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農家日常-第五百六十四章 上京城
更新時間:2018-07-03  作者: 坐酌泠泠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古代農家日常 | 坐酌泠泠水 | 坐酌泠泠水 | 古代農家日常 
正文如下:
第五百六十四章上京城

第五百六十四章上京城

能拿到一半,杜云翼也算滿足了,聽了這話問道:“如何細分?”

“你們這一支里,你伯父是嫡長子,理應拿七成。剩下的三成里,你是二房的嫡長子,又應拿其中的七成。剩下三成由你弟弟分得,不過鑒于他的為人,他那一份子由你父親掌管。你可有意見?”

杜云翼聽了,都不知道應該說什么好。

他爹杜辰生還活著,就算按三七分,杜辰生也應該占三成。等以后他不在了,他所分得的那一部分財產才再按三七分分到杜云年和他的名下。

可現在,楊云濤是完全撇開了杜辰生,把財產給他們兄弟倆分了。雖說最后杜云年那份會交給杜辰生保管,但那是因為杜辰生與杜云年比起來,杜云年得罪杜錦寧更深。

楊云濤這完全是按照杜錦寧的喜好和親疏遠近來分家產。

杜云翼想說不同意吧,但也知道人家杜云濤堂堂一個知府,來管這種分家之事,完全是看在杜錦寧的面上。真惹得他不高興,他們這一支怕根本分不到財產,到時候恐怕他連那三成中的七成都拿不到。

“沒……小人沒意見。”杜云翼低著頭道。

杜云濤點點頭,吩咐師爺把這些形成文書傳到漓水縣去,便退了堂。

對門杜家是吃了杜錦寧好幾次虧的,本來就膽怵。這會子杜知府明顯是要給杜錦寧撐腰,親手判決此事,還派衙役來執行,一家人雖心恨得要死,卻是屁都不敢放一個。杜老太爺顫巍巍地拿出賬本來,跟兩個兒子討論了一通,把手里的一半產業吐了出來——這些在衙門里都有登記的,想瞞也瞞不了。

他們本想把老宅留下來自己住著,將另外買的宅子抵給杜寅生這一支。但杜寅生寧愿不要另處的產業,也要這座老宅。因他們是嫡長這一支,衙門自然是偏向杜寅生的,最后又來回說了半天,還是杜老太爺領著兒孫子搬出去。

“伯祖父,現在這座宅子就算是您的了。我祖父他們只能分三分,你們把那三分折成銀兩,或是折成桃花村的產業抵給他們,你們搬到府城來住吧。四叔打理分到的產業也行,如果想做別的也行。我好歹在府城有些生意和人脈,給他找個適合的事做還是不難的。搬到府城來,對福哥兒有好處,這里的私塾無論是條件還是同窗的素質上,都比鄉里強許多。”杜錦寧勸杜寅生道。

杜寅生聽了,還真的很是心動。

杜錦福在六歲時由他開蒙,現已念了三年書了。那孩子雖沒有杜錦寧的資質,但還算聰明。如果能來府城念書,無論哪一方面,對他都有好處。

杜錦寧見他沉默不言,又道:“這一次分財產,您分到了七分。如果跟我祖父他們仍住在一起,他們因為心里不甘,怕是得整日生事。如此一來,您恐怕連個安生日子都沒得過。再說,桃花村又不是祖籍所在地,您有什么好留戀的呢?咱們認祖歸宗了,曾祖父和曾祖母的墳也得遷回府城來吧?莫不是每年您老人家還得從桃花村到這里來祭祖不成?”

杜寅生被杜錦寧說得本來就心動,聽到最后一句話時,他是徹徹底底被說服了。

“好,我們搬過來。”他點點頭。

杜云昌見杜錦寧朝他看去,連忙道:“我以前除了讀書、教書啥也不懂,現在家里有產業了,我還得學會打理這些庶務。別的就不去做了,多謝寧哥兒想著我。”

杜寅生見杜錦寧處處為他們操心,這次分家也明顯是杜錦寧插手的結果,他很是感動。

他道:“寧哥兒,有楊大人吩咐,胥吏們辦事極快,這些財產已劃歸到我名下,不會再生枝節。你也快上京了,我們便不再多留,打算明兒一早就回去了。到時候我把桃花村的屋舍與田地抵給你祖父和大伯,就帶著你伯祖母他們上府城來。你且安心上京去赴考吧,等你考上了進士有空回鄉,直接到這里來尋我們。”

“好。”杜錦寧見杜寅生把一切都安排好,便放下心來。

第二日,杜寅生帶著兒子和杜云翼夫婦倆回了漓水縣。兩日后,關嘉澤從縣里上來,跟杜錦寧匯合,一行人浩浩蕩蕩地上了京。

有關嘉澤、齊慕遠、魯小北這些熟門熟路的人領著,一行幾十人一路行來,都極為順暢。他們先走一段陸路,再到海邊乘船北上。這樣行走雖比只走陸路花的時間要久,但免了一路顛簸之苦。

如此走了二十多天,一行人終于到達了京城。

進了城,杜錦寧就跟關嘉澤、齊慕遠告別:“我們先住魯小北家,等找到宅子再搬過去。如有變動,到時候再通知你們。”

關嘉澤在京城里跟魯小北也有來往,知道魯小北家在哪兒。而齊慕遠也跟魯小北通了地址。

齊慕遠道:“我雖幾年沒回京,但好歹也算是京中長大的。等明兒個安頓好,我跟關嘉澤盡地主之誼,陪你在京城里逛逛玩玩。”

“就是就是。”關嘉澤附和道,“明日我們派人給你送信。”

“行。”

于是大家拱手告別。

從海上上了岸后,是還需要走幾日陸路的。此時秋高氣爽,風景正好,關嘉澤不愿意悶在車里,主張騎馬而行,所以杜錦寧是一路跟著他們騎馬進城的。

此時她翻身上馬,跟著魯小北正往城東方向去,就聽前面一片叫喊:“小心。”

她抬頭一看,只見前面一輛馬車朝這邊飛弛而來,后面幾個男人拼命地朝前追。可拉馬車的馬兒大概是受了驚,拉著馬車拼命地往前跑,馬車被拖得東倒西歪。坐在車轅上的車夫不知是死還是暈迷了,正趴在那里一動不動。

“快閃開。”杜錦寧連忙叫道,自己策著馬往旁邊避讓。

“少爺,要不要勒住馬?”她身后的護院張松濤問道。

馬兒雖然跑得瘋狂,但只要經過他們時他跳上車轅拉起韁繩將馬勒住,馬兒自然就能緩下來。他功夫不弱,自信能做到這一步。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