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軍嫂大翻身-582 雙生之禍完結(4028字符)
更新時間:2018-03-07  作者: 魚沉菁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炮灰軍嫂大翻身 | 魚沉菁 | 魚沉菁 | 炮灰軍嫂大翻身 
正文如下:
»都市小說»»正文卷582雙生之禍完結(4028字符)正文卷582雙生之禍完結(4028字符)文/魚沉菁本章字數:4792:

(半小時后再點)

陸安瑤半年后才見到她的兒子,粉嫩可愛的嬰孩,小小的,白白的,黑發毛茸茸的,一雙眼睛烏溜溜的,眼里透著最純粹的童真。他朝她咯咯笑,還不會說話,只會咿咿呀呀,揮舞著小手要她抱。她在保姆期待的目光下僵硬地抱過他,他的小手軟軟的,碰到了她的臉頰……

她的眼眶紅了,滾燙的眼淚立刻就奪眶而出。她慌慌張張地把孩子扔回給保姆,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哭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她又飛去了國外。

國內有不少人打著她這個單身女首富的主意。這個單身女首富和別人不一樣,她年紀不大,太年輕,根本不像是生過孩子的人,他們也不在意她是否有過孩子。為了能促成合作,他們不惜使用各種各樣的美男計。她喝個酒都能被人下藥,好在她學聰明了很多,藥物她能夠分辨得出來,沒有讓人得逞;總有人想把她灌醉,在平地里也能被人推到在男人的懷里。他們派來的男人太多了,各種各樣的,卻沒有一個能夠成功把她拿下的。

久而久之,那些人都漸漸歇了心思,他們說,或許她喜歡女人。

兒子才一歲,安瑤家里換了一個保姆。當初那個保姆照顧了陸清尋一年,但因為她丈夫得了重病,她不得不回去照看。安瑤給了她一些幫助,讓她回去了。新來的保姆桃紅是個白壯的結婚不過幾年的少婦,眉眼上挑,帶著些許的不安分。但安瑤并沒有太過關注,因為她對陸清尋一向不怎么在意。

安瑤她是個忙人,一年幾乎不著家,一個月中能有兩三天在家已經是奇跡了。她給了桃紅一個月較高的工資,讓她照顧她兒子,她兒子需要什么,桃紅只管買就是了。桃紅確實照顧得很好,就像在照顧親兒子一樣,起碼安瑤每次回家時看到的就是這樣。

但那都是虛假的表象。

有一回,她提前出差回家,忘了通知桃紅,然后她看到了她永生不會忘的一幕。桃紅和一個年輕男人,在她家的高檔沙發上做著無恥的勾當。他們的衣服扔了一地,忘情地做著。

奢華的大廳里亂糟糟的,吃的東西擺在桌上,地上還有垃圾。

她的兒子呢?陸清尋在哪兒?

那一刻她害怕極了,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她兒子。她來不及教訓客廳里的狗男女,沖上了樓。兩個五六歲的小孩子在屬于她兒子的房間里玩著玩具,她才只有兩歲的兒子孤零零地縮在墻角,粉嫩的臉上帶著一道刮痕。

她下意識地就剝開他的衣服,只見他身上全是被虐待過的痕跡,她心如刀割,心在滴血。

“清尋,清尋,我是媽媽呀……”她一遍一遍地,懺悔地說著,“對不起,太對不起了……”

陸清尋依舊縮在墻角,小小瘦瘦的身體顫抖著,他的腦袋抬了起來,他長得太好看了,像一個精致的洋娃娃,卻面無表情。他幽黑的眼睛看著安瑤,那里面充斥的是迷茫、陌生、排斥、害怕、抗拒。

陌生。

他的小嘴抿著,沒有說一句話,像看一個陌生人一樣,然后他繼續垂下小腦袋,完全不理睬安瑤。

安瑤痛叫了一聲,把他抱在懷里,緊緊的。他很抗拒,一直在掙扎,像只小獅子一樣掙扎,可他畢竟只有兩歲,力氣懸殊,還是被安瑤用力地摟著。

安瑤把家里那些個人都趕了出去,他們住著她的房子,用著她的錢,吃著她家的東西,卻在虐待她的兒子。那個男人還想打她的主意,安瑤幾乎似發瘋了一樣拿出一把刀,才把人逼走,誰也不能低估一個母親的力量。

