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少將大人-第1743章 語驚四座(大章四千六)
更新時間:2018-06-08  作者: 寒武記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你好 | 少將大人 | 寒武記 | 寒武記 | 你好 | 少將大人 
正文如下:
第1743章語驚四座

第1743章語驚四座

梁美麗這一急中生智的喊話,簡直是語驚四座。

顧念之終于松了一口氣。

背上出了一層細密的汗,額頭也被汗濕了,鼻尖上迎著燈光的地方,可以看見細小的晶瑩的碎鉆一樣的水光,也是汗。

可是矛頭終歸指向了秦家,甚至指向了秦瑤光!

顧念之都想仰天大笑了。

可惜她不能,她只覺得虛脫一樣的累。

梁美麗這人真不算聰明,甚至智商在普通人之下,所以她費了這么多功夫,一遍遍重復,就差指著鼻子叫她說話,冒著被法官diss的危險東拉西扯。

終于讓梁美麗想到了這個借口。

顧念之抬起頭,看向秦瑤光的方向。

秦瑤光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坐在被告席上,臉上的神情像是套了一層橡皮套,想做表情都做不出來。

她身邊的首席律師更是被震得差一點說不出話來。

梁美麗的話是幾個意思?

當年的綁架案,難道還有不為人知的“真相”?!

秦律師唰地站起來,對梁美麗大聲說:“梁美麗!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不僅涉嫌做假證供,阻礙司法公正,而且當堂威脅我的當事人!——你把法庭當成討價還價的菜市場嗎?!”

說完又轉頭對著審判席激動說道:“法官大人,梁美麗和溫大有的情況已經不適合再做控方證人,我申請將他們逐出法庭,依法判處他們的罪行!”

顧念之嘖了一聲,走到秦律師面前,偏著頭上下打量他,慢條斯理地說:“秦律師,梁美麗和溫大有本來就是本案的重要嫌疑人,你以為他們是我找來的證人?”

“難道不是你要求他們出庭作證?”

“對啊,不行嗎?——不明白的話,污點證人了解一下。”

顧念之笑瞇瞇地看著秦律師由紅轉白的面龐,視線瞥向了秦瑤光的方向,“秦瑤光女士,我勸你還是把溫守憶女士的親生母親是誰說出來,不然你為別人隱瞞,倒霉的可是你自己哦。”

說著,顧念之躬身到秦瑤光面前,小聲說:“……你有那么大公無私嗎?如果你真的那么不顧一切為她遮掩,我倒要好好想想,這溫守憶的親生母親到底是哪路神仙,值得你不惜坐牢也不肯說出她的真實身份?”

秦瑤光厭惡地往后退了退,冷聲說:“你別靠我這么近,我看見你就惡心。”

“惡心你還要把我生出來,可見你就是惡心她媽。”顧念之聳了聳肩,這種程度的話對她來說毫無殺傷力。

這時她覺得,自己沒有了十二歲以前的記憶真是太好了。

沒有了那時候的記憶,就意味著對過往沒有任何負擔。

如果還記得的話,她也許也會對母愛有所憧憬和依賴吧?

秦瑤光這種態度,她肯定會受到很多傷害,甚至成年之后,還會成為自己最大的弱點?

弗洛伊德說,人成年之后的性格品行和行為特征,都是小時候造就的。

在你還懵懵懂懂不懂事的時候,你的行為模式和一生際遇就差不多被固定在一個方向。

顧念之一向覺得這種說法特別不負責任。

把所有不好的習慣,做過的錯事,都歸結為童年際遇,其實是某些西方成年人懦弱和逃避的潛意識。

而魯迅說過,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慘淡的人生,敢于正視淋漓的鮮血。

這就是東西方在人生態度上的最主要不同。

顧念之當然是東方人生態度的標準信徒。

她看著秦瑤光,背起了手,笑的意味深長,“秦瑤光女士,你到底是說還是不說呢?——Tobe,ornottobe。這真是一個哈姆雷特似的難題了……”

秦瑤光像是一腳踏空,從萬丈高空跌落的感覺,整個人都快失重了。

她的心直直地跌入谷底,四面都是密不透風的墻,屋子里沒有光,也沒有聲音。

她一個人處于黑暗之中,找不到出路,也看不見方向。

但她不能喊叫,也無法求救,就像當年她在監控視頻上,觀察兩歲的顧念之被關在小黑屋子里的表現一樣。

她閉了閉眼,覺得頭暈目眩,臉上失去了所有血色,模模糊糊地想,當年顧念之才兩歲,就能從這樣的密室禁閉中走出來,還能朝她笑,舉著手叫她“媽媽”,讓她抱……

她做了什么?

