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手繁華-第七百七十三章 幸福美滿
更新時間:2017-11-29  作者: 云霓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覆手繁華 | 云霓 | 云霓 | 覆手繁華 
正文如下:
第七百七十三章幸福美滿

第七百七十三章幸福美滿

裴杞堂的大軍連連打了勝仗,金人開始越發慌亂,因為齊軍已經收回了真定,再往北就是金人土地。

齊人列兵在邊疆重鎮,戰鼓擂聲震天,嚇得金王親自帶著人前來求和。

最終金人讓出了三城之地,賠給大齊幾千匹戰馬。

聽到這些消息,杭庭之眼睛發亮:“金人向來將戰馬看得比什么都重要,這次這般求和,是真的心甘情愿地認輸了。”

瑯華抿了口茶,金人沒得選擇,裴杞堂乘勝追擊沒有給金人半點喘息的機會,要不是顧及大齊的國力,裴杞堂很有可能直搗金國的西京,讓金人也嘗嘗都城被困的滋味兒。

她也終于能松口氣,大獲全勝的背后都是他舍命相搏,從幾百人到幾萬人,浴血奮戰才有的結果。

瑯華扶著腰站起身:“王爺很快就會回來了。”

終于盼到了這一天,裴杞堂班師回朝,京中一片喜氣洋洋,瑯華早早就起身梳洗,換了一身新衣裙。

阿瓊笑著侍奉瑯華梳頭:“若是從背后看,都不知王妃懷了身孕。”

瑯華摸著尖尖的肚子,這個孩子很體貼娘親,除了開始的時候讓她嗜睡之外,月份越大反而越讓她覺得精力十足,在花園里散步的時候,不知不覺就健步如飛,沒有半點的笨拙,要說有些改變,大約就是飯量大了不少。

一切準備妥當,瑯華坐著馬車徑直去了城門。

站在城樓之上,能夠第一時間看到裴杞堂出現在眼前,分別了那么久,心中滿是相聚的渴盼。

蕭邑上前稟告:“王妃,就快了,大軍還有三個時辰能到,王爺應該會先一步進京。”

瑯華不禁失笑,讓裴杞堂規規矩矩帶著兵馬,浩浩蕩蕩地出現在人前,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可惜了,注定是沒有人能夠看到慶王爺帥十幾萬兵馬的威儀,這或許不太完美,但是依舊不會影響他是那天邊皎皎明月。最重要的是,他是她的夫君,她孩兒的父親。

想到這里,瑯華不禁心中一暖,肚子里的孩子也仿佛感覺到了什么,歡快地舒展著手腳,瑯華正覺得高興,一股暖流忽然順著她的大腿淌下來。

“嘩”地一聲濕了她的鞋面。

旁邊的蕭媽媽睜大了眼睛,然后倒吸一口涼氣,立即上前攙扶起瑯華,吩咐蕭邑:“快……抬肩輿上來,王妃……王妃要……”

瑯華不禁怔愣,她竟然會在這個時候生產,這孩子還真是會挑時候,讓她又是甜蜜又是緊張,還有些哭笑不得。

在城樓上……

這孩子難不成也跟他父親一樣,將來要四處征戰?

她可不愿意有這樣的預示。

馬車一路回到了慶王府,顧老太太和杭氏已經得了消息等在門口,杭氏上前攙扶了瑯華,慌忙問過去:“怎么樣,有沒有哪里不舒坦?不是還沒有到日子……快……讓穩婆立即看一看。”

杭氏的手冰涼,眉宇間滿是擔憂。

顧老太太見狀道:“別慌神,不過差個幾天也是尋常,正好趕在王爺回京,依我看是個好兆頭,若是快的話,說不得王爺還沒有進門,就已經做了父親。”

祖母的幾句話讓瑯華的心安定下來。

幾個人穩穩當當地將她抬進了門又安置在炕上,穩婆立即上前查看她的情形。

“王妃是頭一胎,快的話也要等到晚上。”

瑯華看一眼沙漏,現在不過才巳時初,沒想到要那么久,怪不得她還沒覺得特別的疼痛,若是這樣就能生下孩子,那也太過輕松了。

杭氏小心翼翼地用帕子給瑯華擦汗,輕聲安慰著瑯華:“不疼的時候就歇一歇,這樣才能有力氣。”