她把桃紅告上了法庭,她要讓桃紅十倍奉還!桃紅卻大笑,她的話像錘子,在尖利地捶著安瑤的心臟,“你算什么母親啊,你還不如我呢!你看過他幾次,他記得他的生日嗎?你知道他每天晚上什么時候睡嗎?你知道他愛吃什么嗎?你……”

她說了那樣多,可安瑤除了知道陸清尋的生日,其他什么都不知道,一無所知。

恍惚間,她記得有個誰曾經對她說過一句話,他說他舍不得死,她太笨了,他怕她以后被人欺負。

好笑,太好笑了。

安瑤從那時候起變得狠了,雷厲風行。當然,雷厲風行的對象不包括她兒子。

她開始格外關心起自己的兒子,以便彌補這兩年來未曾盡到的做母親的責任。她不會再像以前那么忙碌了,她每天都會抽出時間來陪她兒子。

她住進了陸清尋的房間里,每天晚上和他一起睡,把他輕柔地抱在懷里。陸清尋是不愿意被陌生人抱的,他戒備心很強,總是動著小手小腳使勁掙扎,她還是不顧他的意愿,抱著。就這樣過了一周,小小的人兒可能知道自己反抗不了,就沒做無謂的掙扎了。但他依舊無動于衷,有著不應該出現在這個年紀嬰孩身上的冷漠。

她會給他做飯,變著法子做各種各樣新奇精巧的飯食、點心,只想把他喂成一個肉嘟嘟的小胖墩。

她給他買玩具;和他說話,不管他愿不愿意聽,她都自顧自地說著。她想教他讀書,認字,可是陸清尋從來沒有說過一個字,總是閉著小嘴巴。她每天晚上都要給他講睡前故事,有時候會給他輕輕地哼唱童謠,哼著哼著他就睡著了。

他睡覺時很安靜,不像其他的孩子,會毫無防備地躺在床上,四肢攤開。他的一只手會習慣性地放在另一只手臂上,讓安瑤看得心疼、心痛。小家伙還這么稚嫩,就對這個世界沒有安全感了。

她會伸出手,愛憐地摸著他精致的小臉,臨摹著他的五官,他長得有點像她,只有三分之一,其他的三分之二不像她。她會摸他短短的、軟軟的頭發,摸他的小手,摸著摸著她就愛不釋手了。每個女人都有母性泛濫的時候,他們對粉嫩可愛的東西總是格外喜歡。更何況這東西不是別的,是她懷胎十月生下來的兒子。

久而久之,陸清尋看她的眼神變了,清澈的目光里開始有了一絲熟悉、依賴、親近,這點發現叫安瑤欣喜若狂。

但也盡于此了。

陸清尋依舊不說話。在多次教他說話無果后,安瑤終于發現了他的不尋常,他或許不會說話。

她帶著陸清尋去看了頂級的醫生。醫生說,他有自閉癥,兩歲的孩子大多都會說話了,但他最近受了驚嚇、虐待,導致缺乏關愛的他暫時失去了原本該有的好動、好說話的能力。

這種情況可以改善,好在還有機會。

“清尋,我是媽媽呀。叫我,媽媽。你叫我,叫一聲媽媽好嗎……”她每天都要教他,用了萬分的耐心,去忍耐、等待、追尋。只期盼她的兒子,能叫她一聲。

可是在教了一個月后,他還是不愿意說話。她脆弱的心臟終于受不了,她的眼睛發酸,忍不住掉眼淚。她想她是愛哭的,這個習慣多少年都改不了。即便她已經不再是單純的少女,她已經是一個孩子的母親,她依舊會在難過的時候默默哭泣。

安瑤就在他面前無聲地哭了起來。那是冬天,天氣很冷,外頭還有濃重的寒霧,她晶瑩的淚珠順著白皙如玉的臉龐滑落,仿若雪花融化時的美麗與感傷,有一滴正正好,落在了陸清尋的手背上。

他的小眉毛皺了皺,猶豫地慢慢抬起小胳膊,碰了碰她冰冷的臉頰。安瑤再也忍不住,雙手一收,把小家伙樓住。

安瑤給陸清尋起了個小名,叫小寶,就是小寶貝的意思。

陸小寶。

是她心里的寶。

黃昏,院子里姹紫嫣紅,花草帶著幽香。

兒子在他的小書桌旁寫字,他再幾個月就滿三歲了。但是他已經會寫一些拼音字母、還有阿拉伯數字,他的字跡在同齡的孩子面前已經是很齊整漂亮了。

安瑤走過去時,就看到他的眉眼沐浴在金黃的光輝下,小正太般可愛認真的模樣。母親看兒子,越看越好看,美圖秀秀都不過如此。她心里暖暖的,摸了摸他的頭發,溫柔地說:“小寶,咱們來玩個小比試好嗎?”

