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農家日常-第五百零七章 講學
更新時間:2018-05-14  作者: 坐酌泠泠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古代農家日常 | 坐酌泠泠水 | 坐酌泠泠水 | 古代農家日常 
正文如下:
小說分類:

第五百零七章講學

第二天是祁元道講學的日子,這對于府學來說是大事,府學所有的學子都會在外圍對講學進行圍觀和學習,但對于南麓書院來說,卻是事不關已,唯有幾個收到帖子的先生把課調了調,至于學子,都是沒資格入場的。

杜錦寧和齊慕遠跟著陸九淵等人一起去了講學地——講學的地點并沒有設在府學里,而是設在了府城附近的一座風景極好的南山的半山腰處。這可能是考慮到了趙昶的安全問題。南方山腰處有一處洼地,聲音傳得廣,四周坡地可坐人,是絕佳的學講地點。而從山腳到山腰,卻只有一條路,典型的易守難攻。

杜錦寧跟著陸九淵遞了帖子,還經過了一番盤查,這才得以入內。到了山腰洼地,便見中間用木頭搭了一個離地幾尺的臺子,上面放著一張椅子,這是祁元道的座位了;離臺子三米遠的四周,又設了一些桌椅,把臺子團團圍住;桌椅后面用木頭打了柵欄圍了一個圓。柵欄圍得很高,足有兩米,以防止外面的人爬進來。

這塊地方中間低四周高,倒跟現代的體育館看臺十分相像。

此時柵欄外面的坡地上已坐了許多人,杜錦寧一眼望去,還能看到一些熟悉的面孔。這些都是府學的學子。

柵欄處只留了一個入口,到了這里又是一通盤查,他們這才得以入內就座。

杜錦寧坐下,就感覺到一道不好友的目光。她抬起頭,發現差不多兩年沒有見過的祁思煜正坐在他們不遠處,正滿臉陰鶩地看著自己。

這人有病。

杜錦寧對這條瘋狗神煩,轉過頭去跟陸九淵說話,根本懶得理他。一會兒等她把祁元道從神壇上拉下來,祁思煜就知道她的厲害了,此時互瞪,太過掉價,除了讓人覺得她德行有虧,沒有任何好處,她才不做這樣的蠢事。

等了一會兒,祁元道進來了,與他一同進來的,還有趙昶和他的護衛與管家。趙昶進來后,在場中環視了一圈,看到杜錦寧他眼睛一亮,直接朝這邊奔來:“杜公子,齊公子。”

“這位是……”陸九淵疑惑地問道。

齊慕遠搶先道:“這是京城來的趙公子。”

趙雖國姓,但民間姓趙的百姓很多。不過陸九淵政治敏感性還是有的,想起祁元道雖指點過一位皇子,他倒吸了一口涼氣。好在他反應很快,連忙遮掩住自己的驚異,拱手笑道:“幸會幸會。”

杜錦寧給彼此作了介紹,見四處都安靜了下來,似乎只有自己這邊喧嘩,她趕緊問趙昶:“趙公子的座位在哪兒?”

“我就坐這兒了。”趙昶絲毫不客氣,一屁股坐到齊慕遠剛才坐過的椅子上,轉頭對管家吩咐道,“你去把咱們的椅子搬過來。”

要是從安全性來說,這里四面都沒有遮擋,坐在哪里都是一樣的不安全。管家倒是沒說什么,轉身去了。不一會兒就領了一個男人過來,那男人左右手各拿一張椅子,管家自己端著一張,放到了這邊。

發了多少張帖子,安放多少張椅子,都是有數的,場地就這么大。他這三張椅子一搬過來,這邊就顯得有些擠了。

陸九淵這人還是挺有眼水的,他也看出來趙昶是沖著杜錦寧來的,他也顧不得他是主,杜錦寧是次了。見場地不夠,他趕緊讓史修和彭士誠一起,三人的椅子都往旁邊挪了挪,將中間的位置留給了趙昶和杜錦寧他們。

臺子中間的祁元道開始看趙昶直奔過來跟杜錦寧和齊慕遠說話,還以為是看在齊伯昆的面上過來打聲招呼;后來看到管家把椅子都搬了過來,他的臉頓時黑得跟鍋底似的。祁思煜怨恨的目光恨不得化成實質直接射向杜錦寧的心臟。

杜錦寧暗自搖頭。

雖說祁元道和趙昶有一師之誼,趙昶為了自己的名聲不會拿祁元道怎么樣,但有時候要對一個人不利,并不需要光明正大的動手腳,還有別的許多方式。趙昶去哪兒,愿意跟誰在一起,是祁家人能左右的么?現在這祖孫倆擺出這樣的臉色,趙昶能不暗自生惱?

讀書人,還是太耿直了啊。

祁元道和趙昶是最后進來的。他們到了之后,人就算到齊了。

祁元道開始講起學來。

他主要是宣揚自己的學說與思想。

古代沒有網絡沒有電視,連紙質的書籍都是稀缺之物,讀書人除了在先生的指引下學習四書五經,根本沒有機會接觸其他思想。

這會子聽到祁元道說“氣為天地根”、“變化生于陰陽之推移”,天為自然的天,無主宰意志,認為宇宙是一個無始無終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充滿浮與沉、升與降、動與靜等矛盾的對立運動。這些理論讓大家都十分興奮,就如同在他們面前打開了一扇門,讓他們看到了更廣袤的世界。

此時除了風吹動樹葉的聲音,就只有祁元道高亢洪亮的聲音在響:“兩不立則一不可見,一不可見則兩之用息”,“兩不立,則一不可見;一不可見,則兩之用息”。

“物無孤立之理,非同異、屈伸、終始以發明之,則雖物非物也。事有始卒乃成,非同異、有無相感,則不見其成。不見其成,則雖物非物”。

不說其他讀書人,便是陸九淵幾人都聽住了,趙昶更是聽得兩眼放光,望向祁元道的目光里滿是崇敬,跟昨日看向杜錦寧的時候一模一樣,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只有齊伯昆心不在焉,他看到趙昶那樣子,忍不住憂心忡忡地望了杜錦寧一眼。

祁元道宣揚自己的道義,足足講了一個半時辰才停了下來,喝了一口茶,開口道:“剛才都是某這幾十年讀書得來的淺見,如有哪位前輩兄臺持有不同見解,請予以辯駁指正,某不勝感激。”

聽到這話,杜錦寧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祁元道說的大多是張載的主張,而不是他自己的。他自己在張載理論的基礎上拓展深入的內容極少,他不過是個倡導者而不是理論的提出者,哪里來的“淺見”?這老家伙的臉皮不要太厚。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