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閨戰-一·微時
更新時間:2016-06-03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名門閨戰 | 秦兮 | 秦兮 | 名門閨戰 
正文如下:
大周朝建章三十六年,宋楚宜死在一幕戲里。

正直初春,淅淅瀝瀝的春雨過后,春雨初晴,英國公府一派大好春光。細碎的蝴蝶蘭鋪滿了整個后花園,遠遠望過去只見淺藍一片,映襯著才剛冒出些花苞的海棠花,相得益彰,恍如置身仙境。

英國公生辰,請了近來京城里最紅的角兒唱戲,熱熱鬧鬧的歡快無比。

宋楚宜僵著身子蜷縮在床上,一動不動。

室內陳設簡潔,除了一張雕花床跟幾把椅子,再無其他。一點兒也不像她原來的喜好,更加瞧不出宋家嫡女的半點尊榮。

綠衣取了這個月的月錢回來,就看見她正凝神聽著外面的嘈雜聲,不由鼻子一酸,走到床前替她掖了掖被子,哄道:“才晴沒幾天,還有倒春寒呢,夫人仔細著涼,我把窗子關上吧?”

外面人聲鼎沸,笑聲如同風鈴一般迎風送響,哪里由得人安靜。

宋楚宜臉上的表情似喜似悲,忽然卷著手猛地咳嗽起來。

綠衣忙伸手去替她拍背,觸及她瘦骨嶙峋的身體時忍不住眼內發酸:“夫人別想了,國公他,他只是一時鬼迷了心竅......”

怎么會是鬼迷了心竅呢?他一直都清醒得很。要是真的有人是鬼迷了心竅的話,那個人也只能是她宋楚宜自己了吧?宋楚宜臉上終于有了表情,她癟了癟嘴似乎快哭出來,仍像幼時一般帶著些委屈伸出手給綠衣看。

她已經咳血很多天了,最近這半年來病癥幾乎日日都在加重。

綠衣看著她手心里鮮紅的一攤血,只覺得頭暈目眩,身子一軟就跪倒在地上,嗚嗚的哭起來。

事到如今,整個國公府里,除了綠衣,再也找不到會為她哭的人了。宋楚宜費力的用另一只手去摸她的頭:“別哭了。”

人總有一死的,她自己覺得已經活夠了。

窗外陽光明媚,彩蝶翻飛,恍惚是她年少時候,場景熟悉得仿佛她只要一睜眼,就還在家學里,窗內是先生并眾姐妹,窗外是自家的花園。

而她,仍舊是那個張揚明媚的宋家六小姐,而不是這個形同下堂婦的,名不副實的國公夫人。

窗外刮來一陣風,帶來丫頭們放肆又歡喜的嬉笑聲,將宋楚宜很快的就又拉回到現實。

“二夫人給大伙兒多派了一個月的月錢呢。”

“聽說今日請的戲班子是從江南來的,最會唱黃梅小調,國公他專程為了二夫人才去請的。”

她們說個不停,像是枝頭上的麻雀,唧唧喳喳的惹人心煩。

綠衣目眥欲裂,牙齒快要將嘴唇咬破,恨不得出去將她們的嘴巴一一縫上,她回過頭來看著宋楚宜,滿眼懇求:“小姐,別聽,不要聽....她們都是胡說的。”

怎么會是胡說呢?宋楚宜提起力氣拍拍綠衣的手,目光卻飄向了遠處。

她們嘴里的二夫人,是英國公沈清讓的平妻也是她自己的繼妹,宋家八小姐宋楚寧,是沈清讓真真切切放在心尖上的朱砂痣。

沈清讓愛極了她,甚至等不得自己死,先就已經讓府里眾人稱呼她為二夫人,只等她這鳩占鵲巢的大夫人一死,就扶她上位。

宋楚宜不為這一切傷心。

未出閣的時候,她便與繼母繼妹的感情極好。三年前因為沈清讓救了差點溺水的宋楚寧,弄得宋楚寧不得不嫁給沈清讓做平妻的時候,她甚至都并不曾懷疑什么。

她難過的是她與宋楚寧是親姐妹,到最后自己眾叛親離,宋楚寧卻春風得意盡擁一切。

可是這一切到底為什么會發生?!

她揪著衣襟差點喘不上氣,恨得咬破了嘴唇。若是她自己行差踏錯,愚蠢荒唐,她落到現在這個境地她認。

可是偏偏不是。

她還記得三日前宋楚寧得意洋洋的來看她,臉上一如既往笑的令人如沐春風,說出來的話卻字字誅心。

“宋楚宜,你好歹跟我是同一個爹生的,怎么這么蠢?”

