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機甲天后-第八百八十六章 終章(下)
更新時間:2017-03-31  作者: 愛吃松子   本書關鍵詞: 科幻空間 | 古武機甲 | 重生機甲天后 | 愛吃松子 | 愛吃松子 | 重生機甲天后 
正文如下:
正文第八百八十六章終章(下)

正文第八百八十六章終章(下)

事情交給齊崢曄,馬雯涵莫名的覺得放心,她快步追過了石塔,沒有看到王曉的身影,然后她感到頭頂上有了些許的動靜,她抬起了頭,看到通過石塔背面的鋼梯正在往上爬的王曉的影子,他肩頭上的那只蟲后趴伏著,似乎是在恢復著氣力,馬雯涵猶豫了一下,抬起了腳。八一中文≥≥=≤81

“王曉,你跑不掉的!”

借用意念漂浮上了石塔,馬雯涵虛空站在王曉的身后,她手上的兩個意念球噼啪作響,就像是閃電球一樣,但是向上爬的王曉卻沒有絲毫的遲疑,就那么悶頭趴著,而趴在他肩頭的蟲后也是那樣耷拉著,應該是剛才使用的意念太多的緣故。

“王曉!”

馬雯涵抬手將一個意念球砸了出去,王曉的頭都沒有回,意念球就那么硬生生的砸在了王曉的背,與剛才那種意念激蕩的波紋不同,現在的王曉竟然連一絲抵抗都沒有,被意念球砸中之后,他也是整個人緊緊的貼在石塔的塔壁上喘息,馬雯涵甚至能看到他嘴角的那口鮮血。

然后馬雯涵意識到了不對,她伸出空的那只手搭上王曉的肩膀,一瞬間,趴伏在王曉肩頭的蟲后不見了蹤跡,而王曉也被馬雯涵拉過來,露出了正臉。

“你……”

馬雯涵覺得眼前的這個人有些眼熟,當然卻不是王曉,馬雯涵努力的想了想突然意識到這人應該是她幼童園的同學,那個胖乎乎的王可力。

瘦下來的王可力與王曉的背影很像,也可能是因為成年的瘦男人背影都像,操縱王可力的傀儡蟲被馬雯涵的意念擊碎了,所以被傀儡蟲往上爬的王可力瞬間就脫力向下落去,馬雯涵自然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王可力摔死,所以她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王可力,你怎么回事?”

“馬……雯涵?”

剛剛從迷糊中清醒過來的王可力忍不住抬起眼,他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然后等到他真的看見馬雯涵之后,他突然開口道,“快跑,那個王曉瘋了。”

“我知道,他去哪里了?”

馬雯涵沒有料到王曉在這個時候還能給自己留一條后路,她有些找不著頭緒鑒于蟲洞和蟲后的存在,馬雯涵不想隨意浪費意念海里的意念。

“他還有一架星艦。”

王可力這時才注意到周遭的喊聲震天,當他看到一個一個的機械擔架從石塔里出來,而上面的人都是臉蓋白布時,他立刻意識到馬雯涵不是一個人來的,他們都得救了,“他的星艦在地下……讓我下去……”

地下?

馬雯涵百思不得其解,而當她落到地面上,將王可力輕柔的放在地上之后,她感到了地底的震動。

“周末,他在地下?”

幾乎是本能的,馬雯涵轉頭沖著周末所在的位置大喊了一聲,而周末直接在嘴邊的指揮話筒里下達了一句命令,下一秒鐘,在空中警戒的機甲突然直直的向下墜來,狠狠的一拳砸向了震動最劇烈的地面。

“嗵!”

大塊的土塊四處飛濺,馬雯涵一瞬間飄到了機甲身旁,卻只看到了被摧毀的射道,王曉竟然在地下建造了一個小型星艦射軌道,而他現在顯然已經彈射了出去。

“孫志!”

齊崢曄在通訊頻道里叫了一聲,一直在空中待命手癢的不得了的孫志一瞬間就駕駛著輕型航母追了出去,馬雯涵恨的緊,就準備跟著追上去,卻被齊崢曄一把拉住了手腕。

“干什么?”這是馬雯涵第一次表現出她的不耐,齊崢曄卻沒有放在心上,他伸手拍了拍馬雯涵的肩膀,輕聲的開口說道,“我們去蟲洞那邊。”

王曉無處可逃,只能去蟲洞,他的依仗只有蟲后,而蟲后的依仗卻是蟲族軍團。

“好!”

