖也不是,就連站著,也無非是在等死。

    廣場上,哭喊聲、刀劍聲、還有馬匹的悲鳴聲……伴隨著濃重的血腥,讓秦賢紅了眼。

    秦賢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引以為傲的騎兵,會在這個時候變成累贅。

    那群壯漢到底是從何方來的,而他們手里特制的長斧,又是從哪里來的……

    云層中,緩緩地透出一抹微弱的亮光。

    而這一縷晨光,還未穿透云海。

    秦賢騎在戰馬上,對著身邊的人吼,“不許退,快給我沖,違令者,殺無赦。”

    說完他便抽出身邊侍衛的長劍,抓住一個匆忙逃竄到他身邊的士兵,直接砍了下去。

    秦賢此時神色急躁,幾乎是嘶吼出這句話。

    站在秦賢身后的侍衛領命,趕緊下令,不許撤退。

    一時,雙方都殺紅了眼。

    秦賢下令之后,他的部隊雖處于劣勢,卻憑借著人數的優勢,慢慢的向前前進。甚至有些騎兵。都主動下馬,想要和步兵集合。

    只是,蕭九并未給他們太多的喘息機會。

    他帶著的人。已經殺出了一個豁口,而這個豁口,正是朝著秦賢而來。

    等秦賢發現的時候,蕭九離他的距離,已經一眼便能瞧見了。

    秦賢大吼了一聲,“護駕。”

    侍衛們紛紛跑到秦賢身前。而本來已經不再凌亂的兵隊。因為秦賢的一句話,再次混亂了起來。

    蕭九似乎也注意到這些,只是對身邊的人說了一句話。

    那個人聽了之后。便揮動手里的長槍。

    遠遠地,城墻上的人發現了蕭九的指令。

    在城墻上的士兵,迅速的換上了重弩,隨即搭箭上弦,不敢怠慢。

    下一刻,百支利箭齊聚,朝著秦賢便射了過來。重弩不同于普通的弓箭。它們的威力大而且射程遠。站在秦賢身前的侍衛,被射中后迅速的倒了下來,而蕭九帶著的人,像是殺了紅眼,不管不顧的朝著秦賢從來。

    他們像是海水一樣,似乎在下一刻。便會涌到秦賢的面前。

    “六皇子小心。”

    跟在秦賢身后的人。拽了一把秦賢。

    瞬間,秦賢跌落馬背。

    紅日漸漸升起。戰事似乎到了白熱化的程度。

    士兵們都想活下去,情緒激動的,甚至不顧一切,將自己當做了利劍一樣,殺向人群。

    只是,斗志再高的士兵,在回頭沒有發現馬匹上的秦賢后,也會瞬間低落下來。

    他們未來的帝王,不在馬背上。

    士氣一旦下降,士兵們便紛紛絕望。剛才本來抵抗得住攻擊的部隊,這個時候居然停了下來。

    似乎死亡,他們才能解脫。

    而讓他們更加絕望的是,遠處又涌入了另一群士兵。他們穿著盔甲,手里持著長槍。

    明眼的人很快便看了出來,這是建廣帝手里的部隊……因為,他們身上的盔甲,是金黃色的。

    連建廣帝的部隊都出現在了太極殿,顯然輸贏已分。

    秦賢身上早已沾滿了鮮血,他就這樣站著,看著不遠處的人群……

    “我們,是不是,輸了?”半響后,秦賢對身邊的人道,“是不是?”

    就算不想承認,秦賢此刻也無能為力了。

    因為他話音剛落,蕭九便從人群里躍了出來,站在了他的面前。

    蕭九手里握著長劍,放在他的脖頸下,“六皇子,你輸了。”

    秦賢笑了起來,他的眼里帶著憤恨,“父皇的部隊,為何會聽命于你,兵符……你在哪里找到的兵符。”

    他從前便知父皇的手里有這么一支軍隊,但是卻從不見所謂的兵符出現。尤其是后來,建廣帝大醉后不小心說出,兵符有兩枚的時候,秦賢更是覺得頭疼了。

    后來,秦賢用了不少的時間,才認為父皇無非是在虛張聲勢,父皇的手里,根本沒有所謂的兵符。

    他嘴里的軍隊,其實就是宋家的兵力。

    可當他親眼所見后,秦賢才發現,自己從前不屑的事情,居然是真的。

    強烈的緊張混同極度的恐懼,讓秦賢的眼里彌漫出了血絲,“兵符,你在哪里找到的?”

    蕭九只是緊緊的抿著唇,沒有回答秦賢的話。

    他身上的盔甲沾滿了血液,滾燙的血此時已經凝固在了盔甲之上。

    那張極其奪目的容顏,更是顯得盛氣凌人。

    秦賢苦澀笑了笑,然后癱軟了身子,跪在了地上,“我……輸了。”

    話從秦賢的嘴里說出來后,秦賢的兵隊便開始紛紛投降。

    他們知道,他們的未來,已經沒有了。

    輸了。

    一切,如塵埃落定一般,成為了定數。(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總小悟其他作品<<錦謀>> | <<燕南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