她一巴掌將她扇到地上,然后用儀器測試她的腦電波、心電圖、脈搏數據和血壓,還有傷痕的愈合情況。

白白胖胖的小姑娘被她打懵了,呆呆地坐在地上看著她,小小的菱角唇微張,嘴角破了皮,有血絲從唇瓣里滲透出來。

她看得一陣心煩,上前朝著兩歲小姑娘的心窩里再踹一腳,看著她小小的身子滾到桌子底下,抱著桌角瑟瑟發抖,再也不爬出來了。

這個小賤人就配待在見不得光的黑暗里,跟她那個令人討厭的父親一樣,像陰溝里的老鼠人人喊打才對。

秦瑤光回憶著這些情形,情緒漸漸穩定下來。

睜開雙眼,秦瑤光瞪著顧念之,心想真是禍害活千年,這小賤人從兩歲到六歲一直被她各種毒打做物理實驗、毒理實驗、病理實驗,結果還能活得好好的……

而且居然長成了這樣的身形容貌。

秦瑤光又氣又妒又恨,還要極力隱藏自己的真實情緒,臉上的神情差一點扭曲。

顧念之見秦瑤光居然一言不發,覺得這料下得還不猛。

她眼珠一轉,走回眼巴巴看著秦瑤光的梁美麗身邊,淡定地嘆了一口氣,說:“梁美麗女士,你別指望秦瑤光院長會說出溫守憶親生母親的真實身份了。”

“我看秦瑤光院長是寧愿你把綁架案的真相說出來,也不會告訴你溫守憶的親生母親是誰。——那你還等什么?說唄……”

“不,秦院長,只要你說出來,我就什么都不說!”梁美麗對秦瑤光明顯還抱有一絲幻想。

顧念之不得不下猛藥了:“……你就別問了。秦院長死都不會說的。這說明什么?這說明這個親生母親,一定是一個比你好很多的女人,好到連秦瑤光院長這樣地位的人都維護她。”

“她年紀比你輕,臉蛋比你漂亮,身材比你好,大腦比你聰明,事業比你能干,地位比你高,權勢比你大,就是一貨真價實的白富美,所以你老公溫大有才心甘情愿跟這樣的女人生孩子,還瞞著你把這孩子領養回來,讓你當親生女兒一樣帶大!”

“嘖嘖,還有比這更惡毒的心思嗎?!”顧念之故意找最能戳女人心窩子的話說。

特別是對梁美麗這種比較傳統,讀書不多的女人來說,男人就是她們的命。

雖然她們有獨立生活的能力和機會,但是她們的思想是不獨立的,是依附于男人才能存在的。

因此這番話,對梁美麗的殺傷力簡直是核彈級別。

她的理智和感情都受到難以言喻的打擊。

梁美麗的眼圈漸漸紅了。

她的雙手緩緩緊握成拳,一步步從自己的證人席上走了出去。

旁邊的女法警想上前制止她,顧念之卻伸手攔住了女法警,淡定地說:“……我負全責。”

女法警擔心地看了法官一眼。

法官也很為難。

按道理說,梁美麗作為嫌疑人和證人,是不能在法庭上自由走動的。

但是顧律師明顯是有特殊意圖,是為了找出案情的真相。

他到底是允許呢,還是不允許?

這個案子牽扯出來的東西,目前看來只是冰山一角……

法官想了一會兒,默默地低下頭,仔細看著面前的卷宗,好像那里突然多了很多字,他恨不得拿著放大鏡仔細看,才能看清楚。

下面的女法警見法官沒有回應,而是看起了卷宗,往前走的步子就慢慢退了回來。

既然法官沒有發表意見,她也用不著管了。

再說梁美麗只是一個普通女人,如果她有什么出格的地方,法警的麻醉槍就能派上用場了。

女法警一手搭在腰間的槍套上,對顧念之點了點頭。

顧念之笑著對她眨了眨眼,感謝她的成全。

此時梁美麗已經走到秦瑤光的被告席前。

秦瑤光的首席律師秦律師緊張地站起來,擋在被告席前,指著梁美麗說:“你要做什么?!你不要亂來!你胡亂攀扯,是罪加一等我告訴你!”

梁美麗眼神發直,根本看也不看擋在她面前的秦律師,胳膊大力一揮,就將頎長瘦削的秦律師撥得轉了個圈兒,踉踉蹌蹌閃到一旁。

梁美麗是花匠,是做體力活的,雖然年紀比秦律師大的多,可是力氣依然很大,不是秦律師能比的。

秦律師瞪了梁美麗一眼,但是不敢上前攔著她了。

此時梁美麗的腦海里只回蕩著顧念之剛才幾句振聾發聵的話。

“她年紀比你輕,臉蛋比你漂亮,身材比你好,大腦比你聰明,事業比你能干,地位比你高,權勢比你大,就是一貨真價實的白富美,所以你老公溫大有才心甘情愿跟這樣的女人生孩子,還瞞著你把這孩子領養回來,讓你當親生女兒一樣帶大!”

“嘖嘖,還有比這更惡毒的心思嗎?!”