馬雯涵點點頭,跟著齊崢曄上了另外一架機甲,直接返回了主星艦。

“薩斯迪,把石塔給我拆了,把整個司令部也拆了。”

“是。”

將地面上的活交給了薩斯迪,齊崢曄帶著馬雯涵直沖星際。

浩瀚無垠的星空里,星星點點的艦船在各自航行,與蟲族對抗了那么久,在蟲洞外監視的聯邦星艦就只剩下幾個大聯邦的戰團了,時間待久了彼此熟識了,偶爾還會點亮探照燈,相互打個招呼,平靜的根本不像是戰斗的前沿。

這樣的沉寂被華聯邦齊崢曄所率領的星艦團打破了,提早得到了命令的駐守在蟲洞旁的華聯邦星艦突然拉出了防御的架勢,隱隱有阻隔其他聯邦跟蟲洞正面接觸的意思,其他聯邦駐守在原地的指揮官也不是傻的,一個兩個都擺出了姿態,隨時準備采取與本聯邦有益的行動,然后就看到那艘被七彩的意念屏障籠罩的輕型航母囂張的停靠在了距離蟲洞最近的安全距離處,擺出了一副等人的架勢。

“華聯邦什么意思?”

“他們是在干什么?”

被圍在外面的其他聯邦星艦指揮官們總覺得自己可能錯過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在向華聯邦出通訊要求被拒絕之后,他們自己內部達成了協議:我們不能就這樣干看著,我們也要上去。

騷亂并沒有出乎齊崢曄的預料,他早就下達了指令,如果這些人不亂,王曉根本不會出現。

齊崢曄的眼睛牢牢的盯著靠近蟲洞的那些輕型航母艦母,與其他聯邦星球的人不同,王曉是不會顧及安全線的那種人,他比任何人都想要再靠近蟲洞一些,而其他的人,至少理智還在。

“找到了嗎?”

馬雯涵的聲音里帶著她自己都沒有覺察的焦急,齊崢曄伸出手,十指緊扣馬雯涵的手指:“放心,很快的。”

“好!”

混亂個聯邦戰艦團已經漸漸的迫近了蟲洞,似乎是感到了什么,原本龜縮在蟲洞里的蟲帥派遣出了偵查蟲,在分辨不清這些人類的星艦機甲想要做什么的時候,蟲帥第一時間召喚回了自己在外浪的那些蟲將,其中也包括了暗自投靠蟲后的那些。

當烏泱泱的蟲族軍團以蝗蟲之勢回歸時,原本想要找出華聯邦計劃的各個聯邦星艦在第一時間就退讓了開來,看到他們狼狽的四散撤出的模樣,齊崢曄的眼睛瞇了起來,闖入他視線的是一艘小型的星艦,造價高出普通主星艦三倍的價格,提及卻小至兩倍的輕型航母大小,那艘小型的星艦沒有絲毫的猶豫,直直的向蟲洞沖去,而齊崢曄也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按下了射按鈕。

“馬雯涵!”

這是齊崢曄第一次在戰斗頻道里對馬雯涵下命令,也是馬雯涵第一次站在了所有聯邦星艦前顯露她真身的時候,七彩的意念光芒在一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而一陌生的奏鳴曲卻響徹每個人的耳膜,說不出這歌曲是難聽還是好聽,卻讓人有一種欲罷不能聽下去的感覺,然后,被齊崢曄彈射出去的機器,也在第一時間籠罩在了蟲洞的上方。

王曉駕駛的星艦開始一段一段的炸裂,回歸的蟲族軍團像是瘋了一般向著蟲洞的方向沖去,蟲洞的外圍閃出了一道白色的光芒,格瑞思的身體浮現在星空下,那是一條錦魚的身體:“不,不,不,不能關閉,不能!”

伴隨著七彩的光芒罩下,格瑞思的掙扎顯得那樣的無力,原本意念的消耗就讓它的殘留日漸銷蝕,而馬雯涵的攻擊更是讓他進退不得,眼淚從格瑞思的眼角滑落,它知道自己再也支撐不下去了。

“很抱歉。”

在白色光芒消散的一瞬間,格瑞思似乎聽到了有人在低喃。

七彩的光芒繼續籠罩,馬雯涵的歌聲還在繼續,小星艦已經徹底的爆炸,卻在炸毀的前一瞬間彈出了一個安全艙,彈出的方向正是蟲洞口,馬雯涵的專注微微動搖了一分,那個安全艙直接沒入到了蟲洞的黑暗里,馬雯涵捏緊了拳頭卻再不能猶豫,歌聲從她的喉嚨里傳出,齊崢曄安置的機器卻也開始射出攻擊的意念,向那些落在后面的蟲族軍團一一掃射過去。

“我靠,華聯邦居然自己來打蟲洞。”

“太不厚道了,啊,不是,太過分了,怎么能不通知我們呢?”

