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不能吟-等376章 到嘴的肉
更新時間:2018-05-08  作者: 青銅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富貴不能吟 | 青銅穗 | 青銅穗 | 富貴不能吟 
正文如下:
等376章到嘴的肉

等376章到嘴的肉

作者:青銅穗

,最快更新!

天邊夕陽十分襯景,映紅了整片京城。

趕著吉時,燕棠騎著他的高頭大馬,沿著規劃好的路線刻意繞遠了一圈把戚繚繚給娶回了家。

蓋頭外究竟如何熱鬧戚繚繚反正也欣賞不到,只不過覺得燕棠當中不經意牽到她的時候他的手都在出油。

等到入了洞房,進行完一輪繁瑣的儀式之后,才終于到了可以關門說話的這一刻。

燕棠盯著鳳冠下的她看了好久,然后才移開目光在旁邊坐了下來。

算起來這么多天沒見,再見面就成了夫妻,這感覺可真奇妙。

本來很想撲上去抱著她狠狠親熱會兒,但想起葉太妃的叮囑,他又衿持地起身撣撣袍子:“我要出去陪會兒客,你先歇會兒。要是困了想睡,也不必等我。”

戚繚繚看他裝得這么正經,便笑了笑:“我害怕。”

負手的燕棠臉紅了紅。

戚繚繚伸手勾住他的腰帶,食指在他腰間撩動了幾下:“你坐過來我就不怕了。”

燕棠無可奈何坐下來。又扭頭嗔她:“你怎么這么淘氣呢?”

她笑著去搔他胸腹,一副不怕死的樣子。

燕棠身上的火迅速被點起來。

眼下這樣的時刻,再忍得住他就有問題了。

黎容魏真雖跟他說的隱晦,但身為男人的天性使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當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如狼似虎,撲倒她將她滿嘴的胭脂吃了個干凈。

“我的鳳冠!”戚繚繚粗著喘氣捶他,“你怎么這么急呀!”

燕棠也喘著粗氣,支起身幫她把鳳冠給除了。

看她的時候有些不好意思,他是不是真的太急了?

他撫了下后腦勺,目光就順勢下滑,落在她滑嫩白皙的肌膚上,喉結不自覺地滾動了幾下。

然后再下滑到她松散衣襟下的粉頸上,右手便也不自覺地伸到她腰間,伴著擂鼓的心跳聲,替她把腰帶解了開來。

他臉上像火燒。

紅燭下的她更美艷了,處處在勾著他變身為禽獸。

他無處安放的手順勢落在她腰間。

然而喜服底下她只著中衣,絲綢的垂墜質地將她的身段幾乎勾勒了出來,又玲瓏又曼妙,露出來的地方光滑又緊致。

他不敢多看,忍著要破膛而出的心跳,抬頭望著她的臉:“要不要先洗澡?我等你洗完了再出去。”

也許她是真的有些害怕吧,畢竟是第一次在他的屋里過夜。

戚繚繚笑道:“過來之前就洗過了。王爺難不成想看我再洗一次?”

燕棠臉又紅了,掐著她的腰,三兩下把她喜服除下來,整個人又壓了上去。

門外候著的龐輝聽到屋里傳來的“狼嚎”,無奈叩了叩門:“王爺,太子殿下也在呢,敬完酒回來再說吧。”

就知道黎容他們不該跟他說那么多,如今肥肉到手了,忍得住不下嘴才叫見鬼……

燕棠被打斷,渾身燥熱退了大半,理智回了來,接而便紅著臉撐起身子想要退開。

看到戚繚繚在身下咯咯咯地笑,又恨得牙癢,終究萬般舍不得這妖精,依舊又摟了入懷,將她啃吻得渾身酸軟才又放開:“不許睡!要等我回來!”

說完雄風大振地下地整好衣裳,出了門去。

天上明月斜照,往人間灑下一地清歡。

泰康坊正沉浸在歡聲笑語里,乾清宮里氣氛卻不那么歡快了。

“時候差不多了吧?傳旨兵部及五軍都督府,讓他們所有人喝完喜酒即刻入宮議政。”

皇帝將陸續傳回來的成撂的奏折拋到案首,看不出神色來地下旨。

……燕棠敬完最后一輪酒,回到太子這席正要坐下,魏真就小跑著進了來:“李公公過來傳旨了!”

滿桌人聽聞,只當是宴席完了,皇帝又有了什么新的賞賜要給新郎倌,連忙地又起身道賀。

只有太子心里有數,拂了拂袖起身:“宣李公公進來!”

李芳隨后就到:“皇上有旨!傳內閣及兵部還有五軍都督府所有文臣武將即刻入宮議事!”

燕棠聞言直身,看向太子,太子沉吟道:“孟恩率軍突襲西北,邊防來了急報,下晌到的乾清宮。”

滿宴廳的人頓時鴉雀無聲,武將及官員們紛紛快速往這邊聚攏。

燕棠停頓半刻,立時聽出來太子之意是皇帝早收到了軍報,不過是因著他大婚才拖到此刻宣旨讓大伙進宮,遂說道:“殿下先行,臣換過衣裳即刻就到!”

太子點點頭。雖說小登科重要,但國事更重要,此刻容不得多說什么。

燕棠拱手行完禮,隨即出門喚來黎容:“招呼好余下賓客,不得怠慢!”

戚繚繚剛洗漱完,房門就突然被推開。

“繚繚,西北有軍情,我要即刻進宮!”

燕棠大步到了床前,看了眼只穿著中衣的她然后迅速移開目光,轉身走到他的衣櫥前去取他的朝服:“皇上剛才下旨讓內閣兵部還有五軍都督府的所有官員即刻入宮。

“孟恩在這個時候搞事,朝廷八成是立時就要發兵西北。眼下我不能陪你了,你先歇息吧!”

戚繚繚悠然晃動著的兩條腿聞言停下來,隨后也走上去:“怎么這么趕巧?”

“這種事情哪里說得好?——你先睡吧,要是害怕就讓紅纓她們陪你!”

他飛快地解袍子更衣。

戚繚繚見狀,趕緊上前幫著他穿戴起來。

燕棠也顧不上跟她多說什么,對鏡整理好了抬腳就走。

到了門口倒是不忘回來將她抱了抱,然后捉著她的手心在自己火熱的心口使勁按了按,才又沖她笑了下,抽身離去。

戚繚繚也迅速穿好衣裳追送到院門口,那邊廂宴廳里正招待離席的女客辭行的葉太妃聽得下人說起朝中出了這樣的急事,也連忙到了這邊。

一見她孤零零站在門檻下對著院門口中,便走過來道:“阿棠他走了?”

戚繚繚點點頭,想起來應該行大禮,又連忙屈膝。

葉太妃拉住她:“這里清靜,先去我房里坐吧。”

戚繚繚道:“兒媳還沒敬過茶呢。”

葉太妃回頭笑道:“這就去敬,不是一樣么?”

戚繚繚抿唇一笑,便由她牽著往后院去了。

本站、、、、、、、、、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