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終-第七百三十章 交代
更新時間:2017-01-13  作者: 玖拾陸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善終 | 玖拾陸 | 玖拾陸 | 善終 
正文如下:
第七百三十章交代

第七百三十章交代

第七百三十章

杜云蘿有孕,穆連瀟和周氏歡喜不已。

最近府里不平順,能添一樁喜事,自是再好不過。

隨著穆連誠回京,宮里的賞賜追著來了,慈寧宮里曉得杜云蘿又有了身孕,也沒有落下她。

練氏對那些金銀綢緞恨得牙癢癢的。

這些有什么用?能讓穆連誠站起來?能讓她的金孫活過來?

風毓院里,練氏氣悶了好幾日,好不容易能寧神歇個午覺,就聽見院子里此起彼伏的驚叫聲,鬧得她腦門子都痛了。

“老朱!”練氏喚道,“出去看看,到底怎么一回事,這院子里還有規矩沒有?大呼小叫的,看我不中用了,連規矩都不知道了!”

朱嬤嬤趕忙應了,撩了簾子出去,見穆元謀住的書房外頭亂作一團,她不由也冒了火氣。

“怎么回事?青松呢?”朱嬤嬤沿著廡廊走到書房外頭,低聲喝道。

一群丫鬟婆子面面相窺,膽大的出來回話:“朱媽媽,不好了!老爺厥過去了,叫人抬回來的,剛剛送進屋里。”

朱嬤嬤聽了前半句,剛想罵人,又被后半句話給噎著了。

穆元謀厥過去了?

這算什么事兒!

朱嬤嬤顧不上要從嗓子眼里跳出來的心,推開面前的人,抬腳入了書房。

青松站在床邊,聞聲轉過頭來,一副嚇得快要哭出來的模樣:“媽媽,怎么辦呀!叫不醒老爺呀!”

“慢慢說!”朱嬤嬤沉聲喝她,幾步到了床邊,一看穆元謀臉色廖白、嘴唇發青躺在那兒,她眼前也是一黑。

青松顫著聲哭了:“老爺剛在屋里用了午飯,才走了沒一會兒,又叫人抬回來了,說是在園子里厥過去了。媽媽,好端端的怎么會這樣啊!我怎么跟老太君、太太交代啊!”

朱嬤嬤被青松哭得心里越發亂了,咬牙道:“叫大夫了沒有?”

青松猛一陣點頭。

等了沒多久,大夫背著藥箱進來,又是診脈又是翻眼皮,半晌道:“二老爺這怕是不太好。”

朱嬤嬤渾渾噩噩回去稟練氏。

練氏驚得一口氣不順,憋得她重重咳了起來:“昨兒個還好好的,怎么今天就不好了!我不信,我要去看看!”

朱嬤嬤也不敢攔練氏,跟前回似的,依樣畫葫蘆,背著練氏過去,虧得就幾步路,也算不上吃力。

練氏到了書房,幾乎是撲在了穆元謀身上:“老爺!老爺!”

朱嬤嬤喘著氣,解釋道:“大夫說,老爺是郁結攻心,這兩年一直咳嗽,心肺損了,又突遭二爺的事兒,悶在心里,突然迸發出來,沖倒了。”

聽起來是這么個理,但練氏一時半會兒根本受不了。

她剛剛經歷了兒子重傷,兒媳失了金孫,如今丈夫又不好了,這日子還怎么過?

練氏越想越悲戚,郁結的豈止穆元謀,她難道不是?她也胸悶,也心痛,她也挨不住了啊!

腦袋暈暈乎乎的,練氏兩眼一翻,暈過去了。

屋里愈發亂了。

消息傳到韶熙園里時,杜云蘿驚訝極了,再三確認婆子沒有傳錯話,她起身往柏節堂去。

風毓院里亂糟糟的,兩個主子都暈著,不肖她去湊熱鬧,反倒是吳老太君跟前,杜云蘿怕老人家吃不消。

秋葉在屋外攔住了杜云蘿,低聲道:“夫人,老太君不大好,流了不少眼淚,這會兒睡著。”

這還真是怕什么來什么。

單嬤嬤躡手躡腳出來,道:“夫人屋里坐會兒吧,雙身子別操勞了,您替奴婢守著老太君,奴婢去看看二老爺和二太太。”

杜云蘿自是應下,進了暖閣一看,吳老太君氣色很差。

前幾天請平安脈的時候,大夫悄悄與杜云蘿說過,老太君已經是強弩之末,未必能撐到過年。

這一點,長房上下心知肚明,前回邢御醫來的時候也是這么說的,可事到臨頭了,舍不得依舊是舍不得。

便是過年,原也還有兩個月,人若有心挺著,興許能挺過去,再多挺些時日。

杜云蘿一直覺得,吳老太君是那個能挺得住的人。

哪知道突然就出了穆元謀的事兒,這是老太君唯一的兒子了,對老太君的打擊定然不輕。

吳老太君睡得極不踏實,但也睡到了日頭偏西,才幽幽轉醒過來。

杜云蘿扶老太君坐起來,墊好了引枕,伺候老太君倒水漱口。

“阿單呢?”吳老太君嗓子喑啞。

杜云蘿道:“單媽媽去風毓院了,兩刻鐘前,母親使人來說過,她也在風毓院,讓祖母您放寬心,有了消息就回來報。”

吳老太君垂著唇角,她老了,皮膚松了,眼角唇角都往下垂,即便笑起來的時候,也很難揚起來了。

“連瀟媳婦,”吳老太君示意杜云蘿在身邊坐下,手掌附在她平坦的肚子上,道,“老婆子怕是看不到孩子出生了,連你這肚子是圓是尖,可能也看不到了。”

吳老太君的聲音平靜,可就是這樣的平鋪直述,讓杜云蘿的眼淚生生往下掉。

“祖母,您答應我了的,等姐兒出生,您要抱抱她,您還要給她取名字……”杜云蘿抽泣著道。

“肯定是個姐兒,又可愛又機靈。”吳老太君笑了起來,卻差點岔氣,她緩了緩,又道,“趁著我精神還不錯,我再跟你說一說,你和元策媳婦都是拎得清的,旁的事兒我無需交代,就剩一個連慧,我應了她的,只怕來不及兌現,你曉得內情,給她一條路。”

杜云蘿抹著眼淚點頭,老太君一副交代后事的口氣,說什么她都要應了的。

“這輩子,我清清白白地來,也想清清白白地走,我想給定遠侯府的幾代榮光添磚加瓦,若有灰塵蒙珠,老婆子抬手擦去。”吳老太君說著說著,淚水順著眼角滑落,沒入銀白鬢角,“只是老婆子老了,留給我的時間太少,我的背也太彎了,力氣不夠,只能做到這一步了,我帶來的好,留在這兒,我帶來的不好,我帶走了。好孩子,不哭了,讓秋葉伺候你擦把臉,老婆子歇一歇,也再想一想,想姐兒的名字。”

相關、、、、、、、、、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偷香.touxiang.la

閩ICP備16029616號1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玖拾陸其他作品<<威武不能娶>> | <<佞妝>> | <<棠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