瑯華胡亂地點著頭。

疼痛一陣強過一陣,開始她還能安靜地躺在床上,后來她就恨不得起身來走動,穩婆立即上前阻止:“王妃是先破水尤其要小心。”

言下之意能不動就不要動。

瑯華忽然想起在軍帳里為傷兵縫合傷口的事來,若是能將肚子剖開取出孩子再縫合好,說不得都比這樣要輕松些。

這樣折騰了兩次,瑯華就覺得沒有了力氣,周圍的一切逐漸變得模糊起來,穩婆不停檢查著她和孩子的情形,胡先生進門用過了針,還將幾顆藥丸塞進了她的嘴里,她剛剛覺得舒服了些,疼痛卻再一次如期而至,讓她整個人忍不住哆嗦。

有幾次瑯華仿佛都聽到了孩子的哭聲,可是清醒過來就發現什么也沒發生,都是她在妄想。

真讓穩婆說對了,她這樣下去真的要半夜才能生下孩子。

瑯華喝了兩口蕭媽媽送來的甜湯,就又躺下來。

杭氏輕輕地揉著她的后背,她想要安慰杭氏卻張不開嘴,實在是太疼,太累了。

隱隱約約她聽到胡先生和御醫在爭論些什么,三個穩婆都不敢插嘴,只是躬身站在一旁。

最終胡先生拂袖:“若是王妃出了事,我來負責。”

然后阿莫化開了一匙藥給她。

瑯華沒有猶豫就將藥吞了進去,胡先生做的決定都是為了她好,這一點毋庸置疑。

吃了藥,瑯華覺得胸腹一片暖洋洋的,腰間的酸疼也減輕不少。

胡先生道:“王妃盡量歇一歇,您若是太過疲累,到了關鍵時刻反而會脫力。”

胡先生說得對,她應該盡量保存體力。

瑯華閉上眼睛,暈暈沉沉地睡去,再醒過來時只覺得手被人緊緊地握住,她還沒來得及去看周圍的情形,劇烈的疼痛就讓她驚呼出聲。

“穩婆,”裴杞堂低沉的聲音響起來,“快來看看。”

瑯華不禁一愣,抬起頭來看到裴杞堂,他看起來不像是平日里那般安然,眉宇中反而有種憂色,下頜的青胡茬還沒來得及刮去,身上隨隨便便穿了件袍子,顯然只是胡亂換了衣服,就趕了過來。

男子不是不能進產室嗎?他怎么會來了。

可是她不得不承認有裴杞堂在這里,她覺得踏實了許多,甚至連疼痛都減輕了些。

“我沒事,”瑯華舔了舔嘴唇,聲音沙啞,“你出去吧,讓母親陪著我。”

裴杞堂卻將瑯華攏在了懷里:“就快了,穩婆說已經要生了。”

瑯華點了點頭,緊緊地握住了裴杞堂的手。

又不知過了多久,瑯華覺得已經耗光了所有的力氣。

最后一次施力過后,終于一聲嬰兒清脆的啼哭聲響起。

穩婆立即跪下來道喜:“恭喜王爺、王妃,是位小郡主。”

瑯華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整個人癱軟在了床鋪間,笑容漸漸地爬上了她的臉頰,她的微姐兒出生了,差點在城墻上出聲的女兒,不知她將來又會走那條路呢?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前世她一直未能有兒女,今生不再有那樣的缺憾。

這就是老天給予她最大的饋贈。

裴杞堂小心翼翼地將孩子抱在懷里,他的眼睛都往日都要明亮許多,長長的手臂將微姐兒捧住,滿身戒備,生怕她會受傷似的。

裴杞堂半晌才彎下身將瑯華也摟在懷里,笑容從他眼底散開,歡快的模樣像是一個孩子:“瑯華,從此之后我別無所求。”

“我已經什么都有了。”

裴杞堂輕聲呢喃,一吻落在了瑯華額頭上。

瑯華閉上眼睛,她要感謝許氏、寧王,沒有他們就沒有她這一路的悲喜,也不會讓她如此珍惜每一刻的歡樂和幸福。

她要陪在裴杞堂身邊,看著他們的孩子長大,一點點地變老,也只有這樣才不算虛度了一生。

呵呵呵,很幸福呦。

我在想好多好多人的番外,大家想不想看捏。

最后兩天了,求大家手里的月票給教主,拜托大家了。

月票,月票君也出生吧!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