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嫡為貴-楔子
更新時間:2017-04-17  作者: 木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以嫡為貴 | 木嬴 | 木嬴 | 以嫡為貴 
正文如下:
親,歡迎光臨,本站永久無彈窗廣告。

作者:木嬴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建興二十五年,冬。

大旱。

連續三個月,滴雨未下。

纏綿病榻,無力處理朝政的明孝帝連下了三道罪己詔,最后一道詔書剛下,不到半個時辰,明孝帝就駕崩了。

死前留有遺詔,傳位于寄養在趙太傅府的皇長子蕭翌。

國不可一日無君,第二天,新皇繼位。

說來也巧,新皇登基不到一個時辰,天上就飄起了大朵的雪花,雖然不是期盼的瓢潑大雨,但這一場鵝毛大雪,倒也緩解了旱情。

久旱逢甘霖,又適逢新皇登基,舉國歡慶,宮內一片歡呼雀躍,倒是把還躺在棺材里,尸骨未寒的孝明帝丟在了一邊。

但被晾在一旁的又豈止明孝帝一人。

清漪院內,顧明瀾站在窗前,看著窗外簌簌落雪。

這場雪來勢洶洶,才不到一個時辰,屋檐、樹梢、地面已經是白皚皚一片寒霜了。

帶雪寒風吹在臉上,刀割似的疼。

她在窗前已經站了半天了,雙眸紅腫,全然不見往日的神采,渾身彌漫著凄慘,悲涼。

一顆心就仿佛被窗外飛雪裹了厚厚一層,隨著呼吸跳動,那股寒氣蔓延全身,冷的她想蜷縮成一團。

眼淚模糊了雙眼。

她抬手抹去。

眼淚她擦的掉,可是寒掉的心,卻再也捂不暖了。

她和趙翌同床共枕七年,齊眉舉案,相待如賓,到昨天,才知道他是龍種,是天潢貴胄,鳳子龍孫,他姓蕭。

她和他無話不談,從不隱瞞他,他也一樣。

可這么大的事,如果不是圣旨昭告天下,她還被蒙在鼓里。

如果所有人都不知道,也就罷了,可寄居在府里的堂妹都知道了,唯獨不告訴她。

她想聽聽他的解釋。

可是他在宮里料理先帝后事,又忙于登基事務,已經兩天沒有回府了。

她心里悶的慌,讓丫鬟海棠陪著去花園里走走,本想舒緩心情,可沒想到,她會無意間聽到堂妹和小姑子趙嫣的談話。

堂妹恭喜趙嫣,即將被冊封為后。

趙嫣并不高興,拿一盆牡丹花出氣,“你現在恭喜我,為時尚早,你堂姐還沒死呢,表哥初登帝位,她又賢名在外,至少還允許她多活半年,我才能進宮,倒是你,明兒表哥登基,就會冊封軒兒為太子,你是軒兒親娘,我該恭喜你才是。”

堂妹笑握著她的手,姐妹情深道,“軒兒雖是我生的,但從未喊過我一聲娘,將來你做皇后,他記名在你膝下,就是你生的。”

趙嫣勉強擠出一抹笑來,嘆道,“你放心,我早年傷了身子,不能生養了,你是知道的,你我關系又是最好的,就算表哥將來納多少妃子,生下多少皇子,也動搖不了軒兒的太子之位,我這輩子,也就只能享受榮華富貴了。”

她的聲音里透著一抹惆悵和傷感。

做女人,如果不能生兒育女,哪怕貴為皇后,也是一大憾事。

她站在假山旁,卻因她們這一段話,險些站不住身子。

軒兒是她懷胎九月,早產生的兒子啊!

他出生便孱弱,太醫都說難活下來,她衣不解帶盡心竭力的照顧,幾次將他從鬼門關拉回來,養到如今,白白胖胖活波可愛。

為什么趙嫣會說是堂妹親生?

她想出去質問,可是腳卻像是被粘在地上似的,動彈不得。

那邊,趙家二少奶奶,她的表妹沐婧華走了過來。

她笑容滿面,如沐春風,“老遠就聽你們兩道賀來道賀去的,也不怕被人偷聽了去。”

趙嫣不以為然,笑道,“也就是看著你過來,丫鬟才沒攔著,你也別酸我們,她那么豐厚的陪嫁,我們可都不要,全是你的。”

沐婧華把玩著繡帕,吃酸道,“她的那些陪嫁,一大半是我沐家給的,她死了,我繼承也應當,倒是你們,一個太子之位,一個皇后之位,可都是實打實的好處呢。”

趙嫣攬著她的胳膊,笑道,“我的好二嫂,表哥是在咱們趙家長大的,爹娘待他如親生,他重情重義,登基做了皇帝,還能少的了咱們趙家的好處?就算顧及天下悠悠之口,不能封王,一個國公怎么也跑不掉的,你未來的國公夫人,還嫌不夠呢?”

