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必然幸福-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撩撥
更新時間:2018-06-13  作者: 我不白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我不白 | 我不白 | 重生之必然幸福 
正文如下: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撩撥

老爺子想通了,便不急不緩地過著農家老頭子一般的日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想做飯了,便自己做點兒。

不想做,就去徒弟家吃上幾頓。

這徒弟還是他回來沒多久收的。也不是旁的什么人,趙長路的孫子趙進升,半大個人,學習不怎么好,便主動輟學,減輕家里負擔,讓哥哥趙進學和妹妹趙圓圓繼續上學。

多少也是心疼這個孩子,所以就給了看魚塘的活兒。

他閑著沒事兒,覺得這孩子是個有主見心善的,便教了。誰知道還撿到了個寶,勤快上進肯吃苦,很多東西一教就會。

趙長路聽孫子說老伙計林廣連教了他本事,直接抓了一只雞,買了一斤五花肉,并一瓶白酒,提著就去找了林廣連。

知道自己確實猜的沒錯,林廣連想要收徒,當場讓孫子拜了師父。感激他給了孫子另外一條路走,趙家人便三五不時喊他到家里吃一頓。

有這么一個人陪著,林老爺子遠離兒子生活的鈍痛逐漸被抹平,日子過得越發閑適無求。

可是老太太沒有。

她發愁,愁得整夜整夜睡不好,頭發更是掉的厲害。

如今已是八月底,再過幾天就是九月了,林微也懷孕有八個多月,萬一生產不順利,孩子沒活,老伴兒就更不可能帶她去城里了。

都說七活八不活……

“林老太!還不趕緊看著羊,又吃莊稼了!”

旁邊人氣急的聲音打斷老太太的憂思,她猛地跳起來去趕羊。

旺山村在林志正走之前,還都是分產到戶的狀態。他走了之后,因為果樹和藥材,再加上田地里的莊稼三分天下,不太好管理,干脆又合在了一起。

大家繼續上工,記工分,到了年底,再一起分紅。

所以,誰看見莊稼被吃,也不高興,更何況還是以前仗著兒子是隊長便趾高氣揚下巴朝天的老太太。

當天,因為羊吃了一大片莊稼苗子,老太太的工分被扣完。

捂著發疼的胸口,望著家家戶戶裊裊升起的炊煙,老太太絕望了,含著淚,疲憊地拖著兩條腿兒回了家,翻箱倒柜地找東西。

發現沒有自己要的東西,直接沖進鄰居家,還沒等人反應過來,已經抓起一瓶農藥擰開,仰頭就要灌進去。

鄰居差點被嚇死,幾個大人飛撲上去,心砰砰亂跳地奪下了農藥瓶子。

破口大罵之后,拎著人就往魚塘邊走。

旁邊的人一聽是這事兒,呼啦一下全跟了上去。

林老爺子正在跟趙進學講人體構造,見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往這邊來,里面還有熟悉的哭聲,不禁放下筆,站了起來,盯著來人方向。

那鄰居氣憤地把老太太做的事兒說了一遍,恨恨道,“林老,咱們村里人都敬重你,對你回來都挺歡迎,可你評評理,你家婆娘做的這叫什么事兒啊!”

他們林家有靠山,孫女婿一家子都是大人物,孫女也是國家人員,他們怎么敢跟他們結仇?

“你就行行好,看好你家婆娘,別啥都不管了。你想想,從她回來到現在,做了多少讓人心煩的事兒了?!”

旺山村在林老太沒回來之前,每天和和樂樂的日子過得舒心。

可現在呢?

多大的人了,自己的活計還干不好,整天糟蹋莊稼。

可惜隊長念著林微和林志正的情,不敢下狠手,也是叫人心里憋著一股子火氣!

林老爺子看了一眼林老太太,知道她沒喝下去農藥,本來的擔心一下子化作怒火,“想死?你現在就死!我看你死了誰還管著林明月?!”

老太太也就是一時萬念俱灰下的沖動,這會兒讓她再去喝農藥,她也沒那個勇氣了。

一聽老爺子提自家閨女,生怕他說漏嘴,讓村里人知道閨女坐過牢,忙擦擦眼淚沖了過去,打斷老爺子接下來可能要說的話,急急道:“我不死了,我不死了!”

說著,心里委屈到極點,哼哼唧唧地又哭起來。

“剛才她說的話大家也聽到了。”老爺子指了指林老太太,跟眾人說道,“你們不用再擔心。”

“她說我們就能信嗎?狗還改不了吃屎呢。”生怕老太太瘋狗一樣沖進自己家里,圍觀的人道,“你得說句話,林老太要是沖進誰家喝了農藥,不讓我們負責!”

話一出,頓時引起了一片附和聲。

這年頭,誰家沒有一瓶農藥,可就是因為醫療水平,很多喝了農藥的人都救治不回來,死的透透的。

真要是死了人,能賠的傾家蕩產。

“明天我帶她離開旺山村,去鎮上住。”老爺子面無波瀾,“你們回去吧。”

老太太經年累月,得罪了太多人,這話他不敢保證。

萬一有誰壞心眼,灌了她喝農藥,面對兩個兒子的時候,他又該怎么說?

只能帶人離開。

鎮子上離旺山村不遠,誰知道以后又會發生點什么,于是就有人不依不饒地想逼著老爺子說些什么。

被老爺子一句“你們真要咄咄逼人?”給制住。

說到做到,老爺子在趙家的幫助下,第二天一早就搬家離開了旺山村。

趙進學因為他爺爺去跟隊長說了不要公分,便也跟著老爺子去了鎮上。

小洋樓房間多,二層有兩個通道,于是老爺子住在第二層,依舊和老太太分開過,吃飯都不在一起。

有老爺子這么一個威脅,知道自己死了之后,閨女再也沒有人管,再加上不用干農活,老太太便也不敢作妖,老老實實地過起了普通老太太那樣的生活。

在林老爺子口糧的威脅下,九月底之前,終于把家門口南邊不遠處的一大塊空地開墾出來,種上了菜。

每天忙碌完家務,給菜澆了水,便搬著一個小凳子,在柏油路邊上巴巴看著來來往往的車輛,想想以前的日子,再對比現在,哭上一陣子。

這一習慣,幾乎成了鎮子上的一景兒,早前還有人熱心地問上兩句,后來知道是個什么情況之后,便也視作尋常了。

但也不乏有人無聊,猜到兩老之間僵硬的關系,去刺激上老太太幾句。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