“趕緊趕緊,我們是聯合作戰的。”

已經看出了蟲族的異常,那些聯邦的星艦們怎么還會干看著,他們蜂擁的沖了上來,與華聯邦的星艦行程了合圍之勢,所有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順利。

七彩的光芒突然暗淡了下去,sss級意念天賦者的意念似乎有所不繼,被馬雯涵壓迫的蟲將們調轉槍頭,直直的向著所有聯邦的星艦撲來。

當所有人都以為即將陷入苦戰的時候,另一個歌聲響了起來,沉重的,深厚的,屬于男性的歌聲,七彩的光芒再一次籠罩在蟲洞口上,已經關閉了小半的蟲洞再次縮小了入口。

蟲將們驚慌失措,指揮者蟲族軍團往蟲洞里沖,它們清楚的知道自己賴以生存的是什么,一旦蟲洞關閉了,它們就只能被這些人類追殺殆盡。

微渺的出現出乎馬雯涵的預料,但是當蟲洞開始縮小的時候,馬雯涵還是跟上了微渺的節奏,吟唱著十二奏鳴曲。

“老大。”

孫志看不下去,嫂子這是不是在精神出軌啊。

“閉嘴,王曉呢?”

齊崢曄看了一眼郭天佑,郭天佑正在調整視頻的清晰度,視頻上,從安全艙里爬出來的,是被炸的只剩下一半身子的王曉和傷痕累累的蟲后,蟲后的腹部與王曉的半身重疊在一起,似乎是在做著什么救助。

“老大,你看他還能活嗎?”

“就算他下去,也只能茍延殘喘了。”

王曉那么自傲的人,想要跟蟲后站在同一水平線上談判的人,最后卻落得這樣的下場,他一定到死都不甘心,而他想死還死不了。

落入蟲洞的監控器堅持不了多久,當看到蟲帥沉重的身影出現的時候,監控器畫面就一片黑暗了。

“老大,嫂子好像在跟那個男人吵架。”

不知道什么時候十二奏鳴曲停止了,站在星空里的兩名sss級意念天賦者似乎正在爭論著什么。

“為什么不關掉?”

馬雯涵已經將意念損耗殆盡,再繼續就會毀掉自己的意念海,于是她把希望寄托在了突然出現的微渺的身上,而微渺卻在她停止唱歌之后,也停止了唱歌。

“因為,我也不想碎掉意念海啊。”

微渺的聲音輕飄飄的。

“騙人!”

“我沒有騙你……只不過,我答應過格瑞思,要幫她報仇,而我也答應過要幫你一次,所以現在這樣是正好的。”微渺的聲音漸漸變淡,伸出的手覆蓋在馬雯涵的臉上,“現在這樣,剛好,總要給你們人類找一點事情,你們才不會無聊的去做其他的事情。”

馬雯涵有些怔然,微渺已經不是人類了,所以他只是來幫自己的忙,而不是幫人類的忙,所以蟲洞變成了只有原本十分之一的大小,卻足夠讓蟲族三兩只的爬出來,現在怎么辦?碎掉意念海關掉嗎?

“馬雯涵,回來!”

馬雯涵呆愣間現空中只剩下她一個人了,而耳邊傳來了齊崢曄眼里的呵斥聲。

“啊?不關了?”

馬雯涵猜測齊崢曄是看出了她的猶豫。

“嗯,這樣就可以了,你現在立刻回來,你還有事情!”

“什么事情?”

馬雯涵傻乎乎的,關蟲洞不是最大的事情嗎?

“嫂子,快回來,老大已經把禮服都穿上了……”

“嫂子你再不回來,老大就要在蟲洞前宣誓了,還有這么多閑雜人等在,老大,你冷靜點!”

馬雯涵想想錯過了自己婚禮的弟弟,爸爸,尤其是媽媽的臉,她只覺得背脊一陣冷,一晃神,馬雯涵就回到了主星艦上,被人緊緊的摟在了懷里。

“返航!”

“是!返航!!!”

“我們什么時候準備要結婚的?”

馬雯涵的聲音悶悶的從胸口傳了出來,身穿軍裝的齊崢曄笑的有些小得意:“大概是我們認識的那一天吧。”

完結啦新書請大家多多支持,么么噠

好書、、、、、、、、、、、、、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