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密事-一百八十八·震懾
更新時間:2018-07-04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春閨密事 | 秦兮 | 秦兮 | 春閨密事 
正文如下:
»言情小說»»第二卷·身世第二卷·身世文/秦兮本章字數:2362:

什么叫做天生是為了娶衛安而來的?他的人生竟然只為了一個衛安,這種話怎么能從沈琛這樣的人嘴里說出來?

永和公主覺得可笑,可是她偏偏笑不出來,她看著沈琛提起衛安時,眼里那抹光,忽然就死心了。

她得不到,永遠也得不到這個男人提起衛安時那溫柔的眼光了。

就算是衛安死了,沈琛恐怕也真的只會跟他說的那樣,毫不猶豫的殺了她,而不可能再回頭看她一眼,更不可能委曲求全的來娶她。

她揪著自己的衣襟,覺得自己喘不上氣,好一會兒才坐了下來,嗤笑了一聲:“所以你就這樣對待我,明知道關中侯是個什么樣的人,還要做這個局,還要把我送給關中侯,就是為了把我打發的遠遠的,從此不再礙你們的眼?”

沈琛覺得糾纏這個沒什么意思了,他皺了皺眉頭說:“禍福無門,惟人自招。公主說差了,您跟關中侯分明是兩情相悅,這乃是一樁良緣。”

他對著她的時候是沒有情緒的,更別提什么同理心,所以他并不覺得這門親事有什么不對,只覺得能減少一樁麻煩。

永和公主再一次為自己的那點小心思覺得羞恥又惱怒,她按捺住所有的情緒才忍住了沖動,只是靜靜的說:“你們不會有好下場的,你這么對一個喜歡你的人,你會不得好死。”

沈琛并不生氣,他挑了挑眉,哦了一聲,仿佛永和公主只是在說今天的天氣好不好,笑了笑才說:“公主費心了,我過的好不好,衛安過的好不好,從來都不在別人怎么說,只在我們自己。哪怕是死了,我也愿意同她死在一起。”

他站起身來,理了理衣裳,直截了當的道:“公主即將遠嫁,我還是勸公主一聲,天長路遠,公主還是好自為之吧。”

好自為之,她年少時用盡心力喜歡的人,最終也只送她這四個字和一場好夢。

永和公主跌坐在石凳上,久久不能回神。

沈琛沒有承認,可是卻也沒有否認,話水說的滴水不漏,可是卻也表明了這件事是真的跟他有關系,永和公主知道沈琛真的是能為了衛安殺人的。

她說不清心里是失望多一些還是絕望多一些,只覺得人生瞬間看不到希望了隆慶帝已經因為關中侯的事情徹底厭惡了她,連見也不愿意再見她,她以后也就是個不得寵的公主,若是見不到皇帝,不能上奏折,那她就什么都不是。

她會被關的死死的,再也不可能對付衛安。

沈琛為了衛安,能做到如此地步。

她還爭什么呢?

又拿什么去爭?

沈琛沒有管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他該說的都已經說了,如果永和公主真的還是死性不改,再一次朝衛安伸手,那他也不會再留情面。

當然,現在他原本也沒有給永和公主留什么余地。

誠然如同永和公主所說,他一開始就知道關中侯是個什么樣的人,這個人自私自利,連兒子老子也可以不顧,除了自己,其他人都不是什么重要的東西。

上一個妻子就是被他的不負責任給氣死的。

嫁給這樣的人對于女孩子來說,是個滅頂之災。

可是問題是,永和公主原本也不是個好人,她心里的執念太重了而且殺氣太重,他已經給了她很多次機會,可她從來沒有改的意思,一直變本加厲。

她嫁給關中侯,固然會爭吵,固然不可能有什么感情。

可是原本永和公主這樣的人,也不會懂真心喜歡一個人是怎么樣,還不如跟個自私的人過日子,這樣,他們彼此自私,彼此牽制,反而還能活的更長久些,也能替身邊的人避免一些禍害。

他出了宮,便見楚景吾的轎子等在不遠處。

楚景吾朝他招了招手,有些著急:“你怎么這么晚才出來,是不是又被永和公主給絆住了?”

他很厭惡這樣不知輕重的人,說起永和公主便沒有什么好的語氣。

沈琛嗯了一聲:“也不算絆住,我原本就有些話想跟她說清楚的。”

“什么清楚?”楚景吾哂笑了一聲:“她這個人,根本就不知道清楚兩個字怎么寫,但凡她要是稍微能拎得清一點,就不會鬧出這么多事了。她能有什么好跟你說的?還不就是老一套,為什么憑什么的.....也不想一想,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憑什么。”

沈琛拍了拍他的肩膀徑直上了轎子,便道:“去鳳凰臺。”

楚景吾答應下來,又道:“關中侯已經在那里等著你了,你也是.....這樣的小人,你怎么就挑中了他?他以后要是反咬我們一口.......”

陷害公主,污蔑公主的名聲畢竟是大事.....他現在可以為了利益這樣做,以后難保就不能為了更大的利益出賣他們。

“要他有這個膽子。”沈琛緩緩睜開眼睛,眼里全是冷淡和殺意:“也得有這個能耐。”

關中侯是沒這個能耐的,他看見了沈琛便急忙貓著腰迎上來了,笑的一臉諂媚:“侯爺,侯爺這邊兒!您......”

他搓了搓手,看著沈琛笑瞇瞇的:“多虧了侯爺了,侯爺這番大恩大德,實在是無以為報,您以后但凡是有用得上我的地方,盡管開口,我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這就不必了。”沈琛揚了揚手示意他坐下,臉上帶著極淺淡的笑意:“侯爺以后好好對待公主,跟公主琴瑟和諧,這才是最要緊的。”

關中侯便打著哈哈,三十五歲的人了,還是沒什么脾氣,喝了一口酒就笑:“侯爺的意思,我心里明白著呢,您就請盡管放心吧,我一定把公主看的死死的,一定不會讓她再做出什么事來,您放心就是!”

他連說了好幾個放心,沈琛卻沒什么反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才輕聲道:“我當然放心,侯爺是個聰明人,該知道要是把公主殿下折磨死了,是個什么后果。到時候,侯爺也千萬別指望我會站出來說什么話......”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名門閨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