三個人笑成一團,比牡丹花還要嬌艷。

一高興,再加上四下無人,沐婧華說的越來越多,在背后笑話她太蠢。

無權無勢,但凡是疼她的都死絕了,養的兒子還不是自己的,還妄想做皇后,真的是異想天開。

得知先皇傳位給趙翌,清漪院上下高興一團,忙著收拾東西,等著進宮了。

東西收拾了正好,她還是喜歡住原來的院子,省的到時候還派人過來收撿,直接抬到她住的院子里就成了,東西到了她手里,晾她也不好意思開口要回去。

要了,她也不給。

三人有說有笑的走遠,明瀾頹坐在地上,面如死灰。

曾外祖母疼她,臨死之前,叮囑舅舅保護她,她要什么,舅舅都給。

沐婧華是舅舅繼室生的女兒,嫉妒舅舅疼她,素來和她不對盤。

兩人偏偏從表姐妹成了妯娌,趙大太太要她們妯娌相親,她們明面上親厚,私底下互不理睬。

堂妹顧音瀾是她帶進府的,她及笄之齡,定了一門親事,可是出嫁之前,未婚夫墜馬身亡,她傷心欲絕,去靜心庵為未婚夫祈福,一住兩年,不愿再嫁。

后來,靜心庵失火,她堪堪逃過一劫。

那時候軒兒病重,道士算命,說要是有人給日夜給他祈福,或能保住一命。

趙大太太知道堂妹顧音瀾做了道姑,又剛好靜心庵失火了無處可去,就讓她請回府里,安排了住處,一住就是四年。

明面上,顧音瀾向著她,沒少幫著她訓斥沐婧華,兩人見面就掐,誰看誰都不順眼,卻從來沒想過,她們私底下竟關系這么好。

她們有說有笑,把屬于她的一切都刮分了個干凈!

明瀾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她覺得自己是在做夢。

她跌跌撞撞從假山后面出來,卻不小心被趙嫣的貼身丫鬟瞧見了。

丫鬟見到她,就像是見到了鬼似的,轉身就跑去告訴了趙嫣,她們方才說的話,她都聽見了。

她一臉狼狽的回了清漪院,她們沒有追來,但是清漪院的丫鬟仆婦卻只出不進了。

這才過了一夜,清漪院就只剩下她和海棠了。

海棠不在屋內,她出不去,見明瀾沒吃飯,就去小廚房做了碗面端來。

她是大丫鬟,幾時會做面啊,一個人在廚房里手忙腳亂的,為的只是不想做個餓死鬼。

她或許還有一條生路,能茍延殘喘半年,她一個丫鬟,偷聽到那么大的秘密,還能有活路?

海棠捧了面進來,灰頭土臉的,要是以往,明瀾一準笑她花臉貓,現在卻是怎么也笑不出來了。

海棠把碗放下,看著她道,“少奶奶,你好歹吃一點吧,這或許是奴婢最后一次伺候您了。”

明瀾眼眶通紅,鼻子酸澀,她實在吃不下,但海棠的話,她心疼。

她走到桌子旁,吃了半碗這輩子最難吃,比小拇指還要粗的面。

海棠一番心意,她本想全部吃完的。

只是吃到一半,趙大太太就帶人進來了。

幾個粗壯婆子一把將她摁住了,動彈不得。

趙大太太冷看著她道,“本還想多留你半年,讓翌兒穩住朝局,可惜你聽到了不該聽的,留你不得了!”

“送她上路!”

婆子拿出白綾,要將她活活勒死。

明瀾慘笑一聲,她沒有掙扎,這些年,為了照顧軒兒,她殫精竭慮,身子骨并不好,在趙家,她逃不掉。

就算能逃,她又能逃到哪里去?

疼她的人都死絕了。

明瀾仰著頭,讓眼淚倒流回去,她沒什么好傷心的。

過不了一會兒,她就能再見到他們了。

她只是不甘心,她想親口問趙翌一句為什么,她望著趙大太太,“你殺我,趙翌……他知道嗎?”

這句話,仿佛用盡了她全身的力氣。

趙大太太摸著用鳳仙花新染的指甲,笑道,“你到底是翌兒明媒正娶的嫡妻,不經過他同意,我豈敢冒然要了你的命?知道你喜歡如意錦,這條白綾,是他特地為你選的。”

“動手!”

趙大太太話音一落,轉身就走,走了幾步之后,又停了下來,望著明瀾道,“當年,你生的是個女兒,右大腿上有塊桃花胎記,不到兩歲就夭折了,到了地底下,好好照顧她吧。”

說完,笑了一聲,頭也不回的走了。

兩婆子就拿了白綾過來。

兇狠的面孔,沒有絲毫的憐憫。

明瀾站著沒動,如果不是婆子扶著她,她早癱軟在地了。

“少奶奶……!”

海棠撲過來幫她,卻被婆子一腳踢開,倒在地上,口吐鮮血,動彈不得。

明瀾看向海棠,眸光落到她身旁的高腳蓮花燈上。

窗外的風吹進來,燈燭搖曳。

明瀾像是突然著了魔似的,使出吃奶的力氣,從婆子手里掙脫開,朝蓮花燈撲了過去。

舅舅和父親給她的陪嫁,她寧肯毀了,也不愿意便宜了她們!

燈燭掉在了天藍色繡著木槿花的錦帳上,瞬間燒成一片。

幾個婆子嚇住了,見火勢迅速蔓延開,連忙丟了白綾,往外跑。

如意錦織成了白綾,被風掀起,和窗外飛雪像極了,一如那年初見,滿樹梨花堆雪,年少跳脫的她,裹了個雪團子丟出去,好巧不巧的砸了他一臉。

溫潤俊美的他,從臉上扒拉下雪,狼狽極了。

她站在梨花樹下,滿臉窘紅,恨不得鉆了地洞。

他未有責怪之意,反而笑道,“是我擾了姑娘玩雪的雅興了。”

那年初遇,他的溫潤如玉,他的清雋幽笑,入了她的眼,鉆進了她的心,便再也拔不出來了。

往事如潮涌入腦海,使人窒息。

明瀾仰頭大笑。

他武功高強,身手敏捷,當真就躲不開一個小小的雪團嗎?

是她。

太傻太天真。

相關小說:、、、、、、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木嬴其他作品<<歡喜記事>> | <<盛世醫香>> | <<嫁嫡>>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