她的開場白就叫人目瞪口呆,打了宋楚宜一個措手不及。

“你當真以為國公是因為你失責,讓小世子溺水了才厭棄你的嗎?他從來就不曾喜歡過你,從小到大,他喜歡的就一直是我!我才是他的青梅竹馬!若不是你鬧死鬧活的要嫁給他,我又怎么會淪落到當個平妻啊?!面上再好聽,終究不是原配,終究要在你跟前執妾禮!”宋楚寧揪著她的頭發把她從床上拖到地上,猙獰的全不似平常溫婉模樣。

一向溫柔大方的、她視為親妹妹的繼妹一步步逼近,幾句話把她說的神魂俱散。

“我.......我不知道........”她囁嚅的跌坐在地上,淚汪汪的看著宋楚寧,腦子猶轉不過彎來。

宋楚寧伸出保養得如同水蔥一般的手來掐她的脖子,似是憤恨又是嘲諷的勾了勾嘴角:“你不知道什么?”

不知道原來自己的親妹妹也同自己一樣對沈清讓情根深種........若是知道......若是知道.......宋楚宜心里酸澀,臉色發白。

她結結巴巴,跌跌撞撞的扯上宋楚寧華麗的衣裙,用近乎討好的語氣說道:“若是知道,我一定.......一定不跟你搶.......”

當初為了如愿嫁給沈清讓,她無所不用其極,到最后連向來疼愛她的祖母跟父親都厭惡了她,跟她再沒話說。這些年來,娘家與她關系最緊密的,算來算去,只剩下宋楚寧一個了。她真是怕極了,怕到最后只剩下自己孤身一個,世間沒人當她活著。

宋楚寧卻在此時大笑出聲,笑的前仰后合,笑出了眼淚。

“宋楚宜,世界上怎么真會有你這么傻的人?!我剛剛說的話你到底聽沒聽清楚?!我不是在跟你說我受了多少委屈,我是來告訴你,你自己究竟是有多愚蠢的!”她伸手將宋楚宜摜在一邊,輕松得如同在扔一只死狗。

“你到底知不知道為什么你的兒子會死啊?!”

宋楚宜握緊拳頭,面色慘白,瞳孔猛然放大。

“因為沈清讓不想再跟你扮演恩愛夫妻的戲碼,因為你已經讓祖母跟父親厭煩得連見也不想見了。所以只要你的兒子死了,他就可以順理成章的因為這件事情厭惡你,讓你滾得遠遠的騰位子給我,你到底懂不懂啊?!”

她真希望那一刻她聾了。

可是她沒有。

所以很多以前不曾細想過的事情就都有了合理的解釋。

為什么她兒子的乳娘從來不曾出過問題,偏偏在那天恰到好處的不見了;為什么去請的大夫那么慢,慢到孩子的呼吸都停了才姍姍來遲......

宋楚宜的手緊緊攥著自己的衣襟,額頭青筋爆現,卻只換得宋楚寧一聲高過一聲的冷笑。

“宋楚宜,你真是蠢的無可救藥!當日你尋死覓活,甚至不惜以死相逼來要挾祖母跟父親替你尋得這門親事,可是你看看結果呢?!”

“結果結親不成反成仇,沈清讓對你哪里有一點愛?就是有他自己一半血統的兒子,他都能狠心下得了手,可見他到底對你厭惡到了什么程度!”

“你娘蠢,沒想到你更蠢!要不是我憋了一肚子的火,不想叫你這樣幸福的死,你死了也是個糊涂鬼!”

宋楚宜回憶起這些就頭痛欲裂,疼得想要打滾。

綠衣見她喘得上氣不接下氣,眼看著一口氣就上不來了,當下也慌了,鼻涕眼淚流了一臉,一邊死命替她順氣,一邊嚎啕大哭著叫人。

可是哪里有人呢?

她現在又不是伯府那個受盡老夫人疼愛的宋六小姐,而是一個隨時都可能斷氣的、被沈清讓厭棄的看也不愿多看一眼的廢物啊。

宋楚宜眼內充血、面色張紅,艱難的喘著粗氣。

她糊涂了一輩子,要死的一刻卻清醒得有些殘忍。這樁婚姻里,她本身就有責任,她尋死覓活不顧一切要嫁給沈清讓,是她的錯。

可是從始至終,沈清讓都沒有表現過對這樁親事的半點不滿。

相反,當初他送風箏表情意、送鐲子當定情物,殷勤得很。

等她的利用價值沒了,她就成了他口中不要臉,上趕著倒貼的蠢貨。被扔在一邊,甚至連親生兒子都沒被他放過。

她真是瞎了眼,瞎了眼才會看上沈清讓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

劇痛襲來,她的意識已經有些不清醒了,沉重的困意叫她再難睜開眼睛。

可是她仍舊用盡一切力氣,死死的瞪大了眼睛。

她恨啊!恨得死也不能瞑目。恨自己蠢鈍如豬,居然對繼母跟繼妹言聽計從,更恨自己為了個中山狼與祖母父親離心離德,到最后落得個身死人亡的下場。

意識漸漸渙散,眼前的景物也終于模糊,只余心中那抹恨意幾乎要破體而出,宋楚宜瞪得眼睛都流了血,才不甘的咽了氣。

窗外邊清風徐徐,絲竹悅耳,戲臺上的角兒哀哀戚戚的唱著詞。

“我只道鐵富貴終身鑄定,

又誰料人生數傾刻分明。

想當年我也曾撒嬌使性,

到如今,

不由我不信前塵。”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春閨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