顧念之說這番話,只是用常理推斷梁美麗這種女人最難接受的老公出軌對象,來刺激她,讓她跟秦瑤光徹底決裂,說出八年前綁架案的真相,也順便給自己的父親顧祥文,也就是路近,洗刷掉被秦瑤光潑上的臟水。

可是她不知道,她這番話聽在梁美麗耳朵里,可是比一般女人最難接受的老公出軌對象,還要更深入一些。

她甚至無師自通地給自己找到一個假想敵!

梁美麗全身都在哆嗦,她伸出手臂,不斷顫抖著,指著一臉不耐煩的秦瑤光,大聲說:“……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你是比我年輕!比我漂亮!身材比我好,大腦比我聰明,事業比我能干,地位比我高,權勢比我大,就是一貨真價實的白富美,所以我老公溫大有才心甘情愿跟你這樣的女人生孩子!還瞞著我把這孩子領養回來,讓我當親生女兒一樣帶大!”

“……還有比這更惡毒的心思嗎?!”

梁美麗大聲吼了出來,她說得情真意切,眼淚鼻涕流得滿臉都是。

法庭上一片寂靜,就連低頭裝著看卷宗的法官都忍不住抬頭,關注著事態發展。

顧念之也傻眼了。

這是什么操作?

她剛才是說了這番話,可她怎么也不會想到她說的話,會讓梁美麗聯想到秦瑤光身上啊?!

她看了看畏畏縮縮抱著頭,其貌不揚的溫大有,再看看雖然上了年紀,但依然美貌的秦瑤光,無論如何也無法將這兩個人聯系在一起,更別說這倆還能生出一個孩子?!

顧念之下意識拉住梁美麗的胳膊,說:“梁美麗女士,這話可不能亂說。秦瑤光院長雖然惡毒,雖然品行敗壞,但她不會,或者不屑做你老公的小三……”

梁美麗女士可太能給自己老公臉上貼金了。

顧念之暗暗吐槽。

沒想到梁美麗卻同樣掀開顧念之,指著秦瑤光繼續說:“顧律師你不知道,真的肯定是她!我是有事實依據的!”

事實依據?!

顧念之頓時精神一振。

她是一個思維很開闊的人。

如果有一件事超出了常理認知,但只要有事實依據,就算再離譜,她也會選擇相信。

最重要是要有事實依據,也就是實錘!

這戲可比她計劃得還要精彩!

她迅速轉換了思路,馬上說:“什么事實依據?梁美麗女士能詳細說說嗎?只要你說的是真的,有事實支撐,法官大人一定會為你做主的!”

梁美麗這時候也只需要這一點鼓勵。

或者這些話,這些疑慮,在她心里已經藏了很久了。

以前估計自己都覺得太過匪夷所思,而選擇不去相信。

這時候突然發現自己的懷疑有了實際的依托!

一個溫守憶活生生站在面前,就是她這些懷疑最好的證據。

秦瑤光的牙齒咬得咔咔作響。

這個梁美麗簡直了,怎么想出來的?!

她怎么會是溫大有這種男人的小三?!

秦瑤光倏然站起來,冷聲說:“梁美麗!你別失心瘋了!我做你老公的小三?我沒你那么眼瞎!”

她會看上溫大有?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溫大有急忙沖過來拉開梁美麗,著急地說:“你別說了!我跟秦院長沒什么……你這個瘋婆娘就會沒事瞎琢磨!”

他毫不猶豫抬手打了她一個耳光。

梁美麗尖聲嚎叫著:“你們沒什么?!那八年前,你為什么半夜三更瞞著我鬼鬼祟祟出去見她?!還說沒奸情?!”

“我我我……我那是跟秦院長談正事兒!”

“談屁的正事!”梁美麗朝溫大有吐了口唾沫,轉身指著秦瑤光開始數落:“……八年前,你半夜三更鬼鬼祟祟找我老公說話打量我不知道呢!”

秦瑤光沒想到梁美麗居然知道當年的事,那時候她找溫大有,明明是為了計劃綁架顧念之的事,哪里是她說的這么齷齪?!

可是她竟然張口結舌,發現自己找不出合適的話反駁。

只好冷笑著說:“你做夢吧?我什么時候跟你老公半夜三更說話?證據呢?不會你說的話就是證據吧!”

“我敢對天發誓,我說的都是真的!”

梁美麗其實也沒有切實證據,這都是她當年偷偷看見的,那時候也沒有想著錄音錄像,現在就被秦瑤光說成是空口無憑了。

梁美麗心一橫,只想說個痛快:“何家你不敢進,你找我老公單獨去外面喝咖啡!”

“你讓我們幫你綁架顧念之,說只要顧念之沒有了,我的女兒溫守憶就可以取代她的位置!”

“……我真是瞎了眼!居然相信你和這個賤男人的話!”

“什么我的女兒?!明明就是你倆的女兒!——為了你們女兒的前程,想讓我頂罪?!門都沒有!”

這是今天的第一更大章四千六百字:第1743章《語驚四座》。

么么噠各位大佬小天使

看過《》的書友還喜歡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