她從他的小桌子上抽出兩張四四方方的白紙,彎了彎唇角:“來,我們一人一張,同樣的紙,看誰能扔得遠。輸的人要親贏的人一下,怎么樣?你先來。”

陸清尋接過紙張,黝黑的眼眸動了動,垂著小腦袋思考了只有不到15秒鐘的時間,他就抬起手,慢慢地把手里的紙張揉成了一個小團子,站在她邊上,爬到椅子上,扔出了窗外。

“……”安瑤頓時。。。

哎哎、不對啊,犯規了,這小家伙居然還懂得變通,不把紙張平著扔,反而揉成了一團再扔。她沒到三歲的時候,做不來的吧。甚至她如果在中學時代,聽到這比試都可能只會傻兮兮地用力往前一扔。

讓兒子親她的愿望泡湯了泡湯了

安瑤于是把紙張往前扔,紙張太長,和她預想中的相同,紙張在空氣中飄了幾下,最后只能軟嗒嗒地落在不到一米遠的地上。

她向他看過去,正要說話,卻看到他的眼睛亮晶晶的,他小嘴微張,說道:“媽媽,你輸了。”

安瑤足足愣了幾分鐘!

他說話了!

他第一次說話、

他第一次對她說話、

他第一次喊她“媽媽”、

他童稚的聲音清脆,又有些軟軟糯糯,教她心口溫熱滾燙,好像有巖漿流過,感動得一塌涂地。

“我們家小寶貝真是太聰明了,比媽媽還聰明。是呀,媽媽輸了。哎呀,小寶怎么這么聰明呢!”她吧唧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激動地把他抱在懷里,好沒讓他看到她被淚水模糊的雙眼。

“小寶,再叫一聲好嗎?”

“媽媽。”

“再叫。”

“媽媽。”

“再叫一聲。”

“媽媽媽媽!”

兒子會說話后,就長成了一個小天使,總喜歡微笑。他微笑時清亮的鳳眼會微彎;會露出兩顆小巧可愛的虎牙。

隨之而來的,就是喜歡做正常孩子喜歡做的事情,問問題。他成了一只好問的毛毛蟲,探著小腦袋。

他會問:“媽媽,鳥兒為什么會飛?”

他會問:“媽媽,我是從哪里來的?”

他還會問:“太陽為什么不從西邊升起?”

他會說:“媽媽,我昨天晚上睡覺后和你去了海邊抓小魚,可醒來的時候我們就躺在床上了。”

傻兒子,你這是在做夢呢。

四歲的時候,兒子經常會出去玩,結交各種熊孩子。他很乖,但比同齡孩子聰明,他會嫌棄某某孩子哭鼻子某某孩子還不會穿衣服某某孩子走路東歪西倒某某孩子不會寫字。但是每次一出去,他盡管年紀小,總還是那些孩子的小領導。

他太懂事了,不需要讓人太操心。

可對他,安瑤總有操不完的心。

有一次,他回來了,干凈的衣服灰溜溜的,小臉上一道一道,頭發上沾著沙子、草屑。

安瑤心疼死了,以為他是被人欺負了。

他卻仰著頭,主動承認:“媽媽,我和人打架了。”

她問:“他們為什么打你?”

他說:“是我先打他們的。”

她登時頓住了。

他眼眶微紅,稚嫩的臉上流露出憂傷的神情,垂下腦袋小聲道:“他們說我是野孩子。“

安瑤忽然心慌。果不其然,他又抬起頭,兩道烏黑的眉毛皺在一起,眼里有顆淚珠在打轉:“為什么我沒有爸爸,他們都有爸爸的。我的爸爸去哪兒了?”

安瑤愣住,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爸爸是不是不愛我,他為什么不來找我?”

“他……自然是愛你的。”安瑤艱澀地扯了扯嘴角,輕緩地摸著他的小臉,輕哄:“小寶,等你長大,等你長大后媽媽就告訴你。”

他難過地看了她一眼,“爸爸不來找我沒關系。他愛媽媽嗎?他為什么也不來找媽媽?”

安瑤的心緊縮,這讓她如何開口。

她太久太久沒有想起蕭子翎過。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