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夫記-第四百七十一章 只聽說五十步笑百步 這位倒是以百步笑五十步
更新時間:2018-07-12  作者: 淺墨染雪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撩夫記 | 淺墨染雪 | 淺墨染雪 | 撩夫記 
正文如下:
第四百七十一章只聽說五十步笑百步這位倒是以百步笑五十步

第四百七十一章只聽說五十步笑百步這位倒是以百步笑五十步

婠婠給的那錠金子,若是全買成普通算盤買上幾船都不成問題。但她每種式樣只要一把,流觴又覺此般狀況、關系不宜買那等材質珍貴的。于是他精挑細選一番,最終買回了十二把。

數量不多,那材質、式樣卻把把符合婠婠的要求。材質多是鐵、石之類,堅硬度很有保障。算珠子或是多棱形或是帶著棱脊的圓形,顆顆稱得上棱角分明。

流觴原打算交了差事便去尋另外幾名隨侍,打聽一下那沒能聽到的答案。

不想他才將這差事交了,夫人便又一事不煩二主的打發他往冷御史府上送禮。禮物正是他剛剛買回的那些算盤。

禮物不是說送便直接能送的,還須得包裝一下,附上禮帖、禮單。這些繁瑣事情對于流觴來說算不得什么,三下五除二便處理妥帖,帶著人捧著禮往冷御史府上去了。

買禮物、裝禮物,流觴都辦的順利無比,到了送禮物這一環節卻是遇到了點小小的波折——冷御史不肯收。

不收便不收罷,還在門口擺出了一副正直鐵面。然后......將門關了。

冷御史同婠婠不熟,卻熟知她的行事作風。她說了要送東西,果然就送來了。

這東西能收嗎?

必然不能!

不論是從哪個角度考慮,都不能。

這個時辰正是夜市最熱鬧的時候,冷御史的宅子又是一條官民混居之處。此番狀況很快就引來一群或明或暗的圍觀。

流觴不急不躁,面上的笑意也是一點不減。他上前去再次的曲指叩門,這一次他也沒等人出來,叩響三下之后揚高聲音道:“冷大人誤會了,這幾件小玩意兒是我家夫人送于冷夫人把玩的。”

見那門依然絲毫未動,也聽不到里面有什么動靜。流觴想了片刻,便自以為的明白了冷御史拒絕的緣由,他笑了笑示意捧禮物的那幾位將禮盒打開,又揚聲道:“并非什么值錢物件兒,不過十二把有些雅趣兒的算盤罷了。”

冷御史其實并沒有回屋,他人猶在門后站著。聽得流觴這話也顧不得叫下人開門,自己伸手去將門拉開。

遠遠近近的燈籠將夜色照的朦朧,也將那禮盒中的十二把算盤照的線條清晰。

即便知道旁人未必能從這算盤上猜出什么來,冷御史的臉也有些掛不住。

流觴何許人,那是曾經跟著主子橫行了大半個京都的人物,慣來是不走尋常路的。此刻見冷御史出來,立刻便道:“既禮物送到,小的們也不多擾。”

跟在流觴身后的那幾位也是默契,在流觴的話音落下前便將那些禮盒統統都擱在了府門前。流觴嘴上一溜煙兒的擱下幾句吉祥話,便帶著人從冷御史的面前消失了。

從頭到尾,冷御史只來得及張了張嘴。

身為御史,他的嘴皮子還是厲害的,只是流觴根本就沒留給他發揮的時間。

禮盒一邊六個的擺在冷府那兩只燈籠之下,被照的格外顯眼。明明禮盒已經被重新扣好,但冷御史但是覺得那十二把算盤就明晃晃的晾在夜風中。

駐足下來的百姓并沒有散去,反而還多了幾個。冷御史當機立斷,便是不想收,這東西也不能晾在外面讓人去猜想。

這邊冷御史喊人搬東西進宅且不說,流觴那邊一溜煙兒的跑回到定北侯府,交了差事,茶也沒喝一口,便去尋今日跟在馬車旁的那幾位去長隨打聽答案。

沒想到這幾位的答案是:在他去買算盤時,夫人未曾再提冷御史的事。

坐在春凳之上,遙望著習武場旁那一大片的韭菜田,流觴心中琢磨著,若是他向侯爺去打聽,侯爺會不會告訴他?

事實上,此刻的鳳卿城也還不知道答案。

基于職業道德,以及冷御史也未曾如何過分,婠婠便沒有在隔簾有幾耳的情況下說出那神像的事情。一路上兩人聊起了北地那邊的戰況,和汴梁城中對于遁四門勢力的挖尋。

這兩個話題一議起來,冷御史家那神像的事情自然是沒了占據思維的地方。

直到安寢前,鳳卿城才想起這樁事情。“婠婠為何要送算盤給冷夫人?莫不是給冷御史做墊的。”

婠婠挑眉道:“恒之猜到啦?”

他隨便說個玩笑話罷了。之所以這般說,還是因著耳聞了某位大人曾被夫人罰跪算盤的事情。

但冷御史那個人并沒有懼內的名聲也沒懼內的表現。話說回來,倘若他真的懼內,今日又怎么會來對他說出那樣幾句話。

“冷夫人厲害,又是在冷御史窮困潦倒之時嫁進門,靠著變賣嫁妝和那刺繡的手藝,供著冷御史考取功名。冷御史待冷夫人又敬又怕,向來是夫人說喝粥,他便不敢吃炊餅。

冷夫人脾氣大,每次冷御史做了令她不如意之事,就得冷御史跪著做出一篇認錯的文章來,冷夫人才會消氣。

冷御史好面子,做了京官尤甚。

要說那位冷夫人也是在是位妙人兒,她請了尊神像在家,只要冷御史惹了她,她就令冷御史去跪神像。不知情的,只會以為冷御史是個虔誠之人。”

鳳卿城聽明白了。

拜神不是拜神,原是罰跪。誦經不是誦經,原是做那認錯的文章來的。

懼內懼成這樣,還好意思來說他!

從來只聽說過五十步笑百步,這位倒是以百步笑五十步。

鳳卿城的額角抽了抽,開口卻道:“這冷御史是個不忘情意的人。”

她家恒之的關注點居然是這個?難道他不該納悶,她是怎么知曉這些的。畢竟冷御史是個不起眼兒的小御史,正常說,天門不會過多的去關注他。

對于這個問題,鳳卿城還真是不納悶。很久之前他就看出來了,錦衣捕快關注的人大抵有兩種,上面劃了重點的,家里有新奇八卦的。顯然,冷御史屬于后者的范圍。

詫異過后,婠婠點了點頭,道:“確是個不忘本的人,只是太愛面子了些,浪費了神像錢。”

說罷了,婠婠的目光便落在了自家房中的香案之上。

一塊平板,還得美酒鮮果的供著,也是浪費的很。

檢討,必須檢討。

就在婠婠琢磨著撤下這香案時,聽得鳳卿城輕笑起來。

她轉頭問道:“恒之笑什么?”

鳳卿城略收了收笑意,道:“婠婠說的沒錯,面子那東西最是無用,只是總有人舍不下。”

婠婠深以為然。

熄了燈燭,臥在床榻之上。鳳卿城將手臂攬在婠婠的腰間。窗外微風穿林,窗內香篆燃半。

鳳卿城忽然出聲道:“婠婠為何要送算盤,送幾個裝了算珠的蒲團豈不更妥?”

婠婠張開了眼睛,“恒之說的有道理。”(/book/138054.html)

相關、、、、、、、、、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閱讀網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