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手繁華-第七百七十一章 我是陸瑛
更新時間:2017-11-27  作者: 云霓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覆手繁華 | 云霓 | 云霓 | 覆手繁華 
正文如下:
第七百七十一章我是陸瑛

第七百七十一章我是陸瑛

一秒記住中文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金人十萬大軍,剛剛踏入大齊的土地,就接二連三遭受重創,折損兵將無數,三公主也成了階下囚,雖然金人之后又投入了幾萬兵力,但是卻沒能扭轉局面,與大齊對戰之中金人損失了大量的人力財力,若是大齊能夠一直勝下去,不但能將金人逐出齊地,而且金人十年之內沒有能力再興兵。

裴杞堂神采奕奕地望著眼前的輿圖。

淮南王不禁心中嘆息,王爺可真沉得住氣,換做旁人早就龍袍加身,他卻是一副不將金人逐出大齊,絕不肯談論皇位的模樣。

不但如此,慶王妃還將太子齊蔚和趙氏迎進了京,大齊沒有因為皇位空虛而混亂,而是上下一心支持慶王抗敵,本來是爭奪皇位的情勢,就此變成了萬眾歸心。

裴杞堂道:“相州怎么樣了?”

淮南王立即躬身:“還沒有破城,沒想到陸瑛一個文官,帶起兵來也不含糊。”

“即便沒有破城,相州的情形也不能再等,連夜進二十里扎營,稍作休息,明日五更之前騎兵先行,解相州之圍,”裴杞堂說著頓了頓,“被忘了給衛所留下四十頂軍帳。”

這次突然將戰場改在相州,他還以為慶王妃會來不及籌備藥材,卻沒想到醫工會和他們幾乎同時抵達,這就是慶王和王妃之間的默契。

“大人,大人……”

疾呼傳來,陸瑛疲憊地睜開了眼睛,緊接著他感覺到了右腿斷裂般的疼痛,他的冷汗立即淌下來。

方才金人一刀刺在他的腿上,鮮血噴涌而出,他帶人將金人都丟下了城墻,然后就暈厥了過去。

陸瑛問過去:“金人有沒有再攻城?”

副將道:“沒有,您就安心養傷……”

陸瑛長長地喘了口氣:“慶王的兵馬要到了。”

副將訝異地道:“大人怎會知曉?”

“金人拼命進攻,就是要在慶王到來之前奪取相州,相州城墻堅固,是極好的屏障,只有這樣才能與慶王的兵馬一戰,”陸瑛小心地挪動著身體,換來的卻是一陣顫抖,顯然右腿上的傷已經限制了他的行動。

陸瑛神情出奇的冷靜:“今晚金人還會傾力攻城,若是守不住,你們就從西門離開,我留下做最后的安排。”

副將搖搖頭:“真的要走,也是卑職先護著大人離開,只有大人平安無事,我們才知道后面要怎么辦。”

陸瑛端起碗抿了一口水:“你們出去之后投奔朝廷,放下之前的成見,與朝廷兵馬一起殺敵,若是能夠活下來,將來也會被論功行賞。”

副將立即道:“我們追隨的是陸大人,除非陸大人決定投靠慶王,否則我們……不會這樣做,相州城的將士都愿意與陸大人共進退,相州我們守了這么久,既然慶王已經來了,我們不如就連夜出城向西去,與大齊接壤的吐蕃說不得會接納我們。”

副將說的這些,陸瑛早就已經思量過,打了勝仗離開,為自己壯了聲勢也能得到許多支持,就像裴杞堂藏在江南那么久,朝廷始終捉不到他,那都是因為百姓們為他遮掩,有了民心才能有接下來的事。沒有齊蔚,他也能設法偏居一隅。

可是不知為什么,這些日子他卻愈發覺得沒有意義,心不靜哪里都不得安身,這些年的奔波和掙扎,已經讓他覺得疲累。

嘈雜的聲音突然又傳來。

“陸大人,”城門守將讓人來稟告,“金人又攻城了。”

陸瑛微微一笑,他猜的沒錯,裴杞堂來了,金人這是在做最后的掙扎。

“抬我去城樓。”陸瑛吩咐。

只有看清楚金人進攻的情勢,才能知道要如何抵抗,撐過這一次,相州城就真的平安了。

金人如同瘋了的野獸,拼命地掙扎,連續的攻城讓相州耗盡了所有,隨時隨地都可以轟然倒塌。

這一夜仿佛格外的漫長。

大家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離去,誰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第二日的朝陽。

“堅持……朝廷的兵馬明日就會趕到,那時候我們就贏了。”

陸瑛捂著傷腿,傷口處還有鮮血一點點地滲出來,滴落在地上,鮮血帶走了他的溫度,讓他覺得冷風刺骨。

就像小時候被罰跪在堂屋里,寒冷順著他的腿一點點地向上爬,他疼得難過,忍不住哭出聲,得到的卻是婆子的打罵。

他只是個庶子,從小就要懂得順從嫡母,不要有半點的反抗之心,靜靜地等待高宅深院將他吞噬。

姨娘說,別哭,別說話,不要掙扎,這樣就好,很快就會好。

所以他閉上嘴,沉下眼睛,讓人永遠看不出他的喜怒哀樂。

從此之后沒有人看透他的心,沒人知道陸瑛到底是個什么人。

他親手捂死了父親,揭發了劉景臣,害死趙廖,騙過金人,他一個任人折辱的庶子,終于開始一點點掌握了權利,左右皇帝,控制太子……可是他卻一點都不覺得快樂。

他內心深處,仍舊無助地跪在黑暗之中,從不曾站起來。

“大人,您先走吧!”副將的聲音傳來。

陸瑛搖了搖頭,不走了,他不愿意再走了,這里就是他的盡頭。

“大人,”副將眼睛中含著淚水,“您現在動身還有一線生機。”

陸瑛露出一絲笑容:“活著,太辛苦。”

活著太苦,永遠改變不了,永遠得不到想要的快樂,就連喘一口氣都像是被無數的針刺在心頭。

傷口永遠不能愈合,每天都流著血,卻又不能死去,與其這樣煎熬,不如換別人活下來。

陸瑛靠著城墻慢慢坐下:“讓我守住這城吧。”

就在這里,高高的城墻上,站得這樣高,留在這里,或許有一天會被人看到,被人想起,被人懷念,而不再是厭惡和痛恨。

很好,他的結局。

“轟”撞擊城門的聲音傳來,整個天地都仿佛為之動搖,這一次金人堅定不移要摧毀一切,不再將城中的守軍看在眼里。

陸瑛目光清冽,他從來都看不得這樣的蔑視,所以他必須要讓金人知道,他陸瑛是誰。

“點火。”

陸瑛清脆的喊聲過后,兩扇城門也轟然倒塌,金人興奮地沖進城。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