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福-第八百四十三章 憤然
更新時間:2018-10-12  作者: 曉風清露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嫡福 | 曉風清露 | 曉風清露 | 嫡福 
正文如下:
第四章二姐第八百四十三章憤然

“……如今河清海晏,四海稱臣,蒙古與我朝聯姻,以求世代交好,就連京畿衙門都在裁剪駐軍,這樣一只千里奔馳,軍心疲敝的軍隊,合該好生安撫十年游子之心,恩旨賞銀返鄉,照顧家中父母妻兒。沒有必要耗費戶部的銀錢,養這樣一只無用之軍。”

謝炳初直站了出來,怒道:“西北大軍保家衛國,當年浴血奮戰,才保住了大周朝的安寧,護住了江山國土,王爺竟然說他們是無用之軍?!未免太刻薄了些吧。”

魏明煦看著謝炳初道:“自然,若是退回十年,他們個個都是朝廷的棟梁之才,如今也未必不是,只是十年之間,滄海桑田。大周朝國富民強,早已經不是當初動蕩不安,需要武力治國的年代,如今的股肱之臣,是能保住大周朝再安定中繁榮昌盛,這個時候,一兵一卒,若是開墾農桑,甚至做買賣經商,才是真正的為朝廷效力,為百姓謀福祉。而擁兵自重,坐吃山空,等著朝廷拿戶部的救災銀填補他們的軍餉,對大周朝的長治久安,似乎并沒有多大的益處。”

謝炳初卻絲毫不讓:“滄海桑田,好一個滄海桑田,攝政王如此重文輕武,十年之后,怕是大周朝只會舞文弄墨,無人再懂刀槍,一旦有敵軍來襲,難道拿著鋤頭算盤去抵御外敵嗎?軍政不可廢!而且要長存驚醒之心,鼓勵世人習武修文并重,不可厚此薄彼。”

魏明煦看著義憤填膺的謝炳初,其實謝炳初的話也自有道理,魏明煦并非全不認同,只是,魏明煦想要爭論的對象并不是謝炳初,他知道謝炳初并非不學無術之人。

魏明煦轉頭看向一言不發的魏延顯,復又問了一句:“皇上以為如何?”

忽然被點名的魏延顯似是嚇了一跳,看著底下的大臣齊齊將目光聚在他身上,他心中莫名地緊張,腦子里一片空白,竟然一時什么都想不起來,當初師父教的書本上的東西,仿佛剎那之間全忘了。

此刻,只能期期艾艾道:“朕,朕覺著忠勇公言之有理。”

魏明煦的臉色難看起來,揚聲問道:“看來皇上并不是想親政,而只是想換個攝政王罷了。皇上聽夠了臣的言論,如今忠勇公說什么,就是什么了,是嗎?”

魏延顯剎那間汗流浹背,他出言反駁道:“不是!自然不是!”

“那是什么?”魏明煦問他。

“是……是……”魏延顯囁嚅著,“是朕覺著,忠勇公說的,真的很有道理。”

“哦那皇上說說,忠勇公的話有道理在哪里?”魏明煦穩如泰山地看著慌張不堪的魏延顯。

魏延顯在重臣的注視之下,心慌意亂,他自然不會想都不想地就說,他想要好好斟酌一下言辭,可是在魏明煦的逼視之下,他一句成行的話都想不出來。

他越是著急,就越是惱怒,自己如今已經親政了,怎么還這般的沒用,這樣的不爭氣!他從前想象的不是這樣,是自己像魏明煦一樣泰然自若,舌戰群雄,說得底下的大臣一句話都反駁不出來,對他俯首帖耳,畢恭畢敬。

而不是這樣,不是像現在這樣,丟人現眼!

“朝廷,朝廷不能重文輕武,要防患于未然。”魏延顯艱難地重復著謝炳初的話。

魏明煦卻道:“裁撤西北大軍并不是重文輕武,而是體恤軍心。當初的這只軍隊,也是朝廷危急存亡之秋,舉國招募來的,將士們為了家國天下,征戰沙場,可是誰人家中沒有父母妻兒,皇上在河清海晏的太平盛世,依舊不肯許將士回鄉,有失仁德。

皇帝施行仁政,百姓感恩戴德,到了戰時,但凡誰敢欺凌大周朝一寸國土,自然舉國上下,全民皆兵!百姓會自發地站出來保衛疆土,保護讓他們過上好日子的君主。先有民,才有軍。皇上有功夫,也該好先將那些安置閩浙洪澇災害的奏疏整理批閱出來,交發內閣急辦才是。而不是一味拖延了這三五天。”

魏延顯氣得雙拳緊握。

那么多奏章,天知道,每天他要看多少奏章,那么多的字,那么多無聊的難辦的讓人頭疼,甚至頭皮發麻的事情,密密麻麻地寫在奏折上。

每一份都要他看,都要他御筆親批。魏延顯哪里遭過這個罪,哪里有這個耐心,便偷懶敷衍了事一應寫了“知道了”、“閱”、“準”,這樣幾個字輪回著來,才好容易能將每日的奏折批完,可魏明煦一問,他自己批過的奏折,卻連上頭寫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被魏明煦當眾訓斥了一頓之后,魏延顯只覺得丟了面子,戰戰兢兢,不敢再敷衍了事,一個處置不當,魏明煦就會耳提面命地一一指出來,“教導”他一頓。

他如今仔仔細細地去看那些奏折,可是哪里看得完,魏明煦又責怪他備懶懈怠。

這個皇帝他不當了!

誰愛當誰當去!

魏延顯竟然當著滿朝文武的面,憤然起身,棄朝而去。

只留下眾人面面相覷。

謝炳初氣得跳腳,指著魏明煦道:“靖親王,你竟然敢對皇上無禮,逼得皇上離席!”

李淼生卻施施然轉身,看著謝炳初,漠然道:“王爺身為攝政王,要對朝廷負責,對天下百姓負責。是犯顏進諫,是面折廷爭,是朱云折檻,言人之不敢言,如何能說是對皇上無禮?”

魏明煦是直言不諱,那么相對的,小皇帝就是心胸狹隘,容不下中正之臣了。

謝炳初氣得發抖,卻不能再就此事多說什么。其實,他更氣的是沉不住氣的魏延顯。

眾人也將目光都轉到了魏明煦身上,魏明煦像往日一樣,繼續主持了今日的廷議。

慈寧宮里,太皇太后自然早早就聽說了乾清宮發生的事情。

太皇太后嘆了一聲,只問了柳溪一句:“皇上呢?”

柳溪道:“躲去養心殿了,將自己關在里頭,一個人都不見。”

太皇太后點了點頭,道:“那孩子一大清早的去上朝,怕是還沒有吃早膳,你去命人預備些吧,隨哀家一同去一趟養心殿。”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